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不是一家人 不上一条船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69.不是一家人 不上一条船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三个月后的一天早晨,天空乌云密布,闷热难耐。十六浦码头上,轮船的汽笛声响起,一艘来自汉口的长江客轮经过两天两夜的航行缓缓靠岸,船上的乘客如同等到放风的囚徒一般,涌出船舱,走上艞板。一位头戴礼帽、手拎皮箱的中年男子,随着人流走上艞板,警惕地打量四周,来到马路上,他是接替王本华委员长职务的方宗明。

    一辆出租车停在轮船码头出口处,马辰龙戴礼帽、架墨镜,右手持司的克从出租车钻出来。马辰龙在风云突变的那一晚之后,先在花衣街沈家府邸躲了几日,后来转移到周家桥滚地龙隐居,等待组织指示。三个月后,他得到组织指令,今天在码头迎接上级派来的新委员长方宗明。方宗明戴礼帽、穿长衫,一手提皮箱、一手卷了一份报纸,将《民国日报》四字卷在外面,在马路上左顾右盼。马辰龙上前问话:你是汉口来到李先生吗?方宗明答道,是方先生。马辰龙说,我是国旅马办,是接你去宾馆的。方宗明见马辰龙胸口别了一枚国旅徽章,暗号不差,便跟着马辰龙钻进出租车来到六国饭店。进了房间,方宗明按规定把《民国日报》的"民"字朝外放在桌子上,这样才算接上了头。

    方宗明立刻要马辰龙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开会,马辰龙到总台给花衣街沈宅打电话,接电话的正是福生,因马辰龙下巴缺失,说话不利索,福生一听就知道是马辰龙的声音,十分惊喜。马辰龙话不多说,询问福生是否方便,半个时辰后,他去沈宅找他。福生说:"没事,今天雇工在家的不多,等会都打发他们出去办事。"马辰龙说:"不要,免得惊动他们。"半个时辰后,福生就在自己府邸门口看到马辰龙身穿香云纱短衫、短裤,戴礼帽、墨镜,像青帮大佬手下的打手,手中举一把折扇,遮住缺失的下巴,一瘸一拐地从马路对面走来。

    "马兄!"福生招呼道。马辰龙走近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握住他手臂低声嘱咐说:"不要张扬,不进屋了,就在车上说话。"家门口停着沈家的别克小轿车,福生连忙打开车门,马辰龙俯身钻进后座,福生也上了车。马辰龙说:"同志们要找个地方开会,劳烦你可否找个安全的地方?"

    福生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广福乡下了,要不然怎么送你去那里治病?我这里地处闹市,人多眼杂,不安全。"

    马辰龙想了想,福生说得没错,可是他怕回到广福,连累李家。又极想着回去,赵大说李家老爷就是他亲生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问福生,福生听了大吃一惊,问马辰龙此话从何而来?马辰龙就将赵大在三山会馆说的话告诉福生,福生惊喜地说:"赵大不会瞎说,恐怕真有此事。"马辰龙点了点头说:"那就去广福,但要麻烦你送一趟。"

    "没问题。走水路还是陆路?"

    "哪个安全走哪个。"

    "陆路有关卡,水路安全,路程长。"

    "那就走水路。"

    马辰龙和福生约定,明日午时,人员四五位,在沈宅后院小码头会合,要福生亲自撑船。福生说:"我不会撑船,赵大会。"马辰龙说:"行!叫上赵大。"福生又说:"还有祥海。自从你走了以后,祥海天天念叨你,你来无踪去无影,在外漂泊,不知何年马月才能相见。这一次天赐良机,你们可以再次见面。"马辰龙说:"你们三兄弟亲如一家人,真好!"福生说:"你才是祥海的亲兄弟,你的所有疑问可以亲口问他。他们两个经常坐我家的船来往于广福,不会引起怀疑。"马辰龙说:"就这么定了!但此事须绝对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

    第二天正午,马辰龙准时出现在沈宅后院,福生和祥海、赵大已在船上等候。祥海一见马辰龙,就热泪盈眶,和他紧紧相拥:"我的大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这家伙太拼命。"马辰龙也很激动,拍着祥海的肩膀说:"兄弟,见到你可真好,你舍命救我,我还没报答你,不能这么快就死。"

    马辰龙趁此机会问赵大:"那天你对我说,李家老爷是我的亲生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赵大说:"那天你正忙着革命,没来得及细说,但是我想万一你突然死了,连自己是谁的儿子都不知道,那就太对不起你了,所以不合时宜也要告诉你,谁知你一心革命,不放在心上。"马辰龙拱了拱手说:"虽投身革命绝不敢背宗忘祖,多有怠慢,还请谅解!"

    "你的小名叫祥龢,是我同父异母的大哥!"这时,祥海插话说,"你养父叫金相玉,眉梢有一块白斑,是爱新觉罗后裔,他不会生育,你不可能是他的儿子。你生母原是李家二奶奶,因此你是我父亲的儿子。"祥海重新见到马辰龙,似乎想要弥补自己以前遮遮掩掩带来的过失,因此将复杂的往事如竹筒倒豆子般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马辰龙半信半疑:"我父亲,不,我养父是爱新觉罗后代?"赵大在一旁补充说:"那是我回岸滩时,你师傅马木匠告诉我的。金相玉和你师傅关系不错,他酒后吐真言,亲口对马木匠说,他是爱新觉罗的后代。"马辰龙听后说道:"我真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福生在一旁静静听罢,不觉惊呼道:"世界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果然不是一家人不上一条船,无缘相见不相识,有缘千里来相会,你们原来都是一家人,这是包笑天写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的事,太好了!"祥海又对马辰龙说:"李家有个独一无二的遗传标志,我和父亲后脑勺都有一根后山骨,你也有,你若不信,摸一下看看,我是已经摸过你的。要是没有这根骨头,真是亲兄弟相见不相识,那将是一生的遗憾。"马辰龙奇怪地问:"你什么时候摸过我?"祥海笑道:"你忘了你死人一样昏了三天?"马辰龙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夫人几次三番要摸我,原来是这样!"说完去摸自己后脑勺说:"我知道我有,在纱厂时就被工头骂过:脑后的反骨跟你爹一样,我就想我爹脑后可没有这根骨头。不过还是要摸一下,要是被子弹打没了可就认不了宗了!"说着摸了摸自己后脑,又说:"还好,还在!"一旁的福生忍不住笑了起来,也去他脑后摸了一下,再次惊呼起来:"真有呀!"赵大说:"其实不用摸,看你们俩的额头、发迹就知道是一只模子里刻出来的。"马辰龙对着祥海望了望说:"可是他有下巴,我没有。"把祥海他们都逗笑了,祥海说:"大哥,你从岸滩走了后,这么多年又去了哪里?"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