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李善任逃难水上漂 李老爷试枪打铜炉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7.李善任逃难水上漂 李老爷试枪打铜炉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李善仁起出生计银,一刻都不敢耽搁,立刻差遣家丁合力将瓦坛从后院搬至河边,指引家丁在草棚下拖出木船。

    众人目瞪口呆,除了老鲁,李家家丁没人知道在李家大院外还藏着一艘木船。

    家丁将瓦坛奋力搬到船上,下到舱底,然后将随身箱笼都搬上船,李善仁这才宽下心来,命夫人、吴妈上船,解开缆绳准备开船。

    自己掖了一只粗布口袋,回到先祖堂,不及燃香点烛即稽首叩拜,告知祖宗,他逼不得已动了祖宗生计银,容当日后迁至新地深藏。

    然后收起牌位,装进口袋,俯身再拜,却在蒲团边发现一方湖绿丝绢,捡起一看,认得是小娘子随身之物。

    心中疑惑,笼入袖中,回到船上,可人群中没有看见管家和李小娘子。

    问夫人,夫人说刚才一起从房里出来,黑暗中以为她跟在身后,谁知走着走着不见了踪影,她也正纳闷着呢。

    李善仁已猜了个十之八九,愤然翻箱倒柜,取出一把金光闪闪的手枪,欲回大院寻人,被夫人一把拉住。

    此时,天空已放亮,大院里浓烟升腾。李夫人拉住李善仁说:“去不得,大院已经起火,‘红毛’已经进院。”说着,吩咐家丁王二、马仔回大院查看,务必找到二夫人母子及管家三人。

    王二、马仔两人急匆匆返回大院,大院里烟雾腾腾,两人直奔厢房。此时,腿快的

    “红毛”已登堂入室,一贼匪在上房里翻箱倒柜搜寻一遍,竟然一无所获,手持火铳怒气冲冲奔下楼,恰好撞上王二、马仔,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两枪。

    可怜王二、马仔顿时倒在血泊中,命归黄泉。再说金相玉接住从狗洞钻出的李小娘子后,搀扶她潜行至河边枣树林,林中车舆安然无事。

    马儿伫立在大树下,套了口罩,连打个喷嚏也不能,因此没有一点声响。

    金相玉将李小娘子扶上车,车内暖炉烧得旺旺的,十分温煦。李小娘子怀抱婴孩端坐车中,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金相玉迅速卸下马儿口罩、脚套,驱马走出树林,竟见河边泊着一艘木船,李善仁夫妇在船头翘首张望,心中疑惑,李家哪里来的木船?

    此时李家大院已浓烟滚滚,来不及多想,扬起手中长鞭催马上堤。李善仁见院里已飘出烟雾,王二、马仔去了半晌没有回转,心中焦急,环顾四周,晨雾从河中袅袅升起,船后的枣树林笼罩在一片令人不安的神秘气息中,忽听院内传来枪声,以为李小娘子和金香玉被贼匪堵在了院子里,仗着手中那把自动手枪,就要上岸返回大院救人,再次被李夫人劝阻。

    突然闻听身后的林中马儿长啸,晨雾中一辆三驾马车跃上堤岸往东而去,窗幔遮掩得严严实实,扬鞭驾车的正是金相玉。

    李善仁瞬间明白,原来自家管家拐了李小娘子,正要举枪射击,马车上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

    李夫人惊叫起来:“龢儿在车上!”婴儿的啼哭声冲破晨雾,在天空中回荡。

    李善仁无奈朝天开了一枪,隔空高喊:“金相玉,要财取财,要去便去,留下孩子!”金相玉高举马鞭在空中甩了个响炮,回应道:“孩子是金家的种,不是李家的!”金相玉的回音穿过浓厚的雾层传到李善仁耳边时恰似放大了数十倍,震得他如耳鼓碎裂般刺痛,李善仁顿时怒火中烧。

    原来这两个无耻男女早已暗通款曲,自己一向蒙在鼓里,还在贼匪袭来的危急时刻伫立船头傻等他俩回转。

    待要上岸追杀,无奈贼匪迫在眉睫,虽心中气愤难平,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眼睁睁看着金相玉一架舆车套了三匹马,车里坐着自己曾经的宠妾,扬长而去,他只能仰天长叹:“罢,罢,罢!金相玉,你好一个狠人!”此刻,李家大院火光冲天,大火已烧到后院。

    贼匪听到枪声,冲出后院,听见河堤上传来马蹄声,大雾弥漫,不见车马,就朝四处胡乱打枪。

    子弹击在水中激起无数水柱,一颗子弹竟然从李善仁胯下穿过,打穿了他脚下的船舱板。

    李善仁这一吓非同小可,连忙钻进船舱,吩咐家丁牛老四赶快开船。牛老四举起竹篙在土堤上用力一撑,船就离开堤岸,往河中心淌去。

    清晨的河面上,浓浓的雾气弥漫在空气中,像一张巨大的布帘,将木船罩得严严实实,能见度几乎为零,木船在河中悄然驶去。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