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再见面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棋门术士第一百章 再见面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白泽轻叹,“不懂就不懂吧,你现在境界还低,有些道理你即便是知道了,也没有意义。”

    她可不是什么圣贤师尊,更没有耐心为他人讲经说道,至少现在是如此。

    数万载过去,她现在只想回家,看一看曾经的万妖宫,现如今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看一看那个曾被誉为天才的妹妹,到底精进到何等程度。看一看父皇曾经留下的痕迹……

    “哼!”吕卿嘴撇的都到了耳唇下面,他最讨厌别人将话说到一半,凡事都不解释清楚,还不如不讲。

    他当即盘膝而坐,开始默默体悟,沟通天启星魂,问它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人,我想要一块血晶石,主人请给我一块血晶石吧!不要太大,只要一块拳头那么大的就可以……”恍惚间,有声音自吕卿的心湖响起,听不出是男还是女,或许那只是一种意志,一种情绪波动,并且随着吕卿的聆听与感悟,这种情绪波动越发的清晰、强烈。

    吕卿同样以情绪波动,表达自己的疑惑,在心底询问,“你要血晶石有什么用?”

    “血晶石可以助我缔造生命,演绎轮回。”一股波动在次传来,直达吕卿的新田,“没有不朽的物质,只有不朽的灵魂,即便是传说中的血晶石,在千百世过去,它也会风化,也会变小,甚至是化作尘埃,变成其它的物质。不朽的是精神,是意志……”

    混沌生无极,无极生太极,太极化阴阳,阳者为太阳,阴着为太阴。阴阳之初为太初,此时它的不死物质特别的浓烈。所谓的不死物质,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永垂不朽,而是相对而言的不死。

    就像黄金,它不会轻易的改变自身的性质,而铜铁则就不一样了。如果把黄金比作不朽,那么铜就是半不朽,而铁就是容易腐朽的。

    铁器很容易生锈,生锈的铁还是铁吗?铁锈与铁当然已不是同一种物质,这个时候就可以说它是死了。当然,铁锈中还会有铁的某种特性,但到底还是变了。

    铜于铁而言,要稳定的多,它不会轻易变性,但与黄金而言,它仍旧不够稳定,所以只能算作是半不朽。

    可即便是黄金又怎样?它也有会变化的一天,当金元素的原子核受损,电粒子消失时,它也会成为另一种物质。点石成金,是把石头的本源物质,向着黄金转变,一旦成功,则石头就不再是石头。同样,既然有点石成金,就会有点金成石,当然这比较难,因为石头是腐朽的,轻而易举就会灭亡,会变化,它是不稳定的物质,而黄金是稳定的,可以称之为不朽,所以它是很难变化的,需要有大法力才行。

    但同时它也说明了,即便是黄金,也是会变化的,也是会腐朽的。而真正不朽的,是灵魂,是循环、是变化,这才是真正不朽的力量。

    混沌演绎乾坤,缔造光明与黑暗,太阳与太阴之初虽然存在着大量的不死物质,但如果无法孕育出生命,演化轮回之光,那么纵然有再多的不死物质,也会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耗尽,从而走向灭亡。

    演绎生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它需要大量的生之精血,血晶石中恰好有这种精血,因为这本就是仙的精血,是仙的生命。

    所以天启星很需要它,来帮助自己演化生命。

    世界是平衡的,天启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却于此处窃取大宇宙精粹,获得太初的生命精华,今日种因,他日必有果。如果它能成功演绎出生命,收集念力,反补太阳,则太阳就会获得源源不绝的生命,它就可以发出更耀眼的光,照耀的更久,而天启星也会因此获得它的庇护,从它的身上源源不断的攫取能量。这是一个循环,也可以称之为轮回,这才是真不朽。

    大宇宙的法是如此,一个人的修炼也是如此。

    这些意志与信息,天启星魂只是在一瞬间就传递给了吕卿,只是他想要理解这些东西,却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在众多的信息当中,吕卿提炼出了两个关键字,那就是:念力。

    他本想再咨询一番,不过想到自己境界还低,或许有些东西,还无法捕捉。他曾听闻,诸神之所以要建立中庙,享受人间香火,为的也是收取念力。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可以平白无故获得的,想要获得某种东西,就要有等价的付出。

    吕卿忽然心有所感,似乎要陷入到某种悟道境中,他的额头在发光,精神力在生长。

    不过很快,就又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自己所悟的东西,与他的道相反。棋门主杀伐,伐天、伐地、伐不仁……这与刚刚他所悟的循环与轮回不同。

    “即是如此,那我便杀出轮回,打破循环……”吕卿心里喃喃着。

    原本照射向他额头的太初之光,竟然在一瞬间被驱散。

    大地深处再次传来天启星魂的声音,当然还是一种情绪所化,“主人,为何要驱散太阳的赠予?这可是太初之光啊?它刚刚形成还没有多久,每一缕光线都是朝阳之光,带有浓重的生之气息,即便是凡夫俗子,也可延年益寿,主人为何不受?”

    吕卿豁的站起身,以心念对太阳表达谢意。顿时,他觉得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物质飞上了高天,与太阳相交融,它似乎比刚刚多了点生命的朝气。

    “这就是念力吗?可以为不朽之星增加生命的精髓吗?”吕卿方才的感谢当然是真心的,只不过他不需要这种不朽的力量,一来是现在吸收了也炼化不了,沉积在体内,迟早还会飞走,二来他的道不同,棋门之道最终是杀出来的,什么不朽?什么长存?都要随着他的杀道而行,他的道,是毁灭之道,那是杀的力量。与不朽截然相反。

    他不知道自己的道最终演变下去,会成为什么,棋门老祖已消失,并不在这个世界上,而且当年吕望所得的棋门宝术,也不是完整的,这条道还从未被人所占有过,每一个自认为已掌握了棋门之道的人,其实都不过是只掌握了部分而已。

    吕卿默默的向太阳施了一礼,随后取出一块巴掌大的血晶石,轻轻的放在地上。

    轰隆,刹那间山摇地动,宇宙各处都传来一片祝贺之声,天启星更是充满了喜悦。

    血晶石压塌了地表,沉入地下去了。许久之后,震动才停止,里面传来天启星感激的波动。

    白泽见状,眼神诧异的望着吕卿,于此同时,一块石板从大地深处浮现出来,正是那块通往万妖宫不灭天的石门。

    这块石门并不小,宽高各有数丈,上面坑坑洼洼,看似是被光阴腐朽的,实际上这是至宝,不说是不朽之物也差不多了,上面每一条纹络,都是一种大道符纹,可沟通这天地,接引不灭。

    吕卿却知道,这扇门或者说是这条通道,早已关闭,没有灵儿的认可,任何人都难以入内。

    毕竟那是一方天地,不是一个洞天,其原本世界之大,或许不比吕卿所在的真实世界小。

    只是时过境迁,万物凋零,那世界已由不灭天变成了寂灭陆,早已不成气候。可就空间而言,仍旧要比一般的洞天秘境要大的多。

    好在白泽说她能破开世界界壁,倒也不是硬攻,而是向那石门滴了三滴血,并向其中注入法力,又拜了三拜,看样子像是一种古老的认证仪式,最后轰的一声,仿佛有一扇门被打开,石板上浮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白泽与吕卿先后迈入其中。

    原本色彩斑斓的世界,在一刹那间斗转星移,化成了虚空,变得阴寒而又恐怖。四野寂静,天地间一片漆黑,星辰暗淡,天上无发光耀眼的横星,只有点点斑驳的星骸,死气与孤寂,仿佛成为了此处的永恒。

    当吕卿再一次踏足寂灭世界,一股悲凉的情绪填满他的胸腔,想起胡灵、想起妖皇,恍惚间,竟仿佛有泪要流出来。

    “胡灵,你还好吗?”吕卿站在寂灭碑前,凝望着远处的山峰,不等白泽说些什么,他就已率先开口。

    “是你……”

    远处,一座宛如被剑削平的山峰上,一个身着粉装的小女孩豁的抬头,望向一个方向。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但却不敢留下来,因为她怕自己变丑。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时间只过去了数个月,没想到就又见面了,这让胡灵即是欣喜,又是感动。

    面对着这个一触即碎的世界,白泽没有敢飞,因为那样动静太大了,她怕稍不留神,就会毁掉自己的家乡。

    “怎么……会这样?”她早已模糊了双眼,虽然早就听吕卿讲过,这个世界已经被废掉,但现在亲眼目睹,仍旧是心绪起伏,如有一块巨石压在了心头。

    吕卿早已向着一处山峰跑去,沿途不断的传来土地崩坏的声音,咯吱咯吱,那是黑色的岩石世界被踩碎的声音。

    这里仿佛比数个月前更加的不稳固了,吕卿没有多想,他只想早点见到胡灵,见到那个生活在绝望之中的小女孩……

    终于,他站在了被削平的山峰上,四野寂静。

    相对来说,这里有法阵守护着,土地没有那么糟粕,很坚实,不怕他奔跑。

    小女孩站在阵台的中心,伴着一盏青灯,有些不敢相信的遥望着吕卿这一边。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棋门术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棋门术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棋门术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