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敌友难分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修行新时代第二百一十七章 敌友难分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别动!”米五谷犹豫着走还是不走的时候,心头传来了北归的声音。

    他忽然有感,只觉自己身体里的气息瞬间消失,又有和大树融为了一体的感觉传来,是一种木属神通。

    他紧紧盯着折衣,而折衣也紧紧盯着此处。

    米五谷瞧得清楚,她忽然皱了下眉头,嘴唇动了动,在骂脏话?

    等到折衣转过头,他咧嘴一笑,心声道:“前辈的藏身神通真是厉害!”

    “我知道我打架不行,但也不用如此损我。”

    “前辈想岔了不是?我可是真心夸您。”

    然而此时,那折衣再次转过头,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紧紧地盯着米五谷,她的嘴唇再次蠕动,而且还是连说了两遍。

    “只管行动,不用担心!”

    她居然是甘夏瑶的人?自己人?米五谷心头一震,接着便是大喜。

    “前辈,有没有办法让我跟她交流?”

    首发网址http://et

    “你确定要如此做吗?”

    “我做事不后悔。”

    米五谷不自觉地抬起了双手,轻轻合掌,便有一只小妖精睡在了其中。

    “这是?”

    “魅魄。”

    米五谷当然知道是魅魄,但此地不能用掌中宝啊。

    小妖精伸了个懒腰,双手擦擦眼,然后瞪着大眼睛、一脸迷茫地看着米五谷,忽然她嘴角一歪,双眼泪汪汪,怕是就要哭将起来。

    米五谷赶紧把她收入了体内,“前辈?这玩意真能交流?起床气都这么重。”

    北归明显沉默了很久,“好像是不太中用。”

    那就不用了,米五谷下了决定,却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继续调息养伤。

    五人没有搜寻到米五谷,便起了火堆,轮番休息。直到清晨,五人才继续赶路。

    米五谷动身的时候,又被北归施加了一层木属术法,身上幻影重重,使得在密林里行走,如同树枝摇晃。

    一路跟随着五人,他们停,米五谷也停,他们动身,米五谷也动身。

    期间遇到了很多妖兽,也见到了五人的各自出手。

    各人与资料上记载的差不多,但现在很有些出入,就米五谷看来,现在的五人明显强悍了不少,而且还是没有尽全力的情况下。

    枯冢,其实单看他的体型,应该也是蛮族的后裔,此人的身体强悍程度,已经超过了印象中练体2级的赵子腾,拳脚极重,就有一头妖兽是被他一拳捶杀的。

    米五谷看着愣了半天,想象着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一拳将那妖兽捶杀,可最后也想出个结果来。

    倒是北归做了开导,“那妖兽都比不得蛙蝠,一拳捶杀,你应该不难。”

    王扶仙是个半吊子的剑修,却偏偏孕养出了一把剑胚,“一剑去九天”被他用得淋漓尽致,真有那一剑一杀的光景。

    对他,米五谷没有丝毫担心,因为只要放石姬出来,切他个半死不是难事,就是吴浩成跟他斗,也是吴浩成的赢面极大。

    不是看不起此人,而是对于剑修来说,他的杀力再大,在米五谷的眼里也就是那样,只有一身剑意纯粹了,才会被他看入眼里。

    不管是石姬,还是吴浩成,至少剑意和剑气这两方面,王扶仙都是比不上的。

    而那个藤心则不同,“玉女剑诀”兼修两道,她是纯粹的剑修,也是剑修里少有兼参媚术一道的,至少米五谷自认与她对上,会极其麻烦。

    石姬若是有了飞剑,与她对敌应该不难赢,但现在,赢得几率极低。

    曲展云,果然已经返回了地仙境界,浑身气息圆润自如,根本不像是个刚刚踏过门槛之人。

    难缠,很难缠!因为他是曲家的本家人,这次进来,就是为了杀人的。所以对于一个来杀人的,米五谷便已经铁了心的要斩杀他。

    “我看他术法驳杂,触及的东西也挺多,相比年岁应该不小了。”北归忽然出声。

    “八十岁的人自然不小。”

    “咦?我看往届的参赛者年岁最大的也才四十来岁,这个人怎么年纪这么大?”

    “在参加名单上,他的年龄才二十七,之前也是名声不显,是曲家故意留的后手。”

    说道这里,米五谷便将如今北武城国的局势念与她听,一遍观察着最后一人,折衣。

    水墨袍,是米五谷穿过的那种款式,当时是在高中,二货拿出的真丝法袍,也是米五谷一辈子的污点。

    望气海,观玄门,也不知能不能看透几人,米五谷运起神通,一一查看。

    枯冢最是容易看透,练体3级巅峰,稍加努力,成为地仙不难。

    王扶仙练气3,练体1级,看样子那把剑胚并没有能隐藏他修为的功能。

    藤心练气练体均是3级圆满?米五谷以为自己看差了,连忙擦了擦眼睛在看,没错,具是3级圆满!

    折衣?看不透,那件水墨法袍阻挡了视线,除非将其撕烂,不然看不出来,同样也有米五谷对自己的神通不精的缘故,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对方给发现了。

    米五谷心里盘算着,若真要三个打五个,应该会很难,说不得石姬和吴浩成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便只能想着那折衣是自己人,便有了个四对四。

    米五谷不敢赌,因为甘夏瑶没有说过折衣的事情,就算那折衣给自己抛媚眼、甩唇语,一样不能轻易信了她。

    天色还没有黑,折衣便寻了一处洞穴,五人就此停步。

    也不知是折衣的故意,还真是天意,洞穴的对面,是一处山坡,米五谷只要躲在背面,就不怕他们发觉,还能时刻关注对方的动向。

    按照他们的尿性,估计是到了晚上便不会走了,所以米五谷就寻了处藏身地,将芥子园放下,进入了其中。

    石姬见他进来,便问道:“怎么样了?”

    “咱们不急,就跟着他们走就是了。”

    吴浩成竖起大拇指,“你这藏匿的本事真是厉害,你刚刚进来那会儿,我都没有发现。”

    “前辈的神通厉害,跟我关系不大。”米五谷随口答应了一声,便进了屋子,没有说起折衣的事情,是怕他们多想,也省得麻烦。

    石姬凌空漫步,跟着他进屋,是有话要说。

    “这趟秘境之行,本来应该是白赚一笔,可现在算下来,收获与消耗完全不成正比,亏得太大了。”石姬飘然落座,赤着的双脚抬起,搁在了米五谷的腿上。

    “不能这么去想,好东西用在了实处就挺好的。”米五谷帮其检查了伤势,又笑道,“园子里的灵炁足,能收就收,收不了就用来熬练体魄,你的双脚基本没事了,不再别急着落地,多养养。”

    米五谷张开五指,轻轻虚握,对着手心里吹了口气,便有十多只小妖精从指尖上爬了出来,她们左右看了看,然后飞到石姬的双脚上,如同跳水一般,钻进了她的皮肤之中。

    “有了这个会恢复得更快,但需要灵炁养护,别把它们给忘了。”

    石姬看着他笑,看来很是开心。见米五谷吞下一颗药丸,又担心地问道:“毒素还没有清除干净?”

    米五谷点点头,“这毒素不一般,跟剑意一样很难消除。”

    不过他马上灿然一笑,又道:“只是对付我好像用处不大,我是没有将它消除,而是保存了起来,所以不需要太过担心。”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别作死就行。石姬如此想着,也就没有多问了。

    吴浩成来到房间,却没有进来,只是站在门口说道:“他们既然都去极炎之地,我们就可以调转方向,先去端了蛮齿部的老巢。”

    “嗯,等我再想想。”

    米五谷泡进澡盆子,也就呆了两个时辰,便又出了芥子园,在山坡上隐匿踪迹,偷偷看着前方的山洞。

    两只化形大妖,一只大型妖兽,再加上五个人,想必到了极炎之地,自己的行动应该会很被动。所以米五谷打定了只管远观的主意,除非被逼得万不得已,绝不冲锋陷阵。

    其实吴浩成说得很道理,既然极炎之地是个香馍馍,就先去办了正事才是。

    端了蛮齿部的老巢,是吴浩成的玩笑话,可米五谷却是当真的,有些话不好说,不如到时候顺势做了,比说什么都好。

    “那小妮子喜欢你,你喜不喜欢她?”北归的本体扎根米五谷的气海,以至于那一座大洲都是她的天地,她又有一种元神出窍的本事,更是能飞出气海,在米五谷的内景里徘徊。

    这种玄之又玄的景象,别说她从未听闻,就是米五谷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其实更加不可意思的事情,两人都是心照不宣的没提,因为这种状态,跟双修已经毫无差别,甚至还要更深一层,说同修都不为过。

    北归年岁是大,可她并没有年岁大的感慨,像是之前询问曲展云的年岁,也是她给米五谷提个醒而来。

    我是树妖,不是人类,所以岁数这个事情,你千万不要乱提。

    或者说。

    你总是叫我前辈,听起来很不舒服,日后我有了化形的机会,便是个婴儿了。

    两人的想法能够传递,米五谷其实是懂的,但跟祖奶奶抢过男人的树妖,一时间喊她北归,却是难以开口。

    此时又听她故意旁敲侧击,米五谷便只能傻笑,不敢回答。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修行新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修行新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行新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