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越来越爱你(九)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尘拂面来073 越来越爱你(九)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傅誉平生第一次喝得烂醉如泥,赵恒城因此不得不亲自开车将他送了回去。

    “真是说出来也没人信,你傅誉有一天也会为了个女人喝酒消愁!”

    赵恒城累得气喘吁吁,他一个人又扶又扛地将傅誉这个大男人送回来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好不容易将他丢在床上,他自己也都快累成狗了。

    站在床边他双手叉腰地喘了会儿气,方才无奈地认命地替他将鞋子脱了,然后给他将外套也脱了,给他盖上被子,将口袋里的手机拿去充电,做完这一切,他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傅誉,不由也有些服了自己:“你说我天天把你们这些醉鬼扛回家这是什么命呀,傅情一个女孩子就算了,她喝醉了我总不能不管她,可你傅誉也为了个女人喝醉,就一点也不像你了!”

    他说着叹了一声,大冷的天把自己都弄得一身的汗了。弯腰将傅誉的鞋子提出去,放回玄关里,又从里面拿了双家居鞋出来放到傅誉的床边,他是个细心的人,总是习惯了将事情都办妥才安心。

    直到做完这一切,赵恒城这才打开了门,打算回去酒吧里,他才出来,正打算关门,就看见舒微从电梯口里走出来,见了他,她明显愣了一下,停了脚步问:“你怎么在这儿?”

    赵恒城也没想到这么凑巧还能碰上她了,看着她好一会儿也没说话。

    说实话,他不认为舒微会喜欢秦振祖多过喜欢傅誉,从接触的时间长久来说,傅誉和她住在两对门总归更容易产生感情,何况还有傅情和傅爷爷这些情况在旁相佐;而从其他的方面,不管是外表还是内在,傅誉所有的优势都不是秦振祖所能比得上的,可以这么说,只要有傅誉在的场合,他敢担保女人所看上的第一肯定就是傅誉;再加上之前他根本就没听过秦振祖和舒微的事情,反倒舒微和傅誉的事情倒是在傅情那里听过一二,所以他跟傅誉一样,对舒微亲近秦振祖也是疑惑得很。

    好半晌他才转头看了一眼屋内,然后跟舒微说:“傅誉为了你喝醉了,你知道吗?”

    舒微原本两手放在外套口袋里,听了这话她两手下意识地微微握了握,好像有些明白又好像有些不明白,因此一时看着他没说话。

    “他就在屋子里,我酒吧里还有些事,你就当照顾一下朋友,帮我照看他一下,”赵恒城也不关门了,向她走过来,有些语重心长地说:“舒微,虽然我跟你也没怎么接触过,对你也不怎么了解,但傅誉这个人我了解他,他从来没有这样为哪一个人喝醉过,他对你的感情我是看得出来的,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感情这种事情勉强不来,但你问问你自己,是当真对傅誉没有感觉吗?若是有那么一点感觉,我也希望你不要错过。”说完这些他便叹了一声,随即走进电梯。

    舒微站在原地好一会儿也没动。

    赵恒城所说的话,她不知道他是不是清楚其中的内情,其实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傅誉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

    她并没有认识他有多久,虽然两人似乎短短的日子也接触了几次,因为傅爷爷和傅情的缘故两人之间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她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很优秀的地方,可以使傅誉喜欢她或者长久地喜欢她,她没有这种自信;再加上她如今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私生女的身份,又如何再敢妄想?已经是有意跟他拉开距离了,可赵恒城又为何要对她这样一说?

    她叹了口气,在那扇打开的门前脚步顿了顿,她想关门,可终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她在门前几番徘徊着,自己跟自己心神交织犹豫了几次后,方才缓慢地走了进去,屋里一切都静悄悄的,她犹豫着缓缓地往主卧走去。

    傅誉睡得很沉,根本不知道赵恒城送他回来,也不知道她现在就站在他的床前看着他。看着他,其实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她知道,她如果愿意付起勇气,不去考虑太多,或许他和她会在一起,但这种勇气,她没有,也不敢给。

    她从小就没有得到母亲的关爱,所以渴望亲情,她希望自己拥有的感情是真的,而不是自欺欺人的,如果因为这样而使得将来两人连朋友也很难做,连傅情也很难相见,那她又何必这样呢?更何况她如今还有诸多不能外道的烦心事,前路渺茫连自己也不知将来会怎么样,这种勇气又从何而来?

    她看着他,他的眉头连睡梦中也在紧蹙着,她不由坐了下来,不由之主地伸手想替他抚平他内心的烦恼。她的手很轻,她生怕惊醒了他。他的眉毛又浓又密,睫毛也是那样的长,这是她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观察他的模样。

    看着他无可挑剔的五官,他流畅似的脸部线条,似乎找不到一处缺点,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这样细细地看过一个男人,这种感觉于她而言是很难描述出来的,虽然不能在一起,但她知道,他或许永远都会在她心里占据着一个不可磨灭的位置。

    她渐渐地收回了手,因为她知道她不该这样让自己沉沦。他的眉毛终于不再紧蹙着,他睡得很沉。她以前见过男同事喝醉的状态,所以她不喜饮酒,也不喜那喝醉酒的人,但他此刻喝醉了,身上虽有酒味,却似乎和别人并不一样。

    她站了起来,终于还是轻轻走了出去,将他的门关上,她转身从包里拿出钥匙开了自己的房门。

    她并没有任何的睡意,侧躺在床上看了会儿书,又翻了翻朋友圈,竟然看见李渔在两个小时前发的婚莎照,她怔了怔,居然这么快就拍婚莎照了?随即又笑了笑,点开来看,只见好友满脸的都是幸福感,和她的另一半笑得眼中只看到彼此,这样真好。她由心地替她感到高兴,在底下留言祝福。

    第二天傅誉醒来时,已过了上班的时间。他睁开眼时头还有些痛,看到手机已经显示九点,他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头。他居然也有睡过钟点的时候?叹了一声,他回想起昨晚在赵恒城酒吧根本不管喝了多少的情景,连自己也觉得不像自己,他没有再多想,起床穿了鞋去洗漱。

    傅情下午约了舒微出来逛街,两人在商场里买了两杯奶茶,便坐在窗边的位置说话。

    “听赵恒城说,我哥昨天为了你喝醉了?为什么呀?”傅情是个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直接开门见山的就问。

    她早上醒来时接到赵恒城的电话,听了连自己也不敢置信呢,她哥,居然也有为了一个人而喝醉的时候,那还能有什么情况,她就说她哥不对劲嘛,但是这买醉,又算怎么回事呢?失恋了?

    舒微看着她,有些怔怔,半晌才说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跟赵恒城都以为你哥是为了我而喝醉的?”她垂着眉头,心里也有些杂乱,只好拿着奶茶吸了两口。

    傅情微微皱着眉头,“什么不明白,我哥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不过她又想想,好像她哥也当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我哥是不是没跟你坦白过呀?”

    舒微闻言抬头看了看她,有些不自在地说:“你都把我弄糊涂了,那天在宴会上你不是说你和你哥只是想让我……想让我帮忙吗?为什么突然又肯定你哥喝醉一定是为了我?”

    傅情闻言也眨了眨眼,觉得自己也头疼了,原来是因为这样,她倒是好心办坏事了。

    “你误会了。一开始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我也确实有跟我哥提过,但后来我发现,我哥对你好像是真的有些感觉,但也不敢肯定,他也没跟我坦白过,所以我也没跟你解释,”

    她说着吸了两口奶茶润喉,然后继续说道:“但我今天一听赵恒城说他借酒买醉,我就敢肯定,他一定是真的喜欢上你了。你不知道我哥什么人,他什么时候喝醉过,反正我是没见过。你不会是因为我跟你说的那些话才避着我哥的吧?瞧我干的什么事呀!”她不由有些懊悔。

    舒微只静静地听着她说,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

    傅情见状,不禁问道:“你真的没觉得我哥喜欢你呀?那你也不喜欢我哥?”她烦恼地叹了一声:“说起来,赵恒城说你和秦振祖去他酒吧里喝酒,秦振祖又怎么回事呀?”

    舒微微微垂了视线,“我找他有些事。”她不知道该如何说,现在所有人都对她和秦振祖走得近的事情生疑,她实在当时也没想过太多。

    “你有什么事?”傅情直来直往,问话也是直接就问:“是不是跟那天在宴会上你失神的状态有关?”

    舒微不由抬眼略略诧异地看着她。

    看着她这个表情,傅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跟秦振祖,有关系?”她问。

    舒微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傅情怎么会一下子就能猜中,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的,但回想那天在宴会上,自己的状态也确实太容易让人奇怪生疑了。

    但她仍旧不知道该如何对她说,只好闷闷地低下头去吸奶茶。

    从店里出来,舒微陪着傅情去买鞋子,傅情也没一定要舒微说出她的心事来,但傅情现在算是弄明白她哥对舒微的感情了,只是舒微对她哥到底怎么样,她也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暂时先不用管,感情的事情,如人饮水,就像她跟苏翰辰的事情,也不是旁人一两句就能道得清的。

    “小情。”

    两人挽着手正一家鞋店一家鞋店的逛,正当舒微指着橱窗里的一双漂亮精致的鞋子给傅情看时,从店里走出来了一个很有气质的贵妇,她身边陪着一个年轻女子,正是舒微也曾见过一次的叫江莹的那个女孩子。

    傅情听见熟悉的声音,抬头去看,然后眉眼一弯笑道:“苏伯母,怎么这么巧你也来逛街了?”

    陶颖看见她也极是高兴,自从儿子翰辰出国后,她就很少看见傅情了,因为她也很少出席宴会,说起来这也将近一年没见过她了,她正打算说话,却在这时看见傅情身后同样转过脸来看她的舒微,她停了脚步,有些失态地看着这个年轻的女孩子。

    舒微只略略奇怪地看着她,对于这个贵妇为什么会这样露出失态的神色看着自己,她和傅情都不由不感到有些莫名。

    连江莹在一旁也觉得不对劲了,妈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她担心地轻轻喊了一声:“妈,你怎么了?”自己也不由地打量起舒微来,为什么妈见到了她会这样吃惊?

    陶颖却像什么都没有听见,她有些激动难以自抑,甚至连手都像颤抖了,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哪一个女孩子让她有这样大的触动,让她的心里这样的认为她见到了女儿。

    江莹在旁边又轻轻叫了她几声,她这才有些回过神来,看着舒微,她刚才转过头来看她的那一眼真是叫她不知为何会产生那样一种非常熟识的感觉,她看着这清秀的女孩子,虽然脸型上并不像她,可她的眉毛和眼睛却跟自己是那么地相像。

    她勉强地笑了笑,眼眶已有些泛红的失态,跟江莹说道:“没什么,妈就是认错人了。”她看着舒微,心想这是傅情的朋友,难道她是真的认错人了吗?

    可若是这世间真有母女心连心的事情,那她刚才那一瞬间看到这个女孩子时有那样大的触动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不由走了过去。

    舒微和傅情也对视了一眼,舒微不由有些紧张,这位妇人看着她的眼神太过热切,叫她有些无所适从。

    陶颖也怕自己吓到了她,所以在距离她们两步远就停了脚步,她尽量平稳自己的心态,温柔地笑道:“阿姨就是看见你好像看见了一位故人,你别害怕,”她顿了顿,又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尘拂面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尘拂面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尘拂面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