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摇曳的虞美人花 110.你在窗前看风景,我在桥上看着你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汉宫春第二卷 摇曳的虞美人花 110.你在窗前看风景,我在桥上看着你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伍横家宴,曹德伍横密谋诡计,刘家危机再现。

    曹德打发了魏宝和春丽,施施然来到了后花园凉亭中,不多时,一个女子穿着斗篷,风一般飘进了凉亭。

    “夫君,你终于来了。”

    “杏啊,我想你想得好苦。”

    二人紧紧搂抱在一起,凉亭幽会,互诉相思。

    曹夫人静静地趴在桌上,魏夫人王氏轻轻推了推,曹夫人鼾声微微,王氏举目四望,小厅里,只剩下了自己和曹夫人,“来人啊,来人,端一壶茶来,我有些口渴。”

    无人应答,不知下人去了哪里。

    王氏心中不悦,只身离开了小厅,“什么待客之道,我要回家。”

    “哎,这该死的女婢,又去偷懒了不成。”

    王氏在后花园转来转去,黑灯瞎火的,不辨方向,王氏烦躁起来,“真是没有待客的道理,气死我了,伍夫人去哪了啊,也不说一声。樊巧倒好,如厕都半个时辰了。罗夫人也不知去哪里了。”

    王夫人抱怨着,轻轻揉着头,“真是,这么大的花园,连个茅房都找不到。”

    王夫人四处转着,一座小假山映入眼帘,眼睛一亮,“哼,人有三急,你们不礼在先。”

    伍横醉眼朦胧,依稀看到伍夫人东野杏和春丽站在自己身前,伍横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怎么了,为何一脸的愁容?什么时辰了?”

    门外响起了打更的声响,三更天了,伍夫人东野杏擦擦额头,“夫君,出大事了,魏夫人王氏落水淹死了。”

    伍横蹭得坐了起来,“你说什么?”

    伍横抬手打了东野杏一个嘴巴,“贱人,你把我坑死啦,有闲心管魏朱两家联姻的破事,惹出了大祸。”

    东野杏捂着脸,血红的掌印露出了半个,轻声啼哭,“我也是想着帮夫君分担些忧劳,几家联合起来做生意,伍家家大业大做舂陵第一豪族。”

    “呸,废话少说。带我去看看。”

    魏家,魏貔端坐桌前,自斟自饮,“幽谷响?”

    “属下在。”

    “你的人都到了吗?”

    “齐了。”

    “好生准备,看你们的了。”

    幽谷响瞪着一只眼,“他们弄瞎了我一只眼,我记着呢。”

    幽谷响甩开衣袍,走到了院中,慷慨发布命令。

    魏宝、魏镬等近百人跪在地上,魏宝偷偷瞟了幽谷响一眼,幽谷响眼睛放着凶残的目光,好似燃起了一把火。

    魏宝心中后怕起来,这才想起,幽谷响是魏貔的人啊,杀人不眨眼啊,好几个魏家人都死在了幽谷响的手底下,心中顿时不安起来。

    魏镬跪在魏宝身侧,手指轻轻敲击魏宝胳膊,瞪了魏宝一眼,嘴角漏风,“你不是说过几天才行动吗?你要把主人坑惨了。”

    魏宝强自镇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魏镬重重瞪了魏宝一眼,幽谷响说完豪言壮语,抱拳扭身,“上酒!”

    四个蒙面武术将大海碗依次摆在魏宝、魏镬等人身前,倒满了烈酒。

    幽谷响端着酒,“我等历代受魏家恩典,吃香的喝辣的,住着大房子,娶着娇妻美妾,今夜是我等报恩的时候了,今晚完事,每人黄金一鎰,都去并州逍遥一年。丑话说在前头,谁把今晚的事泄露出半个字,我幽谷响灭他满门。干。”

    幽谷响喝完烈酒,酒水沾湿了衣襟,幽谷响胳膊一甩,将大海碗摔碎,碎片四扬。

    众人一一摔碎了身前的大海碗,眼神冰冷狠毒,豁然站起,蒙面持刀背弓弩,排成两列队伍,在黑夜中潜行起来。

    一座木楼之上,一个壮士披着黑色披风,看着两列队伍默默离开了魏家,点头微笑起来,“风儿,看火飞起。”

    希贤居的大厅倒塌多日了,但其余客房还在,刘演的两个宾客在这守着,正在饮酒谈天,蓦然破空声响,两支利箭穿破了黑暗,两个宾客惨叫一声,倒在了血泊中。

    黑衣人目光阴沉,大手一挥,两队武士扑向了希贤居。

    一群瘦削的黑衣武士爬上了大树,俯瞰着刘钦家。

    不多时,夜猫子的声音叫了起来,凄厉两声,远处传来三声狼叫。

    一支利箭寒光一闪,刘钦后脖子中了一箭,叫都没叫一身,扑在了身前美女的腿上,殷红的血浸染了芦苇席。

    十几只箭先后飞进了书房,刘钦和那美女身中十几箭,再也没有发出一声。

    黑衣武士抛射火箭,不多时刘钦房子火光点点,火星变成了小火苗。

    幽谷响看着火焰渐起,高兴地笑了,吴老九一瘸一拐凑在幽谷响身边,他的一条腿被无病用碎砖块击伤了。

    吴老九幽幽说道,“大哥,魏宝和魏镬跑了。”

    幽谷响点点头,“跟着他们,看他们去了哪,不要打草惊蛇,想不到魏家的内奸是他们。”

    “诺。大哥,还有一事,我办事不利,请责罚。”

    “说。”

    “江二牛一家被我杀了,江二牛进了刘家还没有出来呢。”

    “那就不用找了,一道烧死了事,你去盯着魏宝魏镬这厮。”

    “诺。”

    刘黄抱着膝盖正哭着,只见窗外黑影晃动,不多时起了一些亮光,刘黄隔着门缝,院里四处着了火,鸡鸭鹅乱叫,鹿羊马乱跑。

    刘黄害怕起来,慌忙抱起无病,“刘元,快醒醒,快醒醒。着火了。”

    可刘元依旧沉睡,刘黄无奈,抱着无病冲到院里,高喊,“来人啊,着火了,救火,救火啊。”

    刘黄把无病放在水池边,随手拿了黄狗的食盆,端着水去灭火,一边奔跑一边高呼救火。

    幽谷响摸着下巴,“好曼妙的身子啊,烧死了可惜了。”

    张三凑到跟前,“大哥,我给你抓过来啊。”

    “快去快回。”

    刘黄慌张,水洒的满地都是,无病脸上被淋了水,刘黄衣服也湿漉漉的,火势渐大。

    刘黄绝望了,慌忙扔了食盆,反身进屋拖拽出来了刘元,累得气喘吁吁。

    无病幽幽醒来,只觉得四外大亮,睁眼看来,熟悉的小院子着火了,无病翻身坐起,火势很大,所有的房子都着火了,浓烟滚滚,红光一片。

    刘黄单薄的身子拖拽着一个人吃力地到了院里。

    这时一个黑影举着刀,冲到了刘黄背后,举起了拳头,刘黄歪倒在地,黑衣人抱起了刘黄。

    无病惊怒交加,随手捡了石头冲了过去。

    无病快似闪电,窜到了黑衣人眼前,黑衣人是张三,张三吓了一跳,举刀横扫,无病单手拍了刀锋,一阵金铁交加的声响,无病飞起半尺,石头砸在了张三的脑门上。

    张三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无病扶着刘黄,手摸脖子,脉率稳定,无病长吁了一口气。

    无病看着熊熊的大火,心中焦虑起来,顾不上刘黄了,慌忙窜入了屋里,抱出来小妹刘伯姬,又急急返回,抱起了刘秞。

    樊梨还在睡着,“姨娘,我一会儿再来救你。”

    无病刚刚到了院里,却发现刘黄被人扛着,无病大怒,轻轻放下刘秞,抄起一节棍子,健步跑来,幽谷响蒙着面,怪叫道,“这是什么怪物。”

    无病满脸黑灰,红口白牙,“纳命来。”

    一个黑衣人冷哼一声,“杀鸡焉用牛刀。”持刀冲了过来。

    无病眼睛眯起,向上跳起,黑衣人横刀掠过无病脚底板,横刀一空,无病却急速下落,从黑衣人裆下穿过,木棍上举,鲜血飞溅。

    黑衣人惨叫倒地,无病已在其后十步之外,幽谷响怪叫一声,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不好,忠狗来了。放箭放箭。”

    箭如飞蝗,无病拨打箭矢,不慎中了一箭,无病捂着大腿倒在地上。

    嗖嗖嗖,十几支箭如雨燕掠水,冲刺而来。无病咬着牙,连跳三步,绝技八步赶蟾,躲到了大树之后。

    院外人声渐渐大了,幽谷响看了一眼哈哈笑着,“撤,忠狗,我看你能不能救了这大火。”转身疾走。

    无病有心救刘黄,可熊熊大火中有父母、有亲人啊。

    街坊邻居望火兴叹,“哎,刘家多好的一家人啊,这大晚上的都在睡梦中啊。”

    “哎,惨啊,惨啊。”

    “感叹什么!赶紧泼水救火。”

    “这么大火,救不了了。”

    “呸,不泼水,这方圆十里都得化为灰烬。”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齐齐行动起来。

    无病拔下腿上的利箭,点穴止血。无病纵身跳进了水塘边,不多时,无病裹着满身塘泥窜了出来,闭气冲进了火海,拉出来樊氏、樊梨。

    邻居众人惊讶,“看,有个火人在救人。”

    大火燃烧着,无病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塘泥很快就被烤干了,窸窸窣窣的掉落下来,无病浑身是汗,“爹呢,爹在哪里?”

    刘演得知希贤居着火了,带着手下宾客前来救火,好不容易控制了火势,手下宾客王常领着一个马家的仆人走到近前,“大哥,马家派人禀告,刘家也失火了,刘家人都还没有出来。”

    刘演惊得说不出话来,侯军大喊,“来人,赶紧去救刘伯父、刘伯母。”

    赖金虎拎着一人推到了刘演身前,“大哥,你看这是谁?”

    正是幽谷响的手下李四,李四大喊,“我劝你们放了我,不然伍.......”

    刘演暴怒起来,横刀一扫砍掉了李四脑袋,“不然汝要如何?魏貔,我和你不死不休。”

    刘演带着手下风风火火赶回了刘家,只见院里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刘演大哭起来,泪眼婆娑四处转着看着,“弟弟啊,弟弟。大姐,你在哪?”

    “妹妹啊,你怎么了?”

    “娘姨,姨娘,你醒醒啊。娘啊,你怎么不说话啊。”

    刘演惨叫一声,晕倒在地。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汉宫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汉宫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汉宫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