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卢大学士的疯狂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王爷的小妾总想干掉我第171章:卢大学士的疯狂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叶悬渊,叶悬渊……

    唐砂心中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像是它有一种魔力,就想把它放在唇边细细咀嚼。

    她若记得不错的话,叶悬渊也是十六岁上的战场吧,甚至在更早的时候他就已经独自面临着不该那个年龄可以承受的东西。

    可是即使是这样,他依旧在心中留有了温情,他对她的,对下属的,对万千战士,对黎明百姓。这个男人,心理强大得出乎人意料。

    唐砂现在其实还保留着当年自己流浪时候的一些习性,改了这么多年都改不了骨子里的流氓气息,若是她没有遇到方丈他们,又会怎样呢?

    反正不是现在这样,可能已经走上了反社会的道路了吧。唐砂笑了笑。

    唐砂不得不说她现在对叶悬渊有一种崇拜之情,对英雄的崇拜吧。

    长夜漫漫,中秋之夜,富足人家整夜欢庆不眠,穷苦人家也相聚在一起赏着那轮圆月。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希望师兄他们,一切安好,希望元芳、宁歌、青兰、莲心、雀灵、谢川等等对自己好的,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一切安好。

    卿政在房顶待了一个晚上,第二日天还没亮,他就离开了,去了横山。

    昨夜有人给自己传信了,说卿彧在找他,让他七日内回白侠岭,否则,那个女人就不用活着了。

    卿政可不会认为是自己的父亲在关心担忧自己,他一定有别的目的,而这个答案,他直觉告诉他非常重要。

    叶悬渊气得很早,这是他这段时间一来,最平静的一个夜晚,在不远的将来,这些都将成为奢望。

    天下局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边国蠢蠢欲动,战火终将重燃。

    叶悬渊没有把唐砂叫醒,只是给府上的丫鬟说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

    七十五和三十八依然留在这里,月姣的事情让他放心不下,楚君唯更是一个危险的人物。小明呀小明,这些人物究竟是怎样招惹上的呢?

    唐砂醒来的时候叶悬渊已经离开了,唐砂怅然若失,心里空落落的。

    唐砂打开门,阳光已经把世界照耀得一片灿烂,昨夜的一切感觉像是一个梦,忽然冒出那么多人,然后又一个个的消失不见。

    但即使是梦也算得上一个美梦了。

    墨传香在几天后的下午的时候回来的,唐砂那时候还在奋笔疾书,写着自己的计划。

    “哟,小香香回来得这么早呀。”唐砂远远的就看见了墨传香的身影,大声喊到。

    墨传香看向唐砂这边,手里不知道提了一个什么东西,举起来对着唐砂晃了晃。

    唐砂一看就是好东西,立即起了身。要不是好东西墨传香也不会给她带回来。

    墨传香回了自己的屋子,唐砂也走了进去。

    “小香香,带了什么好东西给我呀?”唐砂上前盯着那个盒子。

    “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墨传香好像有点期待唐砂打开这个盒子一样。

    唐砂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慢慢的揭开了盒子的盖子。

    然后……

    沉默。

    “这是……什么???”唐砂看着盒子里那黑漆漆的玩意,咽了咽口水问道。

    墨传香好像有些紧张,道:“这是我特意做的月饼,那天府上的人都说好吃,所以我留了一点给你,想给你尝尝,我自己没舍得吃。”

    唐砂:………

    “几天了?”唐砂假笑着问道。

    “七八天吧。这七八天我片刻都没有耽搁,自己快马加鞭的赶过来。”墨传香邀功道。

    唐砂看墨传香这个样子确实风尘仆仆的,这些日子可能没少赶路。

    说扔了吧,唐砂觉得对不起墨传香的一片心意。说吃了吧,唐砂觉得可能自己的命就要终结在这里了。

    “你怎么不吃呀。”墨传香催促唐砂道。

    唐砂看墨传香的眼神,实在不好意思就这么敷衍了事,于是颤抖着手,捻了一个起来,颤颤微微的放到自己的唇边,轻轻咬了一口。

    就在那一刻,唐砂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在各种灵魂离体的感觉格外清晰。唐砂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可能会回到原来那个时代。

    “怎么样,好吃吗?”墨传香凑近了问唐砂道。

    “好吃,欲仙欲死。”唐砂的笑已经快要挂不住了。“你先去洗洗吧,身上一股味道。”唐砂漫不经心的说道。

    墨传香看看自己的衣裳,抓起来闻了闻,果然已经有了一股味道。她立刻蹙起眉头站起来,找衣服往门外走去。

    墨传香一出门,唐砂拿起屋子里的痰盂就开始呕。这股腐烂的味道到底来自于哪里?

    趁墨传香在沐浴的时候,唐砂直接把那些月饼全部都倒进了茅房。然后又快速的回去了。

    唐砂做完这些之后才敢停下来喝口水,漱漱口什么的。

    唐砂两个月前的信息网计划现在还不是很完善,需要再加工一下。主要是计划是计划,做起来就有些难了。

    下层的那些乞丐们基本都被信楼的人占完了,而官僚阶级唐砂是不想去动的,都是一些人精,墙头草,靠不住。

    所以自己既然在行商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从富商这方面入手呢?

    既然是商人这方面,那么着重点就是商业要道地区,漕运码头,关隘等等地方。

    而且唐砂做这个不光是想在背后,她就是想要站在台面上,光明正大的做这个行业。

    以另一种形式呈现。比如……快递行业。

    就像现实的那些快递公司,他们手里的信息资料绝对是不少的,市场需要的屋子,消费情况等等。

    一边是快递行业,一边又可以发展自己的商业。最核心的的当然是数据处理。

    把全国各地的各种数据综合在一起,处理出大数据,就是统计。这个核心需要的是算数好的。

    至于人选,唐砂不会告诉别人她居然打起了当初那个叫薛煜的人都注意,他们手下的那群人应该很厉害吧。他们不是爱数学吗?

    这东西难道还不够考验他们的数学能力?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自己可以提供资金给他们研究数学,甚至可以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他们,虽然不多。可凭借他们自己的智慧,唐砂相信收获的东西一定不小。

    唐砂现在在计划的就是加入真的要成立一个这样的快递公司,那么背后的人或者运输工具要怎么来?

    马是必须的,古代没有车,飞机,能运输的东西有限,而且风险很大,怎么才能够降低这个风险?正如唐砂当初所想的,背后一定要有一个所有人都忌惮的大人物撑腰才行。

    这个大人物,唐砂觉得叶悬渊就很不错。自己的消息可以和军队共享,让叶悬渊提供人际关系,或者是他至少要出面告诉所有人,这个快递事业的背后是他。

    唐砂有些后悔没有昨夜把这件事一起说了。可是原本就没想过叶悬渊昨天会来不是吗?

    计划不成熟,理想主义,还需要找墨传香商量一下。

    墨传香刚刚回来,唐砂想她应该会休息一会儿。于是闲来无事又开始写起了文章,这次文章的名字叫做,论算数在现世的作用。

    等她写完了之后,时间不早了,明日再说,看看书,知识改变命运。

    ………

    唐砂的那篇文章一出,果然薛煜就主动联系了她。这一次唐砂没有以回甘的名字发文章,直接署名就是唐砂。

    薛煜这次不单单是一个人前来的,来的人,还有翰林院大学士,卢鹏运。

    曲太守知道卢鹏运的到来,连忙在家中设宴,邀请卢大学士。卢鹏云是官家人,这次前来是请了圣旨的。

    叶辰也是关注到了这个叫唐砂的人,为了卖给卢鹏运一个面子,也为了自己的耳根子能够清净些,下旨说要是卢大学士没有把这样的人才招揽来,那就不用回来了。

    卢鹏运何等骄傲,况且也是认为叶辰这种爱惜人才的想法是没有错的,于是直接接下了圣旨,即日便离开了皇城。

    叶辰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位大学士,离开了之后就真的没回去了。

    当天卢鹏运便要求见唐砂,唐砂那些日子抓秃了头发写出自己还记得的一些数学知识。然后直接给了卢鹏运。

    卢鹏运自那天以后开始废寝忘食。薛煜虽然爱好数学,可是都不及自己老师这般疯狂。卢鹏运连吃饭都是薛煜求着他吃的。

    唐砂自己也没想到卢鹏运居然疯狂到了这个程度,一个月来居然没有出曲府半步,真的太可怕了。

    而且这些日子里唐砂也和墨传香商量了自己的那个计划,墨传香以前是江湖中人,自然知道消息这东西有多么重要。

    可是她们的行为无疑实在挑衅卿家的权威,这也是唐砂所忌惮的。

    唐砂写信给了叶悬渊,还顺便写了一封信给宁歌,让他注意身体,要开心一点。

    叶悬渊回信同意了唐砂的意见。

    现在唐砂不光光是有叶悬渊这个后台,卢鹏运不也是她的后台吗?还有远在皇城的谢川他们。

    程立雪最近莫名其妙的经常出现在了颠城,还老串门,总是闲来无事和墨传香搭两句话,然后像一只高傲的孔雀一样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更过分的是,他居然打起了她们家仓库的主意。说是想要设计图纸。

    唐砂断然的拒绝了,然而不久之后唐砂看到在程立雪的地皮上,修建起了一个个和她们一样的仓库。

    唐砂瞬间就明白过来了,墨传香这是中了美男计!

    算了墨传香也不小了,是该找个好男人。可是这程立雪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一个好男人的样子。

    唐砂还为此转门同墨传香说起过。墨传香只是笑笑,说他帮了墨家很多,她前两次会益城其实都有程立雪在背后帮衬。

    唐砂还能有什么话说呢?她早就说了,欠别人的,终究要还。可是自己欠叶悬渊卿政他们的怎么还?

    既然无以为报,那就……先欠着吧。

    时间真的不等人,冬天……又来了。唐砂庆幸自己生活在了颠城,这里的冬天就是春天的模样。

    在身子骨上,唐砂虽然也不见得有多好,可是和以前相比要好得多了。

    十一月,皇城已经大雪纷飞。

    皇城,皇宫,朝廷之上。

    “众爱卿对此有何看法?”叶辰脸色很不好看,气压很低。叶辰本来是一个温温和和的人,对待每个老官员都是恭敬有理的。

    但是当他真正生起气来,那种压迫感让人瑟瑟发抖。他时不时的发怒一次,让所以人都明白,这个人是天子,君臣始终有别。

    那些当年想站在他头上的人,现在都已经消失殆尽,他没有杀戮,只是在悄无声息,不知不觉中,有些人就离开了朝堂。

    这就是皇帝。

    叶辰现在心里烦得一批,卢鹏运去了颠城三个月,迟迟未归,现在翰林院很多事都已经堆压在了一起。可是当初又是自己下的圣旨。

    这唐砂不就是那颠城十二少的老大吗?像他们这种人若是朝廷招揽理应很容易,可为何卢鹏运亲自去了这么久他都不为所动?

    “陛下,臣认为,直接把那唐砂抓回来!”一个武官开口道。

    若是以往定有许多人出来发对,说这种手段太过粗鲁,可今日,却出奇的安静。

    “陛下,臣附议!”

    “臣也附议!”

    “臣附议!”

    一系列的官员纷纷附议。

    这么和谐的朝廷,是叶辰坐上这个位置以来第一次看到,令人欣慰。可这也反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朝廷,不能少了卢鹏运。

    卢鹏运向来是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为人刚正不阿,先皇和他关系极好。据说当年和先皇,亦陆严,李云统称皇城四少。

    卢鹏运年轻的时候,对朝廷大部分人都有恩,即使后来不在一个阵营,也没有人针对他,除了周放这个莽夫。

    “众爱卿……说的有理,你们谁愿前去?”叶辰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臣愿意。”

    一道不同于其他人的稚嫩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看向那站在王玄旁侧之人。他是这个朝堂上年纪最小的一个,可是才智却不输任何人。

    “允!”叶辰毫不犹豫,立即同意了。谢川,这个人叶辰很喜欢。加上他现在身上也没有什么要事,唐砂和书局关系匪浅,谢川据说也是从书局出来的人,他很合适。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王爷的小妾总想干掉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王爷的小妾总想干掉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王爷的小妾总想干掉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