第89章 态度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第89章 态度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我主动转移了话题,问柳姿道:“柳姐,游戏要一周以后才重新开放,这些日子,你打算做什么啊?”

    “龙,我有件事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再过两天就过年了,我打算回家过年,正想跟你请假呢?本来我走得还不安呢?谁知道,lx公司真会体贴人,竟在春节的这些天重新整理系统,这样,我就不必因为耽误了练级而内疚了。对了,龙,你不回家吗?”柳姿问我道。

    “是这样的,上个月,我爸带我妈北京看病去了,他们也不回家过年了,所以,我只能留在这里过年了。”我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同时,我的新已经飞到了北京,不知道母亲的病有没有好转,北京那个有名的专家,要那么多的治疗费,不知道对母亲的病有没有帮助,那可是每天几万块啊,这些钱,我们在以前想都不敢想,如果不是父亲手里拿着几十万元人民币,而我又保证妹妹以后会每月寄30多万来,父亲还真不敢去那家医院,希望那里能治好母亲的病吧!唉,妹妹啊,你在那里呢?你知道吗?现在在父亲母亲的心中,你可是最有出息的人了,他们一直为你自豪的啊。

    “龙,不如跟我回家好吗?爷爷奶奶一定很喜欢你的。”柳姿忽然邀请我给她一起回去,然而,我怎么可以到她家里去呢?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柳姐,爷爷奶奶她们身体还好吗?”我没有直接拒绝柳姿,而是问起了二老的情况来。

    “他们的身体也都还硬朗,只是奶奶的眼看东西有点蒙,叫她上医院,她总不肯,还整天到街上拣垃圾,把那些钱一点一点的存起来,也舍不得用,说要给我以后做嫁妆!”柳姿的声音哽咽了,眼圈也变得通红通红的,她吸了一下鼻子,继续道:“以前也多亏他们收留我,要不然我现在还不知道在那了。也许,活不到现在了吧?”说完,柳姿呜咽起来,滚滚的泪水从她那美丽的眼里淌着,顺着香腮流了下来,在清秀的的下颊聚成滴,一颗颗地滴了下来。

    “柳姐,我们去买些东西,看望爷爷奶奶,可不能空着手去啊!”我的声音有点低沉,并递给柳姿一张纸巾,柳姿说起爷爷奶奶的情况,让我又想起了远在北京的父亲母亲,父辈对儿女的关怀,总是那么的无私的啊!

    “龙,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家了吗?”柳姿喜极而笑。

    “柳姐,你是我的姐姐啊!姐姐的爷爷就是我的爷爷,姐姐的奶奶就是我的奶奶,看望爷爷奶奶是我们这些小辈应该做的啊!”我微笑地对柳姿说道。

    “龙,谢谢你!”柳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接着道:“龙,到爷爷奶奶那里,我们…”柳姿的脸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

    “柳姐,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放心,爷爷奶奶也会很喜欢我的,我最会讨老人喜欢了。”我知道柳姿的意思。

    “龙,我们这样做对不对啊!”柳姿轻声地问我道。

    “柳姐,老一辈的老人们,为我们吃了很多苦,他们从来不会要求我们为他们做些什么,看到我们幸福,就是他们最开心的事情了。爷爷奶奶为你操劳一生,而且还省衣节食地为你的未来着想,你不想让他们放心,让他们为你开心吗?”我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望着北方的方向,感叹地说道。

    “龙,……”柳姿来到我的后面,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

    “不要想那么多了,柳姐,我们还是先买车票,已经很接近过年了,不知道能不能买到车票啊!然后我们再去买东西吧,对了,我要吃红烧狮子头,我还要……”我一边数着手指,一边大惊小叫地叫着我喜欢吃的东西。

    “得了,小贪猪,要这么多,也不怕到时吃不完。”柳姿点了一下我的头,换了衣服,把我的外套递给了我,拉着我出了门。

    过年是中国传统的节日里最隆重的,我们走在街道上,就明显地感觉到了春节那喜庆的气氛迎面扑来。我们举目望过去,每一家商店都装红挂绿,在街道的上空,还拉着无数的彩带,彩带的下面,是无数的,喜气洋洋的人们,他们也都穿着喜庆的衣服,手里提着一袋又一袋的购物袋,穿梭于一家又一家的商店。

    对着这样繁华,热闹的场面,我们的心情都很兴奋,柳姿抱着我的手,拉着我在人群里挤着。她的兴趣很高,几乎每一家商店都要进去搜索一番,很多东西,也不管需不需要,也不管要不要买,都要鼓弄一番,还跟店主一来一往地砍起价来。柳姿她还的价很低,因此,很多东西都交易不了,但走了十来个店来,却总会买到低价的,就这样,我像个傻子一样,随她走了很多家商店,结果我的手上就多了一大堆我们用不上的,很“便宜”的商品。

    柳姿很会体贴人,她经常会帮我提东西,但每到一家商店,她就会把东西往我手上一推,然后就淹没在商品架里了,等我们出来,我手里的东西又多了几件。接着,柳姿又拉我走进了另外一家。

    “啊!龙,那里有捏泥人的!”柳姿刚从一家商店里出来,一抬头,正看见一个捏泥人的小摊,立刻叫了起来,拉着我就朝那里挤了过去。

    “姑娘,要捏泥人吗?”捏泥人的把一团泥捏成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猪八戒,递给了一个小孩子,抬头就看见柳姿正在兴趣勃勃地看着他的作品,连忙招呼道。

    “师傅,给我捏一个百年好合。”柳姿指着我们两个人,轻声地说道。我此时正在呵欠连天,只是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那里有心情去理会柳姿在干什么。

    捏泥匠师傅的手艺很好,很快两个亲在一起的泥人就捏成了,我没有仔细看那泥人捏的是谁,付了钱,而柳姿,却捧着那泥人,欢天喜地的去了。

    “龙,你看这泥人捏得好不好。”柳姿得了泥人以后,竟没有再往商店里钻了,而是爱不释手地把玩着手中的泥人,玩了许久,就把泥人送到我的眼前,让我看。

    我粗看一下那泥人,正想说一些客气话来打发她,没想到才看见那泥人的面容,就被吸引住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惊谔起来,那亲着嘴的两个小人,一个男,一个女,女的和柳姿一模一样,而男的那个,却似了我个十足。看着这泥人,我不禁佩服起泥人匠那超凡的手艺来,他竟然能在不大长的时间里,把我们两个人一丝不差地捏了出来。

    看着那对泥人,我的脸慢慢沉了下去,定定地看着柳姿,一言不发。柳姿脸上的喜色在我的注视下,也慢慢地退了下去,拿泥人的手也轻微地颤抖起来。

    “这泥人捏得很好,那师傅真是好手艺。”看着柳姿那如受惊的小白兔的表情,我不禁心有不忍,叹了口气。一个泥人而已,它并不代表什么,何必要为一个泥人生气呢?看见柳姿还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我拍拍她的头,微笑道:“傻丫头,愣着干什么呢?走啊!”

    柳姿的脸立刻变得欢快起来,活泼得像一只小燕子,举着泥人,拉着我,又冲进了一家商店。

    很晚了,我们才回来,这一次,我们买了很多的东西,我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地丢进了柳姿的房子里,就跑到了网上,而柳姿,却进了厨房,在里头捣弄着晚饭。

    在网上的新闻里,说得最多的还是有关《太梦》这个游戏的,大部分的文章说的是猜想这次《太梦》这个游戏将有什么样的改变的,我看了一下,倒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此外,我还发现,也有一部分文章说的是因为这一周《太梦》游戏停止运行,大量的玩家涌入其它游戏,让许有游戏公司眉口眼笑的。这时我想到了我以前玩的《横行天下》这个游戏,于是,输进帐号,检查虹膜,指纹以后,进入了《横行天下》。

    《横行天下》里面的玩家竟然也不少,我看着空空如野的皮囊,不禁苦笑,卖得太凶了,竟然什么也不剩。我试着呼龙行天下,没想到,他竟然也在,我们约定了地方,我马上传送了过去,跑到了约定的地方。

    “龙!在《太梦》那个游戏里混得好不好啊!”龙行天下见到我,首先问我道。

    “别提了,我在那里,一事无成,做什么也不顺利,倒是你,在新游戏里,一定赚翻了天了吧。”我泄气地说道。

    “我也好不到那里去啊,我在新游戏里,这个名字被人抢注了,弄得很多老熟人都找不到我,我现在在《太梦》游戏里,名字叫做买卖天下,龙,如果你有什么东西要卖的,可以找我,我在146区的狂战城。”龙行天下热情地把他的名字告诉了我。

    “呵呵!谁让你的名字在《横行天下》这么有名呢?我的就不同了,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识得,所以,我还可以用回我原来的名字。”我开玩笑地说道。

    正在我们说话间,只听见系统说道:“各位玩家请注意,为了同各位玩家同贺新春,本游戏将在新春的这段时间,将会采取4倍的爆率,时间从2026年2月15日到2026年3月3日,为期17天,请各位玩家抓紧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在来祝各位玩家玩得尽兴。”

    “龙,怎么样,有兴趣吗?”龙行天下对我奸笑着,问我道。

    “我想这样的消息还有很多,各游戏公司都在乘lx公司更新游戏的这一周时间拼命地吸引玩家,想把玩家从《太梦》这个游戏抢过来。但我相信更新后的《太梦》对玩家更加有吸引力,所以我也就不混这淌浑水了。说实在话,我现在对这个游戏很不习惯,总是不能像在《太梦》游戏里那样能溶进游戏里,我想这一点你也有所体会了吧。”我摇摇头说道。

    “你不加入进来,那真是太可惜,这个游戏虽然差了许多,不过只要能赚到钱,也无所谓啊。”龙行天下一付很遗憾的样子,似乎我已经放过了已经到手了的一大笔财富,而我却明白,可能龙行天下可以乘这个机会赚到钱,但我赚钱的机会却非常低,这首先就是我的装备全都没有了,如果继续玩这个游戏,那么,就得重新买一套。现在的爆率提高了,但也仍然是很低的,我并不能一定就可以打到值钱的装备。其次,我估计这个游戏也只能风光一周,一旦《太梦》这个游戏更新完毕,那么,就会有非常多的玩家逃离这个游戏,那时,那些打到的装备就会变得不值钱了。

    告辞了龙行天下,我也退出了游戏,走出去,却看见柳姿已经把饭做好了,于是立刻狼吞虎咽起来。

    柳姿的家在h省城,离这里有几百公里的路程,我们坐汽车,也要花上7到八个钟头。我们从早上出发,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接着我们叫来了的士,直开到柳姿的家里。

    柳姿的家非常的偏僻,司机大老也不懂得去,在柳姿的指导下,那的士转了许久,才拐进了城郊外一处破烂的住宅区。这里的住宅,几乎都是用铁皮做成的,只有一层,而且,这里大部分铁皮房子的铁皮,都有了侵蚀的痕迹,很多都已经腐穿了洞了,特别是屋顶,侵蚀得更加厉害,人们就用一些塑料袋把那些洞给封起来,所以,我们看见的这些铁皮房,屋顶,墙壁都飘着红的,白的塑料袋。

    柳姿的家里处在这一片贫民区的深处,我一连加了好几次价,那司机才胆战心惊地开进去,因为这里的治安很不好,经常发生抢劫的事件,如果不是我的很强硬,给再多的钱,那司机也不愿意开进去。

    的士到了一处破破烂烂的铁皮房前,柳姿就马上甩下我,冲出车门,朝一所房子跑去,边跑边叫着:“爷爷,奶奶,我回来了!”

    听到柳姿的叫声,屋子里发出碰倒东西的声音,接着有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巍巍地走了出来。其中一个老奶奶使劲地朝前看着,神色很是激动,口里哆嗦着,喃喃不清地叫道:“是柳儿回来了吗?”

    “奶奶,是我啊!你的柳儿回来了。”柳姿跪在地上,抱着老奶奶的脖子,哭叫着。

    “傻孩子,奶奶又没有死,你哭啥啊!”老奶奶摸着柳姿的头,和蔼地说道。

    还是老爷爷比较镇定,看见我,走了过来,刚想问我,我却抢先一步,扶着老爷爷说道:“爷爷,我和柳姿回来看您了。”

    “你是?”老爷爷疑惑地问我道。

    “爷爷,我的名字叫腾龙,你就叫我小龙或小腾都可以,这里有一些东西,是我和柳姿孝敬你们二老的。”我把手里的东西朝老爷爷扬了扬。

    老奶奶也注意到了我了,她望向柳姿,柳姿却红着脸,没有出声。老奶奶的眼神不好,但她却能发觉柳姿的神色异常,乐呵呵地打量着我,我连忙走近前去,亲切地叫道:“奶奶好。”

    “呵呵!孩子,你真乖,告诉奶奶,你家住在那里啊?”老奶奶听到我叫她奶奶,眼睛也眯了起来,而旁边的老爷爷却插话道:“老婆子,我们不要老顾着跟孩子们说话,站了这么久,得请孩子们进屋子里坐啊!”

    “呵呵!你看我这记性。”老奶奶笑呵呵地拍了一下脑门,就领着我们往屋子里去,柳姿赶上一步,扶着老奶奶,走进屋里去,而我也扶着老爷爷,在后面跟着进去了。

    在这小屋子里,柳姿放下老奶奶,就忙着做饭去了,而我却留下来陪两位老人。

    “孩子,你家住在那里啊,你的父母还好吗?”老奶奶一坐下,又开始盘问起我来了。

    “奶奶,我家住在g省y城,托奶奶的吉言,我的爸妈他们都很好。”我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我的话可能有些不实,但没必要把自己家里的不幸告诉两位老人,让他们为我家担心,不是吗?

    “孩子,你做什么工作啊,怎么跟我家柳儿认识的?”老奶奶继续问道。

    “奶奶,我在g省n城的大地公司上班,主要是做会计。奶奶,我刚出来没有多久,很多事情不明白,也幸好认识了柳姿,她可帮了我不少忙呢?爷爷,奶奶,我在这里先向你们二位说声谢谢,是你们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孙女来。”我胡扯道。

    我的话让两位老人非常高兴,儿女表现出色,是他们最愿意看见的事情,接着,老奶奶和老爷爷都问了我许多的问题,几乎把我家所有的情况都问透了。这些问题的答案,昨晚在晚饭的时候,柳姿和我已经商量过了,统一的口径,我们编出一套谎话来应付二老,为的就是让二老开心。看到二老不断点头的模样,他们对我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我跟正在做饭的柳姿对视一眼,微笑了一下,我们知道,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晚饭做好了,我主动地帮柳姿把饭菜端上来,在吃饭的时候,我不停地给二老夹菜,爷爷奶奶的叫了不停,让二老高兴得直夸我懂事。自己吃饭时,我毫无做作,像以前那样,狼吞虎咽着,我的这种真性情,无形之中把二老和我的距离拉近了。这一顿饭,大家都吃得很开心。

    吃过饭,柳姿洗好碗筷,就被老奶奶叫到里屋去谈话了。她们祖孙俩,说的话很小声,我也不知道她们究竟说些什么,只是在出来的时候,老奶奶的眼睛眯得很厉害,走路起来,利索多了。而柳姿,却红着脸,低着头,竟然不敢看人了。

    我们这次带来的礼物很多,柳姿拆掉包装,一件一件的递过两位老人,他们每接过一件,就要怪我们太破费,应该把钱存起来,不要这样乱花。话虽然这样说,但他们的心情却是非常高兴的。

    分完了礼物,柳姿摆上水果,我们四人,也就开始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两位老人的精神已经有些不济了,我们这才停止了聊天,让他们两为老人回去睡觉。这时,我和柳姿,发现了一个很尴尬的事情,那就是,这小铁皮屋,面积很小,但却分成了两间,一间大一点,另外一间,只能放得下一张床。可以想像得到,这间小屋就是以前柳姿睡的。现在两位老人睡在外面大一点的房子里,柳姿睡这间小的,这里,没有我睡觉的地方。

    两位老人跟我们说了声晚安,就自顾地到床上睡去了,很快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我和柳姿对视一眼,都没有动,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晚上10点多,并不是很晚,不过,在这里白天都叫不到车,晚上就更加不用说了,我除了在这里过夜以外,没有其它的去处了。

    “爷爷奶奶对我真是放心啊!”我看着柳姿,苦笑地对她说道。

    “龙。”柳姿拉着我,走进了那小房子。“对不起,我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柳姿让我坐到床上,小声地对我说道。

    对于这样的意外,我除了叹气,还可以做什么?

    柳姿把我的外套脱去,然后自己也脱去外套,钻进被窝里,说道:“龙,我们就这样躺着,要不然,爷爷奶奶会怀疑我们的。”

    我哦了一声,靠着床头,半躺着,我打算这样坐过一晚。柳姿把灯关了,也不再说话,不过才一会儿,我就发觉她靠着我,似我般半躺半坐着,依然没有说话。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靠着,谁也不说话,谁也没有动,许久,我才听见柳姿幽幽的声音:“龙,你不高兴了吗?”

    “没有啊,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奶奶的眼睛应该是白内障吧,这种病,只要做一个小手术就可以解决的,还有爷爷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实在太简陋了,老人家一把年纪了,也许活不了多少年了,给他们找个好一点的地方住吧。”我自顾地说道。()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