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玄黄亦我!我亦玄黄!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诸天万界我第一第五百九十七章 玄黄亦我!我亦玄黄!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你是她的另外一面,应该继承了她的智慧,何不猜测一二。”

    闲着也是闲着,陪她聊聊,也算是一种解闷儿。

    “我是我,她是他,不要将她于我混为一谈!”

    “你要不想说,就不必说了。”

    “与我而言,她只要不被彻底磨灭,便没什么所谓可言!”

    白发三千飘然,以冷哼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

    “你究竟想要拿我怎么样?”

    “就这么换个地方,永无休止的囚禁下去?”

    这个问题,无疑是让天妃乌摩这个自我化身,最为心烦所在。

    困在一个地方,片刻不得动弹倒是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事儿。

    反正这么多年,也算是习惯了。

    看不到一点儿未来的希望,这就有点儿糟心了。

    被囚之后,亦曾试探交锋。

    以教训而得到的结果,让天妃乌摩这道自我化身,深深认知一件事儿。

    这个有能力,真正囚禁自己的家伙,高明之处绝非表面看起来的修为。

    “你这是想提醒我,尽快处理你啊!”

    “你有这个能力吗?”

    天妃乌摩之自我化身哼道。

    除了具备势不两立的自我意志之外。

    她与天妃乌摩各方面,皆是分毫不差!

    真要仔细追究的话,那就是囚禁多年,不可避免耽误的修行境界。

    但这根本不是问题,真正脱困的那一刻,修为的恢复,不过是闪念之间的事儿。

    “神族生而不灭,你就觉得我除了将你拘押之外,就没有其他办法,故而有恃无恐是吧?”

    “行,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话音落下,卫无忌体内囚禁白发三千丈之神秘空间,霎时间气浪翻滚!

    似是天边的极致尽头,六座古老的石碑冉冉升起!

    冠绝万古岁月的沉重,稳定了一切的波浪!

    “六道封神碑?”

    看清了,那似是自天边尽头升起的六座古老丰碑。

    天妃乌摩自我化身,吃惊瞪大了眼眸。

    “是你!当初是你······”

    无数年前,已然沉睡的记忆,突然被唤醒!

    当初始祖圣王以生命砍伐世界树之后,没有克制阻碍的神族大军可谓倾巢而出。

    围堵玄黄大世界水泄不通的同时,针对玄黄大世界让神族蒙受的损失,自然狠狠的报复。

    这样的心态,将玄黄大世界彻底毁灭,不过是第一步的简单操作而已。

    失去了世界树的克制,面对神族的凶悍进攻,玄黄大世界虽奋力反抗,终究也是力不可及。

    就在下定决心,最后一战即便不能与神族同归于尽,也要将其重创的那一刻。

    六座充满古老气息的石碑,突兀而至。

    莫大威能,一个瞬间就镇杀了无量神族。

    似是比世界上针对神族的天然克制,还要凶狠。

    无数神族前赴后继被六座石碑镇压,只杀得神族心惊胆寒,全部退离玄黄大世界之后。

    那道石碑才缓缓消失不见!

    曾经参与保卫玄黄大战,而有幸看到那一幕的某个大能。

    心有所悟,便根据自己的记忆,创出了一式针对神族的神通。

    由于境界的差距,使得神通的施展,始终不如六座古碑那般彪悍。

    不过依旧能够发出轻松应对普通神族的威力。

    这一式神通,便是六道封神术!

    六道石碑彪悍出来的霸道杀戮,彻底镇住了神族。

    进攻玄黄大世界之步伐,再次陷入了困顿。

    想要顺利突破六座石碑,必须想办法将其搞掉。

    就如同始祖圣王,以生命为代价,砍伐世界树一般。

    只可惜,始祖圣王只有一位。

    再大的能耐,命也始终只有一条。

    而且这六座古老石碑,出现与消失的时间,都太过突兀。

    来的时候,突然就来了。

    消失的时候,又是那么的干干净净。

    若不是急速锐减的神族大军,恐怕都会以为之前,针对神族的恐怖景象,是一个集体梦境。

    来的突兀,消失时又快又神秘。

    神族上下焉能不忌惮至深。

    以神族之底蕴,虽受到重创。

    想要再一次组织发动玄黄大世界的进攻,也不是完全没有能力。

    一场大战,让神族损失众多的同时,玄黄大世界之损失,更为惨重。

    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若没有六座石碑横空出世。

    一场大战,玄黄大世界于神族而言,已经跟脱光没什么区别。

    只要稍微动弹一下,玄黄大世界就会彻底覆灭。

    可神族却迟迟无法下定决心。

    不为别的,谁也不能完全的保证,那六座吞噬了不知多少神族性命的丰碑,不会再次出现。

    而就是这么一犹豫,玄黄大世界已经彻底反应了过来。

    战场态势,已然发生了逆转。

    多重考虑之下,神族最终还是决定不再次向玄黄大世界发动进攻。

    相对和平的岁月,万年间,就这么眨眼即过。

    万年岁月,神族一次又一次秘密派遣人员,分批潜入玄黄。

    除了为下一次大战做准备之外。

    秘密寻找那六座似是恍然一现,却给神族带来巨大毁灭的六座石碑。

    更是重中之重。

    为了安全起见,一旦泄露,必然引起玄黄大世界的重点防范。

    这件事儿在众多潜入玄黄大世界的神族秘密部队中。

    仅有一位,隐约知道点儿内情罢了。

    然而那六道石碑,真的就仿佛不曾在这世上出现一般。

    除了那六道封神术,关于六座石碑的痕迹线索,再无一丁半点儿。

    恐怕打死诸多神族高层也不会想到,那座给予神族无量灾劫的石碑。

    居然出自一人之手。

    “你究竟是谁?”

    神色极具变幻中,白发三千丈剧烈挣扎怒吼质问。

    以自我角度而言,她恨不得天妃乌摩惨败当场。

    为她自己的独立自我,提供无限便利。

    然不管怎么样,她终究是神族。

    除了差不多的智慧,对神族之心,或许是两者之间再次可以找到的唯一共同之处。

    埋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今日显露眼前。

    情绪激动,大声质问的同时,内心无限肯定一件事儿。

    这一身青衣,囚禁了自己的家伙,肯定是个无比悠久的可怕老妖怪。

    “你究竟是谁?为何总要跟我神族过不去!”

    莫说目前听闻,世界树似有复苏的那一刻。

    就是世界树不曾复苏,有这个无限神秘,也无限恐怖的家伙存在。

    神族想要攻取玄黄,也没那么容易。

    没准儿神族还会掉进一个无比可怕的深渊。

    仅一次,便足以让神族彻底消散天地间。

    心头这个意识出现的一瞬间。

    从来不知惧怕是何情绪的自我化身,满满汗水瞬间湿透衣背。

    “我跟神族过不去?”

    “应该是神族跟我过不去吧。”

    “远的不说,就始祖圣王砍伐了世界树,可是让我疼了一下。”

    卫无忌声音中,不自觉携带了万古岁月之前的悠远。

    朦朦胧胧间,自我化身似是看到了一幅画面。

    “你······”

    明悟涌上心头的瞬间,惊骇情绪远比一道雷霆在脑子里炸响,还要万分惊骇。

    “你果然与她一般聪明!”

    “话既然说到这里,不妨说的再透彻一点儿。”

    “玄黄就是我,我就是玄黄!”

    “你现在还敢跟我说没关系吗?”

    话语如蕴含无比霸道力量的雷霆落下。

    一句话,便是一道雷霆。

    被重重锁链包裹的身影,一次又一次控制不住身体哆嗦。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由心而生的恐惧疯狂涌动。

    从来不知惧怕为何,这一刻之体验,再清楚不过。

    不要说没见识,不要说没出息。

    一尊能够化身无量大世界的恐怖存在,隐身幕后,推波阻拦。

    这里边的恐怖,简直无法想象。

    以一人之力,化身无量大世界,已经是相当不可思议之事。

    “这话,造化也曾问过。”

    “你不妨猜一下,我是如何答复他的。”

    这话又让天妃乌摩的这道自我化身,哆嗦了一下。

    这话的意思,表达再清楚不过。

    掉坑里的,绝不仅是神族。

    恐怕还包含了天地间的一切,甚至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仙王。

    “我对他的答复,只有一句话。”

    “我们这个层次,不是他们所能理解的。”

    自我化身被一剑又一剑惊骇至极的事情,惊得虽然有点儿思维混乱。

    这句话的重点,还是被她给准确抓住。

    “除了你,还有谁?”

    天地间出现了这么一位,已经是无限恐怖的事情。

    若是不止这么一位,恐怖之处真的无法想象了。

    “我相信你的聪慧,能够猜到的。”

    卫无忌并没有回答的心思。

    自己能领悟便领悟,不能领悟,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传闻纪元终结之时,天地间会出现一座门户。”

    “喷吐无量宝物的同时,开启新的纪元!”

    不愧是天妃乌摩的另一个自我。

    除了聪慧之外,了解的隐秘亦不在少数。

    “那座门户,换做永生之门!”

    “纪元的开启与终结,到了如今这个纪元,已然是三千之数。”

    “无量岁月的积累,也让其找到了一个晋升的机会。”

    卫无忌接过自我化身之语说道。

    这个人的存在,居然与那纪元初始终结的永生之门一个高度。

    震撼情绪,再次充斥内心。

    永生之门的存在,于诸世界,包括神族在内的无量生灵而言。

    唯一的概念,便是高高在上的老天爷。

    那样的高度,天妃乌摩性情再自负,也是可望不可及的。

    若命运轨迹不变,天妃乌摩以后能成为神族的第三尊圣王。

    那个时候的层次,必然可以触及永生之门。

    现如今,却依旧还是天妃乌摩。

    并且,还不是天妃乌摩真正的本我所在。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天地间九成的秘密,你已经都了解了。”

    “那还有什么,是我依旧不曾了解的?”

    自我化身白发飘扬,神情麻木。

    “剩下的一成,你实在不必要了解,因为我担心,你真的受不了。”

    卫无忌话语中,表达出了一种由衷为你好的情绪。

    “你觉得,现在的我,还有什么是不能承受的。”

    触及灵魂的震撼狂轰滥炸,受过这么一番锻炼,还有什么是不能承受的。

    “我觉得你真的无法承受!”

    “你若是彻底崩了,不论从哪一个角度,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修为的强大,还真是能够为所欲为啊!”

    “以你那样的高度,众生之生死命运,恐怕皆是一念而定。”

    “可我的命运,不是谁都能定的。”

    “除了我自己之外,谁都不能主宰我的命运!”

    “即便是高高在上,如老天一般的你!”

    脖颈间血管暴跳,已然出血的呐喊,充分而真实表达了此刻内心的不安,惶恐,愤怒。

    本以为操控的是别人的命运。

    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也如蚂蚁一般,被操控命运。

    再加上之前所承受的那些震撼,心思已经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

    “你又如何得知,自己的存在,不是早已被安排的命运!”

    “一天天叫喊,我命由我不由天!”

    “口号倒是不错,挺有魄力气势!”

    淡淡的话语,让变幻不停的脸色,刹那间殷红如血。

    喉咙间涌动的腥甜,再也抑制不住。

    张嘴,血色高升三千丈。

    若落一方世界,便是猩红血雨!

    噗!

    位于大本营之天妃乌摩,脸色突然一变,张嘴亦是一口血色而出。

    怎么回事儿?

    没感觉自己受伤啊!

    也不曾有被暗算的感觉!

    难道是她出事儿了?

    天妃乌摩智慧无限,瞬间想到了关键。

    眉头一挑,似有冷意闪过。

    出于某些考虑,她并不想把事情做得太多。

    可若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就不要怨她心狠了。

    对外人的狠,终究算不得什么。

    对自己亦能下得了狠手,那才是真正狠角色。

    限于心绪之中,天妃乌摩可能没有注意到。

    一丝丝极其隐晦的灰黑光线,自卫无忌打在身上的那团灾难气息中而出。

    不知不觉间,一缕缕隐晦丝线,已然缠绕天妃乌摩神魂本源大半儿。

    三千纪元,无量岁月。

    所有的灾难,各种贪嗔痴,求不得。

    已然形成一种极其可怕的力量。。

    一旦这些丝线,全部笼罩天妃乌摩之神魂本源。

    这位神族智者,将永坠灾劫,万古不得超生!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诸天万界我第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诸天万界我第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诸天万界我第一》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