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洞中还有洞中天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修行新时代第二百二十一章 洞中还有洞中天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随着两人的厮杀,熔洞内的蓝色烟雾越发浓郁,若不是岩浆随着枯冢的拳头跳动,这里已经变得晦暗不明。

    王扶仙盘坐调息,不时看着那股从洞口飘出的烟雾,剧烈地咳嗽几声,道:“这毒物好厉害,竟然能封堵人的真元。”

    曲展云同样在运功逼出毒物,但明显比王扶仙好了很多,“不像是天生毒物,应该是化形大妖做出来的东西。”

    王扶仙忽然抬起头,气骂道:“那狗东西忽悠了咱们啊,出去了得找它算账。”

    藤心笑道:“放心吧,你不去找它,它也回来找咱们,但是敌是友就不好说了。”

    曲展云点点头,朝着熔洞中看了一眼,“等等再下去,热量会带走这毒物,不用太着急。”

    藤心微微一笑,哪里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枯冢和那小子拼杀个两败俱伤也好,或是被枯冢杀了也好,其实都无关紧要了。

    奖励一事,枯冢总是挂在嘴边,可谁都看得出来,他对奖励这东西最是不上心。

    所以枯冢不管怎么样,曲展云都能从枯冢那里捞一份好处,倒是最上心的一个,反而中了毒,此时怕是心里怨气冲天了。

    想到这里,她看了王扶仙一眼,眼中尽是嘲弄和不屑。

    就在此时,熔洞中的声音骤然停止,藤心探出身子,朝着下头望去,除了岩浆的光,便是漆黑一片,与先前的景象已经天壤有别。

    一秒记住http://m.et

    “结束了?”她像是在问人,其实是自言自语。

    忽得,下头刮起了一阵强烈的大风,冲出洞口的时候,甚至都发出了呼啸声。

    接着,大地突兀的震动了一下,岩浆翻滚而起,将下头照的一片通明。

    枯冢的身影也同时从窟窿中飞出,穿透一片岩浆,砸进了另一边的石壁之中。

    一切的变故均在眨眼之间,藤心来不及多想,又见一道人影紧随枯冢之后飞出,瞬间冲到了枯冢的身边,一甩手,就他从石壁中丢了出来。

    他身如鬼魅,如影随形,连连挥拳,竟是打的枯冢毫无反手之力。

    曲展云瞧见此番景象,挥手甩出数十件暗器,星星点点,全都闪着悠悠的光泽,一看就知道全是带着剧毒。

    藤心同时御风而起,朝着枯冢激射而去。

    而那道人影竟是毫不退缩,闪身来到枯冢身下,提着已经半昏迷的他挥舞而上,不管那些炸裂的暗器,还是藤心,一时间竟是无计可施。

    藤心翻身后退,落脚在洞口之外,但仍是手捏剑指,一指下方。

    一道剑光倏然而出,快的不可思议,穿透枯冢的同时,也将那道身影击穿,一溜鲜血挥洒,两人又掉落了下去。

    藤心剑指收回,那抹剑光同时飞回,在她的指尖滴溜溜的转动,竟是一把小巧的飞剑。

    “你的‘玉心’越来越厉害了。”曲展云一边探头下望,一边与藤心笑语。

    “是那小子,伤得也不重。”飞剑穿透的太快,以至于让藤心心中起疑,到底是不是命中了,而且剑意消散的太快,就越发能确定那一击的伤害不大。

    可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的米五谷已经开始骂娘,那飞剑一击,不但击穿了他的左肋,甚至那些残留的剑意,都伤及了他的经脉窍-穴。

    先前在那窟窿之间,他运转青龙血脉,将自身体型变大,与那枯冢打了个平分秋色,同时也与他有了一番交流。

    “正道人走正道路,虽说苦一些,但比稀里糊涂的走歪道要强了不少,你枯冢若是受了蛊惑,我做主,将你掰回来。”

    “我走的道就是正道,所以我的领路人要杀你,我便就来杀你。”

    “这是聊不下去了?”

    “我跟你没得聊!”

    所以在米五谷确定了没得聊之后,就直接开启了玄门,身躯再次变大,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所以后面听到的击打声,其实都是米五谷在压着枯冢打。

    此时此刻,他翻身稳定住身形,将枯冢一把拉过,查看之下,见他浑身被暗器插满,皮肤呈现漆黑的腐败之色,胸口更是被一剑洞穿,已经死得不能再次死了。

    他摘了枯冢戒指,又把他全身寻了个干净,这才甩手将其丢入岩浆,火光腾起,照着米五谷的脸庞明灭不定。

    说死就死了,还是自己人杀的,这样的盟友有个锤子用?

    米五谷抬起头,想着是不是将上头的人一起打杀了,但想到自己的伤势,又念及那把飞剑,便打消了念头。

    不是惧怕他们,而是还有一只妖兽,两只化形大妖都没有出现,这才是米五谷担心的源头。

    所以他身影一闪,便飞进了甬道之中,可才刚刚进去,就见那个折衣从门户里走了出来。

    两人具是一愣,接着那折衣身姿晃动,眨眼间就到了米五谷的身旁,一把短刀带着光辉切向了米五谷的脖颈。

    慢动作?折衣的动作其实一点都不慢,甚至比起枯冢,都毫不逊色,可此时的米五谷瞧在眼里,就跟慢动作差不多。

    他忽有所觉,应该是自己开启了玄门,大幅度提高了敏锐程度,又可能是被刚刚那把飞剑吓破了胆,两相比较,折衣的动作不慢才怪。

    他动也不动,只是一手夺过面前的短刀,一手伸出,掐住了她的脖子,稍稍用力,却听“砰”的一声轻响,手中的折衣竟然化作了烟雾,瞬间在不远处合拢,又变成个折衣。

    她回过头,一脸怒意,“让你守着,你进去做什么?”

    米五谷一脸懵,心里头甚至有些乱,“你是谁的人?你要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帮你守着?你进去又干嘛了?你……”

    一连串的问题被折衣打断,“我不是你的敌人不就够了?”

    米五谷气笑了,看了看手中的短刀,一把将其甩给她,“水属,这里可不适合你,所以呢,我想我应该将你拿下,管你是不是我的敌人。”

    折衣忽然笑了,“你身边女子多,不差我这一个。”

    米五谷点点头,“做侍女还是可以的。”

    折衣收敛笑容,“没完没了?”

    米五谷一指她的短刀,“用它杀了我,你说的都对,杀不了我,我说的才是正理。”

    折衣抿住嘴唇,看了他片刻,忽然很认真的说道:“你既然要做,就不要后悔。”

    米五谷咧起了嘴角,紧紧盯着折衣,很色。

    折衣摇摇头,说道:“我修得的是‘清心诀’,你这招没用。”

    “三个问题。”米五谷收敛神色,伸出三指。

    “一个也不行,我跟你没有交集。”折衣直接拒绝。

    “那就真的没有得谈了。”米五谷一步跨出,便已经到了折衣的身边。一手捏住她横扫的短刀,一手戳破她的护体真元,在气海和识海两处轻轻一点,折衣应声晕厥。

    米五谷将她收进芥子园,又吞下两颗药丸,这才进入了那座门户当中。

    眼睛景物置换,七彩光芒袭来,他已经身处另一个溶洞之中,巨大的琉璃花朵闪耀着各色光芒,在石壁上璀璨生辉。

    溶洞正中间,有一座晶莹剔透的水晶台,走进了看,极像是一个缩小的棺材。

    水晶台的中心有一个小圆槽,只有巴掌大,此时却空无一物,相比是被那折衣拿走。

    用力敲了下水晶棺,便有清脆的声音在整个溶洞中回响,使得那些琉璃花朵同时呼应,顿时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米五谷倏然抬头,只见溶洞顶端琉璃花朵花开花合,慢慢裂开一道缝隙,随着声音慢慢落下,那缝隙又有关闭的迹象。

    来不及多思考,米五谷倏然冲了进去,一条道路,明显是经过人工修整的,台阶一级一级通往上头,瞧着距离不短。

    脚不沾地,御风疾行。

    片刻后视线开始变黑,米五谷便把法灯拿了出来。

    甬道极长,飞了一炷香的时间仍是不见尽头,米五谷便停了下来,盘膝运气逼出一口乌黑的血液,又默念回春术法,将伤口愈合,涂上药膏,这才继续前行。

    “这是哪?”是北归的声音,带着惊讶。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那只橙影貂的老巢。”

    “不像,他虽然守着火精,但也不像是个喜欢打洞的主。”

    “前辈这骂人的语气真是绝了。”

    “到头了。”

    北归的声音落下,米五谷便已经冲出了甬道,身处之地,竟然又是一座溶洞之中。

    一座清池,莲花朵朵,正中央的荷叶上,一个青绿色的台子正在闪闪发光。

    米五谷落在旁边,瞧那台子上放着一颗绿色的水晶球,他小步上前,发现没有机关禁制,这才伸手将它拿了起来。

    水晶球本身不是绿色,而是中心倒映着这个溶洞的景象,米五谷瞧得啧啧称奇,更是在水晶球之中瞧见了自己的身影。

    “是‘五行神闾珠’,秘境的媒介!”这次不是北归的声音,而是佟清池。

    “‘五行神闾珠’?秘境门户?”

    “天机学宫第一代宫主,早年因答应了女武皇的要求,所以才制作了此物,此后这东西专门作为秘境洞天的媒介,一直延续至今。”

    米五谷斜眼看天,思索片刻后,大喜道:“这不就是告诉我这个秘境要归我了么?”

    “需要五颗。”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修行新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修行新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行新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