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搜集信物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道境之主第六十六章 搜集信物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何击杀一个刺客,贺成显然给出了最好的处理方法,手中铁简能够无视五阶以下的灵阵,这是心眼之前解析出的情报,如今那夜枭工会的刺客,飞身如狐,速度极快,正是一击必杀的好时机。

    刺客只道这个外来者方才居然相用那脆弱如同朽木的气剑,用来抵挡自己,简直是天方夜谭。可下一刻,他就发觉,面前的青年手中有东西刺出来了,他冷笑,自己身上可有一个三阶的防御法阵,寻常手段根本不可能伤到自己,更别说这么一个修为浅薄的炼气师了。刺客不管不顾,强行往前踏出去一步,他要一剑刺杀这个身份成疑的外来者,以扫除最大的后患,可眼前的青年竟然在极短的时间里,稍稍转身,虽说挪动不大,但是刺客手中软件已经不再是对准他的心口。

    一剑递出去,贯穿了青年的肩膀,刺客想要收起剑,却感觉自己胸口吃痛,他低头,那一柄锈迹斑斑的铁简,竟然贯穿了自己的胸膛!刺客错愕,伸手去摸,却在铁简之上摸到了一丝黑色的气体,他怒极,竟然被修为如此浅薄的人伤到了,同时刺客也有些惊慌,莫非对方真是戎洲二十七局的人?否则如何能够有这等手段?他咬牙松手,袖袍之中又有一柄小刀飞出去,事已至此,他现在必须要斩杀这个青年,否则被降临者知道,哪里会有他的容身之地?

    可是小刀飞出去,撞击在面前青年身上,无力地落下摔在地上,没入黄沙之中。

    “怎么会?”刺客心惊,咳出血来,他意识到这把铁简有问题,想要抽出来,可双手连握紧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瘫倒下去,贺成走过来,伸手将铁简拔出:“多谢阁下提醒了我,待会儿我就去找些戎洲二十七局的人,好好问问有哪些部门,阁下放心去吧,沾染了这死气,你道则已经开始崩坏了。”

    刺客心中不甘,自己实力远超对方,怎么会这般潦草收场?他看着滴血的铁简问出了最后一句话:“你这是什么宝贝?”

    贺成拔出自己肩头的软剑:“我这死气,你若是肯躲避,我根本奈何不了你,但是你偏偏要撞上来,拼着挨我一下,也要将我斩杀,可真不巧,这铁简能无视五阶以下的灵阵,阁下若是上位修道者,那我恐怕还不能伤到你,啧啧啧,可惜了,阁下说我们修为差,你的修为也不高嘛。”

    那刺客闻言,又吐出几口血来,怒目瞪着贺成,断了生机。

    贺成取出一枚丹来,是来这春秋道境之前,霍心给他的,由丹师炼制,虽远不能达到片刻之间恢复伤口的程度,但是一丹入喉,伤口处已经有了阵阵暖意,但这还没完,心眼告诉贺成,伤口之中已经中了巫咒的道。贺成盘腿做下去,小瑟曦飞了出来,盘旋在其伤口之上,贺成拿出一根卑雷木的树枝,低喝一声将其捏碎,刹那间有雷光闪烁,即使离开了卑雷木,短时间内这卑雷木的树枝之中,依旧暗含卑雷木的丝丝道则,贺成记得清楚,岿巍山顶那上位巫咒师的最后一咒,便是被卑雷木的道则困缚其中的。

    天生阴阳相克,卑雷木的道则被小瑟曦以她的精神力牵引,汇聚到了那伤口处,不过刚刚接触,便是一阵刺里啪啦的声音传出来,一阵烟气在伤口处升腾,贺成咋舌:“不愧是那什么夜枭的刺客首席,光是一击,即使没有命中关键部位,依旧可以一击致命。”

    太元司缓缓走过来:“哥,没事吧?”

    贺成摇摇头,伤口依旧有烟雾升腾,好在自己的心眼能够压制痛感,贺成看着太元司手足无措的样子,打趣问道:“你小子真以为这刺客是你一泡尿浇出来的?”

    太元司摇头:“这人修为高深,怎么可能是没发现我们,被我一泡尿惹怒的嘛,我只是看着哥你刚才与他搏命换伤的样子,我自己只能保命,都还是靠着哥你的提醒,心里头多多少少,有些难受。”

    贺成摇头:“难受啥,难不成让你去跟他换伤?”他长吐一口气,站了起来,甩甩胳膊,血已经不再外流,巫咒的影响也已经被消除了,除却神经依旧疲惫,倒也还好,远处黄沙尽头,已经漏出了鱼肚白,旭日将升。

    太元司见贺成真的没有多少事了,这才走上来,伸手想去触摸小瑟曦,小瑟曦转头就钻入贺成眉心的印记之中,看得太元司发愣:“哥,你这是什么东西啊?灵召吗?”

    贺成白了他一眼:“你哥我是修炼气一路的,你以为我是你啊,还灵召。”

    “那,那刚才那个,那个光影是什么啊?”太元司眉头紧锁,之前的黑气也好,铁简也罢,他都能理解,黑气好歹是气,贺成是炼气师,虽说威力离谱,但是多多少少能够关联上,铁简是从这春秋道境之中获得的的宝物,其威力贺成也一开始就与自己说了,太元司也能够理解,可是刚才那个小身影,以太元司的感觉,明明是个独立的生命啊。

    贺成摇摇头,不知如何解释,精神与小瑟曦融合之后,虽说共用精神力,但是并没有与混沌一般的心意相通的感觉,依旧需要交流才行只不过有了小瑟曦在识海之中,自己对先天之道的控制,能够好许多。他想了想,与太元司说道:“你权当那是个暂住在我识海之中的生命吧,别的就不要问了,问了我也说不上来。”贺成抬手,从那刺客的尸体之上抽离死气,混沌在气府之中抱怨,却也只能老老实实吞纳那沾染了因果的死气,毕竟这是贺成要走的道,他只能依着贺成。

    那刺客的道则完全崩坏,一直笼罩着他面庞雾气这才散去,太元司这才看得清对方的模样,贺成上前几步走到这刺客的尸体前,由自己气府之中蔓延出去的死气,已经被收回,余下这修道者自身消亡产生的死气,已经够不成威胁,甚至几乎没有多强的侵蚀力了,

    他伸出手去,在衣物之中翻找,最后翻出一枚金刚木牌,收了起来。太元司在后面询问:“哥,你拿他的信物干嘛啊?”

    贺成笑笑:“你觉得这次春秋道境大开,什么最重要?”

    太元司想了想:“当然是道境的终极啊,这春秋道境这么大,想来这道境的终极,也一定会是个很强的宝物。”

    贺成摇头:“终极固然重要,但不是每个进来的人都想要,你想想,之前那蜥蜴,他的谈话之中,根本就看不出有想夺取那终极的欲望,我相信同他那样的还有很多,所以终极,不一定是别的修道者眼中最重要的。”

    “那是什么?”太元司依旧不明白贺成的意思。

    贺成扬扬手中的信物:“每个人都有进入道境的目的,而不管这个目的是什么,都只有进入了道境,才有实现的基础,这次春秋道境分三次开启通道,第一批名额开启后一个半月,第二批名额的信物,才会发下去,你说,这一个半月里,你哥我能够拿到多少信物?”

    太元司双眼睁大:“哥,你是要搜集这些信物?”

    贺成点头:“只可惜啊,上一只蜥蜴被死气吞噬干净,都还没来得及找到它身上的信物。”

    “可是哥找到信物也没用啊,那进来需要信物,出去又不需要。”太元司摇头。

    贺成看着手中的那一方金刚木:“这信物,能够救华夏。”他翻手,将信物收好,天已经亮了起来,是时候动身了。

    太元司眼睛一亮:“哥,我们这就去找宝贝?”

    “找宝贝。”贺成应了一声,转身辨别了一个方向,就在前面带路走了起来。可是这时候,一声巨大的震响,从他们身后的方向传来,两人立刻止步转身,震响之后,一股子黄沙从极远处,被莫名的波动推着,接天而起,连成一面黄色沙幕,朝着这边吹拂而来。

    太元司震惊:“这,这不对劲啊,我在这沙漠里走了这么多天,也没遇见这沙尘暴啊,快走啊,哥!”那黄沙漫天,不时还有几道波动从那沙幕之中弹射出来,如同前进的蛇群,在一屈一伸地试探前方的道路。太元司抬手就开灵召:“哥,你到我背上来,我唤出豹腿,应该能够迅速离开这里。”

    可是贺成摇头:“换龟甲,你能够召唤出的最大龟甲,我御气助你,硬抗过这场沙暴。”

    “为什么?”太元司抓狂,能跑怎么还不跑,非要硬抗消耗体力?但是贺成不动也不回答,依旧是深思的模样,太元司无奈,沉沉叹气,喝了一声:“甲!”

    太元司抬起右臂,硕大的龟甲浮现出来,深邃黑暗,贺成也抬手,以气府中的气流诱动周遭灵气涌动,扛在了那巨大的龟甲之下,那沉重的沙幕逼近,太元司哀嚎:“哥,到底是为什么啊!”

    贺成拉住太元司蹲下来,将巨大的龟甲倾覆在两人头顶,四面灵气浩浩荡荡地充盈在龟甲之下,贺成反问:“你在休与山里面只顾着与金家小姐玩闹了?龟甲是半圆,扣在地面上,只要不让这沙暴掀开,我们便相安无事。”

    灵气死死稳住龟甲,沙暴已经降临,四面风沙骤烈,太元司苦着脸,脑后八层光环闪烁不已,好在这过程只持续了一两刻,随着沙暴远去,四面终于平静下来了。太元司收了龟甲:“哥,我是想问,为什么我们非要留下来啊?”

    “不是留下来,是去那边”贺成远远抬手指过去,是方才传出震响的方向,贺成慢慢解释道:“刚才那波动,恐怕是高手之间交手的威力,只是要能掀起这等威势,恐怕是上位修道者在交手了。”

    “上位修道者!”太元司眼睛亮起来:“那岂不是可以一窥强者之路!”

    贺成面皮微微抽搐,以二人这修为,刚才那种威势要是直接落在身上,还不直接就凉透了。只是贺成虽然清楚意识到这一点,他依旧要去看,上位修道者就这么多个,进来一万人,其中上位修道者封顶了也就几十个,现在有人交手,他必须要去看看,看是不是自己的爷爷鹤千冮在动手。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道境之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道境之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道境之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