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昔何 第32章 江南烟雨,莫愁知己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剑御江湖忆往昔何 第32章 江南烟雨,莫愁知己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苏长卿十五岁便报了家仇,杀了曹家老贼众多,又入了曹宅内进行了屠杀,但他却留了些情。当年曹家将苏家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给屠尽,不论妇孺黄发。可苏长卿放了曹家下人和妇孺老人一条生路,他终究不是杀人成性的刽子手,不愿沾满了过多鲜血,就像当年一样,说不定也会有人到时候来找他寻仇!

    冤冤相报何时了。

    了却这一桩心事,苏长卿坐在城头长长舒了口气,手里拿着跟竹笛吹了起来。悠扬清脆的曲子顺着晚风响起,白霖城一片寂静,倒是诗情画意添了几分。苏长卿一只腿半屈着,另一只伸直了,眉宇间少了寒意,更显俊美了。一袭白衣正是少年郎。

    白霖城这几天可不平静,苏长卿剑破曹家的事传得沸沸扬扬的,弄得满城风雨,不过白霖城的百姓平时敢怒不敢言,曹家欺压他们,竟被人铲除了,这下倒是有百姓欢喜了。

    可是那些平时依附于曹家的宗门世家却连哭都没地方哭,曹家这棵参天大树一倒,身后的小树苗根本抵不过“风雨侵蚀”,以前跟着曹家横行霸道,得罪了不少人,这下人家来寻仇根本挡不住,所以,白霖城没了霸主一时间暗波涌动。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吹着笛子感悟人生呢!

    天上星光璀璨,月亮皎洁剔透,晚风亲人脸庞微微痒,良辰美酒不还此景!

    苏长卿想了想之前做世子的日子,五岁之前的那个王伯温厚淳朴,父亲严厉却不失温暖,母亲善良,本来苏家家大业大生活美满,那一夜却改变了一切!

    苏长卿失去了所有,一个五岁的稚童幼小的心灵根本无法承受这些,王伯入魔的情景历历在目不能忘却,那一夜过后王伯到底去了哪?苏长卿问过老道士魔的一些东西,但老道士似乎对这个很是烦躁,草草一讲便敷衍过去。

    还有,当时的王伯还了少年容却白发苍苍,这又是怎么回事?不知以后江湖道路上能否遇见他?

    曲声映心声,晚风一缕清。

    苏长卿就这么孤身坐立笛声悠扬,雅致散发魅力无穷,若是被少女看到不得弄得又是一阵红尘情,争风吃醋的主儿肯定少不了。

    老道士说要他争天下第一当当,他此行也有这个想法,看尽这世间山河,游览一番,闯闯江湖,纵马驰骋,这样的江湖却是令人羡艳。

    最后捞个天下第一当当就此退去,浊酒三杯笑谈人生之事,这一生活得放纵,活得洒脱。

    老道士说天下第一是个美人,顶美的美人,苏长卿幻想着有多美,若是和那天见得慕宁雪一般就可以了,慕宁雪是真美!

    慕宁雪倒是和老道士都提过天下第一,可能慕宁雪也认识那位美人吧!反正都是美人!

    这一切苏长卿想得放纵,却不知以后虽然潇洒,却最终下场……

    苏长卿吹得笛子传遍了整个城,带着些许忧伤的调子却和苏长卿心情截然不同。

    万籁俱寂,灯火通明之际。

    一道格格不入的身影爬上了城头。

    苏长卿笑了笑:“来了。”

    来人正是叶孤,叶孤尴尬一笑:“来了,哎我说苏兄,你还会吹笛子,我老远就听到了。”

    苏长卿停了笛声道:“我五岁那年母亲教我的,到了北荒山老道士又教了我几年。”

    叶孤点了点头:“你这曲子叫什么呀?怎么听起来这么悲凉呢。”

    苏长卿若有所思道:“这曲子名为《江南》,讲了个悲凉的故事自然调子也就凄美了。”

    见叶孤有些不明白,苏长卿又解释道:“曲子的女主人为了心爱之人亲手在油灯下做了身衣服,当夜高兴一夜未眠,第二天鸡刚打鸣便激动地跑到心爱男子家想要送给男子,可是,却发现男子连夜被征兵上了战场。”

    “女子不禁失落,便哭哭等待十余载,战争平复,男子战死沙场,女子得知消息后悲痛欲绝,独自在江边不吃不喝三日,有传说中的青鸟飞到她身边,女子很快便陨落了。三十年后,江南烟雨绵绵,女子的魂魄遇到了男子的再世,便投胎于男子所在的江南之地,男子四十时,女子不过二十,但两人却相爱在一起,不顾世人眼光。”

    “江南烟雨,莫愁知己!”

    叶孤听得津津有味,仿佛融入了那个女子的世界般,这背后的故事竟然如此凄美,却又圆满。

    “这也是你为什么听着凄凉的原因,这首曲子后面就比较欢快了,前面是那种爱而不得的悲痛。”苏长卿饱含深情地看着手中的笛子。

    叶孤点了点头。

    叶孤由这个故事想到了些东西,便道:“这世间走一遭不容易啊,苏兄想好接下来干什么了么?继续报仇?还是仇已尽,行走江湖?”

    苏长卿摇摇头:“我既不报仇也不能算作行走江湖,与其说是行走江湖不如说是找人。”

    “找人?谁?”

    “天下第一和一个亲人。”

    “找天下第一作甚,难不成你想当天下第一?!”叶孤听了苏长卿的话要是换做其他人早被当做神经病了,可是苏长卿不同,年纪轻轻便武功了得,行走江湖之上鲜有对手,这也是为什么叶孤不问他年龄直接称之为“兄”的原因。

    其实叶孤二十了,而苏长卿只不过十五岁而已,只不过长得着急倒像是及冠的样子。

    苏长卿释然一笑:“我这人放纵,且虽心而动,老道士让我争天下第一我便争只是由于我本来便有那个心思!怎么?敢不敢和我一起纵马徐行?”

    叶孤顿时来了兴趣,激动地跳了起来道:“好!能和苏兄这等高手结交实在是我的荣幸。”

    苏长卿却尴尬笑笑道:“其实我比你还要小。”

    叶孤不以为然道:“我二十了,别告诉我苏兄你才十五?”

    苏长卿还是笑笑没说话。

    叶孤猜了猜觉得不可能,便又要喊“苏兄”,可苏长卿来了句:“慧眼如炬。”接着又吹起了那段《江南》曲子来。

    叶孤思考了半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将苏长卿视为天人,他才十五!这是哪里来的妖孽。叶孤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苏长卿笛声悠扬婉转,朗朗乾坤,皓月浮空,璀璨星辰当空,晚风拂袖,少年把言语吐露,结实一番,良辰美酒不换,不换!

    苏长卿十五年来第一次这么惬意,即使在五岁之前当世子时也没这种感觉,一身轻松,往后孑然一身,顶多背负找人的名头,这刚刚结实了个兄弟,也算不是孤家寡人了。

    叶孤自然心里偷着乐哉起来,这等天才做兄弟,真乃大幸运,大气运。

    突然,寂静的天上划过一道流星。

    叶孤见了大喜,抓了抓苏长卿的衣领道:“快看快看!流星,我们结交吧!异性兄弟可好?赴汤蹈火的那种!”

    苏长卿淡然一笑:“好!”

    两人趁着流星赶忙下跪,想了番江湖上那套老玩意,硬实没想出来几句话。

    苏长卿化解气氛对着天空道:“我苏长卿!”

    之后又用胳膊肘戳了戳还在思索的叶孤。

    叶孤赶忙效仿道:“我叶孤!”

    两人齐声道:“是兄弟!”

    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的语言,三个字 是兄弟!

    没有酒,没有血,有得只是两人的笑容,连苏长卿那冰块脸都绽放了花一般的笑容。

    人在江湖飘,兄弟替挨刀!

    这说得是狐朋狗友,但这两个人不一样,一个世子家门被灭,一个孤儿受尽世间冷眼嘲弄,迎来意思光明却被人肆意践踏熄灭。他们有着相同的敌人,苏长卿灭了曹家,等于替叶孤完成了最大的心愿,叶孤不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但这个兄弟,以后他便是死也要为他做一番事,大事!

    苏长卿也一样,头一次抹去阴影释怀笑笑,一切不单单由于灭了曹家,叶孤也是启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以后江湖之路有人作伴不孤独,自然要把叶孤当做生死之交看待,而且这是第一个朋友。

    两人月下的结交却印证了以后苏长卿剑术纵横无敌之时不忘生死兄弟,昆仑山巅万古献祭,也不愿兄弟死去。

    一声兄弟,一生兄弟。

    老道士说江湖险恶,但交到的真正朋友却如同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苏长卿也算是明白了。

    江湖高歌且纵马,前路逍遥度余年。

    一缕金光寒芒在,江湖二人留色彩。

    笑问风声一指间,万人面前傲立视。

    江海涛涛若不渡,便破尽天下江海。

    昆仑山巅求一道,万古献祭不懊悔。

    苏长卿愿为这天下,更愿为兄弟,万古仙人何惧,万古神雷何惧,纵然是飞蛾扑火,纵然是魂飞魄散,也无怨无悔。

    江山依旧在,山河万古存。

    愿为人诛己,天地泣鬼神。

    这二人必然是龙,这江湖根本束缚不住他们,他们要腾空万里,看尽河山。

    晚风依旧在,有人长眠,二人的身影是那么挺立,这一晚,他们是兄弟!

    更是这人世间最了解对方的知己了,高山流水难遇遇知音,却还有一句:江南烟雨,莫愁知己。

    苏长卿道了一句:“江南烟雨,莫愁知己。”

    叶孤也道:“江南烟雨,莫愁知己。”

    夜色沉寂了下去,江湖未完……还等着二人去闯荡一番。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剑御江湖》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剑御江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剑御江湖》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