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憋屈的麟生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从天下第一开始无敌第78章 憋屈的麟生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断浪脸色彷徨的走了出来,急忙跪下,

    “请师父恕罪!”

    “……。”

    白宁无语,我啥都还没说呢,你这跪的也太快了吧?

    原著中的断浪似乎就是一直在给人下跪,卧薪尝胆,后来才崛起的啊。

    难不成在天下会跪习惯了,狗改不了吃shi?

    断浪跪着,心中忐忑的很,一方面是忐忑,另一方面则是震惊!

    没错,

    他内心的震惊不亚于雄霸在下一秒暴毙而亡。

    要知道,他在凌云窟中修炼整整三十日的时间,各方面虽然都有长进,但十强武学中的外门武学也却修炼到‘小成’境界……

    他隐隐听到龙吟之声前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令自己震惊的一幕,

    师父居然已经将十强武学中的外门武学修炼出了‘意境’!

    跟在白宁身边,耳濡目染,断浪也知道所谓的意境为何意,所以才震惊。

    师父的资质,实在是恐怖!

    他转念一想,这个便宜师父似乎也不比自己大几岁,跟他比起来……

    一时间,断浪心里酸酸的,跟恰了柠檬似得。

    套上一件崭新的袍服,白宁打量了断浪几眼,境界居然已经突破一流巅峰,提升到了宗师境界,

    应该说,

    不愧是主角模板人物吗?

    十六岁的宗师,或许跟这片世界的法则有着一丝联系吧,毕竟世界越高,限制越小。

    “该走了。”

    “师父,我们去哪?”

    “当然是去浪。”

    断浪在心里呵呵一声,我信你个鬼,你上次说浪,结果浪着浪着,把凌云窟都给搬空了。

    岔道口,白宁脚步顿住,想了想说道:“忘了去跟麒麟兄告个别了。”

    断浪跟在身后,心中升起一丝怜悯。

    这是第几次了?

    火麒麟住在凌云窟内侧的一座洞室中,其中有一座小小的岩浆池,给它补给能量。赤红的洞室里,它正美滋滋的泡在岩浆池里,扒拉着四肢游啊游,

    忽然,它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菊花当即一紧,金色竖瞳中涌上愤怒之色,

    吼!

    无能狂怒在赤红的洞室内回荡,

    “麒麟兄,心情不好吗?”

    白宁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进洞室,火麒麟上岸趴下,身上涌出灼热的纯阳之炎。

    断浪手持火麟剑,只要师父一身话下,他就去捅火麒麟的屁股,

    不过,当他看见火麒麟的举动后,脸颊上的肌肉狠狠抽搐了几下,目光充斥着鄙夷之色,

    你好意思说自己是异兽火麒麟?

    你当年杀我爹,杀北饮狂刀聂人王时候的霸气呢?

    若不是这卖相,断浪毫不怀疑,这是一只会放火的大狗,而且是一只白宁形状的大狗。

    “麒麟兄,这么麻烦你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啊。”

    白宁笑呵呵的祭出气海丹田中的几十道‘无形剑气’,用火麒麟的纯阳之炎祭炼。

    火麒麟充满人性化的竖瞳盯着白宁:“需要老子帮你把全身都祭炼一下吗?

    嗯?”

    吼,

    火麒麟没脾气的低吼了一声,只希望白宁尽快滚蛋。

    转眼,半个时辰过去。

    靠在墙上打了个哈哈,感觉‘阳剑’的祭炼结束了,白宁将‘阳剑’收回气海大田内,目光是相当的满意,

    这火麒麟,上道。

    “麒麟兄,正所谓不打不相识,相处了一个月,我们也算是朋友了,等我有空在来看你啊。”

    火麒麟健壮的四肢站起,径直朝岩浆里走去,

    它心里严肃考虑着,自己要不要搬个家呢?

    可是,搬去哪里才有凌云窟这样的美好环境……

    唉,

    我的麟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居然遇到了这么个畜生,褥羊毛也没你这么逮着一只往死里褥的吧?

    你特么不知道?

    老子给你祭炼一回武器,需要休息十天半个月才能完全康复吗?

    …

    …

    片刻后,站在凌云窟外。

    洞窟外的光线有些刺眼,在内部待了一个月,出来的时候稍稍有些不适应,但转眼就好了。

    望着凌云窟,白宁笑着说道:“麒麟兄不说话,肯定是舍不得我们。你说是吧,断浪?”

    “是的,师父。”

    断浪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内心真的无力吐槽,

    师父,

    你特么真的看不出来,那畜生是不想理你吗?

    他也不敢去拆白宁的抬,走到墓碑前给自己老爹磕了几个头,握着火麟剑,心中涌起豪情壮志。

    我,

    断浪,

    重出江湖!

    …

    …

    河上,一艘小船正慢慢靠岸。

    走上岸,断浪就沉着脸说道:“师父,这里是天下会的地盘。”

    “是吗?”

    白宁应了一声,悠哉悠哉的朝城内走去,断浪本是天下会一堂之主,名气不小,在天下会的地盘上很快就被认了出来。

    客栈中,酒菜已经备好。

    “若非雄霸当初不待见我,我又离开了天下下,天下会只会比现在更强。”

    显然,断浪对以前在天下会的日子怨念很深。

    白宁取出当初‘武尊’毕玄给的草原烈酒,自斟自饮。

    “强者只需要适应环境,只有弱者才会逼逼赖赖,怨天尤人。”

    “是,师父。”

    断浪低着头吃菜,脸色突然骤变:“师父,饭菜有毒!”

    断浪脸色煞白,目瞪狗呆的盯着白宁,

    师父,你怎么没事啊?

    他见白宁吃的很欢,便没了警惕心,谁知道一筷子下去,整个人都有软下去的迹象。

    白宁端着酒杯,看了看桌上的饭菜,又看了看断浪……

    他早就百毒不侵,对饭菜当然没什么忌讳,另外如果真是很猛的毒,他不会感觉不出,可见只是一般的毒,按照断浪的模样,估摸着是软骨散一类的吧。

    “断浪,纳命来!”

    断浪刚软下去,就有许多提着刀的壮汉冲进酒店,二话不说朝着断浪砍来,

    见面提刀就砍

    这难道是天下会男人之间的友谊?

    白宁喝着酒,也没去管,断浪虽软了下去,但怎么也是宗师级别了,对付这些小喽啰都要需要自己帮,那这些日子真练到狗身上去了。

    断浪一个野驴打滚,躲过砍刀,直奔酒楼外而去。

    “断浪,有种像以前一样,跟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

    …

    Ps:求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求打赏。

    交流群号:712203725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从天下第一开始无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从天下第一开始无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天下第一开始无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