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拍卖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第140章 拍卖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场上的玩家,也是第一次听说了这样有如赌博的方式,不禁纷纷议论起来。而天下第一师一继续说道:“为了杜绝作弊,以示公平,我们将让系统随机给所有的,将要被的技能人标记编号,然后按照完全随机的方法,把那些技能人分成12组。接着我们再按顺序这些完全随机得出来的组。现在,请系统给所有的技能人标记,并随机分组。”

    系统几乎是在瞬间把那些技能人分好了,然后天下第一师宣布开始。首先是第一组的技能人,这队的技能人,有1000人,而它的底价是2000万。

    对这些技能人感兴趣的人并不是很多,一些有实力的队伍,他们自己也都有自己的技能人培养计划,他们并不想趟这混水。而一些有兴趣的人,但却囊中羞涩。所以,我们的竞争对手非常的少,开始的几笔,我们都很轻易的就用比原来略高的价格买下了它们。

    “郝总,我们真的要出手吗?”在会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汉子,正在传音。

    “这次的,完全由挖眼魔他们一手操办,也不知道挖眼魔他们对那些技能人,动过手脚没有,你先试一下他们。”郝总回音说道。

    “知道了。”那不起眼的汉子,抬起头,这时,那的技能人,已经到第四组人,而那天下第一的师,也已经准备敲下木锤,确定买主了。

    “3000万!”那不起眼的汉子,报出了他的价格。

    “3000万,有人出到3000万了,还有比3000万更高的吗?”天下第一师喊道。

    “3000万一次,没有人出比3000万更高的吗?3000万第二次……”天下第一师稍微打起了点精神,刚才的那几场,根本就没有人竞价,让他感觉得这拍得无精打采,而想到我曾经对他的交代,他更是对这会没有任何的激情。

    “3010万。”我们狠狠的盯着那个不起眼的汉子,我一边举牌,一边问蓝战道:“蓝战,那小子属于那一方的势力?”

    蓝战摇摇头,说道:“我怎么会知道?如果无名那小子在,他也许会知道。”

    “4000万!”那不起眼的汉子的汉子,又举起了牌。

    “4010万!”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对这群技能人动了手脚,我不想让别人把这些技能人买走。

    “5000万!”那不起眼的汉子继续举牌,看样子,他是跟我们耗上了。

    “蓝战,还要不要加码啊!”我有些心虚的问蓝战道。

    “加吧,知道这帮技能人真正的情况的人,只有江山盟自己的人,如果那个家伙一直和我们较劲的话,那就说明,他知道这些技能人的情况。而我们也接能够确定,他是不是江山盟的人了。”蓝战说道。

    “蓝战,我明白了。”我微笑着看着那不起眼的汉子,却对蓝战说道:“说实话,我一点儿也不希望江山盟解体,相反,我希望他们能够兴旺起来。唉,我们前段日子攻打江山盟。其实是杀鸡取卵的做法啊!现在这么肥的一只,天天给我们下蛋的母鸡,就这样被我们给宰了,以后我们要吃鸡蛋,就要费不少的工夫了。”

    “你这小子,你上辈子是不是强盗出身的啊!什么东西都要抢,难道你没有想过,我们要自己动手创造出财富吗?”蓝战说道。

    “这那里有抢来得容易?你看我们现在,才没有多久,就从江山盟那里,得到近30亿了,这样的数字,我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我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横行天下》这个游戏你知道吗?我在那里,走狗屎运,得了一把加幸运的星光剑,后来就凭着自己的高幸运去爆装备,玩了几年下来,自己累死累活的,也只不过得了几百万而已,这在游戏中,也算成功的了。但现在,我们只要出去走一圈,就能得到百万,千万的入帐。”

    “龙,这些东西是不能长久的,而且,它的收益并不见得比自己建设的多,也不能继续增长。想一想,如果我们把铁谷建成功了,我们每天的入帐是多大?这难道不比我们抢劫,勒索别人的收益高吗?而且,你再想一想,这个世界上,有那一个超级富豪,是靠抢劫达到的?而一些普通的富豪,虽然他们也许有过抢劫的行为,但能让他们最后成为富豪的,还不是他们开办的公司吗?”蓝战说道。

    我想了一想。说道:“真的是这样啊!蓝战,你这小子,年纪也大不了我多少,但说的话怎么那么有道理呢?”

    “龙,那家伙,已经出到1亿了,这已经大大超出了这些技能人的真正的价格了,你还继续跟进吗?”蓝战的提醒让我的心神,重新回到场。

    “跟!”我重重的说道。

    “我想也是,这些技能人,只要有半过的技能超过3阶,这买卖就不亏了。”蓝战说道。

    我和那汉子,不住的较劲着,很快,那我们就把价钱抬到了1.5亿,而这时,那个不起眼的汉子却没有立刻出价了。

    “郝总,这批货,似乎没有被动手脚,现在的价钱,已经出到1.5亿了,平均每个也要15万了。”那不起眼的汉子又给郝总传了音。

    “这也许是他们放出来的烟雾弹,我们也有大量的技能人,对那些着的技能人,并不是很看重。不过,你可以跟他们竞争,只要价钱不超过2.5亿,我们就可以买进。”郝总说道。

    “好,我会看着办的。”那汉子说道。

    “6000万!”那不起眼的汉子在沉默了不久以后,又重新举牌了。

    “6010万!”我寸步不让。

    接下来的第五组技能人的竞价,那个汉子在我们出到6010万的时候,一下子叫到了9000万。小子,你跟我玩技巧是吗?于是,我也一下子把价格抬到了1.2亿。看着那不起眼的家伙皱着眉头在那里,我不禁得意的朝他笑着。

    当师准备宣布我得到这一组技能人的时候,那个不起眼的家伙,竟然把那价钱,加多了10万。

    我马上把那技能人加到2亿,然后挑衅的看着他。他却微笑着,又增加了10万。风水轮流转,我们刚才的那一幕,又重演了,只不过,我们的竞价方式,互相置换了。

    我接着把价钱加到2.5亿,那汉子,却没有继续跟进来了。

    “蓝战,他不跟了,怎么办啊!”我心里发虚,直问蓝战。

    “不要紧的,我已经初步确定他跟江山盟有很大的关系,而且,我猜想,他的老板应该是那个脱离了江山盟的前东家。我曾经问过蓝战,江山盟的前东家,是非常的注重技能人的培养的,可以说,江山盟的所有的技能人,都是她要求培养的。她在走的时候,划走了很多的技能人。留下来给江山盟的,其实并不是很多,现在江山盟解散了,也只有那个原来的东家,才会对这些技能人感兴趣。”蓝战说道。

    蓝战清了清喉咙,然后继续说道:“那个江山盟的前东家,之所以这样犹豫,那是害怕我们对这些技能人动了手脚。只要他确定,我们出卖的技能人,就是原来的那些技能人,那他们一定会紧咬着我们不放的。”

    “我知道了,只要我们坚守这价格的阵地,就能给他们这些技能人,是非常有价值的技能人的信息。”我点头说道。

    那不起眼的家伙,一直没有举牌了,当师宣布这一组技能人归我们所有的时候,我朝那个汉子投去了不屑的目光,而那汉子,却对着我们,颈一缩,两手一摊,对着我们,嘿嘿的直笑着。

    然而,让我感觉有些郁闷和无奈的是,一连3笔,我们都得以2.5亿的价钱拍到,这2.5亿,好象就是他们的底限了。

    “他们在搞什么鬼?”连花了几笔冤枉钱,我真的有些坐不住了。

    不但我坐不住,那个不起眼的家伙也是坐立不安,后来,他终于又传了音:“郝总,挖眼魔似乎没有对那些技能人,他们一直不把那些技能人,让给任何人,我有几次,直接把那价码翻倍,他们也都毫不犹疑的跟进。而他们,也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底线了,一连三笔,全部被他们买走了。”

    郝文清没有回答,后来她终于说道:“那剩下的几组,只要不超过9亿,全部买进!”

    当我们又一次把价钱抬到2.5亿的时候,那个不起眼的家伙,终于出手了,他虽然只加了10万,但我们知道,我们的对手,已经上勾了。

    继续进行着,我们和那个汉子,互相抬扛着,我们往后的每一笔交易,都被竟到了5亿以上,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我们连一组也没有得到。但我们包括前面的三组,和后来竟得的5组,我们一共得到了7组,而那个不起眼的汉子,却把后面的5组全包了。

    “龙,你说,那个人发现他们花了大价钱买回去的技能人,大部分只是一阶,他会怎么想呢?”在结束会的时候,蓝战对我说道。

    “我想他会吐血吧!哎,我们也花了10多亿呢?这钱我们其实可以完全不用花的。”我非常心痛的说道。

    “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可是花了20几亿呢?不过,这次会所得的资金,也不够补偿你开的那张清单啊!你小子,吃人也真不土吐骨头,你竟敢开出30多亿的清单,而那些种类繁多的支出,也亏你能想得出。”蓝战苦笑着说道。

    “也幸好我老人家有先见之明,那天盟的总数目,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只是把我们的人数,涨到1200万而已,这些天下来,单是这一项,我就能吃它两三亿。

    郝文清非常的愤怒,她没有想到,一个人竟然敢在会上进行这样的欺骗,应该说,这整场的会,其实就是一个骗局!她花了差不多30亿买来的技能人,竟然全是1阶的,那个可恶的挖眼魔,吃得也太狠了,价值不到2000万的技能人,竟然敢和自己叫到6亿!

    “郝总,我们要去告发他们吗?他们这是欺骗!”有人问郝文清道。

    “这有用吗?他们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那些技能人的情况,而且他还非常阴险的用打乱数字随机遍组的方法,他们已经考虑了所有阴谋可能会败露的情况,并都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我们这个哑巴亏,只能自己独个咽了。

    “我们不能就这样,我们要在论坛中告发他们。”那人说道。

    “那样的话,我们就会引火上身,挖眼魔现在在游戏里,人气冲天,只要他一句话,我们就会死无丧身之地,我们还是好好的隐藏自己,力图发展。”郝文清说道。

    “那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们了吗?”那人不甘的说道。

    “不会的,我们的那种毒药,材料听说找得差不多了,只要把那毒药炼制出来,那就是挖眼魔的末日了!”郝文清狠狠的说道。

    处理完了那些技能人,我们又把目光盯向了江山城。但让我们泄气的是,系统竟然只愿意用5000万的价格收购这造价一百多亿的江山城。我们一气之下,把那个江山城推向了所有的玩家,告诉他们,我们将要江山城。

    而场上也非常的尴尬,我们叫出和系统一样的5000万的底价以后,竟然没有人举牌竟买,无奈之中,我只好先开一个头,率先加了10万。而更让我们意外的是,我的开头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一直没有人竞这江山城,而那造价百多亿的江山城,竟然就这样被我们给买下来了。

    “龙,你用的是天盟的名义,还是用你自己的名义?”意外的把江山城竟买回来以后,蓝战连忙问我道。

    “当然是用我自己的名义了,天盟只是一个时日不多的联盟,我可不会把任何的东西加到它的身上去。”我说道。

    “那就好!龙,你知不知道,如果是用我们天盟的名义,那这座城市,就属于集体的财产,也就可以被别人抢占,但如果是以你个人的名义来购买,那就是私产了,那样,无论谁也没有办法抢去了。”蓝战说道。

    “真的,没有人可以抢去吗?这样的话,以后我们建设城市,就把他们转到私人的名下就行了,这样也不用担心守城的问题了。”我喜出望外的说道。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那个城市也没有发展了,因为只要成为了个人的私产,别的玩家在没有得到你的允许,是没有办法进江山城的,这样,你的城市,也没有任何的商业发展,当然也没有任何的服务业之类的东西。江山城现在对于你来说,只不过是一间大房子而已。”蓝战摇头说道。

    “怎么会是这样的呢?刚才我买到这个城市,我还以为自己捡到宝了呢?谁知道,竟然是这么回事。”我苦着脸说道。

    “你小子,你还说,我都要羡慕死你了,你想想,这么大的一个城市,你竟然只花了5000万就成为了你的私产。唉,我当时怎么没有想到呢?要不然,我就跟你抢了。嘿!其它的人也都以为,花5000万买一个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而随时被别人抢去的城市,虽然物美价廉,但也是一种无谓的投资,这才让你小子得了手,我想如果他们现在清醒过来,一定后悔的要死。”蓝战一个重锤过来,说道。

    “就算你当时想到了。你当时敢跟我抬杠的话,看我不劈了呢?不过,我倒反希望你把先把它买下来,这样,我也不用出这5000万了。虽然这5000万对于这江山城的实际价值来说,是非常低廉的,但这5000万,无论在谁的眼里,都是一笔无比巨大的款项啊!你把它买下来以后,我还不是像现在一样,可以随意的使用它?而且,我还不用花心神去管理它。”我说道。

    “是啊!我们两兄弟的东西,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什么时候我们分得清楚过了?现在,我倒还省了心。”蓝战说道。

    蓝战正这样说的时候,我听到了系统的声音:“恭喜你,你成为了江山城这片土地上的主人,这片土地上所有的一切,将完全属于你的。你希望继续使用江山城这个名称吗?”

    “真的啊!我真的得到了一座城市!”听到了系统的声音,我心中高兴得几乎要喊了起来,然后激动的对系统说道:“乐园,把它改为乐园,我要它成为我的乐园!”

    “改名成功,恭喜你。你买下的这片土地,是以乐园为中心的600平方公里的土地。这土地的面积太大,为了更加好的管理你的土地,我们建议你买一个管家管理你的土地。你准备查看我们给你提供的管家吗?”系统说道。

    “好的。”我连忙答道。

    “唉!这上面的管家,竟然最高级的只有3阶,但要的价钱天贵,于是我只好买了一个一阶的。后来又想到了我在蝶梦界里面的情况,我也想买一些农民给我种植东西,但后来想了一想,这游戏里有那么丰富的物产,想要的东西只要通过采集就可以得到了,根本没有必要种植什么。

    匆匆的把那些乐园的事务给确定下来,然后我们便马不停蹄的朝皇宫赶去,我们要把那铁谷的事情,尽快的弄出来,然后解散我们天盟。

    在皇宫里,依然是那个老总管接待我们。虽然我对那个老总管有很多的抱怨,甚至说过要拔他的胡子,但现在见到了他,还是不得不对他热情的打着招呼,并把一袋沉沉的金币塞进他的手里。

    “我的好孩子,见到你们这样的出息,老夫我真是老怀大慰啊!”老总管不动声色的把那袋金币放进了自己的怀里,却摸着我们的头说道,这老家伙,自从上次看见我们以后,就一直要做我们的干爹。而我自从上了没心没肺两位干爹的大当以后,对这种事情,就已经有了恐惧的心理阴影,于是死活不从,但这老总管,却单方面的做起了我们的便宜干爹来了。

    “老总管,我们要申请让铁谷成为公众地。”我们开门见山的说道。

    “申请的事情以后再说,我的好孩子,你们还不愿意叫我一声干爹吗?”老总管用祈求的目光看着我们,可怜巴巴的说道。

    “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你先帮我们把这事情办了先,以后我们经常会送东西来孝敬你的。”我硬着心肠说道。

    “以后的孝敬就免了吧,你们也不要把心思放在我这把老骨头上了。我每年得到的孝敬都不少,以前提拔的那些年轻人,现在也都是高官显爵了,他们每年都给我送来不少的珍奇的玩意儿,也不知道,要把这些东西,要留给谁好。唉!这人老了啊!就特别的喜欢儿孙绕膝的感觉。”老总管嗟叹着。

    这老总管的话的意思很明显了,但我们却毫不动心。这老总管可是老狐狸了,我们可不相信,认他做干爹就会能得到他什么好处,他没有想尽办法给把我们搜刮干净,已经是祖上积的福了。

    “我今天心情不好,你们明天再来吧!”老总管见他那一套行不通,就给我们下了逐客令。

    明天可不行,这天盟,我要尽早的解散,多一日,就多好几百万啊!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问道:“老干爹,你的身体怎么啦?”

    “你们终于肯叫我干爹了?”老总管忽然变得满面春风了。

    “老干爹,能这样叫你,我们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福,我们以前是怕我们身份低下,没有资格叫您而已。”我非常恶心的说道。

    “不要老叫我老干爹,这怎么听着别扭呢?直接叫我干爹就行了。”老总管说道。

    “不行,老即为尊,为学识渊博,为智慧过人,为经验丰富。去掉这个老字,就不能表达我们对你的敬昂之情啊!是不是啊?蓝战?”我向蓝战打着眼色。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