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祥海隐言生大事 辰龙疑是淫夫子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63.祥海隐言生大事 辰龙疑是淫夫子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那是乾隆三十年的事,新年刚刚来到,乾隆皇帝又要下江南,他每次下江南来回走的都是同一条水路,都钦点借宿在江南陈家。这一次是乾隆皇帝第四次下江南,仍在陈家借宿,并亲笔书写匾额,一曰"爱日",一曰"春晖"。"爱日"和"春晖"两词,皆喻母爱之意,引起世人浮想联翩。江南多少豪门巨族,哪一个不想皇帝也来自己家里住几天,然而皇帝偏偏只去陈氏一户人家,与陈家交情之好令人咋舌。世人因此猜度,乾隆本非蒙族人,而是他爹雍正当年四处游历时与江南陈氏女子所生,乾隆下江南是来省亲的。事实是否如此,无人可知。但是满清王朝皆五服之内近亲结婚,生出的皇帝大多短命,雍正另辟蹊径,到民间留个种,还真有可能。乾隆皇帝从陈家回京,兴致勃勃,一直走到娄水河还意犹未尽,竟来到出海口,凭吊前朝能人郑明俨,又亲临东洋观海。没想到江南早春的柳絮飞花季节遭遇倒春寒,乾隆偶染风寒,身子日渐沉重,随从御医束手无策,急召广福张家医堂的张家太祖爷前往诊治。张家太祖爷药到病除,皇帝愉悦,亲书一匾《张家医堂》,张家医堂从此声名远播,十里八乡哪个不知谁人不晓。

    张家医堂平时家传的牡丹画秘不示人,传到张老先生手上,已为数不多,非危重病症,张老先生都不予施用。此次为救治马辰龙,张老先生施用了祖传神药,果然纸到血止。然后开出药方,对祥海说:"照方抓药,性命可保,但下巴不可重生。"祥海说:"救命要紧,听凭张老先生救治便是。"祥海按方抓药,吴妈精心煎熬,给马辰龙一日两次灌服。

    翌日,祥海到父亲房里,把救治马辰龙一事从头到尾告诉父亲,说着拿出半枚金币递给他,问他认不认得。李善仁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大惊失色。连忙说:"认得,怎么不认得?它是我离开岸滩时交给铁头兄弟的合伙凭证,怎么会在你手上?"祥海说:"是从这位兄弟身上口袋里掉出来的,被阿大捡起,要我交给你,说他正是父亲要找的人。""原来如此!"李善仁说:"那这位兄弟一定到过岸滩,一定和铁头老大有关系,待他醒来,细细问他。"这时,赵大又搭乘沈老板家沙船来到广福,将王委员的纸条交给祥海,要祥海转交马辰龙,见马辰龙尚未苏醒,又要搭来时的船回上海,被李善仁叫住问话。

    李善仁吩咐祥海,去上房关照母亲,病人现在只可喂流食,要多备些米面肉汤之类。祥海离去,李善仁问赵大:"马辰龙到底是谁?"赵大将他的猜测告诉李善仁,李善仁听了后问:"他怎么会是瘸子?"赵大答:"脚趾缺了两个。"李善仁忙又问:"是天生的还是后来缺失的?"赵大答:"这个孩儿不知。"李善仁不再多问,家丑不可外扬,赵大并不知道李家大院曾经的变故,因此打发赵大回上海,心下自有打算。

    马辰龙服下张老先生的方药,不出三日,人即苏醒。祥海立即拿出赵大捎来的纸条交给马辰龙。马辰龙阅后付之一炬,连声道谢:"这下我放心了。"马辰龙安心养伤,李家上下精心护理,半个月后,下巴骨肉竟然自行闭合,再数日,竟然可以下床走动。祥海将酒行交给赵大打理,在家里陪护马辰龙已有月余。这一日,与马辰龙闲聊,得知马辰龙原本确实姓金,四岁前不记事,不知自己从何来到岸滩,父亲和铁头大叔冤死岸滩后,又经历太多事情。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伤口隐隐作痛,手捧脸颊痛苦流泪。祥海没见过汉子流泪,见他触动伤心处,说话也不利索,连忙打住,心里有许多话不便说,也不与父亲说知,不忍触动父亲的痛处,于是将此事暂且搁下。此时赵大带来口信说,工部局来人检视工地,许多未了事要等他回去处理,祥海便要动身回上海。李善仁见儿子上海和广福两头忙,相亲之事好几次提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嘱咐祥海早日完工,为父静候佳音。祥海对父亲欲言又止,临走将马辰龙托付给父母,请父母一定要像善待家人一样善待马辰龙。李善仁得到祥海给的半枚金币,早就叫夫人从箱龛中取出另半枚金币,两相拼拢,严丝合缝,心中已然明白,也不声张,此时说道:"不用多说,为父自会看顾。"此时父子两心中各有打算,正所谓各人头顶一爿天,各自怀揣一颗心,日后的事令祥海懊悔不已。

    祥海走后,天气暴热,李善仁痰火郁积,遇热生风不得发散,引发气喘咳嗽,鼻塞多痰,在房中将养了一个月。这天吃了张老先生的方药,稍有好转,便将两半枚金币揣在袖里,来到儿子房中。马辰龙因伤未痊愈,脸部还裹着纱布,正躺在床上看报。自马辰龙能够坐起说话,李善仁虽近在咫尺也是头一次进他房里。马辰龙连忙起身道谢:"学生给先生增添许多麻烦,先生一家待我如家人,令学生感激万分,不知何以为报。"李善仁和颜悦色,咳了两声,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不必挂齿。请问孩子今年贵庚,何方人氏,家中父母可在?"

    马辰龙道:"回先生,学生随师傅姓马名辰龙,家中父母早逝,实乃孤儿一个,今年虚岁二十有七。"

    李善仁说:"比我家海儿大两岁。"又问:"可有小名?"马辰龙答:"学生四岁丧母,九岁丧父,记得生父曾昵称自己小名龢儿,马辰龙的名字是投靠师傅学手艺时才改的。"李善仁一听,马辰龙小名也叫龢儿,内心轰然爆发一场大地震,定了定神,又问马辰龙未改名前姓甚名谁、父母姓氏。马辰龙答道:"记得父亲姓金,后来改姓秦,母亲张氏,因此学生原本姓金。"李善仁追问他母亲哪里人?马辰龙答:"学生四岁时,母亲即去世了,父亲也从未说起过,因此学生不知。"李善仁沉思片刻,喃喃而语:"你成了没爹没娘的孤儿,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又问:"你的脚莫非生来就是瘸的?"马辰龙答:"不是,说来话长,是在纱厂做工时不小心被斧头斩的。"李善仁听了于心不忍,皱起了眉头,又问半枚金币的来历。马辰龙将他记事起家中遭遇细细道来,说家中遭贼,又遇洪灾,父子俩逃难到黄河边,幸得岸滩铁头大叔收留,后来父亲被贼匪杀戮身亡。金币是铁头大叔临死前交给他的,并交代他要往上海寻找李姓善人,因此怀藏此半枚金币,不敢有忘。却对母亲是如何死的不愿提及,只说被贼匪所杀。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