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复杂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当首富从买亏损企业开始第三百二十三章 复杂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大家面面相觑,郑春红带来的现场消息实在匪夷所思,他们很难想象曾经出难题的津田驹社长下跪请求原谅,行政配额谈判被甘总拿到手。

    “甘总,确认已经拿到30亿配额吗?”

    甘笛有气无力地回答:“夏宛,带着团队过来吧,后边细节你们去谈。”

    女记者很快笑不出来,甘笛笃定的回答,经济日报的消息传递很快。她通过私人关系询问省城代表,得到同样的消息。

    女记者以往的认知都要掉光了,她反复和现场代表确认得到都是同样的消息。

    “这怎么可能?甘总竟然拿走全部配额。”

    沸腾的现场,已经没有人给记者解答问题。

    田建和邹亮的手机几乎没有空闲时间,所有证据显示,甘总不声不响在经贸谈判中拿下全部订单。

    “肯定是真的了。”

    毛彪放下电话,哭笑不得:“麻蛋,被魔都纺织协会给骂了一顿,说咱们小心眼,他们和津门谈好这次配额分配,被甘总全部吃光。”

    夏宛换上象征胜利红色套裙,抹上烈日红唇,踏着白色高跟鞋,准备到津门谈判会场奖励一下甘笛的表现。

    民营企业主导行政谈判,值得大书特书。

    “佳薇,马上喊上极地的田总和邹亮,周振邦律师和甘总在一起。审计和法律团队直接出发去津门集合。咱们马上去。”

    夏宛很麻利指挥团队,她露出灿烂的笑容:“记者同志,不好意思,等有机会再专访,如果不相信,可以和我们结伴而行哦。”

    夏宛迈着大长腿轻盈的离开,留下经济日报记者愣在原地。

    “夏主任,我还有许多问题,我想见证历史。”

    女记者受邀和夏宛坐到一起,方便专访,她搜集到的信息证明极地公司马上要一飞冲天,甘总窃取了谈判果实。

    奔驰在高速上疾驰,两侧的行道树密密麻麻的倒影掠过,映衬女记者的脸色不断变换,刚才放肆的笑声让自己很丢分,她非常想了解甘总幕后做得工作,能在负面舆论爆炸的环境下逆袭成功。

    她刚下定决心,夏宛的手机不断震动,终于有人打探到江河投资的战略部负责人的电话号码。

    秦师立十分客气:“夏总,我是第三纺织的秦师立,我们在去年曾经拜访极地公司时见过一次。”

    “极地公司一举获得30亿配额,也有我们省城的功劳,就在刚刚我们支持甘总取代津门成为谈判的负责人。”

    “请问夏总,方便聊聊配额的分配问题吗?”

    这种老狐狸都没安好心,夏宛笑道:“甘总在现场,你可以和他直接沟通啊。”

    秦师立看了一眼会场内的国王,按理说甘总年轻帅气的面孔富有亲和力,但是从津田驹下跪之后,他身上突然笼罩着一层神秘感。

    威严又神秘,让秦师立望而却步。

    等待期间,他和佐藤社长互相保持沉默,对视着,双方仿佛有气场笼罩,能和东瀛国际巨头谈笑风生的水平,直接硬刚文广泽。

    秦师立把心态放在和夏宛一个地位上。

    “甘总说细节由您来负责。您现在说话方便吗?”

    经济日报女记者刚刚采访过秦师立,第三纺织在省城是明星企业,生产产能不高,净利润很足,每年员工分红都要大几千元,人称省城的极地公司。

    一切都是秦师立的功劳。

    她歪着身子,凑到近前,立着耳朵倾听。

    夏宛没理会对方的小动作,笑着问:“秦厂长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秦师立:“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他也经营小型纺织厂,经营很艰难。比内销呢,极地公司的新品服饰已经占领全国,没办法比。出口呢,没有配额准入证,这不是求到我身上来了吗?希望夏总给个机会,调剂一些配额。我这个朋友说了,极地出多少配额,这个朋友补多少钱。”

    “倒卖一亿配额,你的朋友补一亿现金?”

    “夏总,不是倒卖,咱们是为了解决中小型纺织厂的外贸出口问题,替他们找出路。如果夏总愿意栽培,我咬咬牙,一亿配额补一亿现金。”

    女记者啧啧称奇,无论秦师立说得多么动听。她听出端倪,秦厂长应该想要购买纺织品配额,这种倒卖配额的事情不应该是禁止的嘛。

    30亿的配额能换到30亿现金,这是多么一笔巨款啊。

    都说甘总是十亿富豪,现在必须要更正一下,拿下配额已经成为40亿富豪。

    田建坐在前排,他太懂其中猫腻,像丝绸这种波动大的纺织品一般不好出手,比如像袜子、背心、床单、牛仔裤等初级加工的纺织品,在黑市上特别受欢迎,别说一倍价格,两到三倍也有求购者。

    我有一个朋友做纺织厂。秦师立真会胡诌,这是想自己做二道贩子,想从中赚取差价。

    国际配额多数以纺织品类目数量作为订单,30亿元应该是为了方便,中方预估的价格,秦师立为了达成交易,具体类目都懒得询问。

    “秦厂长,等我到现场咱们详谈,我现在手上没有任何资料,至少先等我们和东瀛方面谈完细节吧。”

    秦师立:“夏总,谈判会场就等您的东风,我去门口恭候您的大驾。”

    经济日报女记者再次复盘和秦师立的专访,第三纺织的车间织机摆放整齐,员工们工服很干净,似乎缺少生产气息。

    秦师立每年的净利润是贩卖配额产生,她头皮发麻,这种事已经违反相关规定。

    “秦师立报价有点低,整体要是出价55亿以上倒是可以考虑。”田建打趣一句,让夏宛了解一下黑市市场。

    女记者:“极地公司要倒卖配额?违法啊。”

    田建很无奈:“我随口说一句而已,别上纲上线啊。黑市配额买卖有成熟的流程。只要没落入个人口袋里,有关部门很难追查处罚。黑市的价格几乎是3倍左右,秦师立才是倒卖配额的贩子。”

    “配额这么值钱?大家都卖了岂不是更赚钱?”女记者发问。

    田建斟酌道:“不能这么算。配额倒卖本身违规,而且分润利益比较多,比如像秦师立这样贩卖的,同样还有承担风险的贸易商,然后才是购买配额的纺织厂。甘总这是抢占一手的渠道,以往大家没有这么多的利润。”

    “还有倒卖都是部分企业,紧俏的纺织品,羊毛、羊绒等国际市场认可度较低,贩卖反而需要搭配。总之,其中水比较深。”

    “还有甘总签订的配额我说了不算,一切都要听夏主任发号施令。你们省城记者不要揪着甘总不放,天天负面报道,看看秦师立,眼皮底下的黑暗都不管。”

    女记者哑口无言,甘总骂不还口,又是报纸流量担当,符合省城上边的利益,现在被人家直接把蛋糕抱走。

    为庆贺文广泽的文章都已经准备妥当,就等这次双方谈判结果,省城也能切走部分蛋糕。

    极地新品战略挤压本地纺织的生存空间,报纸摇旗呐喊,大家各为其主,没有对错。

    甘总一直惦记着反击,被甘总从中敲闷棍,按照田建的说法,直接拿走55亿以上的利益。

    省城的纺织企业满怀欣喜的等待,换来都是失落。

    秦师立的倒卖配额问题。

    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撰写这些报道。

    记者收拾心情,再次观察夏宛,原本疲于应付的女强人,现在身上多出从容和自信,真心发问:“夏总,这次的配额您有什么想法。”chaptererror();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当首富从买亏损企业开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当首富从买亏损企业开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首富从买亏损企业开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