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李夫人一试马辰龙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65.李夫人一试马辰龙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夫人听了后泪流满面,说道:"无论金相玉和二夫人做下过什么勾当,但他们已遭灭顶之灾,孩子是无辜的,你看他吃了那么多苦头,遭受那么多磨难,若论天道轮回,业已报了。"李夫人真是菩萨心肠,对什么人她都可以原谅,又说:"孩子投胎到李家,绝非偶然,佛说因缘而来,也算是李家的人。妾好几次看见老爷白日里出神,知道老爷是在思念二夫人和龢儿,如今和龢儿不期而遇,真是天大的幸事。老爷是否想过,恐怕他真是老爷的孩子。"李善仁被夫人这么一说,犹如醍醐灌顶,想起祥海临走时留下的话,心想其中必有蹊跷。心有疑虑,嘴上却撇得干干净净,说:"夫人所说纯属无稽之谈!老夫怎会想她这个。不过,仔细想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他后脑也有后山骨......"李夫人心领神会,点点头说:"倘若果真是他,李家自辛丑以来所有的苦难都是值得的。"

    "但是,想要证实他有否后山骨,也是件难事。"

    "那还不简单,摸一摸便知。"

    "他不是小孩了,要怎么才能摸到?早些日子趁他昏迷时,随你怎么摸,现在你一个妇人家怎么摸得到他后脑?"

    "老爷毋虑,妾身自有安排。"

    "夫人切不可贸然行事,倘若弄巧成拙便陡生糗事,还是待海儿回家,叫他弄明白才好。"

    可是李夫人心急,不待祥海回家,就迫不及待展开了行动。

    翌日一早,她便来到祥海房里。马辰龙已坐起,见李夫人进来,连忙起身问安。李夫人道:"自你来到我家,没有一件像样的衣衫给你穿,随手拿海儿的,都是海儿未去上海时穿过的旧衣裳,你人高马大,比海儿高出一个头,穿他的衣服不合身。如今你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将来还要干大事,穿成这样太不像话,今天特地请来裁缝师傅上门量尺寸,要给你做两套合身西服。"马辰龙从报纸上得知蒋介石亲率北伐军北上,已占领杭州,先头部队白崇禧部也已推进至嘉兴,离上海近在咫尺,王委员一定会抓住这个时机配合北伐军策划起义。而自己却在李家躺着,革命斗志几乎要消磨殆尽,王本华却无丝毫消息传来,他心急如焚,不甘心就这样躺着等待革命大潮来临,他要主动出击寻找组织,和同志们并肩作战。此时见李夫人这么说,正合他心思,他因伤脱离组织数月,也应该以新面貌面对战友才对,便再三致谢,欣然应允。

    李夫人事先约了阿毛,太阳刚刚照进庭院,阿毛就来了,先去见丈母娘吴妈,与吴妈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来到祥海房中。马辰龙已拆了脸颊和脖子上的纱布,阿毛咋一见马辰龙病怏怏人模鬼样,心中着实吃惊。李夫人介绍说是祥海的同学,干活时磕破下巴,所以面目变形,如今缺件合身衣服。阿毛受惊于马辰龙的外貌,早将李夫人事先关照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给客人量身。他拿出竹尺在辰龙身上比比划划,用粉笔在纸上记下数字。辰龙去看纸上,除了几尺几分字样,都是些符号,什么都看不懂。阿毛量了胸围袖长,又要量他颈脖。马辰龙听从阿毛吩咐微微蹲下身,阿毛绕到马辰龙身后,拿一根细绳围住马辰龙颈脖,李夫人在一旁不断以眉目示意,又举手"搔首弄姿",阿毛才反应过来,在细绳和颈脖之间两根指头试了试松紧,趁机朝他后脑摸去。阿毛人矮,扯得马辰龙几乎喘不过气来,马辰龙感觉这位裁缝师傅像是来要他命的,想要避让,却被细绳圈住颈脖子动弹不得,只好随他摸弄。阿毛摸了一会,放了细绳,在竹尺上比量记下尺寸,收起纸笔说:"这几日倒是闲着,十日就可完工。"夫人说:"不急,出客衣裳要做得仔细些才好。"便取衣料给他,阿毛接在手里抖开,检视一遍后叠起说:"好料子,做西装正合适,挺括。"辰龙一再拱手相谢:"烦劳师傅早日做成。"阿毛口称一定,随即告辞。

    李夫人送至门外问:"如何?"原来李夫人私下嘱咐阿毛,做衣服是幌子,主要是叫阿毛替她摸一摸客人的脑后有没有后山骨。刚才见阿毛在马辰龙后脑勺摸了又摸,猜想一定了如指掌。没想阿毛根本不知什么叫后山骨,这时说道:"客人发长且厚,摸不真切,不知夫人要的是哪一根骨?"李夫人听了,差点晕过去:"我看你摸了好久,怎么不真切?"阿毛说:"初时确有摸到一根突如股后的尾骨,后来客人抬了头,再摸却是没了。"李夫人叹了一口气说:"哎呀,你说摸到了,又说不真切,这可叫我犯难了,到底有还是没有,一定要弄确切才好。"阿毛不明白为何客人脑后的长相对李家很重要。回家对娘子说知,娘子也是一脸茫然。

    李夫人沮丧之余,心想叫别人摸,总归不确定,不如自己亲手摸一摸,方才踏实。回到上房,将此事告诉李善仁。李善仁自从得了风寒患上咳嗽,前两日又在祥海房里跌了一跤,身体大不如前,旱烟都抽不下,这时躺在床上,听了夫人的话,也是哭笑不得,说道:"机会难得,稍纵即逝,要亲手摸到恐怕难了,还是等祥海回来再说吧。"李夫人不依,非要亲手摸一摸才肯罢休。次日一早,李夫人又来到祥海房中,见马辰龙坐在床上看报,便凑上前去假模假样查看他伤口,马辰龙说刚才牛老四替他换纱布时看过伤口,两处都已结痂,不劳夫人,免得看到没有下巴的鬼模样受到惊吓晚上做梦。夫人说,不看下巴,只看后脖,说着,迈开小脚来到床前,伸手就来抱他的头。马辰龙吃了一惊,连忙阻止:"夫人请住手,让孩儿自己解开。"说着,扯开脖子上的纱布,转过身让李夫人察看,并注视李夫人的一举一动。李夫人刚伸手要摸,马辰龙连忙侧身避开说:"不可,夫人虽是长辈,然男女授受不亲,夫人赶快请回,免得让下人看见了徒生口舌。"李夫人自觉惭愧,悻悻然回到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又闲聊了几句,告辞回房。李善仁得知如此这般,劝夫人罢手,再次说待祥海回来,便可一探究竟,不然吓着他可不好。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