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黄昏云!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紫宸皇族第一百五十二章 黄昏云!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在柳折戟将黄昏云扔出场外后,江霓裳正好完成自己的比试赶到二号擂台,稍稍用了一点特权,江霓裳被引到了备战席上,当她做好看向场中时,黄昏云正好重重的摔在擂台边缘,这让他脑海里想象的画面完全被逆转。

    “师弟他,这么厉害了吗?”江霓裳痴痴的看着擂台中央的柳折戟,此时柳折戟正摆一个陌生的架势,并没有使用昨天她看到的神秘武技。

    “哼。”黄昏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站了起来,他心里不断的狂骂着张宏宇,“不是说就一个先天初境的武者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此时张宏宇正在观战席上看着比武,黄昏云被柳折戟一脚踢出后,他忍不住站了起来骂了一声“废物。”

    黄昏云正好看见这一幕,他不由勃然大怒,但现在不是找张宏宇算账的场合,他只能将自己的愤怒发泄在柳折戟的身上。

    “你成功把我激怒了。”黄昏云低吼一声,浑身爆出猛烈的白光,黄昏云身上磅礴的真气就像小太阳一般将他身体完全笼罩。

    “大日!”黄昏云一声断喝,整个身体再次消失不见,柳折戟一时没察觉,忽觉眼前爆起了一阵耀眼的白光。

    “翻江倒海!”仓促之下,柳折戟只能运用起顾梦儿传授自己的武技,两只手一上一下托住了黄昏云周围的光球。

    “去死吧!”笼罩在光芒之下的黄昏云睚眦欲裂,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狠狠的柳折戟撞了出去。

    一道流光出现在了擂台之上,周身燃烧着白色火焰的柳折戟狠狠的撞在了擂台之上,惊起了一阵波纹。

    江霓裳见柳折戟受到重创,突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这一举动让旁边弟子纷纷侧目不已。

    柳折戟撞在阵法上后在观战弟子惊诧的目光中并未跌落,反而他整个身体紧紧贴在了阵法光罩之上,而在阵法光罩内侧的弟子们见到柳折戟四肢如同壁虎一样抓着身后的光罩都神色怪异的看向了柳折戟。

    “这阵法也能攀附么?”有弟子目瞪口呆的道。

    “可……可能吧,也没人试过啊。”他旁边一名娇俏的女弟子似乎被柳折戟吓到了,身子缩成了一团,很怕柳折戟破开阵法光罩跳出来。

    “嘿嘿。”柳折戟突然笑了起来,他身上的衣衫破碎不堪,露出来的皮肤鲜血淋漓,但柳折戟此时却兴奋不已。

    “好久,没体会到这种感觉了。”柳折戟像变太一般深呼吸了一下,似乎在品尝着身体上传来的血腥气味。

    “贪狼式,沉舟!”柳折戟默默念叨了一声,他的四肢顿时包裹在碧潮真气之中,在众多弟子惊讶的目光中,柳折戟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只见他放开了对阵法光罩的攀附,上半身直直向着地下栽去,当他的身体与阵法光罩呈一道向下的斜线时,柳折戟双脚上的青光爆发出来,双腿猛力一蹬,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由上而下冲向了擂台中央的黄昏云。

    黄昏云看着飞速前进的柳折戟并未惊慌,他右手一甩,一根散发着厚重气息的短棍出现在他的手中,这短棍的表面像是螺母一般,一道道螺旋的痕迹由他握着的地方直到短棍顶部。

    就在黄昏云将短棍横在胸前后,柳折戟化为龙卷的身体狠狠的踩在了短棍中心。

    擂台上如同刮起了摧天倒地的飓风一般,锋锐的青色风刃从二人接触的中心向着四外扩散着,黄昏云忍不住眯起了双眼,在飓风的影响下,黄昏云身上的衣衫寸寸剥落,待风停,一副白羊般的身体暴露在了擂台中心。

    “柳!折!戟!”黄昏云羞愤难当,虽然刚刚的飓风对他伤害不大,但这份羞辱实在让他火冒三丈,一棍子敲飞柳折戟后,黄昏云迅速掏出了储物戒内的衣衫将自己裸露的身躯遮掩住。

    一些观战的女弟子忍不住轻啐一声,急忙将头扭在了一边。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么?”柳折戟干巴巴的道。

    “放屁!今天我必斩你!”黄昏云怒火冲天,身上所有的真气都凝聚在了短棍之上,只见他手中短棍如同墨龙一般突然在游向了半空中的柳折戟,在即将碰到柳折戟时,短棍却突然失去了目标一样,明明柳折戟就在面前,但它非要探头探脑的在半空中点了几下。

    黄昏云见到此景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他忙控制着短棍向柳折戟砸去,短棍耐不住黄昏云的催促,很是勉强的动了一下,虽然只是动了一下,破空的声音就形成了一道刺耳的尖啸,瞬间就将柳折戟的身影砸散。

    “残影?这是什么武技?”黄昏云愣愣的看着短棍砸散了一团残影,顿时醒悟过来,怪不得刚刚短棍不砸柳折戟,但此时他醒悟的时间为时已晚,柳折戟泛着青光的拳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完了……”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拳头,黄昏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但他等了半晌,却发现拳头并没有砸在自己脸上。

    黄昏云忐忑的睁开一只眼睛,只见柳折戟正好整无暇的看着自己,脸上满是调侃的笑意。

    “师兄,你我同为书院弟子,就没必要在这打生打死了,师弟我略胜一筹,也在于身法之上,刚刚师兄的棍子师弟我也只能想办法逃窜阿。”

    黄昏云眼神复杂的看了柳折戟许久,随后他叹息一声,对着柳折戟拱了一下手,走下了擂台。

    “此场!剑堂柳折戟胜!”行天堂主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擂台上方,他黑袍抖动之间,原本被柳折戟和黄昏云破坏的擂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

    “下一场,剑堂柳折戟对行天堂孟凡几!”

    行天堂主深深看了柳折戟一眼后,从擂台中消失不见。

    “你不必下去了,直接比试即可。”

    柳折戟耳边还徘徊着行天堂主冷淡的声音,他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什么?连续两场??有没有搞错!!”栾师兄此时完全站在了柳折戟这边,只见他双目通红不顾形象的骂道。

    在他身边也有不少叫骂的声音,显然,柳折戟连续战两场根本不符合大比的规矩,但行天堂主再次出现后,所有人叫骂的声音顿时消失了。

    “大比规则由长老堂来定,不是你们所定,有问题去长老堂申诉,再做扰乱大比之事,情节恶劣,逐出书院!”行天堂主说话极重,尤其到了最后“逐出书院”四个字,明显动用了一丝真气,先天圆满武者的气势将二号擂台的所有人压的死死的,顿时没有人再敢吱声。

    “什么嘛,长老堂了不起么?等柳师弟再赢下一场,栾某必定去长老堂申诉!”行天堂主下去后,栾师兄压低了声音腹诽道。

    “嘘!栾师兄不要声张,咱们等柳师兄赢了,我和你一起去申诉。”青涩师弟连拉着栾师兄的衣袖道。

    听到师弟的话,栾师兄顿时闭上了嘴。他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到这里才松了口气,此时比试还未开始,栾师兄眼神突然瞄到一名鬼鬼祟祟的青衣弟子正在观众席上四处走动,他立即就认出了,这名弟子正是播大比暗中坐庄的弟子之一。

    待这名弟子走过来后,栾师兄拉住了他。

    “师弟,现在赔率多少了?”栾师兄忍不住道。

    这名弟子一愣,随即压低了声音道:“上面不让赔率涨的太高,所以只控制在了1:4。”

    栾师兄咬了咬牙,隐蔽的从储物戒中一袋灵石交到这名弟子手上。

    “全压柳折戟胜!”

    “?”这名弟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忙向栾师兄确认了两边才收下了灵石。

    “师兄,这次可是孟师兄上场了,你确定压这么多?”

    “少废话,给你灵石你就下,不然还给我。”栾师兄不耐烦的道。

    青衣弟子神色顿时一滞,刚要发火,没想,旁边冷不丁一个鼓鼓囊塞的袋子塞进了他的怀中。

    “我也全压柳师兄获胜!”青涩师弟满脸兴奋的道。

    栾师兄一惊,急忙要替他将灵石要回来,但面前弟子却身手极快的将灵石都收入了储物戒中。

    “一旦下注,不可收回!”这名弟子瞪了栾师兄一眼,随即哼着小曲走向了别处。

    “这两个傻子,孟师兄都上了还压姓柳那小子赢,活该输死你们!”。

    孟凡几的名号在中虚书院与江霓裳一样有名,他是行天堂主的关门弟子,曾经被誉为中虚书院青衣弟子的翘楚,但事有阴缺,曾经的天才人物败给了世间最难的“情”字之上。

    孟凡几喜欢上了不该喜欢之人,被行天堂主姜止川生生禁足三年,三年来,孟凡几彻底消失在了书院中,再次听到他的名字时,就是大比第二轮中,他以先天归墟圆满之姿横扫敌手。

    “孟凡几么?听上去像是个厉害的对手。”柳折戟看着从备战席上缓缓走来的青年,战意渐渐沸腾起来。

    “承让了,师弟。”孟凡几似乎不擅交际,只是简单的拱了下手后,猛的发动了浑身的真气。

    归墟圆满的气势全面爆发,孟凡几的身影都在浓郁的黑色真气下消失不见,柳折戟只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绝世凶兽,而不是一个娇小的人族武者。

    “星爆!”孟凡几低沉的声音从周身黑色中破空而出,随着他的声音,一团将真气凝聚到极点的黑色球体从他立起的双掌前猛的推出。

    “卧槽!”柳折戟一见到这黑色球体,浑身汗毛之立,他从这上面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球体直直向着柳折戟冲来,他双腿被青色笼罩,急忙抽身躲避。

    “爆!”

    在黑色球体临近柳折戟时,孟凡几手中突然掐动了一个奇异的法诀,那颗黑星被法诀所引,突然向内收缩成了颗粒状。

    柳折戟面色大变,他有预感,接下来的一击绝对是毁天灭地,他急忙狂吼一声,沉舟式发动,身化陀螺向着擂台底钻了下去。

    柳折戟刚将身子没入地下,擂台上黑色真气球突然爆发了,淡淡的黑色波纹从黑色真气球中不断向四周扩散着,波纹每扩散一次,擂台就像被犁了一遍。

    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气球的体积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到了肉眼不可见的地步,真气球坍塌成了一颗吸收外界光芒的暗星,此时场外的观众们也屏住了呼吸,一些胆小的弟子见到这个场景忍不住就向外逃窜。

    “爆吧。”孟凡几站在擂台的一侧,也不顾自己会受到伤害,猛的合拢了手掌,擂台上空的暗星顿时发生了爆炸。

    不断向下挖掘的柳折戟突然顿了一下,他耳中传来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紧接着,他感觉到四周的砖石猛烈的震动起来。

    猛烈的黑色烟云覆盖了擂台中的每一个角落,黑色波纹冲击在阵法光膜之上,光膜发出了猛烈的震动。

    “不会……碎了吧。”一名武者担心的看着面前的光膜,身子不由向后靠了靠。

    “阵法可是朱丹堂堂主亲自布下的,怎么可能……”面前弟子刚不屑的说了一半,只见面前的阵法光膜突然发出一声脆响,一道长长的裂痕出现在了他面前。

    这名弟子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身上真气猛的爆发,与此同时行天堂主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光罩内。

    “怕什么?”看着一群弟子争先恐后的向外逃,姜止川冷哼一声,一只手按住光罩,上面的裂痕立刻愈合完全。

    阵法光罩之中,暗星的爆发到了最后一刻,一道刺目的白光将整个擂台晃的白茫茫的,当柳折戟再想往下逃时,下方突然出现的阵法光罩忍不住让他破口大骂。

    这时已经来不及了,柳折戟感受着一股撕裂的力量向着自己袭来,只能仓促撑起个气罩,而后被白茫茫一片彻底吞没。

    暗星的爆发持续了很长时间,待阵法光罩内白光散去,观战席上惊呼的声音此起彼伏。

    此时原本完整的擂台被孟凡几的一计杀招毁的一塌糊涂,整个擂台像被平削去了几层,露出了下面的岩石土地。

    “不会同归于尽了吧!”栾师兄看着光秃秃的擂台,上面一个人影都没有,顿时担心的道。

    “没有……你们看!”一名眼尖的弟子指着擂台的角落,一个浑身覆盖着泥土的身影如同雕塑一般紧靠着石壁上,只见他轻轻抖动一下,身上淡黑色的真气爆发,将身上泥土抖了出去。

    孟凡几重新站在了擂台中,栾师兄等支持柳折戟的弟子顿时面如死灰。

    “真的痛阿!”一声呻吟从地底传了上来。

    地下土地不断蠕动着,像是有人被埋在里面一样,当泥土突然停止蠕动时,孟凡几脸色一变,整个人从原地跳起,而他原先站的地方猛的爆开一个深坑,一道青色的影子从这深坑中跳了出来。

    柳折戟此时的样子颇为凄惨,身上衣服被撕裂成一条条,凝固的鲜血混合着污泥糊的他身上一块一块。

    柳折戟咧开了嘴,身上的痛楚让他的怒气一下蹭蹭上涨,只见他双手猛的向前一探,两只脚踏着奇异的步伐迅速接近了孟凡几。

    “贪狼式!”柳折戟飞快接近了孟凡几,点点星光随着他的走动不断从他周身向外飘落,这星光看起人畜无害,但落在地上后,立即融化了一片土地。

    孟凡几面色猛的一变,抽身急退,但柳折戟的身法诡异无比,无论他退到哪里,柳折戟都如影随形。

    想到自己气海真气存量不多,孟凡几停了下来。

    “震!”孟凡几一跺右脚,脚下大块的岩石突然如波浪一般翻了起来,坚硬的土地变成了巨浪,一道“浪花”在柳折戟面前迅速形成,并气势汹汹的向他拍来。

    柳折戟面不改色,依旧脚踏飘渺步,贪狼式在飘渺步的加持下很快聚集了大片的星光,星光附体,柳折戟整个身体变成了一个光人,随着他再次前踏,人就像瞬移一般将土地沙石所化巨浪撞了一个大洞。

    孟凡几见到这恐怖的杀伤力和速度,刚想要逃跑,但柳折戟飘渺步的速度何等之快?只是一瞬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来而不往非礼也!”柳折戟淡淡一笑,一脚踢出,孟凡几伸出手硬接了这一计重腿,人却在柳折戟巨力的作用下被踢向了身后的阵法光罩。

    “坠!”孟凡几吐出一大口血,右臂无力的耷拉下来,左手暗自掐动法诀,稳住了身形。

    “嘭。”柳折戟没等孟凡几喘一口气,再次瞬移到了他的身后,这次他的力量更大,速度也是极快,孟凡几几乎没有抵抗之力的被踢向了擂台上空。

    “贪狼!猛虎!”柳折戟怒吼一声,身上星光在胸前凝聚成了一只光虎,光虎一跳出来,就直直向着半空的孟凡几扑杀过去,孟凡几此时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猛虎临身,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眼见就要被光虎吞没,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轻轻拖住了他的身体。

    “哼!”姜止川看了光虎一眼,突然伸手一指,光虎扑飞的身影在半空中停顿了数息,竟化作点点星光溃散飘落。

    “柳折戟面对同门痛下杀手,实为书院之耻,剥夺其大比资格!”姜止川一指破碎光虎后淡淡说道。

    “什么?!!!我没听错吧?”栾师兄掏了掏耳朵,简直怀疑姜止川的脑袋是不是出了问题。

    这次不仅仅是栾师兄了,就连观战席上一些行天堂成员都对姜止川有失偏颇的做法很不满,原因无它,几年前姜止川就处处向着姜止川,甚至在孟凡几做出那等事之后仍然包庇他,这么多年后,姜止川的毛病还没改,行天堂内都在传孟凡几是姜止川的私生子,现在无疑做实了这个猜测。

    “敢以行天堂主身份明目张胆的包庇孟凡几,姜止川是不是疯了?”黄昏云在备战席上冷哼不已,在他身后张宏宇正笑的畅快,“哈哈,师兄,我就说这小子会被淘汰,怎么样?打的再猛不还是被淘汰了。”

    “闭嘴!”黄昏云突然一声断喝将张宏宇的笑声噎在了嗓子眼里,张宏宇的脸瞬间就阴沉下来。

    “黄师兄,我念你多年来为大人付出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机会,别给你面子你不要!”

    黄昏云对张宏宇的小人行径深恶痛绝,但无奈他身后之人,只能冷哼一声看向场中。

    “你要淘汰我?”

    擂台中心,柳折戟突然对着姜止川张口道。

    “你已经淘汰了,不要多话。”姜止川淡淡看了柳折戟一眼,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碍眼的苍蝇一般,像柳折戟这种天才,他打压的多了,没有深厚的背景,即使你再天才,在中虚书院也别人的衬托。

    柳折戟突然散去了周身的星光,面朝观众席朗声道:“我柳折戟入书院半年来,每日勤勤恳恳修炼,不敢懈怠,为的就是与书院诸位师兄一同论道修炼。”

    柳折戟顿了一下,见姜止川手抖了一下,但并未动手,于是接着道:“此次大比,我只想磨练自身武技,并未想过拿什么名次,如今我明明赢了,这位裁判却判我输,折戟恕难从命,阻我大比,就等于阻我修炼,阻我修炼就等于挡我向道之路,试问各位师兄面对阻你修炼之道的人,会如何呢?”

    柳折戟话一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有心的弟子纷纷向着二号擂台出口跑出去传递消息,另外的弟子乱嗡嗡的一片,都在交头接耳的讨论柳折戟话中的意思。

    “你要与我动手?”姜止川哂笑一声,手中孟凡几突然被他以真气推到了擂台的备战席前,自有青衣弟子将重伤的孟凡几扶了回去,他们边走,边盯着柳折戟猛瞧不已。

    “动手如何?”柳折戟也笑了,他手中青光凝聚,慢慢的,青光越聚越盛,几乎成了一团小太阳,向外散发着刺目的光芒。

    “堂主,不可!”有副裁判从一旁飞到擂台劝阻道。

    “有何不可?”姜止川黑袍一抖,整个擂台突然暗了下来,几名副裁判相视一眼,知道拦不住姜止川了,急忙退下。

    就在这时,剑堂弟子们接到消息,迅速的向这里赶来,刘副堂主和江霓裳的面子极大,二人一来,顿时有观战席弟子为他们让了位置。

    “怎么还不停止比试?老祖呢?为什么不出面?”刘副堂主一见姜止川飞在半空,浑身真气澎湃而出的样子,顿时急了,他忙向四周问道。

    “老祖今日可能不在二号擂台阿!”旁边一直观战的青衣弟子们急忙回道。

    “怎么可能?老祖不……”刘副堂主突然面色怪异的闭上了嘴,这前三号擂台的化境老祖不可能会离开擂台,那现在就有意思了,明显化境老祖是想观战啊!

    想到这,刘副堂主运起真气猛然向着擂台中心喊道:“姜止川!你要伤了我剑堂弟子!事后我必要与你讨个说法。”

    姜止川完全没在意刘副堂主的话,能向他讨说法的,除了十大弟子外就是几大堂主了,更上面的人也不会刻意找他麻烦。

    “我去找我爹!”江霓裳眼见二人就要动起手来,急忙跑了出去。

    “快去!丫头!”刘副堂主急切的道。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紫宸皇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紫宸皇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紫宸皇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