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张无衣义救林氏 袁大头重出江湖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30.张无衣义救林氏 袁大头重出江湖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这海水煮的盐,不但质量好,产量也高得惊人,是别处的十倍。一年之后,李善仁买下镇上十字桥东侧一片荒地,造起深院大宅,起名叫做李家店堂,择黄道吉日,迁至新居,依旧在后院种下桂花树,树下埋了生计银。

    借机大摆宴席,广交地方官员、乡绅邻里。此后,又建了一所学堂,这件事在广福镇引起了轰动,交口称赞李善仁办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人们都不叫他李善仁,都叫他李善人。

    广福有一条母亲河,叫做娄水河,横贯广福南北,流经十字桥,分为东西南北四条河,往西到太仓拐向姑苏与大运河相接,往南经村过镇通达上海,汇入城内方浜,经东门、西门和南门三座水门通达黄浦江;往东可达吴淞口,往北是漕粮北运的出海口,水运交通极为便利。

    自古娄水河

    “漕运万艘,行商千舶”,是通江达海的黄金水道。当初李大人为防太平军攻打上海,一夜之间从安庆运送淮军抵沪,走的就是这条水道。

    沈老板祖居广福,是广福第一富商,不但在广福有大量地产,还在娄水河边置宅,面朝黄金水道,可谓得天独厚。

    在上海南门方浜边上的花衣街还有沈氏府邸一座,等于把守着黄金水道的一头一尾。

    从海上火轮驳来的货物,或者内河来的货船,通过这里可以直达城内,甚至抵达沈家宅后码头,或者开往黄浦江,也是畅通无阻。

    当年小刀会起义在他家设立指挥部,从这条水道进城出府神妙莫测,被清军围困后,沈家船只依旧穿梭其间,暗中给困守城中的小刀会义军送去大量粮食物资。

    小刀会起义失败后,沈家因有

    “通匪”嫌疑险遭灭顶之灾,从此一蹶不振。到了沈老板手上,又倾全部家财资助康梁新党,谁知新政失败,康梁潜逃,沈家再次没落。

    好在李善仁及时到来,见沈老板落寞如此,出手相助,以十倍价钱买下他的摇橹木船,助他东山再起。

    沈老板从此不问政事,占据有利位置,专做沙船生意。适逢五口通商,上海作为通商口岸人口骤增,城内拆棚屋建石库门供人租住,需大量沙石,沈老板很快成了沙船大王。

    十字桥下四条河,每条河流经两个乡,因此广福辖一镇八乡,每个乡又有三湾九街十八弄,街衢错综,河道蛛密,明朝时就已经

    “比闾殷富”、

    “徽商辏集,贸易之盛,几埒南翔矣”。沈府在桥北街,李家店堂在桥东街,沈老板将李善仁奉为恩人,李善仁将沈老板视作至交,虽一个世代在广福,一个来自徽州府,却是至交契友,现又做了乡邻,两家来往热络。

    这一天,沈老板女儿沈秋水二十岁正生日,宴请李善仁,李善仁备下厚礼,携夫人、儿子和赵大、牛老四等去沈府庆贺。

    李善仁进屋,沈老板延请上座,李善仁再三推辞,礼让一番,方才落座。

    沈老板将自家娘子及儿子福生,唤来前堂见客人,福生和祥海在同一私塾先生门下受教,已是和祥海谂熟了的,有话可谈,早已坐在一起。

    李善仁见沈夫人端庄贤淑,儿子英俊磊落,唯独不见他女儿,就打趣说:“今日是专门来吃沈姑娘蹄膀的,怎不见沈姑娘?”沈老板笑道:“姑娘的蹄膀兄弟可吃不得。”李善仁自觉失言,连忙改口说:“沈姑娘做的红烧蹄膀可谓广福一绝,小弟吃得。”沈老板说:“姑娘在灶房忙着呢,大恩人到来,她的蹄膀需要亲自把关。”李善仁连忙说:“你看,你也说她的蹄膀,非小弟妄言!”沈老板发觉落了李善仁的圈套,干脆说:“兄弟既是对姑娘的蹄膀念念不忘,等会儿唤来让你吃了罢!”李善仁大笑道:“如此说来,可吃不得了。喜事要贺,蹄膀也要吃,可请来一见,夫人要向她请教烹饪手艺呢!”沈老板当即吩咐家丁去灶房叫来女儿沈姑娘。

    一会儿,沈姑娘款款上堂拜见李善仁,并与李夫人、祥海、赵大、牛老四一一见过,李善仁说:“久闻芳名,不必客气,今日我是专门来吃你做的红烧蹄膀的,蹄膀可曾烧好?”沈姑娘向桌上扫过一眼,答道:“马上就好,恩人稍候。”说话间,家丁已将一盆重油赤酱晶莹透亮的红烧蹄膀端了上来,瞬间香飘满屋色相诱人。

    李善仁啧啧称赞:“果然名不虚传,未及品尝,我已垂涎三尺。这蹄膀可有名头?”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