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7章 对韩信,陛下是又爱又恨呐~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汉第一太子第0177章 对韩信,陛下是又爱又恨呐~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天子表示‘陈豨快玩儿完了,我想先回长安休息’,随刘邦出征的功侯将帅,自是只能躬身领命。

    简单商议过后,平定代、赵的收尾工作,便在天子刘邦三言两语之间定了下来。

    ——拜舞阳侯樊哙为左相国,同太尉周勃、车骑将军靳歙共掌大军,在燕王卢绾的配合下,继续攻打叛相陈豨!

    右相国郦商、太仆夏侯婴,以及御史大夫赵尧随驾折返长安。

    对于刘邦做下这般安排,功侯将帅们也并没觉得哪里不对。

    只不过,在从宫内走出之后,曲逆侯陈平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了当朝太尉——周勃的车辇之外······

    ·

    “一别旬月,曲逆侯往返长安,当甚是辛劳。”

    “不若今日暮时,曲逆侯至某帐中一叙,稍用些‘粗茶’?”

    听闻周勃嘿笑着发出邀请,陈平先是淡然一笑。

    待反应过来周勃口中的‘粗茶’,指的并非是真正的茶汤,陈平不由赶忙抬起头。

    见周勃神情之上,竟是一副跃跃欲试,甚至还不顾形象的咽了口唾沫,陈平终还是稍叹一口气,对周勃客套一笑。

    “太尉盛情相邀,鄙人本不当推辞。”

    “然今战事未休,又陛下班师在即,绛侯身太尉之贵,肩平定陈豨之重负······”

    “若陛下闻太尉战时饮‘茶’,恐或于太尉心生不安?”

    见陈平拒绝自己的邀请,周勃先是面色下意识一沉。

    待回过神来,细一回味陈平所言,终是笑着低下头,对陈平微一拱手。

    “曲逆侯所言甚是······”

    言罢,周勃不由又面带遗憾的舔了舔嘴唇,勉强将心中,对‘茶’的渴望按捺下去,才略带疑问的望向陈平。

    “曲逆侯今日,可是又何不解,欲相问于某?”

    见周勃如此直白的发问,陈平面色顿时一僵,暗自调整了许久,才终于僵笑着一点头。

    “然。”

    轻声道出一语,陈平不忘掀开车帘,看看车外是否有人,才将身体向周勃的方向挪了挪,将声线也压低了些。

    “绛侯或有不知。”

    “鄙人此回长安,乃得陛下之令,以淮阴侯行刺太子一事,问太子处置淮阴侯之案,再禀于陛下当面!”

    “然今日,陛下竟未问及此事······”

    忧心忡忡的说着,陈平不由将眉头稍一皱。

    “不知绛侯可知,此何故?”

    言罢,陈平的眉头,只皱的更紧了些。

    ——此番,陈平受刘邦派遣回转长安,最主要的使命,其实就是那‘三问’。

    粮米专营、赵王之罪,以及淮阴侯韩信的处置。

    而这三件事当中,粮米专营一事,已经是米已成炊,刘邦派陈平去细问,不过是想了解一下。

    至于赵王刘如意的惩治,也只是刘邦对太子刘盈的试探;无论刘盈打算如何处置,只要刘如意有危险,刘邦都会站出来,保住心爱的幼子刘如意。

    而第三件事,才是陈平此行,最主要的目的。

    ——太子刘盈,究竟打算如何处置淮阴侯韩信!

    陈平非常清楚,对于这件事,天子刘邦,几乎没有准备任何后手。

    无论刘盈打算将韩信明正典刑,还是暗中囚杀,亦或是暂时软禁,都可以。

    刘邦真正的目的,是想从这件事当中,看出刘盈作为掌权者的手腕、担当,以及胆魄、谋略。

    这件事,也是陈平最为看重的。

    ——在刘盈已经在‘整修水利’这份大考之上,给出了一份完美答卷的前提之下,毫不夸张的说,对于韩信的处置,就是天子刘邦,对太子刘盈的最后一个考验!

    陈平非常确定:这个考验的结果,将直接决定刘邦究竟会继续谋求易储,还是偃旗息鼓!

    自然,刘邦的态度,也会决定陈平将来,究竟是做一个‘愚忠’者,还是一个‘精明’者······

    但让陈平万万没有预料到的是:不等刘盈针对‘惩治韩信’一事做出答复,淮阴侯韩信,就已经被皇后吕雉,以及丞相萧何合力杀死!

    这样一来,陈平‘问太子对韩信的处置意见’的使命,无疑算是办砸了。

    自长安一路前往邯郸的路上,陈平更是为此事辗转反侧,茶饭不思了大半个月!

    结果今天到了邯郸,见了天子刘邦,陈平却发现:对于韩信,刘邦居然丝毫没有开口问的意思!

    更让陈平感到心惊胆战的是:那颗由皇后吕雉交给自己,被石灰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头,也被刘邦身边的太监头子——宦者令收了去!

    这一下,陈平是彻底弄不明白状况了。

    ——收了人头,就说明刘邦,并没有遗忘韩信这个人!

    但既然没有遗忘,又为什么不开口问呢······

    看出陈平神情中的不安,周勃心下不由戏谑一笑。

    装摸做样的思虑好一会儿,才见周勃佯做轻松的笑着一摆手。

    “嗨~”

    “韩信之事,陛下早已知之。”

    “十数日前,酂侯之奏疏,便已加急送至邯郸;皇后、酂侯合力诱杀韩信之事,亦已为功侯贵勋尽知。”

    说着,周勃不忘笑着拍了怕陈平的肩头。

    “曲逆侯久离邯郸,于此间事有所不知,却也情有可原······”

    闻周勃此言,陈平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对于萧何必然会将此事上报刘邦,陈平自是早有心理准备。

    甚至不单一个萧何——作为天子,尤其是开国之君,刘邦即便是不在长安,也绝对会有足够的渠道,来保证自己对长安的所有事,时刻保持‘无所不知’。

    但这个答案,显然还不足以让陈平,放下心中的疑虑和不安。

    “太尉,许是误解鄙人之意了。”

    面色严峻的道出一语,便见陈平眉头又是一拧。

    “鄙人此行,得陛下以‘问太子处置淮阴侯之案’相托;然鄙人,并未得太子言复。”

    “陛下纵已知韩信为皇后、酂侯诱杀,亦当以此相问于鄙人;知鄙人未得太子言复,也当稍行责备才是。”

    “怎今,陛下于韩信之事不闻不问,好似这世间,从未有过‘韩信’此人?”

    听闻陈平面带忧虑的又发出一问,周勃不由稍叹一口气,面上挂着的那一抹标志性的随性,也悄然转变为了一抹郑重。

    “曲逆侯,当是不知陛下于韩信,究竟乃何等情谊······”

    语调平缓的道出一语,周勃的面容之上,也稍涌上些许追忆之色。

    “遥想当年,曲逆侯尚为项羽帐中谋士,陛下则方自鸿门一宴脱身,为项羽分封以王汉中。”

    “正值陛下率军自咸阳南下,大军困局汉中,军心低迷之时,韩信自项营来投,为酂侯举于陛下当面。”

    “当是时,鄙人闻韩信,不过项羽麾下一裨(pí)将,还曾轻视于彼······”

    说着,周勃只自嘲一笑,又悠然长叹一口气。

    “然降汉不久,韩信便暗度陈仓,打破章邯之军,一战而闻名天下!”

    “陛下亦得还定三秦,雄踞秦中沃土,以为王霸之基。”

    “于韩信之才,陛下,实可谓又喜,又恨······”

    说到这里,周勃又笑着望向陈平:“曲逆侯可知,陛下此恨,从何而来?”

    见陈平痴愣愣一摇头,周勃便又是一笑。

    “此恨,便源自汉三年,陛下经彭城一败,率残军困居荥阳,为项羽所围逼之时,韩信拥大军而不知驰援,反破汉-齐之同盟,大破田齐!”

    “若单如此,倒也还可称之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然破田齐之后,韩信不思率军西进,背袭项羽而解荥阳之困,反挟己之功大,又陛下有求于彼,竟案挟陛下以齐七十余城,以酬韩信之功······”

    面带唏嘘的摇了摇头,周勃的面容之上,终是涌上一抹复杂的神情。

    “韩信之才,纵观古今,亦可谓千百年难得。”

    “纵鄙人,亦曾嫉羡韩信之能,而暗恨己之无能。”

    “然韩信此人,自持才高而目中无人,稍得武勋便挟功邀赏。”

    “陛下于韩信,可谓即惜之,又恨之;于韩信之死,则快之,又憾之······”

    “故今,韩信即已死,陛下自不愿复言及此人,只当人世间,从未曾有过韩信此人。”

    “毕竟再如何,往昔之良帅韩信,今已不过枯骨一具······”

    语调满是沉重的道出此语,周勃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咧嘴一笑,悄然将话头一转。

    “及陛下遣曲逆侯折返长安,面问太子处置淮阴侯之详案,曲逆侯,倒也称不上‘有负使命’。”

    “须知朝堂之事,尤此等关乎元勋身死之大事,无言,亦非无言······”

    听着周勃说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陈平先是面色一滞。

    待回过味来,陈平才终于明白:对于韩信的事,刘邦为什么没有问自己的意思。

    ——不是不想知道,是刘邦,已经知道了刘盈的答复。

    正如周勃所言:在这种高度敏感的事情上,掌权者没有态度,其实也是一种态度。

    所以对于刘邦‘你打算怎么处置韩信’的问题,太子刘盈的答复是什么?

    没有答复。

    ‘没有答复’,或者说‘不做答复’,就是刘盈的答复。

    终于解开心中的疑惑,陈平紧锁着的眉头,才终于缓缓松开来。

    不片刻,陈平望向周勃的目光中,也缓缓带上了些意味深长。

    “不过旬月不见,绛侯于朝中政事之知解,竟已飞涨至如斯之地。”

    “便是鄙人,亦有些认不出当面者,竟乃往昔,快意恩仇之绛侯了······”

    听着陈平隐晦的调侃,周勃毫不生硬的将面色一换,在车厢内哈哈大笑起来。

    “曲逆侯此言,实羞某甚也~”

    “再如何,某今,亦乃陛下信重的太尉,不日便当代掌陛下之兵,讨陈豨不臣。”

    “如此重恩、重信,若某还似往日那般放浪形骸,岂不有负陛下之重托?”

    听闻周勃这一番解释,陈平也只客套一笑,心下,却是暗自提高了警惕。

    “嘿······”

    “绛侯周勃······”

    “不简单······”

    “都不简单呐~”

    正思虑间,陈平又见周勃,再度恢复到往日,那副大咧咧的粗人模样,猛地将双手一拍。

    “嘿!”

    “曲逆侯可知,王恬启此人,今于何处?”

    见陈平应声做出一副‘愿闻其详’的神情,周勃面上激动之色不由更甚。

    “——三日之前,陛下已拜王恬启为卫将军,拜梁国相;又令其即刻赶赴梁都睢阳!”

    “昨日,陛下更曾独召某,言及此事。”

    说到这里,周勃的面容之上,悄然出现了一抹神秘兮兮的表情。

    就见周勃故作神秘的看了看车外,又学着陈平先前的模样,将身体朝陈平的方向挪动了些,才小声道:“陛下言:待陛下至长安,彭越,亦当为王恬启押解入长安!”

    “陛下之意,乃贬彭越为庶民;然皇后似曾进言陛下,言‘斩草除根’。”

    “故陛下意,先除彭越之爵,押入长安,再族而刮彭越。”

    “再后,便当以彭越之肉,往送淮南王英布······”

    听着周勃压低声音,将这些骇人听闻的事道与自己,陈平不由面色大惊!

    “刮彭越得肉,往送英布?!”

    满是惊惧的一声高呼,待反应过来,陈平又赶忙将声线压低,面容顿时再度变成先前忧心忡忡的模样。

    “陛下怎如此急迫?!”

    “今陈豨未平,若再逼反彭越、英布,岂不关东遍地反旗?”

    “如此,陛下顾此失彼,关东,又岂能不乱?!!”

    语调急迫的道出此语,便见陈平面色一拧,不片刻,便作势要下车。

    “不可!”

    “鄙人当再入宫,劝陛下暂缓此事!”

    “再如何,也当待陈豨授首,再言彭越、英布才是?”

    见陈平这幅架势,周勃只又将脸色一遍,语调中,竟也带上了些许意味深长。

    “某以为此事,曲逆侯,还是莫要再言于陛下当面。”

    “若不然,或当致杀身之祸,亦未可知······”

    面色古怪的道出此语,周勃便眯起眼,紧紧盯在陈平那进退维谷的面容之上。

    如此好一会儿,见陈平还是没有放弃下车,重新入宫的打算,周勃终是漫无目的的侧过身,扶着自己的腰,‘喃喃自语’起来。

    “嘿~哟······”

    “老啦~”

    “陈年之微创,竟已至某寝食难安,辗转反侧之地······”

    “唉~”

    “待此战罢,某也当暂去官职,赋闲在家,训诫不屑子孙,为我周氏日后筹谋啦······”

    “嘿!”

    “也不知亚夫,可曾尽心打熬筋骨,熟读兵书······”

    7017k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汉第一太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汉第一太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汉第一太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