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无名指上的红线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修行新时代第三百三十二章 无名指上的红线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新北州南端的自由之都区域与灵祖州北端的天坑海区域,两地隔海相望,却又有散落的陆地架紧密相连,说是天下两处自由之地,还不如说一个。

    自由之都的掌权者殷泰和天坑海掌权者化仙老祖是一类人,却又不是一类人。

    说是一类人,是因为在修为榜上,一个排在第五,一个排在第四,是同一类占据了顶端战力的大能,又同样都有圈禁的地盘的嗜好。

    说不是一类人,就是两人的性格和圈禁地盘的做法完全不同。

    殷泰修为高,战力足,却不是个喜欢硬来的主,反而喜欢去调解矛盾纷争,甚至拉着人家一坐就是十天半个月,在传闻中,就有拉着一对闹矛盾的道侣开导了整整一年时间。

    殷泰实力摆在那里,就算做个做和事佬,也不会有人背后说他,甚至还会夸赞他的和蔼可亲。

    化仙老祖则完全不同,是个从不跟人讲道理,恨不得一人占尽天下道理的人。

    在天坑海区域,他便是道理,便是老天爷,制定的道理也是霸道无比,只要规规矩矩交税,便可以在天坑海区域任其自由。

    由此而看,两个自由之地就会是两种风貌。

    自由之都逍遥是逍遥,但只要出了岔子,就有可能会被殷泰追着做和事佬,有错就要改,该赔钱就要赔钱,还不得不低头,大体上来说,在自由之都就是不能跟人闹矛盾。

    而在天坑海就只需要修为高又有钱,而有了实力,那么在天坑海活得就会极度自由,但同样的,没实力的就等于任人宰割。

    首发网址http://et

    宁宁面含笑意,看向西北的天空某处,“两个天下第一如今一南一北,甄焕雯又太早羽化登仙,那么来到此地的化仙老祖就无人可以阻拦。”他回转身子再次看向白玉银,话语轻轻,“能抢夺化仙老祖的气数,那个叫田满小丫头还真是了不得。”

    白玉银皱眉不语,宁宁便将视线看向了东边。

    新东洲十国,龙族和羽冠各占一半。

    早在半个月前,龙族的修士便已经登岸,羽冠修士也已经下山,双方表现出剑拔弩张的姿态,然而到了今天,双方不但没有动手,竟然还有了第一次联手,双方联合了各国的地衙、八洲坊、天衙分部做了同一件事情,那便是清缴无牌照的天衙隐卫。

    此时此刻,清缴行动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

    当宁宁看向新东洲陆地的时候,白玉银便立马有了笑意,“这可都是你的心血,心不心疼?”

    “由你牵头,能让龙族和羽冠联手,甚至八洲坊和天衙都愿意参与其中,这些个天衙隐卫活该被绞杀,我又怎么会心疼呢?”宁宁摇着头,“我只会替你高兴。”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若不是宁宁的气度气质太高,完全可以在此捧着瓜果看戏。

    他不承认,白玉银也不去追问,两人同时抬起头看向一缺岛上的某处。

    远在高空之上,出现了一个百丈大小的漆黑光环,光环的左右有一黑一白两个圆形的气泡,它们不断在光环之中碰撞,白光和黑光轮番闪耀,是化仙老祖和小米接上了手。

    化仙老祖的模样跟仙气沾不上边,也没有老祖的气势和姿态,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

    小米也不是小米,而是身带黑环、张开了翅膀的田满。

    两人都没有使用法宝神兵,只以拳头的撞击,每一次的撞击都会发出震天动地的声响。

    与此同时,光波涟漪便会撞击光环壁垒,远远看去,虽看不清楚两人搏杀而产生的具体威力,但那闪耀的光芒,却是实打实的真仙余波。

    光环忽大忽小,两人的身影也会大小不一,更会在视觉上产生一众错觉,也不知道是光环在变大,还是两人在变小。

    地面上,此前占尽先机、稳操胜券的玄唱雅奄奄一息,她带来的两个男子浑身带伤,却仍旧与李秉和林王战在了一起,双方势均力敌,打了个平分秋色。

    白玉银道:“化仙老祖不会是他的对手。”

    宁宁道:“你没说化仙老祖不是他的对手,也没说化仙老祖不行,自信体现在言语,‘不会’和‘不’是相差很大的,玉银,他让你不自信了,也扰乱了你的心,这让我很是嫉妒。”

    白玉银蹙着眉头,雪白的肌肤里含着一抹淡淡红,“不要叫我的名字!”

    “怪我,居然又忘记了。”宁宁一拍额头,笑意更柔,“其实有件事情是我很想知道的,只是你应该不会回答我,不过不要紧,我就当与你多说说话。”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回答?不,只要你吐露的消息够多,我可以忍着内心的厌恶与你多说一些。”

    宁宁抿了抿唇,“消息很多,或许我们可以一对一的交换。”

    白玉银立马问道:“你为什么要针对柳家和孙家?为什么要搅乱咸池宫?为什么要挑起魔族和蛮族的对立?”

    宁宁道:“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

    白玉银冷笑道:“你可以藏得更深些。”

    宁宁摇头道:“对你,我不会说假话。”

    没有诚意的问答,白玉银选择了不再说话,而宁宁只是侧头看她,好像此时发生的天下大事对他而言,全都没有看她来得重要。

    ……

    孙二娘才刚刚寻到了客栈,便又立马动身启程,不是她不想休息,而是没有时间再休息。

    天上落下的七颗星芒,有四颗分散去了范懒懒、浦蓝、邱宛儿和苏涂所在之处,而剩下的三颗,全部是奔着她而来的。

    新北洲的魔族辰天,修为榜上排行四十九。双生洲池鱼秘境,仇冭,修为榜上排行第七十七。灵祖洲藏山秘境,黄灵,修为榜排行第九十二。

    三人里除了黄灵近百年有过露面,其他两位蛰伏了近九百年,是那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老家伙。

    辰天的人劫便是孙二娘,至于仇冭和黄灵,前者要对付的是裴婕,后者要对付的陆年。

    如今两人藏身在“天机”里面,肯定是看不到三位大能欺负一个孙二娘的场景了。

    三道星芒直下,便有两道光芒直上拦阻仇冭和黄灵,是龙神武月凰和忘川夫人,殷泰更是凭空现身,直接将辰天一脚踢飞。

    有了帮手,孙二娘也不会傻乎乎地看戏,此时此刻最要紧的,便是寻找天星玉如意的残件。

    米五谷一边用心感应,一边指挥方向。孙二娘一边顺着他给的方向走,一边抬头看天上的场景。

    按照孙二娘总结出来的话形容,就是噼里啪啦一顿打,什么也不看到。

    “蜃龙城里有十一处感应,最近的一处就在南城门不远,先去找来看看是什么东西。”米五谷从孙二娘的头顶钻了出来,牵过她的手,带着她御风飞行。

    “玉扣形状的?要么是扳指,要么就是玉戒?大体的形状应该就是这样的。”孙二娘吸了一口气,又运用呼吸之法将有点急促的气息恢复平稳,这才继续说道,“我们可以大胆的猜想一下,十一枚戒指串联在一起,便能组合成玉如意的雏形,之后再加上天机里的太极球,最后吸收十一个虚空漩涡,就是真正的天星玉如意了。”

    两人的猜想差不多,米五谷也就不多说了,前去一探究竟便知。

    两人来到南城门,便见到城墙上站着不少身穿鳞甲的男子,当中一个满头雪发的白衣老者,慈眉善目,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从武月凰传来的虚假记忆里,米五谷认得这个老者便是蜃龙巢的龙伯,只是不敢确定,便犹疑地问道:“是龙伯吗?”

    龙伯道:“没时间寒暄了,你们赶紧先找对比之物,我好下令全城搜索。”

    米五谷笑道:“那就多谢龙伯了。”

    两人御风进城不远,便进入了一座大宅子。

    “哪里来的狂徒?!来人!给我打出……”宅子的主人瞧见两个陌生人从天而降,也不害怕,反倒出门叱喝,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瞧见了落下的龙伯。

    他浑身一哆嗦,立马跪地喊道:“龙伯祖怎么来了?”

    “赶紧找吧!”龙伯也不与主人家解释,只对米五谷两人说道。

    米五谷说了句得罪了,便牵着孙二娘直奔后院,又在一众女眷的惊叫声中,来到一间屋子之前。

    米五谷推开门,便有一阵香风扑面,是一间女子的闺房。

    孙二娘笑道:“你就别进去了,我能找得着。”

    米五谷刚要点头,却猛地心中大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孙二娘的身边已经站着一个黑衣老者。

    “小子诶,你的这个小老婆我就先带走了。”

    黑衣老者的声音绕梁不散,可人影却已经再次凭空消失,与他一起不见的,还有近在咫尺的孙二娘,米五谷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直到此刻,他仍是完全察觉不到对方的任何气息。

    孙二娘不见了!米五谷的心像是猛地跌落在地,碎成一片片的同时,还被一只脚狠狠地碾碎。

    “太子别急,他是殷泰。”龙伯一步来到米五谷的身边,伸手按在他的后脖颈上,同时将殷泰的身份一一道来。

    米五谷浑身一震,是感觉到一股纯真的龙族气息从脖颈处渗入体内,它安宁祥和,有镇定心神的奇效,不过是片刻间,他便稳住了自己的心情。

    “他抓我幺妹干嘛?”天下第五,刚刚还在帮自己,怎么现在就变卦了?米五谷想不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于是便问了出来。

    “殷泰不喜欢杀人,也没有特殊癖好,抓个小丫头不是为了收徒弟,就是找未来的接班人,反正就这两样,八九不离十。”

    “呼!”

    米五谷长长呼出一口气,可还没有来得及放松心情,右手的无名指上便传来了疼痛。

    他看向西边,那里有一道漆黑的光柱,而光柱旁边,又有一个巨大的漆黑光环。

    此时那处,忽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米五谷的耳朵里失去了声音,接着便是眼里的世界失去了颜色,一切不显真实,像是个诡异的梦境。

    他开启五行眼,在这个失去颜色的世界里顿时出现了三根红色的线,线头都在自己的右手之上。

    小拇指上的一根笔直去往新北洲,食指上的一根弯曲着去往双生洲,无名指上的红线被拉长的笔直,去向正是光芒的中心。

    这是田满的红线!

    米五谷的心脏像是被突然握住,使得他全身收紧不敢有丝毫动弹。眼前的爆炸中心根本不是田满能够去的地方,田满要如何活下来?他完全想象不出来。

    捂住心脏的手是冷的,也会使得他的血脉凝固成冰。

    像是某人在拉扯红线,无名指上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好像下一个瞬间,他的无名指就要被拔掉。

    他捂着手,可没有一点作用。

    他正视前方,可只能看到线头的方向。

    光芒缓缓散去,红线的前端也在慢慢消失,米五谷不敢呼吸,是因为每一次呼吸都会带着疼痛,他好像知道要失去了什么了。

    红线的前端伸入一个漆黑的小点,小点又以极快的速度冲进米五谷的小腹。

    红线绕在无名指上,一头在指尖,一头在掌心。

    米五谷忘记了呼吸,双眼里的黑暗快速袭来,直挺挺地栽倒在地。

    田满死了?!

    一缺岛的下方,宁宁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他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握,便有一条白色手绢出现在手中,他将手绢递给白玉银,“擦一擦吧,事情不意外。”

    白玉银根本没有理会他,只是怔怔地看着上空。

    田满怎么会死?小米怎么会和化仙老祖同归于尽?怎么又跟他说的不一样?

    在之前的战斗中,小米利用光环里的世界明明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一场不对等的战斗为什么就变成了双方的自爆?

    她完全不能理解,甚至不明白小米为什么要这么做?

    宁宁被她晾在一边,也毫不觉得尴尬,他收起手绢,一步来到白玉银的身边,温柔的说道:“化仙老祖死了,那么坐镇天坑海的那头妖精肯定就会借机上位,玉银,那里要乱了,快让你的学生们前去分一杯羹。”

    白玉银猛地转头,“滚!”

    ……

    一缺岛的下面有五座大阵法依次叠加,白夫人在海水之下走出的白圈,陆文山在海面上种下的钱币,甄玥铺满海面的云朵,殷泰抛在空中的一把黑色泥土,最后一个,便是小米造出的一根黑色光柱。

    尽管如此,一缺岛的下降速度仍旧在缓缓加快,白夫人只是看了一眼,便下了定语,“二十二天之后,一缺岛将降落地面。”

    甄玥问道:“可不可以让七院学子来加把力?”

    “不行!”白夫人的声音很坚定。

    陆文山道:“二十二天,够那个小子消除空间漩涡了吧。”

    甄玥皱了皱眉,话语很是不客气,“小娃娃刚刚死了老婆,估计难有心情救苦救难。”

    白夫人伸手一招,白玉银顿时就出现在她的身边,“告诉他,救孩子。”

    她再次一挥手,白玉银又立马消失在原地,再次现出身形的地方,便是蜃龙城南边的大宅院里。

    米五谷昏倒在地,白玉银站在他的身边,转身回望,是看向自己的亲娘白夫人,“你明明有办法救她,为什么不救呢?”

    白夫人的话语在她心中响起,“不用救,何来救?”

    白玉银一愣,顿时双眼迷离,她仰起头,深深呼吸几次,这才蹲下身子,轻轻地喊着米五谷的名字。

    迷迷糊糊之中,米五谷听到了满耳的骚话,是田满说的,说得挠心挠肺,听得心惊肉跳,有时候会受不了她,有时候却又挺享受的,只是为什么感觉挺难过的,好像说骚话的她后来都不怎么说了。

    唠唠叨叨的管家婆,说东说西就是说不到重点,其实米五谷心里都知道,她是在故意找话说,就像她后来经常说的,“说话聊天啊,就要说一半,今天说一点,明天说一点,千万别一次性说完了,不然以后就没有东西说啦!”

    可米五谷觉得自己和她朝夕相处,好像总有说不尽的话语,根本就不要留着一点点说,只是此时的心里为嘛就这么的痛,那么喜欢说的她怎么就不说了呢?

    圆嘟嘟的脸,弯成月牙的眼,甜蜜蜜的笑,是田满长胖后的招牌笑容,可爱至极!但好像没有一次亲口告诉过她。

    米五谷能感受到割裂喉管的气息,鼻头发酸,眼皮上被酸涩的眼泪打湿,又痒又痛。

    他忽然感觉背上增加了重量,是田满,她又赖着不走了,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经常勒得他出不了气,就像现在,怎么也呼吸不了。

    你还在吗?

    米五谷的心里这样问着,可背上却没有传来她的回答声,他咧着嘴角笑,是她又睡觉啦。

    你吃饱了吗?

    米五谷心里继续问她,这是以前不能问的问题,她会以为他舍不得钱,又会以为在骂她胖,所以啊,她就会故意找茬挑刺,故意跟他吵一吵架。

    好吧,她是睡着了,所以他才敢问出来。

    他很喜欢她身上的香味,是体香混合美人散的香味,勾人的很,每次他都中招,就算没有中招也要故意使得她多洒出一些,他就一边占便宜一边还是占便宜。

    把好多好多的话藏在心底,想要慢慢跟她说,只是现在,已经没人说了。

    因为她尸骨无存!

    米五谷猛地坐了起来,喉咙里喷出一口血液,在身前描绘出一朵红色的花朵。

    若是可以送给她,他可以舍弃生命,他如是想着。

    一只雪白如玉的手按在了他的头顶,白玉银温柔的声音传来,“小米,听老师的,你得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

    米五谷双眼无神,根本就听不进去。

    因为在他的脑海里,有田满秀气的面容,有门板似的面容,有娇羞的面容,有放荡狂浪的面容,一幕幕闪过,根本就停不下来。

    因为在他的双眼里,全是田满琐碎的话语声。

    他没有表情,就这么坐着。

    白玉银弯腰下,轻轻将他抱入怀里,她其实很有多种方法唤醒他,可她却偏偏选择了最难的一种。

    “你不是说过喜欢老师么?怎么有了新欢就忘记旧爱了?”

    修行之人,若是对于外界无动于衷,始终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那么这个修行之人也就到了跌境的边缘。

    可米五谷钻入了牛角尖,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白玉银轻轻一笑,忽然又道:“老师都叫不醒你,你这小色狼可当的一点都不称职。”

    米五谷忽然动了动,双手轻轻抱住了白玉银的腰。

    白玉银笑道:“关于田满,有一件好事,可我不能说。”

    米五谷身躯一震,缓缓转动了头。此时的他,像是一个拿着扫帚的小人儿,正将散落一地心神扫在一起归拢,最后捡起来藏在怀中。

    “老师,我是不是又让你失望了?”

    “是挺让我失望的。”

    “老师是不是又要走了?”

    “嗯。”白玉银转头看向西边,小米消失的地方,她这才在心里默默补上,走不远,走到哪里都在你的视线里。

    白玉银站起身,裙摆无风自动,身体缓缓飘起,不过片刻,就消失在西边的云雾之中。

    米五谷双手重重拍打在自己的脸上,这才站了起来,侧过身,对始终站在远处回廊下的龙伯笑了笑,“龙伯,作为龙族的一员,也给您看笑话了。”

    龙伯道:“儿女情长,谁也谁说不得谁,不过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还是先找东西要紧。”

    米五谷点头道:“我这就去寻找对比之物。”

    他走进屋内,径直来到一座化妆台前,从诸多的首饰之中挑出一个一寸宽的圆环玉扣。

    将其捏在手心,默默感应,直到气息完全与它契合,他立马就走了出来。

    “这玉扣圆润光滑,并没有雕琢,但其他并一定都是这样,只要只这个样子,龙伯都可以将其拿来。”

    龙伯左手拿着玉扣,右手捏了个手诀,随后将手诀一抛,整个蜃龙城的上空便出现了玉扣的模样。

    城池里人人涌动,各家各户自动寻找,米五谷闭上眼睛,感应到哪个方向有动静,便伸出手指指向哪方,龙伯从中调度,全城搜索,速度奇快无比。

    不过半天功夫,十一个相同模样的玉扣便被送到了米五谷的手中。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修行新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修行新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行新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