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赵大语出惊人耳 李祥大意蹲班房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36.赵大语出惊人耳 李祥大意蹲班房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方宗明说:“我等父母乃穷苦百姓,早早离世,我实是孤儿一枚,一穷二白。幸逢长官相惜,再生之恩没齿不忘。银票是清风寨缴获的赃物,乃借花献佛。”林容听了道:“好一个清风寨赃物,我为保尔等性命,不惜降职留用,还贴去大笔贿金,尔等竟然瞒天过海,藏匿赃款不报,岂有此理!”方宗明“嘿嘿”笑道:“清风寨归来就坐牢,长官也不来牢里看我们,因此一直没有机会跟长官细说。长官为我等再生父母,我等怎敢背着父母藏污纳垢?长官常常一件行李,一把雨伞,足迹遍布江淮南北,到处去物色同志,募集资金,为革命舍生忘死,我等实在愧疚,只能借花献佛而已。”林容道:“尔等入狱后,我确实忙于各事,未到牢里看望,万望见谅。尔等为革命作出表率,我等兄弟理应效之。”各位连排官兵见状,纷纷慷慨解囊,有的将家里给的花销、有的将自己的军饷统统拿出来充经费。林容大喜,振奋说道:“凡事但需大家拧成一股绳,同伸革命救国大义,万事可成。”

    新军中反清暗流涌动,引起清廷高度警惕,总督下令收缴新军子弹,以防新军倒戈。林容决定抓紧试制炸药提前举事,没想到一位参谋在家里试制炸药时,不慎将自己炸伤,引发大火,起义计划泄露,清廷军警寻迹而来,在他家中搜到一份名单和十八星旗。总督立刻下令关闭城门全城戒严,按名单抓捕起义乱党,林容在名单中位列首位。是夜,清兵包围了林容住址,“乒乒乓乓”敲打大门。林容听到敲门声急,又听见街上枪炮声响,知事已泄露,赶快把怀有身孕的媳妇推出柴门,嘱咐她出了门不要回头,向南逃命,随后端坐前堂,不慌不忙写下赵佶一首绝句:

    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影一灯微。

    家山回首三千里,望断天南无雁飞。

    九叶鸿基一旦休,猖狂不听直臣谋。

    甘心万里为降虏,故国悲凉玉殿秋。

    清兵破门而入,见林容伏案而书,因平时都受过他的恩惠,此时伫立一旁,稍候片刻,齐声说道:“林大人,请!”林容缓缓写完,掷笔危坐,士兵一拥而上,将他五花大绑押至协统署。

    协统规劝林容:“你我同为伍人,应知王法,受大清俸禄,自当爱护大清,而你竟结党谋反,该当何罪?”林容厉声反问:“所谓俸禄是我汉族同胞的血汗,吃同胞的饭为同胞报仇,这是理所当然,何罪之有?”协统又说:“事已至此,死到临头,何苦顽冥不化如此!念你同僚共事,若能认罪伏法,可以免死;倘若执迷不悟,罪不容诛。”林容冷笑:“我既从事革命,早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杀便杀,无须多问,今天杀了林容,很快就会轮到你们掉脑袋了。”协统恼羞成怒:“看你的嘴硬,还是我协统的刀硬。本部已经禀明总督,传令明日黎明前,将你等乱党,押至督军府东辕门内斩首示众。”

    第二天黎明,督军府东辕门刑场前人头攒动,被五花大绑的林容等人,悲壮地昂首看着民众和人群中的战友连呼:“同志速起,还我河山”口号,刽子手扬起大刀手起刀落,革命党人身首异处,烈士的鲜血洒满督署东辕门,可叹林容一介书生,革命军中马前卒,死于黎明前的黑暗,年仅二十一岁。

    那林氏媳妇出了柴门,哪管东南西北,山高水低,沿着河流逃命,饿了就采些野草充饥,渴了捧一掬河水解渴,日行乱葬岗夜宿山神庙。一天,来到张家岗地界,过了岗已是凤阳,突然,腹中胎儿骚动,知道要生了,急忙走进一座古松环抱的土地庙,在菩萨后面桌几下铺好杂草待产。腹中疼痛便一阵紧似一阵,疼得她大汗淋漓,心里呼唤道:“夫君,妾身今命休矣,孩儿恐等不得出世,要随妾身而去了!”

    张家岗下五里村,处于三岗环抱之中,地势偏僻人迹罕至。村外居住着一位雉河集人氏叫做张无衣,当天,张无衣上山打柴,突见狂风骤起,山风刺骨,一时难以下山,便迈入土地庙歇脚。刚进庙门,就听见菩萨壁后传来女子**声,朝里寻去,看见一双女子小脚,踅入壁后察看,果然在桌几下有一个怀孕女子蜷缩在地上,泪眼迷离痛苦**。张无衣上前询问,娘子安好?女子见有人来,说了一句“不好……我怕要生……”下身已有脏水汩汩流出。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