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好兄弟重逢把茶言欢 黄包车难叫暗藏商机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43好兄弟重逢把茶言欢 黄包车难叫暗藏商机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哪知张总办事先接到密报,已将放工的工人招回来,加强防守,待到敢死队来到门外,守军已严阵以待,兵工厂大门坚不可摧,敢死队只有手枪和长枪,打在门上如隔靴搔痒,手榴弹也伤不了铁板大门一根毫毛。在守军一通机关枪扫射下,敢死队死伤大半,陈英文不得不率残部退至开阔地外。此时守军若如出击,敢死队必将覆灭,整个讨袁行动也将功败垂成。正在危急关头,小连生率领民军赶到,从后门翻墙摸进兵工厂,守军见后院起火,恐遭前后夹击,无心恋战,纷纷弃守逃命。工人们反戈一击,打开大门迎接讨袁军,张楚宝跳上一艘木船从水道逃进租界,北洋军在上海的最后堡垒被攻克。

    讨袁军当夜便成立  军  ,宣布上海  。可几个头头为了听谁的吵得不可开交,以至延误战机,北洋军得到喘息的机会,卷土重来,兵舰开进黄浦江,向城里一通炮火轰击,讨袁军很快就土崩瓦解,军  成立没几天,随即倒台,陈英文出逃日本。袁  借机将兵工厂改为造船厂,李善仁再到哪里去讨要银票?手中的红契成了废纸一张。此后不久,李善仁又收到  公文,称  将在汉阳扩建兵工厂,希望各位金主一如既往地予以支持。汉阳兵工厂乃袁  多年来致力督办的北洋军工,号称官督民办,事实强取豪夺。倘若要出资,现时现金只有沈老板给的摇橹木船所得,远远不够袁  塞牙缝,势必要动用李家生计银。一旦将生计银投入,那是有去无回的买卖,真要如此的话,自己就是李家的败家子。倘若不响应  的“号召”又怕袁  新帐老帐一起算,李家难逃一劫,李善仁为此焦头烂额,一病不起。

    袁  做起独裁梦,没想到各地督军纷纷响应孙文“二次革命”,借机宣布独立,不受

    控制,一个民国一下变成了十五个国中国。袁

    做了大总统却不能号令天下,为此殚精竭虑,召集睿智人士寻求对策,早将扩建汉阳兵工厂一事抛诸脑后。睿智们建议他恢复帝制,以掣肘诸侯,他那睿智的儿子也雪中送炭,每天送来《顺天时报》,供他决策。

    《顺天时报》不仅发行量大,而且是日本人办的中文报纸,通篇都是人民大众的呼声,要求大总统登基做皇帝,救民众于水火。袁  见日本人都支持他称帝,本来还想做个“民调”,这下“民调”也不做了,终于下定决心,恢复帝制,做了洪宪皇帝。哪知这份时报是袁公子私人订制的,只印一份给他一个人看,这真是个前世作孽今世索命的讨债鬼,临门一脚将他老子踢落万劫不复的深渊里去了。

    没想帝制令一出,举世震惊,人心怨怼,本来各地督军只是闹独立,现在都有了借口举兵讨伐,袁  立刻四面楚歌,急火攻心之下,只穿了八十三天龙袍就气恼成病,没几天暴毙于新华宫。他的幕僚们眼看他平地起高楼,眼看他高楼轰然倒塌,树倒猢狲散,各奔前程。

    消息传到上海,上海报刊率先刊出“号外”。祥海一早外出买报,坐在豆腐摊上要了一碗豆花,坐下看报。见今天的报纸大字标题触目惊心,都刊登着“袁  一命呜呼”的新闻,心中震惊,怕有什么误读,将手中报纸一页一页仔细看,关于袁  的死因却是众说纷纭。有说他终日厮混于青楼妓院,因此掏空了身子;有说他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有说是被他儿子气死的,各种传说不辨真伪。

    祥海索性不看,又买来好几份小报,有时候小报消息比官方媒体要可靠得多。他摊开一份小报,见一位名人学者发表评论,称袁公“因肾炎以致不治,功过是非,只待后世评说”,这才确信袁  已死。想起当年父亲千里贺喜被袁大头吓得气都不敢出的往事,始作俑者还是自己,他憋了一肚子气,现在他将报纸看罢,抑制不住内心欢欣,豆花也不吃了,连忙奔回他住的地方。

    这年,祥海和福生已公学毕业,福生回家替父亲打理生意,祥海和赵大在外白渡桥下石库门弄堂里租了一个亭子间,和赵大同住,要在上海做股票生意,因此有一大早就出门买报纸的习惯。赵大尚在上学,起得迟,这时正在呼呼大睡。祥海“噔噔噔”爬上亭子间,兴奋地摇醒赵大:“袁  死了!”赵大睡眼蒙眬,尚未明白祥海在说什么,祥海已卷起报纸,说了一声要回广福一趟,就又“噔噔噔”下楼去。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