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李善仁几番求真相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64.李善仁几番求真相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李善仁听了,"哎呀"一声跌坐在地,将马辰龙吓得不轻,连忙上前搀扶,却因头重脚轻,一时搀扶不动,惊动了前厢房李夫人。李夫人闻讯走来,见李善仁跌倒在地起不来,马辰龙在一旁干着急,连忙呼喊吴妈。吴妈在柴房忙碌,耳背听不见,庭院扫地的牛老四听见了,连忙跑来将李善仁扶在椅子上。李夫人急叫牛老四拿茶来,牛老四奔去下房叫吴妈沏茶。李夫人替李善仁捶背,问:"老爷怎么好端端的跌一跤?"李善仁只喘气不说话,歇了一会要水喝。这时牛老四已将茶端来,李善仁接过,就着壶嘴就要喝。李夫人知道丈夫心中焦急就会拼命喝茶,连忙提醒他"小心烫嘴。"好在吴妈是早就沏好的茶,正待要给李善仁送去时,李夫人说祥海房里的伤病员已经可以断流食,关照她要煮些火腿乌鱼汤、海参之类有利创伤愈合的食物,火腿、海参要煮得稀烂才可,因此要她早早准备食材。

    吴妈也是年岁大了容易忘事,一边应着,一边就忘了给李善仁端茶,及至牛老四端去,茶已半凉。李善仁接过茶壶竟一口喝到底朝天才停,喘过一口气,袖里摸出两半块金币,招呼马辰龙说:"孩子,你过来看。"马辰龙见李善仁拿出两半枚金币,认得其中半枚有红绳的是自己的,说道:"先生,你是?"李善仁激动地说道:"我就是铁头老大要你来找的李善仁啊!不过铁头说的一定是李善仁,仁义的仁,而你误解为李姓善人了,所以找不到我。"马辰龙叫了一声"哎呀!"也已领会,立刻下跪谢恩:"学生无知,有眼不识泰山,大恩人就在眼前,容学生拜谢。"李善仁一把拖住:"万万不可,现时民国了,新时代不兴跪拜礼,快快请起!"马辰龙坚持要跪:"我这一跪是替铁头大叔跪的。"继而又跪,"再跪是为感谢救命之恩。"李善仁连忙扶起,说他曾经差赵大回岸滩打探,得知岸滩遭劫,铁头遇难,以为从此不会再见这半枚金币了,如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询问马辰龙为何这么多年没来寻访自己?马辰龙将他被马木匠媳妇诬陷,无奈离开马木匠家后的遭遇细细说来。

    那年,马师母见马辰龙决意离开马家,依依不舍,送了他几件木匠家什,不足十岁的马辰龙风餐露宿,开始了艰辛的流浪人生。他靠着木匠家什替人做棺材,运气好的话,遇上大户人家造房子或婚嫁喜事,需要打家什,便可以三五个月有茅草屋遮风挡雨,吃上荤腥饱饭。遇上农忙季节,他就帮人打杂,割稻打谷插秧喂牲口,样样都做,饱受生活的苦难。两年后,终于来到上海,在周家桥河畔住下。周家桥是三泾浜上的一座小木桥,桥下一条苏州河,往东蜿蜒百里进入黄浦江。这里阡陌连片、河道纵横,田野里散落着稀疏的村庄,宅里和茅草屋、集市与滚地龙交织。马辰龙来到周家桥就一阵冷一阵热打起了摆子,再也无法迈步,一头栽倒在河边。太阳升起又坠落,他在河边躺了三天。这天早上,一个菜农下菜园收菜,发现河边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走近一看,发现他半死不活尚有一口气,就把他拖回河边的毛竹棚,喂下几口热水,马辰龙又活了过来。菜农是个孤身老人,马辰龙养好身体后,帮助老人将毛竹棚修建成简陋瓦屋,又糊了墙,屋子不再透风漏雨。老人心存感激,询问他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马辰龙告诉老人,他从黄河边来,要去东海边寻找一位李姓善人。老人说,上海这么大,仅仅凭半块金币要找一个无名人氏赛过大海里捞针,劝他打消这个念头。

    马辰龙只好作罢,毕竟寻生计填饱肚子要紧,寻人之事日后再做打算。老人见他会手艺,就留下他作伴,老人种菜,他从河里捞木材给人家搭房子,在苏州河边安顿下来。

    周家桥地处沪苏交界,临江滨水,兼有陆路交通,多年以后百工麇集,遂成市面。日本人在此开纱厂,成年后的马辰龙毛遂自荐会木工,被纱厂招工录用,给工厂打造厂房。白天黑夜,除了睡觉的时候不在工作,其他时间都在木匠间操斧弄锯,一个恍惚,手中的斧子掉落,他的脚上只穿了一双草鞋,"啊呀"一声已来不及,锋利的斧刃剁断了他两根脚趾,顿时血流如注,痛得他龇牙咧嘴,又不敢出声,生怕被日本人瞧见开除丢了饭碗,便随手抓一把木屑灰撒上,像没事人一样又干开了活,从此成了瘸子。后来结识了大他一岁的工友王本华,两人以兄弟相称。王本华也是个穷苦的种地人,民国成立那年,还在四川乡下种地的他,率先剪去发辫,要做真正的国民。没想到军阀混战,家乡沦为匪薮,他逃难来到上海,和马辰龙同一年进入日本纱厂做工。后来两人一同考取中华书局学习印刷,工余之外,又一起进入业余学校学习,一起加入共产党,一起受组织委派考取上海大学半工半读,又一起组织领导了二月罢工,直到大马路惨案发生。

    李善仁听后叹道:"孩子,不出我所料,上海姓李的千千万,你仅凭半枚金币要找到我几无可能。这么多年来,你我同在上海,却赛过天南地北,要不是你吃了枪子,今生今世还不一定能相遇。人世间所有的巧合,都是老天的安排,真非虚妄。"李善仁心中无限感慨。据赵大所说,当年他们离开岸滩以后,岸滩来了个方头大耳的阔面书生,心想这个马辰龙小名叫龢儿,他母亲姓张,那个阔面书生有可能就是金相玉。兵荒马乱之年,金相玉要找个安全地方躲避官府缉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极有可能兜兜转转也来到岸滩。倘若果真如此,眼前的马辰龙极有可能就是金相玉与李小娘子这对所生之孽子。

    李善仁想要知道更多,但是马辰龙不记得四岁之前的事,因此他问不出什么来,只好作罢。自思李家遭遇劫难,赵大只知后来事,并不知这对犯下的滔天罪孽,知道来龙去脉的只有吴妈一人。如果吴妈并未告诉赵大,那么,知道马辰龙就是金相玉之子的,只有自己。李善仁将马辰龙的遭遇以及自己的猜测说给夫人听。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