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 乘风破浪!庄爷过海!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441 乘风破浪!庄爷过海!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崩牙驹抽出筷子,在桌面敲击对平,夹起猪蹄讲道:“没办法,已经惹上了!”

    契妈眼神一紧,拿着抹布擦手道:“那你快点跑路!我帮你安排一艘船!”

    崩牙驹筷子一拍,用手拿着猪蹄话道:“我为什么要跑!整个濠江没人比更嚣张!”

    “何先生都要给我三分薄面…庄先生来找我也是谈事情…”

    “怕他个吊!”

    契妈目光上下打量着崩牙驹,放下手上的抹布道:“是为了赌牌的事吧?”

    “我知道赌牌对你很重要,你想通过赌牌洗白上岸,让濠江帮的兄弟过好日子…”

    “可是有钱赚,也要有命花。”

    契妈对濠江帮的事情显然有了解…

    也知道崩牙驹死咬不放的原因...

    崩牙驹是想闯躺鬼门关!给兄弟打开堂皇大道!也给自己闯出一条更上台面路!

    毕竟,当夜壶赚钱没问题。

    只是没人想当一辈子夜壶。

    你以为崩牙驹痴线啊?

    崩牙驹只是想拿命搏个前程而已。

    而且他一向是拿命搏前程,冒险的基因已经刻在骨子里,除去搏个生死前程,根本不知进退。

    因为,位卑者没有选择的权利。

    他退一步就是失去所有,卑贱逼迫他们步步向前。

    一如每个草莽豪雄!

    年少庄爷!

    崩牙驹啃着猪蹄没有答话,契妈把手搭在桌面,看着他黝黑干枯的皮肤,那是渔村仔常年给海风烈日刮出的样子,说道:“我明白你的想法,不过你是和三联帮的丁瑶合作吧?”

    “女人更了解女人。”

    “那个姓丁的婊子太阴毒,专门拿你当枪使,要不是何先生打电话给你,你怕是还不知道越南帮背后的老板是庄先生吧?”

    “你知道?”崩牙驹抬起头,翻起一个白眼。

    契妈笑笑:“我也不知道。”

    “我出道才几年啊。”

    “那些大老板离我们太远了。”

    “那不就得了!”崩牙驹收起白眼,继续低头啃食猪蹄。

    “可是丁瑶一定知道!”

    契妈笃定的讲道:“你仔细想想吧……”

    崩牙驹动作一停,放下猪蹄讲道:“我懂。”

    “那婊子只是够骚,我玩玩而已,没当真的,契妈你放心吧。”

    “这次我会和庄先生倒茶认错的。”

    其实,崩牙驹也是一个聪明人,不可能单纯被一个婊子的美色迷惑。

    毕竟,澳门赌业发达,随之伴生的色情业发达。

    各种欧洲、美洲、东京、首尔的妓女、陪玩一大群。

    美女荷官更多!

    崩牙驹要玩女人怎样的玩不到?

    两人真正的合作纽带。

    说到底还是利益。

    围标赌牌需要打通的资源太多,就算拿到赌牌,接下来筹建赌场也需要耗费巨资。

    赌业大赚的前提是巨大投入。

    就算明知稳赚不赔。

    也得有钱先把赌场盖起来。

    崩牙驹带着濠江帮顶多算是地头蛇,能在围标赌牌的过程中做些事情,可是投资盖赌场?真没那么多钱啊!

    而丁瑶的三联帮财大气粗,许诺濠江帮不用任何投资,只要帮三联帮打退越南帮,便能拿到未来赌场的五成利。

    你说这么大的一个桃子摆在眼前。

    拿只猴子能忍住?

    何况,崩牙驹还能白嫖一个骚货,拿命搏合情合理。

    一旦搏到就是咸鱼翻身啊!

    “唉。”契妈心里叹出口气,知道崩牙驹是受利益驱使,哪有说跑路就跑路,说放弃就放弃的可能。

    再说,崩牙驹本身就是个敢打敢拼的猛人,靠着拼命出位。

    这是他的灵魂!

    契妈只能出声讲道:“祝你好运。”

    “希望能和庄先生谈妥。”

    “嘿嘿。”

    “小事情嘛…”

    “跟谁干不是干!”

    “庄先生要能分我一杯羹,我马上跟庄先生干嘛……”

    崩牙驹大口扒着猪蹄饭讲道。

    现在他已经把铁板猪蹄饭的猪蹄给啃干净了。

    扒着淋过酱汁的拌饭。

    美味嘢!

    只是崩牙驹在用玩笑的口吻说话时,眼神深处依旧藏着一丝担忧。

    在港澳台混过的猛人都知“大老板”三个字的份量!

    能把猛人给压死!

    “吱吱。”

    崩牙驹大口大口吃完饭,拍拍手掌,拿起冻柠茶猛吸,几口把冻柠茶喝净。

    “契妈。”

    “给我拿个炸弹背心!”

    契妈端起铁板餐盘,面露无奈的叹道:“好啦。”

    “等等自己去仓库拿。”

    随后契妈端着餐厅,拉开布帘,走进后厨。

    一大群小孩在后厨冲到契妈面前:“契妈!契妈!我们也要吃猪蹄饭!”

    契妈摸着一个小孩的头道:“再欺负’焘年’猪骨饭都没得吃!”

    只见一个叫作金焘年的高瘦小孩,满脸青紫色,鼻尖贴着绷带,面色刚强的捏紧拳头,显然被人欺负的不少。

    崩牙驹在外头掏出一叠美金,用筷筒压好,放在餐桌上,擦擦手掌起身离开……

    ……

    周天。

    澳门码头。

    一艘游轮领着十几艘快艇乘风破浪,迎着海风,抵达港口。

    打头那艘游轮行驶比较缓慢,是标准的五层豪华游轮,大富豪出门玩耍的工具。

    剩下的十几艘快艇上,则是站着几十名威风凛凛,肌肉壮硕的飞虎队员。

    只见飞虎队员们一个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耳边戴着耳机,肌肉健硕,巍然不动的站在床上。

    不管快艇怎么在海浪上跳动!他们都是牢牢抓住船杆,目不斜视的盯着四周!

    港岛飞虎有两个大队!

    庄sir直接把周星星手下一个大队调出!足足三十号人马!全部都是港岛华人,而且个个对庄爷忠心耿耿,收到命令,立即全队休假!

    陪庄爷过海!

    至于港岛本土有另一支飞虎队大队坐镇!足够应对任何突发事件,根本不用担心!何况,澳门离港岛这么近,真出什么事让何生安排几架直升机,马上有能空降港岛,根本不算远离岗位。

    这一支飞虎大队便是陪庄爷过海“玩两天”的人马,他们浑身上下没有携带武器,离开港岛便是出境,只剩下普通人的身份。不管做出什么事情,只要不被现场抓到,抓到证据,那都不算事儿!

    而且就算抓到证据,证据也是可以销毁的。他们更想问问整个澳门谁敢来抓他们!

    “呼啦啦…”

    这时船队拖着浪花,放慢速度,停靠在码头。

    十几艘快艇纷纷减速。

    围绕着游轮开始停靠。

    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停在码头石道上,剩下几十辆由平治组成的轿车长队,一辆接一辆的远远排到旁边几个波位,把码头的车道占据大半,排场堪称盛大、恐怖。

    这趟车队开出澳门码头,沿着道路开到酒店,根本不用多说话。整个澳门从上到下,从黑到白,全部人都会知道有“大人物”抵澳了。

    “庄先生”来澳门办事了!

    玫瑰与何先生两人,则是一个一身红色长裙,戴着珠宝,一个穿着正式西装,打着红色领结,各自带着一群越南帮小弟和葡京帮马仔站在加长劳斯门前,静静等待庄sir上岸。

    “何先生。”

    “早啊!”

    “亲爱的。”

    “好久不见。”

    游轮抵达港口五分钟后,庄世楷穿着一身白色西装,自信的迈步走出一楼舱门,抬手朝面前的两人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玫瑰毫不避讳的上前两步,伸手挽住庄sir的手臂,红唇轻轻在庄sir脸颊一点,再陪着庄sir向前走,以此表现亲密、彰显地位。

    何先生则是站在原地,伸出手道:“庄生,早。”

    “啪嗒!”庄sir用手搭住何先生的手掌,热情握紧道:“这次劳烦了。”

    “庄生客气!港澳一家亲,两地华人一母同胞,自当互相帮助!”何先生面带微笑,场面话讲的非常漂亮,随后上前半步,轻声对庄世楷说道:“我已经通知崩牙驹了。”

    “咱们到葡京饮杯茶先,阿驹过半小时会到。”

    何先生当然不会安排崩牙驹先到,以免崩牙驹作出大摇大摆的姿态,惹得庄sir不开心…不管怎样都安排崩牙驹后面进场,否则庄爷的格调就低了。他做事就傻了。

    “嗯。”庄世楷颇为满意的点点头道:“那我们上车先,到葡京聊。”

    “好好好,到葡京聊。”何先生侧身让开一步,忙不迭答应道,抬手请庄先生先上车。

    一名葡京帮马仔守在车边,替庄先生拉开车门,随后庄世楷携玫瑰登车,何先生慢一步上车。

    加长劳斯里个车内会客室,三人都可坐在车里畅聊,不会跌三个人份,非常合适眼前的场景。

    庄世楷则是习惯这种规格的待遇,该喝茶喝茶,该聊天聊天,并不觉得有什么。

    这些都是大老板的基操。

    而在三位大佬都上车后,葡京帮、越南帮都纷纷拉开车门,坐上轿车…

    飞虎队则是收到指示,全部坐上越南帮准备的轿车。

    而当周星星带着人马分开坐上轿车后,副驾驶的越南帮头目,直接就把一个背包甩在周星星手上。

    “咔嚓!”黑色背后沉甸甸的,周星星用手一摸就知道里面放着什么……

    一把M16A1美式自动步枪,一把M1911半自动手枪,两套步枪弹匣,两套手枪弹匣,一幅防弹背心,一把战术匕首。

    “要搞事啊...”周星星摸着背包,嘴角浮现出荡漾的笑容。

    同时,越南帮每辆轿车上,每位飞虎队员都收到同样一个黑色背包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港综世界大枭雄》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港综世界大枭雄》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