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钱夫人的兄弟们来了!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诸天万界我第一第200章 钱夫人的兄弟们来了!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可是现在对于素心而言,她的休息是第一位的。”如此这般的护妻狂魔,对单身狗,足以造成一万点的致命伤害。

    “好吧,是我的错,您二位慢休息,慢休息。”卫无忌是个多么正视自我的可爱青年。‘

    有错不怕,认识到了,保证下一次不犯了就可以。

    说起来,也多少有点儿怨卫无忌,实在没有眼力劲儿,人家夫妻困苦离别二十年后的重逢之喜,必然有许多的话语跟衷肠要诉。

    他一个大活人,电线杆子似得杵在这儿,真的是比千百瓦的大灯泡,还要明亮!

    如此光芒照耀之下,莫说私密的衷肠互诉,就是稍微亲密一些的举动,也会觉得特尴尬,腼腆,不要脸面的吗?

    在钱夫人领着她几个膀大腰圆的兄弟,登门的那一刻,同福客栈的众多客人,极为协同默契的第一时间站了起来,一溜烟儿跑了个没影儿。

    “钱,钱,没给钱呢!”这么熟悉的场景,让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喊出了不知道喊了多少次,已经极为熟悉的话语。

    就这帮子客人,要说起这逃单的本事,真的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就是白展堂那天下第二的轻功,都不一定能追的上。

    “又没有收到一文钱,这日子让人咋过啊?”佟湘玉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满是苦涩道。

    “钱夫人,您这是想要做什么?”在白展堂隐晦的拉扯中,佟湘玉站了起来,直面钱夫人,以及她那几个膀大腰圆,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儿的彪悍兄弟。

    佟湘玉算是想明白了,今儿这事儿若是不能掰扯个清楚,明白,以后是甭想过安生日子了。

    “不是,你谁啊!你一个小伙计,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钱夫人横气十足,斜眼儿看着佟湘玉。

    “钱夫人,上一次的事儿,实在不好意思!”说起上一次的事儿,佟湘玉先是诚心诚意,给钱夫人道了一个歉!

    “正式认识一下,我叫佟湘玉,这间同福客栈的掌柜!”

    “你是佟湘玉?”钱夫人诧异中,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翠绿色衣物,冲着自己一行人瞪眼的郭芙蓉。

    “好!好的很,咱们之间的账,以后慢慢再算。”相比佟湘玉的欺瞒,卫无忌对自己的攻击伤害,是她最为放不下的。

    “现在麻溜的,让那个小混蛋,给老娘滚出来!”钱夫人暴呵!

    如火山般爆发的气势,似是整个同福客栈,都开始晃动了。

    “钱夫人,你说这都是一个镇上,街里街坊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弄成这样,大家脸面上都不好看。还让老钱,以后咋在周边做生意,跟人打交道啊!”佟湘玉苦口婆心的劝道!

    她这话也是诚心,亦是好心。不管钱夫人怎么样,至少老钱,还是蛮不错的。

    楼上那人,不仅武功高强,身份也着实不一般!

    别看钱夫人,背靠她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弟兄,强横无比!

    可想要跟楼上那位,武功,背景都不一般的主儿折腾,怕也是鸡蛋碰石头。

    说起来,他们之间的矛盾,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必非得这般折腾,一定要弄到生死分明的地步不可吗?

    “咋着?打了的人还不算,你还想不让我们家做生意了是吧?”钱夫人怒气冲冲,跟佟湘玉瞪眼道。

    “钱夫人,我不是那个意思,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佟湘玉不在意钱夫人的怒气,继续温和出声劝慰。

    要说生气的话,从内心而言,或许可能确实有一点点,毕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平凡之人。但佟湘玉也明白,眼下这局面,生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反而会使矛盾,更上一层楼。

    “那我谢谢你啊!”对于佟湘玉表达出来的善意,特意前来找麻烦的钱夫人,自然不可能领情。

    “以往的时候,就常听人说,同福客栈的佟湘玉佟掌柜,是个好人,现在就麻烦给我做件好事儿吧!”

    “把那小兔崽子,给我叫出来!”钱夫人微微有些气急,泼妇一般的高声叫喊。

    “我是小兔崽子,那你是什么?老妖婆吗?”伴随着脚步踏在木质楼梯上的声音,一道淡淡的声音,让钱夫人脸色,瞬时铁青。

    “这般金钟罩的境界,倒也有几分意思。”目光在钱夫人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兄弟身上,扫了一瞬间,卫无忌微微点头。

    这几个人身上的功夫,跟钱夫人如出一辙,都是金钟罩跟七十二路小擒拿手,只是境界高低有所不同。

    看起来,这两套武功,便是钱夫人家的家传武学。兄弟几个,对于钱夫人这个家中唯一的女性,倒也不曾有半分私藏。

    “仅是几分意思吗?”在看到卫无忌下楼梯身影的一瞬间,前来给自家小妹撑腰的兄弟几人,皆是神色一震,互相对视一眼,似乎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再次看那一身青衣的身影时,不仅是眸色的变化,还是对待的态度,尽都是无比的肃穆,凝重。

    “这难道还不够吗?”卫无忌淡淡的问道。

    “确实够了,可我们兄弟几个却不想够,最起码不想这样够。”微微咬牙中,钱夫人的大哥,站了出来。

    都说长兄如父,这样的时刻,做为兄弟姐妹中的大哥,他必须站出来,勇敢的面对这一切。

    “那你们想要如何?打一场?”卫无忌的话语,不含任何的情绪。

    “却是定要领教阁下的高招儿!”或许并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但他们几个,自从踏入这间客栈以来,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一言不发,灰溜溜的转身离去,自然算是一种选择。对于他们而言,这种选择,却是和不存在,没有什么区别。

    人在这世上活着,除了最为基础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之外,最重要的,莫过于一张脸,一口气。

    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尤其如此,什么都能丢,唯独这心中的气,不能丢。

    “等等,这事儿,却是我的缘故······”钱夫人在这时候出声了。跟着老钱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置办下了如今的家业,眼力劲儿还是相当不差的,从自家哥哥们的反应来看,很可能,哥哥们,也不是这小子的对手。

    因为自己的一口气,让哥哥们伤在这小子的手里,这事儿怎么着都不合算。

    “这个······还是那句话,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位客人······”听着钱夫人有和解的意思,佟湘玉也不想,有人在自己的店里打起来。

    闹腾了一次雌雄双煞,差点儿把她的这个店给砸了。就算后来小郭以工还债,这些损失,却也是本来没有必要的。

    “既然他们来了,不管什么样的局面,他们都得面对。有便宜就上,见困难就退,天底下,还没有这样的好事!”卫无忌摇头拒绝。

    “掌柜的,这也是江湖的规矩,咱就不要在里边乱掺和了。”白展堂凑到佟湘玉身边,低声说道。

    “你的境界虽然高过我们兄弟几个,但想要将我们几个打到,怕是也不那么容易。”卫无忌的态度,让钱夫人的几个兄弟,颇为气愤。在这样情绪的带动下,似是也忘记了忌惮害怕,胸脯一挺,脖子一梗,哼道。

    “你们几个什么意思?还有没有点儿江湖道义了。有能耐,一对一单挑!”郭芙蓉一拍桌子,她武功可能差得一塌糊涂,心中信奉的江湖道义,却是一点儿都不差的。

    “一对一单挑?怕是有些欺人太甚!”钱夫人的兄弟们,脸色凝了一瞬间,却是如是说道。只是他这话,听起来,似乎存在一点儿毛病。

    不管是字体还是词汇,自然全都认识,可是当它们组合在一起,出现的时候,怎么感觉就这么的别扭呢?

    “我的拳,确实有点儿重。”卫无忌接下来的话语,却是让大家读懂了上面那句话的意思。

    “虽不至于一拳打死仨,收拾他们几个,还是不成问题的。为了不让这场争口气的战斗,变得那么无聊,没有悬念,你们一起上吧。”

    “狂妄自大,可是从来没有好下场的。”兄弟几个一声长喝,呼吸之间,运劲于掌,整只手掌,尽在刹那间,变作了黑青之色,宛若铁块儿一般,向卫无忌拍了过去。

    这一掌,自然也有名堂,叫做铁砂掌,也属于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练这门功夫,最出名的,莫过于那位铁掌水上漂,凭着深厚的功力,几乎可以站立在整个江湖的顶端。

    “和你们的金钟罩一般,这一手,亦是有几分意思。”卫无忌风轻云淡的站在那里,看着兄弟几人对自己的出手。

    就在那布满了乌青,宛若铁块儿般的手掌,触碰到胸口后背的一瞬间,似是漫不经心般,一步踏出。

    就在这一踏之间,身形颇为巧妙,以微毫的精度,从兄弟几人的铁掌之间,挣脱了出来。

    “好精妙的轻功!这似乎是道家脚踏罡斗的能耐。”在动手的一瞬间,出于佟湘玉,吕秀才,还有李大嘴的安全考虑。

    白展堂跟郭芙蓉,将三人护持到了一个不受影响的隐蔽之所。然后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汇聚在了卫无忌跟钱夫人兄弟的动手之上。

    看着卫无忌似是不经意的踏步,对轻功之道颇为精通的白展堂,当即眸光一闪,看出了卫无忌这一步的玄妙。

    “脚踏罡斗,也能算是轻功的一种吗?”由于家庭出身的缘故,郭芙蓉对于道士的脚踏罡斗,并不会感到陌生。

    可是让她有些想不通的是,那明明只是一种步伐而已,又怎么能谈得上轻功二字呢。

    若这是轻功的话,岂不是这天底下,所有会脚踏罡斗的道士,都是一等一的轻功高手了。

    “当然,甚至可以说,这是身法轻功中,极为高深的一种。只不过多年来,能发挥出这脚踏罡斗能耐的,实在少之又少。渐渐的,就落寞成了一种礼节性的东西。”

    “据说武当的梯云纵,就是三丰张真人,从脚踏罡斗之中参悟出来的。”以白展堂的能耐和身份,知道一点儿江湖秘闻,实在不算什么事儿。

    “咱们现在可以放心了,我敢肯定,就这位的武功,钱夫人的几位兄弟,就算是累死,也未必能伤他一根毫毛。”

    “你这是什么邪门儿打法,有能耐,停下来,跟我们正面交锋。”几个回合下来,钱夫人的兄弟,有些气喘而羞怒的大喊。

    金钟罩铁布衫,本就是一门练得身体基本耐力体力的笨功夫,多年下来,兄弟几个的耐力,体力,无疑已经达到了一种境界。

    平时就那磨面用的,磨盘大小的石头,兄弟几个随便一个人,一用劲儿便轻松的拿起来了。

    对常人而言,重若千斤的为难之物,对他们兄弟几个,不过是随意玩耍的玩具,自然谈不上累。

    可是今日,跟这滑不留手的家伙打了几招儿,兄弟几个却都感觉到了从里到外的疲惫。

    最为关键的是,每一次都擦手而过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等能打到我的时候,再说这话吧。再说,我不是一直都在这儿站着嘛。”卫无忌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了一件,极恐怖的事情。

    打了这么久,那一道青衣身影,愣是没有挪动地方。

    意识到了这个事儿的兄弟几个,互相对视一眼,尽都是脸色涨红!

    羞臊啊!实在是羞臊!在这个人的手掌,自己等人怕是比三岁的小儿,还要幼稚。

    “我们兄弟几个自知,不是阁下的对手。冒犯了高人,却是我们兄弟几个的过错。”意识到这个差距之后,兄弟几人互相对视,齐齐把守退了出来。

    “你们不打了?”卫无忌背着手,抬眸淡然的看着钱夫人的几个兄弟。

    “是我等兄弟,自不量力,只要高人能够消气,不管怎么样,我们兄弟几个都认了。”兄弟几人再次对视一眼,由大哥站了出来,冲着卫无忌行了一个江湖礼。言语之间,却是将钱夫人,保护了下来。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诸天万界我第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诸天万界我第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诸天万界我第一》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