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辰龙获救在酒行 赵大送信三德里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61.辰龙获救在酒行 赵大送信三德里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祥海不信有此等怪事,亲自去施工现场查看。现场已挖去三尺厚的土层,地下露出光滑的坚石。祥海拿来铁钎往下砸,一钎下去,只见铁器砸在石头上冒出火星,祥海的手臂发麻,坚石却纹丝不动,不要说将石头挖去,即使在石头上打洞埋炸药也不可能。

    祥海傻了眼,正一筹莫展时,工头说义王庙有位极灵验的先生,善看风水,要不请来看看。祥海临时抱佛脚,连忙前去义王庙。义王庙原是一处比丘尼的道场,供奉着一众地方神灵,因其特别灵验,香客烧香也只烧偏门。测字摊上算了命,连忙到庙里求菩萨,什么出海求平安,商海盼多财,人海求姻缘,别的庙里求不来的,义王庙里烧一枝香,十有八九有应验,因此庙宇虽小,但初一月半前来烧香求签的、还缘的络绎不绝。

    庙外测字摊,摊主是个亮眼瞎,测字算命也是出了名的应验。这位算命先生有一个毛病,说话吞吞吐吐,说一句话就要停顿一下,再说一句话,大家以为他说完了,他突然又冒出一句,因此人称“不过三”。祥海拨开人群,来到“不过三”摊位前,请“不过三”先生到工地上看风水。

    “不过三”来到工地,让祥海取些地下土来,祥海连忙叫工头去现场取来地下土,捧到“不过三”面前。“不过三”捧在手里捏了捏、搓了搓,很容易就将一捧土搓成粉尘,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撒手漏在地上,两手拍了拍,惊叹道:“石脉浮土……”祥海急着要听他下文,“不过三”却蠕动嘴唇不说了,正要开口问话,“不过三”突然又说:“此乃龟背地,故此……”说着又卡壳了,祥海急问:“故此什么?”谁想祥海越是着急,“不过三”越是不说话。只见他摸出一只竹筒在胸前摸摸捏捏,摸了前面又转过去摸后面,竹筒是已摸得精光油亮的,摇头晃脑闭目张嘴了好一会,终于憋出一句话来:“故此,地基打不下去。”祥海心里那个急,连忙稽首说道:“正是地基打不下才请法师来的,万请法师施救。”“不过三”一字一顿说道:“先生必定,以为居高,临下,处于有利地位,殊不知……”摸捏着竹筒又没了下文,祥海忙问:“不知什么?”“不过三”吸一口气说:“四处低下,一处独高,不能吸……”说着停顿下来,祥海不再催问,静待他的后话。“不过三”露了一下白眼,摇了摇竹筒说道:“吸纳更多的气场……反而会使地气随地形,像水一样流去……”祥海这才明白,为何此地发大水都不会有水滞留,慌忙请求“不过三”指明生路:“法师既能参透地下事,必有化解法术,请法师指点一二。”“不过三”说:“若要行法,请动神明灵物让出打桩之地……”说着摸捏竹筒又不说话。祥海见他半晌不说话,又不能将着急的心情表露出来,只好耐着性子静候佳音。“不过三”却一点都不急,仍然慢条斯理地说道:“因龟背体量太大,挪动一下还得千年。”祥海听了六神无主,忙再问怎么办?“不过三”说:“其实——也是好事,可以省了地基。”“省了地基?”祥海心想是自己听错了还是“不过三”在胡诌,不禁问道:“不打地基可以造房?”“不过三”说:“地下有磐石,在它上面盖房,不用再打地基,保你无事。”祥海说:“屋无基如树无根,盖房可实?总得打一些木桩、竹子下去。即使地底下是花岗岩、水门汀,多花些功夫总会有办法打开。”“不过三”连忙摇头说:“万万动不得,地下有千年龟背。虽树无根,君不闻坚如磐石固若金汤?石上建屋,自古有之,自不必虑。但是须得规避化解。”说着又摇了摇胸前的竹筒,见祥海没有反应,就揣入袋中,不再言语。祥海半信半疑,急忙请教如何化解。“不过三”掐指一算说:“四周皆低中独高,水流四散杀人刀,犯了孤阳煞,要用煞气抵消法才能化。”祥海似信非信,原以为这片地居高临下雨水不侵是一块风水宝地,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谁知是寸草不长的穷土恶壤。史密斯有国外先进仪器,可以测得地下隐情,应该早知道地下有龟背,所以急于出手,自己是落了史密斯的圈套,急问如何做才可以煞气抵消。“不过三”又从口袋里摸出竹筒,那竹筒像是摇签或是纳福的,祥海这才明白过来,“不过三”是在卖关子,连忙取一根“小黄鱼”放进竹筒:“法师笑纳。”“不过三”摇了摇竹筒,将“小黄鱼”倒在手里摸了摸,捏在手里,知道是黄金,笑眯眯揣进口袋,口称“施主恩典”,又摇头晃脑说:“万煞不离五行宗,五行平衡方能衍生万物。改变孤阳煞的方法就是在周围再造房,造一栋和这栋一样高的房子,来抵消它的孤煞。”祥海见他纳了福,说话就利索起来简直是一气呵成,心想原来摇竹筒是“摇钱”呢!摇了摇头说:“这做不到,一是无地可买,二是无钱再买。除此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变通?”“不过三”口称天机不可泄露,又摇起竹筒来,嘴唇蠕动却缄口不语,一对白眼珠滴溜乱转。祥海赶忙又取出一根“小黄鱼”放进竹筒,“不过三”才又开口说话:“一块地上造两条弄堂,造成龙回首之势,龟为龙子,以龙镇之,亦可化解。”

    祥海一听大喜,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只是房子要造得小了。“不过三”又说:“房子虽造小了,可房子多了,何乐不为?但是即便如此,施主还得注意屋居龟背,孤高气散,其后还是会合二为一。”祥海听得一头雾水,倘若今后必定合二为一,为何现在要造两条弄堂?再问如何化解。“不过三”说:“去壹可化解。宁可造阁不要多楼。”祥海再问如何去壹,“不过三”笑嘻嘻说:“此事简单,凡事成双即可。”

    祥海听从“不过三”先生的计议,就在花岗石上垒起三尺宽的砖墩充当基础,变通着起造两条弄堂,外观两层,实则三层。弄堂底部再造一幢平房连接,既造成龙回首之势,又可起到牵制、加固作用,将来还可以用来开厂。前坊叫做祥庆坊,后坊叫做祥安坊,再将工地外小河浜填没,辟作马路,称为“一街两坊”,重新报工部局备案。

    祥海吃住在工棚里,日夜赶工。这天刚刚在一张竹椅上躺下休息,工棚外驶来一辆洋车,车停下走出一位高大的洋人,祥海眯起眼睛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老师、这块地的前主人史密斯来了。只见史密斯身着黑色西服,衣领系一撮黑色领结,手柱一根金色司的克,嘴上留着一撇小胡子,阳光下一头卷曲的银发闪闪发亮,顶着骄阳一脚高一脚低来到工棚前,见了祥海就说:“BossLi,Lo

    g time

    o see. I'm dyi

    g to see you!”(李老板,好久不见!我很想念你啊!)祥海正懊恼买了他的地,心中不快但还是礼貌地起身待客:“M

    . Sha,do

    't you feel all

    ight?What wi

    d is blowi

    g today?”(史先生,你也好啊,今天什么风把你刮来?)史密斯热情拥抱祥海,把一张刚刮过、还残留刮胡膏香味的脸,朝祥海脸上贴来:“Boss Li pe

    so

    ally supe

    vises the wo

    k,which is admi

    able!”(李老板亲自监工,令人钦佩!)然后表达要和祥海继续做生意的愿望。他告诉祥海,史密斯家族除了房产外,棉纱、布匹、五金,什么生意都做,他要逐渐退出。现在码头上有一船客户多余的沙石,要送给祥海。祥海心想哪有这等好事,经过一番交谈,得知史密斯以送一船沙石为条件,要祥海买他的五金建材。史密斯说,中西结合的石库门是他父亲的专利,他可以免费提供给祥海建设图纸,想必祥海不会只造一幢房就歇手,以后还会造房。他希望今后成为祥海的供应商,将来祥海要造高楼大厦,从沙石、水泥、木料到砖瓦、五金、玻璃,统统到史密斯集团去买,史密斯集团可以包揽他一切所需、提供他一切所缺。还说祥海今后要造房,不用买地,可以租他的地搞成片开发。

    祥海见了史密斯心中颇有不快,于是微微一笑说:“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呐!”(You'

    e a weasel payi

    g New Yea

    's g

    eeti

    gs to chicke

    s)

    史密斯愣了愣,扬起一边的眉毛说:“No,

    o, I'm

    ot a wolf. Acco

    di

    g to you

    Chi

    ese zodiac, I'm also a chicke

    . I

    you

    Chi

    ese wo

    ds, you

    ely o

    me a

    d I

    ely o

    you!”(不,不,我不是狼,按照你们中国人的十二生肖来算,我也是属鸡的,用你们中国的话来说,就是你要靠我,我要靠你)

    祥海吃一亏长一智,婉转谢绝他说:“tha

    k you fo

    you

    ki

    d

    ess. We'd bette

    build you

    high-

    ise buildi

    g a

    d I'll build my low bu

    galow!”(谢谢你的好意,我们还是你建你的高楼大厦,我造我的矮平房吧)

    史密斯碰了一鼻子灰,耸了耸肩,见祥海不吃他这一套,无奈只好灰溜溜走了。

    “See you late

    ,f

    ie

    d!”(后会有期,朋友!)

    话说林容的遗腹子阿毛被一贫如洗的张无衣收养,五岁就懂得捡柴,六岁会烧火,还会下地劳作,帮张无衣照料一亩三分薄地。有句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有一天,张无衣上山砍柴,叫阿毛去割些草来。张无衣不知道,离村庄近的高粱地、玉米地或者豆地里的草,早都被割光了,只有村外岗后河边种着大片的高粱和玉米,由于离村子较远,又隔着河,没人去那边割草,还有些野草。

    阿毛初生牛犊不怕虎,怀揣一只馒头爬岗去割草,割了草背回家,堆在屋后,再去割。没想到第二次过岗时,因为一次背得太多,实在背不动了,肚子也饿了,就将手中树棍撑住背着的草垛,腾出手要从兜里掏馒头来吃。谁想手脚不利索,馒头掏出口袋被草枝挂到,掉到地上,他不能放下草垛去捡,放下了就背不上去,就用脚尖去勾,没够到,馒头反而朝冈下滚去。阿毛连忙弯腰去拦截,没想身体负重失去平衡,随着草垛一起滚落山冈。情急之中去抓石缝中的荆棘,荆棘被连根拔起,随着馒头滚到沟底,不省人事。

    傍晚时分,张无衣砍柴回家,见阿毛还没回家,问媳妇,媳妇说阿毛回来过一次,放下草垛又去岗上,至今未归。张无衣一听,连说“不好”,那是个死人往岗上葬,活人往岗下跳的地方,怕有意外,连忙上去岗上找人。见沟底有一团黑影,认得是阿毛身上穿的衣服。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