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会乐里子良玉陨 不过三语出惊人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53.会乐里子良玉陨 不过三语出惊人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李夫人叫赵大快去张家医堂请张老先生来诊治,却见接生婆先一步来到。

    吴妈将接生婆请进屋,李夫人就走进吴妈房里歇息,只要一见吴妈出来,就走过来问:“姑娘怎样了。”吴妈只是叹气摇头,李夫人便不敢走开,只在新房外徘徊着急。

    不一会儿,接生婆从房里出来,李夫人接着,又问:“怎样了?”接生婆摇头叹息说:“没救了。”李夫人急忙问接生婆:“什么没救了?大人还是小孩?”接生婆说:“都没救了,准备后事吧!”李夫人闻言大吃一惊,说:“昨日来我房里还好好的,怎么没救了?”接生婆说:“姑娘头胎不懂养护,像平常人一般夜夜欢娱,挤压到胎儿,搅动胎气,胎死腹中无法取出,致使毒气上袭,侵害母体,已是没救。”不一时,张老先生来到,张家世代为医,传至张老先生已二十三代。

    张老先生名张重楼,年纪四十有二,其医术高明圣医仁心,镇上人都尊称为张老先生,此时李夫人延请入室,也顾不得避讳了,随进闺房。

    见满床血污,沈姑娘瘫软在床上,面目苍白,毫无生气。张老先生也不嫌污秽,拿过沈姑娘手腕来搭脉,摸来摸去,已无脉象,又翻开沈姑娘眼睑来看,雪片一样白。

    张老先生无奈撒手,对李夫人说:“姑娘油尽灯枯,危在瞬息。依我看,并非流产至祸,实是隐病在身,病在专痴,已无有回天之力。”李夫人一把拖住张老先生衣袖道:“姑娘平日里走路铿锵有力,眼眉含笑,怎会一夜之间油尽灯枯?”张老先生说:“走路铿锵有力,这就对了,姑娘火旺,属于火相之体,一味燃烧,犹如拔苗助长……叫她男人来吧,我给她一碗汤药,或许回光返照,还可以说上些话。”李夫人见张老先生话已说到这个份上,知是没救,连忙奔来上房告诉李善仁。

    李善仁急匆匆来到闺房,不敢踏进门槛,只在门外张望。见张老先生从搭兜里取出一味药包,叫拿温水来,冲化于碗中,撬开沈姑娘口齿,一碗汤药尽皆灌入,沈姑娘

    “哦”了一声,吃一半吐一半,兀自双目紧闭,不见丝毫好转。张老先生起身离去,对众人说准备后事吧。

    李夫人急召赵大进屋。吴妈情知不妙,一屁股跌坐在台阶上。从头到尾,侄儿夫妻俩的事吴妈最清楚,不由得扯住赵大裤腿骂他畜牲,赵大甩开她手奔进房中,见沈姑娘奄奄一息,瞬间崩溃,急忙凑到她脸前,握住她手轻声呼唤:“娘子,娘子,睁开眼看看,我来了,我来陪你了!”煞是奇怪,任凭他人百般叫唤,沈姑娘始终毫无反应,这时听见赵大呼叫,紧闭的双眼忽地睁开,见赵大满面愁容矗立一旁,沈姑娘蠕动嘴唇微微一笑,眼角滚落两行泪水,头就朝一边歪去。

    赵大急忙紧握沈姑娘的手,凄声呼喊:“娘子,娘子,你醒来……”可任凭赵大怎么呼喊,沈姑娘不再醒来,手已经冰凉。

    可怜沈姑娘才廿七韶华美如玉,一朝癫乐香消殒,才做女人就做了女鬼,腹中孩子也先一步而去。

    正应了一句老古话,恩爱夫妻不到头,到头也得老天妒。赵大呼天抢地,悲天悯人也无济于事,沈姑娘已一命归天。

    想到不久前还在说白头偕老永不分离,现在却阴阳两隔,赵大抱住沈姑娘尸体失声痛哭,这种哭已经不再是哭,而是撕心裂肺的嚎叫,其声凄惨无以复加,哀怨之情无不为之动容。

    吴妈不得不上前拉开他,强忍悲痛说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让泪水惊扰到死者灵魂就不好了。死者为大,就让姑娘安息吧。”赵大这才止了哭,替死者擦身、换衣。

    一时间哪里去寻寿衣,吴妈去箱匮里找出沈姑娘身前最喜欢穿的衣服,见赵大一边替沈姑娘擦身,一边控制不住眼泪往下掉,心想这样不行,赶快换自己替沈姑娘擦身,前面七次,后面八次,然后穿上新衣。

    赵大坚持外面要穿上沈姑娘的新婚嫁衣,让沈姑娘漂漂亮亮体体面面离去。

    沈家闻听姑娘暴死,犹如晴天遭遇霹雷,整个沈府都惊动了,全家涌进厚德府,见沈姑娘宛如新嫁娘沉睡,可惜再也不会醒来,个个掉泪。

    李家媳妇夭折,李善仁吩咐

    “事死如事生”要大办一下,没想到村长派师爷送礼来说,虽已民国了,丧葬陋习规矩已经革除,但按旧规,非正常去世的人不可入祠堂,不可办丧事,办了于丧家不利。

    于是传言四起,说赵大颧骨突出,天篷沉重,是克妻的命相。有的说沈姑娘上轿没有掉泪,新郎戒指戴到自己手上,统统不吉利,连福生也与赵大反目成仇。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