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用枪问神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300 用枪问神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隔天。

    清晨。

    天后庙门口,停着一辆平治跑车。

    庄世楷一身西装,手上捏着三根香火,站在怀念堂几个格子前,躬身礼拜。

    “周sir。”

    “裴仔,小白。”

    “人头给你带到。”

    只见他神色庄重的把香火插在旁边香炉,长长叹气道:“好好投胎。”

    现在警队还没建造浩圆,警队牺牲的警察,都按照习俗藏在天后庙。

    另外,黄大仙庙也有一些。

    等到浩圆建起,警队就会给英雄的统一安葬地。

    不过,按照浩圆按照历史时间,得要1996才会启用。这个时间有些晚,庄世楷决定起草一份文件,过段时间给处长送上。

    如果警队缺乏资金的话,他可以出资修建,权当慈善工程,也能有收买人心的效果。

    总之,这笔钱肯定不会白花。

    昨晚他则在搞定现场以后,便驱车回家睡觉。由于心情不错,又让庄园窗户的小蜘蛛遭殃了。

    而他一大早还没去警署,便打电话让下属把祭品送来。

    这时两个黑布袋正摆在旁边香案…

    黑色布袋表面,也早被鲜血染红,显得有些污浊,并且有股恶臭。

    “浩云。”

    “把东西处理干净吧。”

    庄世楷走出怀念堂,神色轻松的甩甩手。

    袁浩云守在门口,马上点头讲道:“是!长官!”

    袁浩云精神还不错,看来昨晚小憩过。

    毕竟,袁sir也是长官嘛…别人想喝杯咖啡提提神,在沙发上眯一会,下属们还能拦着?

    不过,袁浩云该有的黑眼圈,一点都不少。该吃的生鸡蛋,也一点都没少吃。

    袁浩云负责守在门口,则是为防止有人误入怀念堂。

    虽然,清晨前来祭奠的人很少,但是真有人,或者庙内职工路过怎么办?

    让市民看见警队拿人头祭兄弟,传出去可不是啥好事。

    当然,兄弟们收到消息,倒是一个个神情激动,搞出一幅要提庄sir出生入死的表情。

    袁浩云走进怀念堂拿起人头,转身拎着布袋离开,显然是去销毁“罪证”了。

    庄世楷则穿着西装,闲庭兴步的朝台阶走上。

    反正来都来了。

    顺道就去天后庙拜拜。

    毕竟,他带血腥进天后庙,总归有些不好。

    一给天后娘娘拜拜,求个平安,二给天后娘娘捐点钞票,让老人家宽容点。

    他也不差这份钱。

    不过,庄世楷浑身轻松,漫步走上台阶的样子,真有些像大清早出门散步的大爷。

    特别是此刻天色蒙蒙亮,四周还带有雾气,就差一把太极木剑,马上就能去公园野马分鬃,白鹤亮翅了。

    “天后娘娘别见怪。”

    “大家都是为保市民平安。”

    “你会理解我的吧?”

    庄世楷双手合十,俯身三下,默默念道。

    随后,他取出一叠港币,毫不犹豫的投进功德箱。

    “妈呀!”

    “起码两万!”

    陈瞎子出现在角落旁,耳朵动动,马上从坠落声中听出数额。

    “咳咳。”陈瞎子连忙轻咳两声,准备开张大吉。

    “咦?”

    “陈师傅这么早啊!”

    庄世楷扭过头,露出惊奇的表情。

    他刚刚进门还没看见陈瞎子,怎么一转头,陈瞎子就坐在椅子上了?

    他闭眼默拜的也就十几秒时间,而且还没听见任何动静。合着大师会飞?

    庄世楷走到木桌旁,陈瞎子听见他熟悉的声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位老板!难怪出手这么阔绰!”

    “今天有钱赚了。”

    以往庄世楷都是下午、傍晚才会抽时间来天后庙。因此,陈瞎子一时间没猜到,这时便露出狭促的笑容,掐着手指讲道:“昨夜杀破狼三星冲撞,贫道夜观星象,无心睡眠,来的便早了些。”

    他原本只是随口扯个话茬,想到增添下神秘气氛。

    没想到,这个话插顿时引来庄世楷兴趣。只见庄世楷走到瞎子身前,饶有兴趣的盯着他,久久不说话。

    如果老瞎子说的是实话,那么任务提示就真的能引起星辰变化了。

    虽然,星辰本就会变化。

    一些星象不能代表什么。

    但是庄世楷还是有种身处神秘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吸引人。

    老瞎子则是被庄爷盯的一阵发虚,掐着手指,扯起嘴角讪笑道:“老板?”

    “陈师傅。”

    “你算命真的准咩?”庄世楷掏出点三八配枪,打开弹仓轻轻一转,转出哗啦啦的旋转声。

    接着他再合上弹舱,把枪拍在桌面上问道。

    老瞎子眉头一跳,连忙答道:“准!准!准!”

    “没有比我更准的!”

    这时说不准岂不是找死嘢?

    庄世楷则嘴角一笑,抬起枪口,对准老瞎子的腿脚问道:“大师!麻烦你算算,那你今天会不会中枪!”

    老瞎子面露死灰,掐着手指,浑身发抖,犹犹豫豫,吞吞吐吐,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咔嚓!”庄世楷按下保险,不言不语。

    老瞎子连忙抬起双脚,踩在椅子上,举起双手挡在脑袋前,把整个人蜷缩在椅子上喊道:“大佬别开枪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说不会你就开枪,话我算错了!”

    “接着再让我猜一次,等我说会,你照样开枪,还话我算错了!”

    “呸!说不定你更无耻!话我没算错还给我开枪!”

    老瞎子大声呐喊,声音传出庙宇,可惜除了几只麻雀飞过外,清晨的天后庙寂静无人,没人可以救他。

    旁边神圣庄严的天后娘娘,也只是泥塑木雕,毫无生机、神力。

    “哈哈哈…”庙宇内,一道畅快的笑声想起。

    庄世楷看着老瞎子的样子,收起配枪,关掉保险,从怀里抽出一张港币拍在桌面:“陈师傅,不好意思,开个小玩笑。”

    “再见。”

    庄世楷轻笑着迈步垮过门槛,一步步走下庙宇。

    他吓一吓老神棍。

    不是想要杀人。

    只是想看看世界上有没有神!

    他就是这样胆大妄为!在神庙前用枪问神!

    可惜,从老神棍的表现来看,不管世界上有没有神,起码活着的世界里,还是拿着枪的人最大。

    嗯,很好。他就喜欢这种普普通通的世界,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吓人,不是庄sir喜欢的调调。

    陈瞎子则在庄警官离开以后,手指哆嗦的拿起港钞,哭丧着脸骂道:“算你还有点良心。”

    “妈的,把我魂都吓飞了。”陈瞎子将港钞折好,收进胸口,长吐口气,调整好心态又念道:“幸好我机智。”

    ……

    一周后。

    庄世楷从办公室桌面上拿起一份文件,起身推门走进办公区,一个人坐电梯下楼,驱车来到九龙教会医院。

    他手上是一份卧底复职资料。

    专程给马军准备的!

    马军卧底多年,敢打敢拼,在最后干掉王宝的一站中,还冒险拼命,差点身死。

    庄世楷没道理亏待伙计,按照承认给他准备好一份厚礼。

    这一周时间内,街面上初时混乱,随后平静。

    警队接下来的扫尾行动,把忠义信几个想冒头的堂主,陆续打掉,并且封掉十几个场子。

    另外,随着忠义信、和联胜相继沉默、洪兴、东星也意识不妙,开始收缩地盘,低调做人。

    忠义信、和联胜空出的一些生意,洪兴、东星也硬是不敢吞,反而给某些小角色分杯羹的机会。

    可以说,警队在打击社团的行动当中,现在已经完全占据主动!

    而警队不允许坐大,却乐见分裂为小。

    对于那些新冒头的小角色,列个档案,便暂时没有处理。

    因为他们想要处理起来太简单了。

    同时卖粉、贩毒的四大家族也开始收缩生意,低调做人,生怕重演两大社团的悲剧。

    庄世楷还没拿他们开刀,市场上的毒品交易,便自然减少很少,而且藏的更加隐蔽。

    总之,毒贩就是最精的那一群人。

    警队也已经一定程度,改变港岛街道面貌。

    压下社团气焰!

    取得阶段性成果。

    “吱啦。”轿车停在九龙医院。

    庄世楷穿着西装,迈步下车,拿着文件手进大门。

    “阿军!”

    “怎么样?”庄世楷来到六楼的独立病房,推开门后,搬开一张小椅子坐到病床旁。

    “庄sir。”马军撑着床铺想要起身。

    庄世楷随意拜拜手讲道:“躺好。”

    “是,长官。”马军重新在床头躺下。

    “鼻子好点没?”庄世楷看着马军满脸的绷带,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马军出事那天被打的很惨,浑身多处骨骼,重伤,直接送进手术室,医生们足足抢救十二个小时。

    随后抢救成功,再送进ICU,待足48小时才恢复神智。

    这一周过去,马军恢复的还不错,但也仅有两只双手可以活动,其他部位都被各种吊绑,插管,看起来可是很惨。

    就算这样医生也连呼惊奇,夸赞马军的生命强大,要把马军当作医学案例观察……

    接着观察报告就被警员给撕了。

    另外,按照医生的说法,马军想要康愈出院,起码还要两至三个月。

    “好多了。”

    “鼻子可以搭假体嘛…到时打架更巴闭,不怕被人打骨折!”马军讪笑两声,抬起满是刺青的手臂讲道:“就是要很久才能出院复职。”

    “没关系,你刚回来正好要时间适应,就当放个长假了。”

    “警署不差你这份薪水!”庄世楷在床头果篮,拿起一个苹果,接着讲道:“不过出院要段时间…不过复职嘛…就是现在!”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港综世界大枭雄》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港综世界大枭雄》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