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现出真面目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追仙策第一百三十五章 现出真面目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法阵一启,无数金色丝线般的法力生出,牢牢束缚住顾氏夫妇。

    两人大惊,惊弹而起:“你们?!”

    然而法力浑厚,死死压制住他们的动作,不到片刻法力交缠成网将二人牢牢捆住。

    皓阑道人只看了一眼男者,便转眸看向女的。

    手上法诀一捏,一个蔽音法阵升起,同时顾媳妇哀嚎起来。

    “死道士,放开我!你!!”

    皓阑道人无动于衷,继续催动法阵。片刻后,金丝穿过顾媳妇肉身,紧紧捆住她的魂体。

    再一用力,扑通一声,肉身了无生息地坠落地面,而一道散发着邪气的虚影自肉身弹了出来,滚到另一边。

    是一只狐精。

    身上笼罩一股黑气。

    而它离开肉身后,一阵强烈且奇怪的气息冲击而来,令得在场的除皓阑道人以外的修士,均奇怪地蹙起眉头。

    皓阑道人将此狐精捆得严严实实,这才将顾兄的魂逼出来。

    是个与顾兄长得完全不一样的比较矮小似书生的男子。

    身上同样有阵阵的黑气,并且也有狐精有的气息,却不如狐精强烈。

    这个显然便是伥鬼了。

    再一对比,狐精,狐精多出的那阵气息大抵便是妖气。

    皓阑道人看着此一妖一鬼,冷哼道:“孽障,竟敢伪装成人,来此地祸害民生。”

    那狐精动弹不得,全身仅有尾巴尖儿能微微晃动,它气得晃着那点尾巴怒骂:“你们多管闲事,坏我等好事,必不得好死!”

    伥鬼则瞪着姜迎:“原来什么富家子弟、与姐妹出城,尽是骗人的?!你果然是女修?可你们为何没有气息?!”

    姜迎看了他一眼:“既然有心骗你,自然不会暴露气息。”

    他们这些年轻修士身上,均有大道人为他们所下的隐灵术,能够骗过筑基期的修士,更毋论这倆道行不深的伥鬼与狐精。

    伥鬼一开始猜测姜迎是女修,姜迎还警惕了一下。

    但是后来言语中发现对方逐渐入套,也就明白那也是对方的初步试探罢了。

    再后来,他还将自己的夫人带来,更是证明夫人也不曾发现。

    那便交给皓阑道人,在力量的压迫下,对方可能会透露出更多的消息。

    伥鬼一听,气得身上黑气更浓。

    姜迎感受了一下这气息的强度,再想想它们在肉身时毫无异样的感觉,不由看了那两副肉身几眼。

    皓阑道人驱动灵力,操纵金丝将狐精吊起来:“坏你等好事?在你眼里,伤天害理便是你等的好事么?”

    狐精一边挣扎一边怒喊:“你休想套我话!”

    皓阑道人力度猛催,数根金丝缠住狐精的脖子。

    “你不想说亦无妨,此乃金刚降妖阵,是最适合你之所在,你可以慢慢在此处思考。”

    狐精被缠住脖子,呼吸艰难,而金丝的降妖之力亦不断捆绞它之妖身,加倍痛苦。

    但她依然不吭声,默默挣扎着。皓阑道人见状,也不着急,看向伥鬼:“你可有话想说?”

    伥鬼冷哼一声,也不说话。

    皓阑道人忽然将他自阵中抽出,用金丝强行将他拉到自己身旁,直面那狐精:“你与她什么关系?”

    伥鬼这回倒是干脆:“并无关系,你不必用她威胁我。”

    皓阑道人点点头:“原是如此。”反手将他拍入另一个法阵:“此乃无间炼鬼阵,你也待着,好好考量吧。”

    伥鬼很快也痛苦得只剩打滚哀嚎。

    这时皓阑道人看向姜迎几人:“你们做得不错,只不过我还是想问,因何特意将此两人带来此处?”

    卞淑清几人齐齐看向姜迎。

    姜迎看了一眼伥鬼与狐精,皓阑道人理解地设了一个蔽音法阵在他们周围。

    “现下可以放心说了。”

    姜迎便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你的意思是,你认为山中虎精诱拐凡人,靠的是类似胭脂的手段?”

    皓阑道人一边拿过胭脂盒子研究,一边问姜迎。

    姜迎道:“或者他们正在依靠这样的手段,扩大他们的狩猎范围——从他们想通过我等将胭脂传至礼安县以外的地方,便能窥一二。”

    “若他们需要如此行事,也说明了一件事。”皓阑道人幽幽看向她。

    姜迎点头:“说明他们本身无法离开此地,深山之中的虎精力量,或许也只能协助他们在此地范围内活动。”

    皓阑道人沉吟一声,收回目光看着胭脂盒:“此迷魂散具体又有何用?”

    姜迎道:“凡间的迷魂散又分纯粹迷魂的普通迷魂散,与导向性迷魂的导向迷魂散,此乃后者。

    此类迷魂散由雌雄双性迷魂草所制,通常以雄性草来迷惑特定对象,待生效后,被迷惑的对象便会自动主动靠近雌性草所在之地。

    显然此胭脂中,掺了雄性迷魂草所制的香料,待迷魂之力生效,被迷魂之人便会自己走向那深山。

    这样一来,也印证了先前府长所言的现象——失踪的青年直至失踪当日,均未有异常表现,但是当日却都莫名消失,走向大山。”

    皓阑道人静静听着,末了满面深思地点了下头。

    “尚有其他见解么?”

    姜迎想了想,摇头道:“暂且这些。另有一事,我与向思师姐通了气,若此二人被捕会被其余同伴知悉,其余同伴或许会做出反应,届时向思师姐会在商街带领同门拦截。”

    皓阑道人便站起来,站到窗边看了一眼:“看起来,他们并未行动。”

    姜迎几人也过去看了看:确实,街道上风平浪静,人们个个一如平常,并无不妥。

    道上也不见修士的气息出现,证明暂时无人动手,又等同于这两人被捕,其余之人并不知晓,或者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皓阑道人回过头,看着狐精与伥鬼道:“若仅有伥鬼,我认为此事尚且单纯。但若狐精亦在……那山中不知究竟有多少妖类啊。”

    姜迎忽然想起肉身的问题:“据弟子了解,寻常肉身并不能掩饰如此浓烈的气息不是么?”

    皓阑道人:“正是如此。所以此事难办之处,也在此处。

    那深山之中的主谋,竟然有如此能为,能让凡人肉身成为鬼妖的隐藏气息的屏障,修为实不简单。

    并且如你所言,它们引诱凡人若有迷魂散这般迂回复杂的程序,证明这幕后之人思维也不简单。”

    他忽然转头看向南面的山群,面色凝重:“我忽然有些担心入山的道友了……”

    这语气,无形影响了姜迎几人,她们也个个沉重地看过去。

    过了片刻,皓阑道人首先回过神来,对姜迎道:“你与向思的配合很是明智,不利用一番也是可惜。

    此鬼妖被捕之所以未有其他人反应,或许是因我一开始便束缚了它们的一切动作,那么我稍后略施一计,给它们一个机会,看看它们会否向外报信。”

    姜迎道:“那我等回街上接应向思学姐?”

    皓阑道人点点头:“去吧。我在邻近再设一阵,困住那里的人,若有问题,你们可以处理完商街再到那里处理。”

    “那么弟子也通知吴闻师兄他们。”

    “嗯。此传讯符给你,安排好后,给我一个讯号。”

    姜迎接过传讯符,与卞淑清等人速速离开。

    回到商街,姜迎找到向思,又得知向思也想到了吴闻,早便派人通知他了。

    这样一来,她们便可以知会皓阑道人动手。

    在商街等待了约莫一刻钟时间,忽然,有一个商铺之中有人走出来,有些疑惑又有些警惕地看了商街两眼。

    向思等人一看,向思率先走了过去。

    那人看到向思直冲着他来,当即想要回身关上店铺门。

    向思手腕一抖,一把短刀自袖间飞出,在店铺门关严之前卡在门缝。

    那人一看,不管不顾冲向屋内。

    向思一脚踹开店铺门,面无表情走入,短刀在她的灵力操控下对对方穷追不舍。

    对方一看,急得要从后方破窗而出。

    便在这时,向思向他甩出一张驱魂符,他顿时哀嚎一声倒地不起。

    驱魂符驱出一道同样不属于原身的魂,又是伥鬼。

    而符透过肉身紧紧贴在伥鬼身上,在伥鬼离体后,又逐渐变大,最后变成一个金灿灿的符袋将它囊入其中,再缩成锦囊大小的符袋。

    向思走到符袋面前,捡起符袋,下意识伸手探了探侧面之人的气息。

    确认已无生还的可能,她叹了一口气,将那人未及闭上的双目阖上,便站起来往外走。

    这时有青年的亲人急匆匆赶来,看到此幕,瞠目惊叫:“杀人啦!!!”

    向思也不着急,走到他们面前道:“此人身亡已久,被外来魂魄附身。我是受到相关委托前来处理此事的修士,你们若有疑问,请前往县府询问府长。”

    青年的亲人自然不信,扯着向思哭讨说法。向思长眉一蹙,稍稍用力挣脱了他们:“我再说一次,若有疑问,前往县府找你们府长。”旋即迈步离开。

    而驱魂符与修士的气息一出,街道上也有两位路人出现异样的反应。

    也被附近的修士用同样的方式驱逐了。

    这驱魂符能够令伥鬼在人前现形,所以人们清清楚楚看见,这金灿灿的符纸拍出的灵魂,竟然与那身躯不是同一个人!

    登时长街混乱,路人皆惊。

    姜迎等人也趁着这个时候,迅速筛选目标,而一部分人则进入店铺,对店铺内之人排查。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此街再无伥鬼。

    并且与顾家媳妇同样的狐妖等精怪再无出现。

    向思命一个小组前往通知府长,带人来收拾这些尸首,并对人们解释。

    她们则迅速转移到下一个地方,先去协助吴闻,发现那里并无伥鬼,又去皓阑道人后来划出的区域。

    那个区域,在三方出口处均有迷踪法阵,能够困人与无形。

    姜迎、向思与吴闻带着队伍,先排查了三方出口,发现果然有一位伥鬼尝试离开。

    解决后进入区域内部,再无发现,于是三队停手收工。

    将困于符袋的所有伥鬼全交到皓阑道人手上。

    皓阑道人听说了事情的经过,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伥鬼,早已大量渗透此地。”

    吴闻问他:“我等今日行事,会否打草惊蛇?”

    皓阑道人道:“无论如何行事,打草惊蛇均是必然的。他们若因此退回深山,反倒还好,这样县中人民起码暂时安全。”

    向思也道:“自从第一批修士发现伥鬼并收拾伥鬼,便已经打草惊蛇。

    如今我等冒的是被人设计的风险,其余的,尚且能解。”

    姜迎问皓阑道人:“道人可曾在狐妖与伥鬼身上问出什么?”

    皓阑道人摇摇头:“时候尚早,现下哪怕他们招了,也可能是谎话,不妨再等等。”

    姜迎绕过他看向两者,看得出他们受了不少苦头,精气神都远不如一开始时候了。

    不过道人有自己的盘算,她也无需再问,待府长带着官兵来到,她与向思吴闻又前往与府长沟通。

    忙活了大半日,随后干脆在附近又排查了数条街道,到了深夜才回到驿站。

    进入大山的返璞道人等,均未有消息,皓阑道人有心忧心,加快对两者与其他伥鬼的审问。

    有伥鬼嘴巴不严,透露了几个同类的方位。

    也有伥鬼视死如归,闭口不答,最后它们都被皓阑道人处理掉了。

    那狐妖受尽折磨,一开始也是不说。

    但当皓阑道人加重阵法力量,并威逼利诱时,她终于松口。

    透露出他们果然有人在幕后指导,并且不是虎精,也不算伥鬼,具体是什么,它直言不知。

    既然开了口,后面便简单了。它告诉道人礼安县有几处与胭脂铺类似的地方,它们通过这些地方,引诱了不少合适的人群前往深山。

    再之后,便没有更多的信息了,皓阑道人了解完一切,一掌结束了狐妖的性命。

    伥鬼比狐妖等级还要低,是为狐妖办事之人,所以他无有太多价值,也被道人一并“送走”。

    此时已然接近天亮。

    皓阑道人将这些信息告知于向思等人,让他们继续排查,又看他们目前配合得极好,于是抽身离开,前往南面的山群。

    ------题外话------

    今天看到我的朋友们都集齐了五福,而我,刷到了十四张爱国福和七张友善福,一怒之下,去扫上头了,差点忘记替换这章…………

    如果可以,我想去申请当非洲酋长,必定很称职叭……_(:з」∠)_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追仙策》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追仙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追仙策》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