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构陷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大贵族第724章 构陷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太上皇的八十寿典但是筹备的时间,就将近一年。所耗费的钱财、物力更是不可胜数。

    不过最终呈现出来的庞然景象也是迫人心魄的,堪称国朝百年来首屈一指的国家庆典。

    这一日,万民俯首,四方来仪,将一个王朝的鼎盛景象,推演到了极致。

    巳时过后,太上皇亲自驾临崇德殿,接受百官、外使的拜贺。

    忠顺王借着庆典主办人的身份,也是准备了好长一篇歌功颂德的文章,满篇尽是盛赞之词,将太上皇的文成武德等功绩,悉数捋了一遍,念道后面自己都感动的热泪盈眶,站立不稳,最后还是扶着太监,才把稿子念完。

    众臣工虽然都知道这是个普天同庆,歌功颂德的日子,未免也觉得忠顺王戏太过,做作了一些。不过面上大家都是一片附和,帮着感动。

    贾宝玉自然也起身拜贺,不过他却只上了一段简洁精炼的祝寿之词,然后话锋一转,将西海大捷的消息放出来。

    殿内众臣果然各有惊诧、惊喜,纷纷向贾宝玉追问确切情况。

    西海沿子便是大玄最主要的边塞之一,那边地域之后的外族虽然不甚强大,但是种族众多,也是大玄的主要外敌聚集地。

    早年间,太上皇就曾亲自率兵西征,无数将士,在那片疆域马革裹尸,当然,也有许多人,从那里取得了功名富贵。

    如今陈乔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击溃了来犯的五国联兵,自然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

    特别是还是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得到这样的捷报,意义显得尤为不同。

    连太上皇似乎都为这个消息感到高兴,不过众臣却只听见太后的赞誉:

    “很好,靖王统御有功,朝廷方能得此大胜,这也是今日太上皇大寿,最好的一份贺礼!”

    众人起初还有些不习惯,不过随即也意识到,太上皇当是身体虚弱,这才让太后代为发话。

    贾宝玉躬身拜道:“景桓不敢冒领此功,此番西海大捷,一为太上皇仁圣洪福,太后慈佑,二为边关众将士用命,尽忠报国,三赖朝中大臣们精诚协作,使得西征大军无后顾之忧,方能得此大胜,实乃天佑我大玄,景桓不过居中调度,不敢贪此滔天之功。”

    “呵呵呵,靖王过谦了。”

    太后笑了一句,然后底下忽然有数人齐声喊道:

    “太上皇洪福,靖王英明。”

    一声过后,很快便万人附和,竟成山呼海啸之势。

    “太上皇洪福,靖王英明~!”

    “太上皇洪福,靖王英明~!”

    “……”

    贾宝玉眉头一皱,回头看了一眼震的脸都红了的谢鲸等人,看见他们眼中的兴奋之色,贾宝玉倒也就释然了。

    罢了,若是在别的情况下,他们这么做或许不妥。

    但是在他和太上皇之间,当无需这般顾虑。

    自己手下这些人只是在帮他借势造势,也是有用心了。

    ……

    盛宴的高潮因为太上皇的中途离去,短暂回落。

    随后大家似乎发现,太上皇不在,大家似乎能更随意一些,如此很快,宴会倒是变得更热闹一点。

    贾宝玉也在应对了一番臣子们的敬酒之后,被太后叫到身边,与几位王府的王太妃以及几位老王爷认识。

    贾宝玉知道太后的意思,也没有什么不耐烦,就这么陪着长辈们说话聊天,打发着本来就无聊的时间。

    陆诗雨作为贾宝玉侍从,也侍立在殿内。

    忽有一个太监过来与她说道:“陆护卫,殿外有一个王爷的亲兵来报,说是有事要禀报王爷。”

    陆诗雨便随着从偏门出来,果然有一个贾宝玉的亲兵。

    “陆护卫,姜队正让我过来,请您过去一下。”

    此人低眉顺目,对陆诗雨极是尊敬的样子。

    陆诗雨便皱眉道:“何事?”

    “姜队正没有与小的说,只是说是很重要的事,必须当面与陆护卫讲。”

    陆诗雨细看了他一眼,这名亲兵她虽然不认识,却大概有些眼熟,又看其浑身装配,知道是贾宝玉的亲兵无疑。

    于是点点头,随着他下殿来。

    只是没走一会儿她就起了疑心。她随着贾宝玉进过多次熙园,大概知道其中的方位。

    论理,姜寸等人此时当在御马苑附近驻扎,也就是朝正门方向,可是这名亲兵带路,却有些往东拐。

    她要是记得不错,再往前走,就该是花园了。

    “姜寸她们在何处?”

    “就在前面,再走几步就到了……”

    陆诗雨默不作声,却在行动间,将腿抬高,悄然摸出靴子里面的匕首。

    哪怕她是贾宝玉的亲卫,在进殿之前,也是将佩剑解了下来的,所以现在,她只有藏在靴子里应急的匕首。

    摸出匕首,在那亲兵还未曾察觉情况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箭步扼住那亲兵的要害,并将匕首抵在他的咽喉处,沉声斥问道:“你究竟是谁,想要做什么?”

    语气阴厉,似乎这亲兵一个回答不对,她就敢要了他的小命。

    亲兵大惊失色,惊慌道:“陆大人,您这是何意?”

    “此去已经快要到后宫内院,姜寸再如何大胆,又岂敢约我到这边会面!还不从实招来!”

    陆诗雨跟着她哥长大,耳濡目染的看着她哥用那些阴谋诡计制敌,对此间之事尤其敏感,所以才这般谨慎。

    亲兵面色骤然一变,眼睛四处看了看,忽然大喊一声:“人带到了,你们还不出来……”

    叫晚这一句,他就要一个肘击将陆诗雨撞退,试图脱身。

    他这是铤而走险。在他看来,陆诗雨一个娘儿们,就算会些花拳绣腿,又岂能有他力气大?

    至于她手里的匕首,虽然没想到她在崇德殿内还能有武器,但是他料定,这女人不敢随便杀人。只要她迟疑一下,自己就能逃脱。

    但是他却是笑看了陆诗雨,以贾宝玉亲身经历,陆诗雨本身力气就不逊色于军中武人,况且身体灵巧更胜军中粗汉数倍。

    正面相抗,他们的队正姜寸都不一定能完胜。

    所以,他自以为是的猛然偷袭,注定是不能成功的。他没有挣脱开去。

    陆诗雨一面下力气制住了这名细作,就见随着他的叫喊,周围忽然涌出来十多个太监。每一个都气势汹汹。以她的经验来看,多半都是有些身手。

    陆诗雨娇俏俊秀的面容一变,闪电般作出决断。

    只见她右手一划,手里催毛断发的匕首刀刃便掠过那亲兵的脖颈,一刀鲜红的血液喷薄而出。

    她的果断狠辣的举动,就连前面快速冲过来的太监们都似乎惊住了,动作停顿了一下。

    但是陆诗雨却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将手中的人往前一推,选择空虚的左边跳跃而去。

    “追~!”

    太监们着急忙慌的追赶,不过也无用了,没有第一时间围住猎物,人再多,也追不上了。

    或者说,他们不敢追。

    除了这边僻静一些,再出去,就可能引来殿前司的禁军了。

    领头的太监回到之前的地方,看着那倒在地上,显然死不瞑目的亲兵,大骂一声晦气。

    “头儿,怎么办,人没抓到不说,这家伙还死了,王爷知道,定会怪罪的……”

    头儿沉着眉头想了想,道:“无妨,反正这家伙不死在那娘儿们手里,王爷也不会留着他,如今死在那娘儿们手里倒正好……

    他娘的,那娘儿们不但比鹰还警觉,而且跑的特码比兔子还快,真是见了鬼了!”

    ……

    大殿一角,一群王妃、老王妃们正围着贾宝玉和她媳妇儿,不断的夸赞:

    “瞧瞧,这天造地设的一堆,站在一起就和观音大士旁边的金童玉女似的,真是羡煞了人儿。”

    贾宝玉对这些话,早已经免疫。

    便是叶蓁蓁,也差不多如此。

    不过她是女孩子,就算心里不羞,表面上也得表现出三分女儿家该有的羞涩,不然,这些“长舌妇”们就该背后说些有的没的了。

    忠顺王从后殿进来,贾宝玉虽笑着和别人说话,也和他对了一眼,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忠顺王一愣,然后也笑了起来。

    不过他笑的比贾宝玉真诚,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后头去了。要是贾宝玉离得近一些,或许还能听到“给给给”的声音。

    忠顺王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不一会儿,忽然一个小太监惊慌失措的跑到他的身边,不知说了什么,就见这位肥嘟嘟的王爷一下子站起来,大声喝问:“你说什么?”

    “怎么了?”

    太后本来就不喜欢忠顺王,见他在这样重要的场合失态,更是不满,因此沉着面容问道。

    忠顺王也不告罪,只是看着那太监。

    那太监便道:“回王爷,回太后,太孙…太孙殿下他,在后花园里溺亡了……!”

    “什么?!”

    大殿宽广,等级排位森严,能够坐在前面些的,都是身份尊贵的。

    小太监的话一出,无疑在大殿内是一石惊起千般浪。

    “到底怎么一回事?”

    忠顺王喝问。

    “小的,小的也不知道,刚才王公公带着小的们在那边巡视,忽然就听见喊‘救命’的声音,等我们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两个人仓惶逃窜。

    王公公见了觉得有异,便要拦下那两人。

    谁之那两人武艺高强,小的们拼尽全力也只抓住一个,却跑了一个……

    等到小的们回头的时候,才发现是太孙殿下被他们害了……”

    忠顺王大怒,道:“还不把王义那狗东西叫过来!”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大太监服色的太监进来,见面就跪下。

    从他的三言两语,总算是把事情说清楚了。

    “如今太孙殿下被小的们安顿在东阁,已经去请御医们了,不过据小的们探测,太孙殿下已经,已经没气儿了……”

    殿内之人,无不侧目。

    忠顺王怒斥一番废物,急忙就问道:“可看清那凶手是何人?”

    “看见了……”

    “那你还不快说!”

    “小的,小的不敢说……”

    王义跪在殿前,抬眼看了看上首的贾宝玉,眼中畏惧之色明显。

    其他人都噤若寒蝉,只听得见忠顺王的声音。

    在忠顺王的逼迫下,太监王义似乎实在不敢隐瞒,于是才道出实情:“那两人,是,是靖王身边的人,一个是靖王爷的亲兵,另一个,另一个是靖王的护卫,就是那个女的……”

    大殿绝对的安静。

    太孙,一国之储君,居然就这么光天化日之下,在太上皇的寿宴期间,被人给暗害了?

    “胡言乱语!”

    太后早就阴沉下脸来,此时看着那口出悖逆狂言的两个太监,喝命道:“来人,将这两个满嘴胡言乱语的狗奴才脱下,乱棍打死……”

    众人缄默,就在禁卫都进殿的时候,贾宝玉才笑着道:“皇祖母息怒,当务之急,还是先去求证一下太孙殿下的安危为要,其余的事,之后再慢慢查证便是。

    不管有没没有人暗害太孙,也不管是不是孙儿的人做下的,这件事也不是单凭两个奴才一张嘴就能决定。

    先把他们看押起来吧。

    张统领……”

    殿前司统领张济,乃是太上皇的心腹,一直为太上皇统领殿前司。

    眼前的情况,在贾宝玉看了是很明显的,不过是有人在搞鬼,这个时候,自然要搬出有分量的主阵,方能避免小人从中作梗。

    “是。”张济抱拳一礼,立马派人将那两个太监托了下去。

    忠顺王眼睛眯了眯,他没有想到,连张济这等太上皇的绝对心腹,都对贾宝玉唯命是从……

    想了想,他抱拳告罪道:“太后及各位大人恕罪,小王奉太上皇之命主持大典,原本就有巡视安危之责,小王也一直谨慎对待,不想竟还是出现如此惊骇只。小王实在难辞其咎,待此间事了,小王会亲自向太上皇请罪……

    不过,方才本王手下的内侍所言,众位大人也听见了,不知道景桓贤侄作何解释?

    对了,你的那名女护卫呢?”

    忠顺王四下看了看,十分郑重的问道。

    言语间,指控贾宝玉的意思十分明显。

    贾宝玉却离也没理他,只对太后道:“皇祖母,咱们去瞧瞧太孙吧。”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大贵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大贵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大贵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