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消除空间漩涡的办法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修行新时代第三百三十三章 消除空间漩涡的办法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十一个玉扣大体形状相同,每一个的花纹又均不相同,历经这么多年,被各种所谓的大师雕琢刻画,好几个已经完全破了品相。

    米五谷拿到手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种残缺感,如同瓷碗缺口,水晶杯开裂,顿时又想起了田满。

    龙伯道:“还有二十二天,一缺岛就要降落在地面,太子,若是空间漩涡不消除,造成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有多严重?”为了分心,米五谷想也没想就问了出来。

    “来的路上你也应该看过漩涡的特性了,是不是很像你的如意袋囊?”

    “我的如意袋?”米五谷想了想,在纳物一事上还真有点相像。

    储物之物,芥子之物,洞府洞天,深渊秘境,都有空间纳物之法,而他的那只白色袋囊,根本就没有空间一说,因为里面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根本看不到尽头。

    测量空间的大小,一个是眼睛看,一个心神看,而看到的大小却又取决于看到的东西。

    内观察气海景象,米五谷的气海里已经出现了两个大洲,以心神观察,便处处可查,空间大小根本不是他站在蜃龙城看一缺岛的大小可比拟的。

    对于袋囊的研究,柳小霜是最勤快的一个,每每和米五谷在一起的时候,少不得就要重新研究一番,所以对于袋囊的空间认知,比米五谷还要强出不少。

    早些时候,柳小霜就比喻过,袋囊里有另一个世界,或者说,是以某种秘法将气海里的景象封禁在袋囊里,造就出不同于芥子之物的另一种空间形态。

    记住网址

    依照这样的比喻,米五谷将空间漩涡重新定义,便是十一个一直开启的袋囊神通,有什么就吸收什么,届时,整个新东洲都将不复存在,更严重些,便是整个大陆的消失。

    有了这一层想法,米五谷顿时又有了一种明悟,这十一个空间漩涡,有可能也是天星欲如意的一部分,而它的这种吞吃现象像就像是他的独创秘法“肚里乾坤”。

    “哈哈!”米五谷干笑两声,什么鬼独门秘法,还是潜移默化参照了老太婆的神通,只是没想到到了此刻,这才后知后觉。

    龙伯笑道:“九天娘娘的神通之广大,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

    对此,米五谷深表赞同,就像老太婆说出“女娇”二字的时候,整个天地便开始了重新运转。

    想通了空间漩涡的关键点,那么就可以着手做准备,十一个玉扣在桌面上依次排开,米五谷在犹豫是先将它们炼化好,还是说,正好用十一个对应的玉扣去一一消除十一个空间漩涡的好。

    米五谷将想法说了出来,是想这位年纪极大的龙伯给一点主意。

    龙伯道:“我看它们就是一堆废品,是给不了你帮助的。”

    一点就透,米五谷与它们有心神联系,像是炼化的法宝一般,能够体悟得更多,而龙伯看它们,就只是一块炼化不了的石头。

    龙伯出了门,将房间留给了米五谷,更是下令谁也不能靠近,是想给米五谷创造一个安静的环境。

    伤了心神,伤了肺腑,田满的身影又在脑海里不住地闪过,米五谷发现自己越是独处越是难以平复心情。

    他悄悄来到窗边,静静看着满天的星斗,既然没办法屏蔽她,不如就再想一想她,只是越想越深,他的心神像是掉入了深渊,便再也拔不出来,痴痴呆呆的,像是一个活死人。

    龙伯端坐在庭院里,安安静静的,良久之后,才轻轻叹息一声。

    声音不大,却恰到好处地传到米五谷耳朵里,是长辈对晚辈的关爱,有着深深爱护,还有一种血脉相连的亲情,米五谷深深呼吸,抹掉了眼泪,对着龙伯笑了笑。

    他跟龙伯见面不久,理应不会有多么深厚的感情,然而实际上,他血液里流淌着龙神精血的神通,在心底里便有着一种假象,像是从小就被龙伯看着长大,不少的虚假事情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不单单是他,连龙伯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血脉传承,恐怖如斯。

    龙伯笑道:“你不能定下心来,就很难有所得,不如放松一些,让他们出来陪一陪你。”

    米五谷道:“其实是有这个想法的,只是怕裴婕那个丫头比我还伤心,也就不这么做了。”

    裴婕不行,米五谷便把陆年给叫了出来,龙伯不再说话,闭目调戏,气息深藏,整个庭院中像是没有他这个人。

    听到田满的事情,陆年有一个刹那的失神,只是瞧见的米五谷的状态,便又恢复了温暖的笑脸。

    他伸手按在米五谷的肩膀上,笑道:“你走的路跟我们不一样,状态也跟我们不一样,我还需要你的帮助呢,所以啊,学一学女人的本事,使劲哭吧,我的胸膛是可以借给你的。”

    没有重话,但是意思很重,他陆年是人,而你米五谷不是,没有了男女的区别,没有了儿女情长的想法,只是就事论事,说得很是让人伤心。

    玄门气海合一,米五谷造出了一批长生之人,说得直白一些,他这是在造就一批长生久视的神仙,已经脱离了修行的范畴。

    所以说他走的路跟陆年他们完全不一样,他一个移动的香馍馍,不管是那种理由,他现在都不能消沉下去。

    米五谷想笑,却笑不出来。

    陆年道:“当时去你内景的时候,我见到了‘中正’,她的要求很难,但我还是查到了一些东西,或许可以帮你。”

    米五谷道:“所以我才不愿意跟你双修。”

    陆年道:“余温岛的葫芦山内,有一座八荒神火牢,只关押一个人,叫女-宝兮。”

    “跟晏氏有关?”

    “这得问你们龙族。”

    “我还得去一趟龙宫不成?”

    陆年想了想,“小米,若是能学得晏氏神通,就变作女人吧,我陆年养你。”

    米五谷气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开玩笑?”

    陆年神色认真,双手扶住他的肩头,“我是认真的。”

    “尤荷怎么办?”米五谷脱口而出,可说完就察觉不对了,他狠狠地给自己一个巴掌,气骂道,“你要当暖男也得有个限度,我可是个男人!”

    “哈哈!”陆年大笑不止,只是仍旧借着身高优势,将米五谷抱紧,“我想我要说的你应该明白,那我就不多说了。”

    当个女人,放掉田满,至少以后会好过一些,意思米五谷懂,可实际上却做不出来。

    好意就领了,米五谷也懒得反抗,更是借坡下驴,趴在陆年的怀里狠狠地大哭了一场。

    田满是陆年是从小就认识的人,好感极重,像是亲妹妹,只是随着年龄的增加,好像就各自都有了叛逆期,高中哪会儿就没少吵架,只是随着一场芥子试炼,两人的关系又瞬间得到了缓和。

    所以听到她的死讯,陆年的难过其实比米五谷还要多,还要重,在回到天机里之后,他便躲了起来,狠狠地哭了一场,只是无人知晓,无人察觉。

    米五谷拿起一个玉扣,试着将其炼化,或许是有着双方紧密联系的缘故,炼化起来并不艰难,只是炼化之后的烙印又会如潮水退潮一般缓缓消散,这样一来,就等是在白费时间。

    将十一枚玉扣收进戒指,米五谷洗了一把脸,看天色已经大亮,便走出了门,看到庭院中安静静坐着的龙伯,忙上前行了一礼,“龙伯辛苦了。”

    龙伯睁开眼睛,笑问道:“想到办法了吗?”

    米五谷道:“炼化这个办法行不通,我想去收取空间漩涡试试。此间还需要龙伯保护我。”

    “应该的。”守护米五谷,就算武月凰不叮嘱,龙伯一样心甘情愿。

    最近的一处旋涡就在蜃龙城西南,为了节省时间,龙伯现出龙身本体,载着米五谷乘风而下。

    “龙伯是蜃龙巢的家长,我想求一颗蜃珠,也不知道会不会让您为难?”

    灰色的龙,双角极其巨大,腰身下的鳞片全部是倒着生长,这还是米五谷第一次见到这种形态的龙族,甚至在以前连听都没有听过。

    “太子要蜃珠做什么?”

    “家里有只水灵要开智了,求个蜃珠帮帮它。”

    龙伯笑道:“那一颗蜃珠可不够,你到时候去一趟龙族,那里的天才地宝很多,配合蜃珠一起使用,水灵开智的效果会更好。”

    米五谷倒是不敢想,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太子可是野生的,去了龙族的底盘说不定就要挨打,不求太多,只求保险。

    只是想到家里的生意,忙又问道:“龙伯,我听说海妖比妖兽更多,龙族既然占据了一大片东海,怎么就不做海妖生意?”

    灰龙打了个响鼻,很有嘲讽的味道,“龙族占据的海域极其广袤不假,但也不是一家独大,要知道海中的仙山和秘境数不胜数,那么大型海妖和大能自然就不会少,为了海兽海妖打打杀杀,不是龙族的初衷。”

    “当然,这只是其一,另一个就是龙族不削为止,在龙族地盘之内,开发出来的秘境就有一百多座,现如今还有四十多做秘境正在开发之中,其中圈养妖兽,培植仙草灵植,构建地脉石基座等等赚钱的行当,根本不需要贩卖海妖……”

    龙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两个龙须就飘到了米五谷的身边,龙须的顶端燃起一点小火苗,产生一团白雾,白雾中一幕幕的场景在随着他的话语变动,正是他所说的具体景象。

    伴随产生的,还有一种香气,闻之让人提神醒脑,通体舒泰。

    龙伯说着说着,忽然一顿,巨大的龙头一抬,就将米五谷抛到了空中。

    米五谷朝下看去,那一团白雾平展开来,其中展现出一副巨大的地图,不用想也知道,应该就是龙族占据的底盘。

    “你小子是不是想做海妖买卖?”

    白雾散去,米五谷又坐回龙头之上,听到龙伯问起这事,也没有隐瞒。

    “妖兽生意已经成了固定行当,想要在这一行插上一脚,就肯定需要靠抢生意,这倒是其次,主要还是需要足够的资金,我这不是想做点无本买卖嘛,好赚取第一桶金。”

    龙伯笑道:“渡船的事情才是重点吧。”

    米五谷笑了起来,“还是龙伯厉害,我都没说,你就知道了。”

    龙伯道:“我倒是有个主意能去掉大型渡船这一项,你要不要听?”

    “当然要啊!”去掉大型渡船的开支,那么米五谷的自家生意就已经可以开始运转了。

    “见过大型海妖吗?”

    “在困龙虚见过了。”

    “九婴和千手?”龙伯又打了个响鼻,更是不削,“那可不是大型海妖,小不点而已。”

    听到这两个名字,米五谷顿时有了印象,九婴自是不必多说,就算改变了其体积形态,但基本的样貌还在,至于千手,想必就是那个水下的大触手怪了。

    “这还小?小不点?”米五谷非常震惊,因为他见过的最大陆路妖兽,也就只有那千手怪物的一根触手尖端大小而已,若那种庞然大物也只是个小不点,那还有什么东西才是真正的大型妖兽?

    “大型渡船的作用可不是装载多少东西,而是能够长途飞行,尤其是跨海渡舟这种大型渡船,最为主要的目的,可是为了躲避海中大妖而生产出来的。

    因为它大,行走的距离又远,生产出来之后,便可以取代很多普通渡船的功效,这才抛弃了到达目的地之后重新分拣的过程。”

    如此一说,米五谷就彻底懂了,“龙伯,你是让我去抓捕大型海妖当做跨海渡船?”

    龙伯笑道:“海妖只能在海里走,哪里比得了水路两用?”

    米五谷哈哈笑了起来,“龙伯啊!您总不能让我去抓只玄武当渡船吧!?”

    “为什么不可以?”

    “啊!?”

    米五谷整个人都呆住了,当年的玄武神君飞升天外,可是以自身弥补北方星域,这才有了开天的之举。

    有了这段经历,世人对其崇拜有加,自己去抓了他老人的后代当渡船,这要是让人知道了,那还了得?

    不说与众为敌这个事,就单单抓玄武一事,米五谷就心里打颤,浑身打摆子,玄武这种神兽可是极其稀少,也是从来不化人形的唯一存在,天生的神通就有数十种,随便掀起个海浪就能拍死自己。

    抓?谁抓谁还不一定呢?

    似乎看出了米五谷的困惑,龙伯讥笑道:“玄武一族也不是个个都是大能,与咱们龙族差不多,也就只是体积大一些罢了,我给你位置,到时候多抓几只来。”

    米五谷想了想,要是能抓自然是最好,谁还会嫌弃省钱不成,只是如何抓,抓了又会怎样,还是先问清楚些好。

    “龙伯,玄武一族人丁不旺啊。”

    “太子,你就放心抓吧,他们是人丁不旺,但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稀少。”

    “上万?还是几十万?”

    “这么多的话就好了,没有没有,三百多的样子。”

    米五谷苦笑一下,懒得再做声了,可心中却腹诽不已。

    三百多?还抓几只?这不管怎么抓,凭自己的实力,肯定是只能抓小的,但这样一来,不就惹恼了人家的家长吗?一家子庞然大物找上门来,就新月洲那样的地方,估计得被它们踏平了。

    龙伯突然哈哈大笑,“太子啊,你可是龙族的太子,就这么点胆子可是要被人诟病的。再说了,你的身份与他们平起平坐,抓他们一个小子做事,那是平辈之争,家里长辈要是出现,正当我龙族无人不成?就算不谈这些,我龙族和玄武一族都是开天功臣,两家争斗,别人可管不着!”

    对呀!我既然龙族太子,那么就是龙族的一人之下,要比身份,也只有玄武一族的太子可以比,那么抓几只玄武又能怎么样?

    “我懂了!”米五谷眼睛一亮,神采奕奕。

    “这就对了嘛!太子要做的事情很多,若是连这种事情都搞不定,那以后真的就别去龙族了,免得挨打。”

    “我其实已经定下心了,但是要多谢龙伯的开导。”

    “离一缺岛落地还有二十一天,但要免除一切灾难,实际上就没有这么多的时间,空间漩涡的影响极大,现如今就在大量吞噬新东洲的灵炁,每一天都是灾难的加重,太子,咱们的速度得快。”

    “龙伯说得极是,就算不为了别人,为了自己也是要努力才行。”

    空闲漩涡的周边,有无数的黑色裂缝凭空而生,龙伯周身有大片的白雾生成,白雾里有着山海陆地的景象,与裂缝撞击,便有山海陆地消失,但裂缝也同时别弥补,成了可以通过的道路。

    以自身空间弥补空间漩涡的影响,这样的大能手段,直让米五谷佩服得五体投地。

    远远的,瞧见一个黑点,便知道终于到了地方。

    龙伯道:“不等再往前了,老头子的身体可扛不住。”

    米五谷笑道:“龙伯神通盖世,能到这里就可以了,后面看我的吧。”

    他御风而起,同时将真元灌入手中的一枚玉扣,一个紫色的气泡顿时撑开,将他包裹在其中。

    “龙伯请回,我估计等会儿动静会很大。”

    “那太子小心一些。”

    等到龙伯远去,米五谷这才继续往中心飞去,紫色的气泡和黑色的裂隙贴合,便有一道白色的雷霆在两者之间串联,裂缝如同黑色的水流,顿时汇聚在气泡之上。

    离得越近,裂缝越多,此时此刻,就像是数十条水流灌入一个气泡,使得它不断变大,而变大之后,又会牵引更多的裂缝,气泡顿时暴涨,变得越来越大。

    随着气泡的变大,好像重量也在陡然增加,米五谷变得举步维艰,直到此地的动也不动动弹。

    手掌在眼前摊开,玉扣上便出现了一丝丝的黑色线条,线条伸出玉扣,朝着气泡伸展,直到线条将两者牵引在一起,便有一股股黑色的水流顺着线条冲入玉扣之中。

    冥冥之中,米五谷有了一丝感应,正是那些残缺部分,他心头默默召唤它们,便见到蜃龙城的方向,飞来了无数的光点。

    米五谷忙将所有玉扣拿了出来,光点极小,叮叮当当撞击在玉扣之上,将它们恢复如初。

    玉扣晶莹剔透,不显一丝残缺,这才是完美的形态。

    气泡终于与黑点撞在了一起,所有的裂缝化作一道道闪电,猛地退缩回到黑点之中,与此同时,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

    春雷炸响,整个新东洲清晰可闻。

    玉扣上的黑色线条倏然合一,笔直一线与黑点连接在一起,气泡同时收缩,将米五谷猛地朝黑点拉去。

    风驰电掣,只是一个瞬间,米五谷拿着玉扣的手就已经深入了黑点之中。

    米五谷福至心灵,有了一丝明悟,黑点是空间,是虚无,那么玉扣就是实物,正是容纳空间的载体。

    这让他又想起了自己的袋囊,袋囊是载体,里面的空间到底有多大并不重要,重要是袋囊本身,不管你多大,我一个袋囊都装得下。

    他心神一动,玉扣上闪现出一抹紫色的光华,它温柔地将黑洞包裹,以极慢的速度缩小

    这个过程很缓慢,光小心翼翼地包着光,像两种极其容易破碎的东西轻轻贴合,一个不小心就会互相撞破,使得这个画面失去平衡。

    整整一天的时间,紫色光华才虽小成一个小点,最后被装进了玉扣中心的空洞之中。

    啵!

    随着空间漩涡的消失,发出了一声释放气体的爆响。

    米五谷哈哈大笑,还真有一种为了配合他的成功,故意开了一瓶庆功酒的味道。

    啵……

    声音逐渐远去,震动大地。

    忽然间,一团五彩的灵炁团从玉扣里弹跳出来,浮现在米五谷的身前。

    他睁大了眼睛,惊恐的大喊大叫:“龙伯快救命啊!我他娘的要完蛋啦!!”

    在他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有一道白影出现在他的身边,正是第一个赶来的白夫人。

    她伸出手,虚端着那团灵炁团,也不见怎么用力,轻轻一抬,灵炁团便直飞天外,接着轰然炸开。

    天幕之上,出现了一朵巨大的五彩烟花,米五谷昂着头,都来不及反应,便看到了一股灵炁浪潮冲天而降。

    巨大的压力轰然袭来,他身边的白夫人快速画出一个七彩的圆圈,将他一同包裹在内。

    这还只是压力,光圈就猛地变形,米五谷瞧在眼里,后怕和后知后觉同时袭来,让他腿肚子直打颤。

    惊恐地看着浪潮以极快地冲刷下来,米五谷吓得再也站不稳,他紧紧闭上眼睛,一把抱住白夫人的腿,默默祈祷着这位大能能带自己度过难关。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修行新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修行新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行新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