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树林暗藏玄机 金相玉虚张声势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4.小树林暗藏玄机 金相玉虚张声势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老鲁“啊”了一声,怒目圆睁:“好你个家贼!老爷待你不薄,你,你为何忘恩负……义……”话没说完,身子一软,就朝金相玉脚边倒下。可怜老鲁忠心耿耿,寄身为奴几十年,一瞬间三魂赴在枉死城中,做了刀下冤鬼。金相玉将尖刀在他身上擦去血迹,拾起地上的灯笼照着,将老鲁尸体推入河中。然后整装举鞭,轻呼一声“吁”,将马车朝一片枣树林赶去。

    这个时刻枣树林过于安静,连风声都销声匿迹,漆黑一片带有腥味的空气中不时扩散着几声怪鸟的呜咽和老鸦的聒噪声,手中的灯笼如鬼火般忽暗忽明。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此时金相玉浑身发毛,硬着头皮钻进树林,似钻进一片酝酿着死亡的黑暗沼泽地,往里走了十来步,不敢再进去。找了一棵粗壮大树,将缰绳牢牢绑在树干上,又迅速钻将出来,将灯笼在脚下踩得稀烂,踢进河中,撒腿奔回李家大院,装作无事一般来到前堂,见李善仁在太师椅上酣睡。李家大院笼罩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打更的也不知跑哪里睡大觉去了,金相玉心想现在正是放火的好时机。就悄悄退了出来,蹑手蹑脚来到灶房,用引火柴在灶膛余烬中挑起火星,点燃一支火把,举起火把穿过灶房与前院相连的狭隘走廊,绕过前堂来到前院。院子里柴堆是早已堆好的,只要将火把往柴堆里一塞,火乘风势,一场大火就将燃起。他蹲下身子刚要将火把塞进柴堆,却见天边隐隐约约有红光闪亮,就多了一个心眼,起身来到院门前,朝门枢里撒下一泡尿,悄无声息推开院门察看。只见黑黢黢的天空之下,天际处有火光摇曳。“莫不是‘红毛’来了?真是天助我也!”金相玉兴奋地想着,这时打更的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喘着粗气囔道:“‘红毛’来了!”

    “果真是‘红毛’来了?”金相玉扯住他问。

    “是的,看这情形错不了!”打更的说着就跑开了。

    金相玉心中大喜。这时,李善仁隐约听见院子里有动静,起身朝院子里走来。

    “‘红毛’来了!‘红毛’来了!”金相玉见此时再要点火已来不及,索性喊叫起来,一声呼喊,顿时惊起大院里所有的人。

    庚子事变后,义和团遭朝廷和洋人双重剿杀,已消灭殆尽。后继新起贼匪,打着义和团旗号,昼伏夜行,打家劫舍,所到之处,百姓惶恐,士绅忧惧。有避之不及的,皆乖乖献财进宝捐草纳粮;也有负隅顽抗的,即遭暴殄。因贼匪身穿红衣、头裹红布,有时干脆披头散发,因此人称“红毛”。听到管家高喊着“红毛”来了,李善仁大惊失色,一把拉住他问:“你亲眼所见?”

    “老爷,你看……”金相玉将手指向被火把照亮的天边,“这架势分明跟去年闹拳匪一模一样,兴师动众,正在过河呐!”李善仁朝天边望去,见天边真的有些和往常不一样。往常这个时节,天空还是黑的,院外田野里静得地底下水流的声音都能听到,而今天,天边透出红光,隐含着不安分的骚动。

    “老爷忘了?去年拳匪过境,也是这副景象!”

    李善仁喃喃自语道:“看来是真的了!你再去村口打探,探得实情速速回报!”金相玉心想,用不着跑去村口,在自家屋顶上就可以看到村口动静,就说:“回老爷,小人去屋顶上察看便知。”李善仁说:“看我也是糊涂了,你可速去察看,察得详情速速报来。”金相玉点头应诺,却走向院门,假意护院心切,查看院门栓上了没有,暗地里却将门闩偷偷拉开。

    这个时候,仆人、家丁都围了上来,李善仁吩咐他们:“抄家伙随我去后院!”仆人、家丁也是经历过战乱的,明白贼匪如蝗,以为老爷吩咐抄家伙是为自卫,便四处寻找坚硬利器,整个大院就乱了起来,李善仁连忙制止,吩咐只要锄头铁锹和扁担即可,众人分头去找。金相玉爬上屋顶,朝村口张望,黑暗中有村民涌出村口逃难,远处天边隐约透出火光,确定是“红毛”来了,连忙折身返回。李善仁见金相玉这么快又回来了,忙问:“所见如何?”金相玉道:“刚才我上屋顶向村口瞭望,村口涌出无数村民,乱纷纷四处奔散,去年拳匪过境也是如此,真的是‘红毛’来了。”

    金相玉原本家世显赫,其父原为朝廷重臣,庚子年间义和团进京,一夜烧杀无数,天空皆赤,金家也遭洗劫。那时候他十九岁,被扒光衣服绑在家门外,眼看家中财物、古籍藏书被付之一炬,家人全遭杀戮,他趁火势失控,义和团撤走时挣脱绳索,连夜逃走他乡,他眉梢处那块白斑便是那时被火燎到留下的伤疤。因此金相玉只要见到赤红的天空便知是贼匪来了。此时,他充分发挥想象力,不假思索地说道:“红衣白刃,正在涉水过河呢!”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