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娄水河上开会议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70.娄水河上开会议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我早就到了上海,说起来冥冥之中还是来找父亲的。兄弟,说来话长,以后慢慢细说,今天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要向爹请罪,不辞而别害他担忧,还要请母亲原谅,我错怪她了,我还要回家报恩呢。

    ""说得好听!爹说得对,你连命都不要,还想着回家?你不告而别使父亲伤心得卧病在床,今天你突然回家,父亲的病必然就会好了。

    但不可让父亲过于激动,我怕他的心脏吃不消。"马辰龙点了点头再次和祥海、福生、赵大一一拥抱。

    赵大问:"你这不要命的小子,也不看看街上,到处张贴着你这人模鬼样的通缉令,你还大摇大摆在街上走。

    从家里逃走以后又去了哪里?"马辰龙微笑着说:"先不说这个。"然后来到花衣街,朝马路对面招了招手,在小贩前买香烟的、坐在凳子上擦皮鞋的、背着墙角点烟的、蹲下身系鞋带的、站在街边喝汽水的男人,立马围拢朝小码头走来。

    一伙人上了船,赵大立马撑杆行船。船很快转出弯弯曲曲的小河,进入肇嘉浜。

    一起上船的都是幸存的特委会成员,和赵大在三德里照过面,因此认识赵大,都要来和赵大握手,赵大撑一篙握一下手,最后轮到方宗明和赵大握手,说:"辛苦了,同志!

    "赵大打趣说道:"我的同志何其多!"方宗明问:"此话怎讲?"赵大说:"革命党称我为同志,国民党、共产党也都叫我同志,是不是同志很多?

    "方宗明笑了:"你很会说笑,不过隐含的道理很深。我们今天就要做个了断,分清谁是同志,谁是敌人。

    "赵大一边摇橹,一边上下打量方宗明,觉得十分面熟,然后似有所悟,问方宗明:"兄弟哪里人?

    以前是做什么的?"方宗明说:"本人祖籍河南,以前的职业是黄河边的'水鬼'。

    "赵大听了后说:"这就对了,你是岸滩五兄弟的老二!"方宗明诧异地望着赵大,似乎也有些眼熟,于是问道:"请问你是?

    "赵大说:"你先说,你是不是方宗明兄弟?"方宗明见赵大叫出他的姓名,望着赵大歙歙而动的大嘴,立马也想了起来,说:"好一个赵大兄弟,原来是你!

    你这张大嘴独一无二,我怎么刚才没认出你!别来无恙?"赵大一边摇橹一边答道:"我有今天,全仗李家老爷照顾。

    "又问方宗明:"你不是去鄂州从军了嘛,怎么也来了上海?"方宗明说:"说来话长,总之是革命的路将我们连在了一起。

    "赵大点头称是,赶快叫过马辰龙:"辰龙,他就是'水鬼'老二。"马辰龙早已在一旁听得明白,上前一把揪住方宗明说:"原来你就是我方叔,这么多年来,你从来没跟同志们坦白过你是'水鬼',该当何罪!

    "方宗明离开岸滩之前,马辰龙还没来到岸滩,他们彼此不认识,但都听铁头说过。

    方宗明将手指放在嘴唇上说道:"嘘,小声。"大伙这才安静。昔日岸滩旧友,有一半都在这船上,彼此相认,说有多高兴就有多高兴。

    赵大想起了铁头,告诉方宗明,他们走了不久,铁头老大就被贼匪劫杀了。

    没想到方宗明说他知道。赵大吃惊地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方宗明告诉他,他们参军以后也回过一次岸滩,知道岸滩发生了大事,兄弟们一合计就替铁头老大的仇报了。

    赵大惊得合不拢嘴,问:"你们怎么报的仇?"方宗明将他们去清风寨复仇一事和盘托出,赵大连忙问:"铁头媳妇呢?

    铁头媳妇被强盗掳去清风寨了。"方宗明告诉赵大,他们将铁头媳妇解救出来,送回她娘家去了。

    赵大、祥海众人听了,一齐惊呼:"原来如此!不知清风寨强盗为何和岸滩有仇?

    "方宗明再次制止他们说话太大声,虽然身处船上也不要高声说话,以免引来麻烦。

    这时,马辰龙突然说:"我知道。""对了,"赵大突然想起什么来,说:"这个事情马兄弟应该知道,我们离开后,马兄弟还在岸滩。

    "马辰龙告诉大家,清风寨强盗是冲着他养父金相玉来的,他生母,也就是李家二奶奶也是死在清风寨强盗手下。

    那年他四岁,目睹了清风寨强盗是如何闯入自家窝棚,如何当着他的面残杀母亲和奶奶的,这一幕太悲惨,他不想旧事重提,不想再次回忆。

    他从记事起曾听养父说过,养父曾和母亲被清风寨强盗掳上山,养父做过清风寨二大王,不知养父如何与清风寨强盗接下了怨仇。

    他叹了一口气对方宗明说:"谢谢你替我报了家仇,岸滩遭劫一定与我养父金相玉有关,以至于连累了铁头大叔和大嫂。

    总之,养父一生坎坷,为何惹怒强盗,已经没人可以知道,无论他做了什么,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祥海说:"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此时,船已汇入娄水河,河面开阔起来,两岸的垂柳随着晚风飘浮,太阳还没有下山,月亮已生起,银色的月光洒向暗绿色的河面,月亮的倒影在流动的水面上,随着水流波动,变成一条波光粼粼的银色绸带。

    赵大轻轻地摇着橹,船顺风顺水,在河中稳稳地行进。夏日的傍晚,微风拂过脸面,有一丝凉意却还有暖风的习气。

    方宗明站在船头,仰望天空,天空纯净湛蓝,透着一丝光亮,不禁对赵大说:"也是这么一个夜晚,在岸滩听你讲述京城风云,那个时候我的内心一片躁动,你的故事使我看到了水鬼兄弟的希望,穷苦百姓改变命运。

    "赵大说:"其实我都是照搬林前辈说过的话,想不到却说动了你们。

    "方宗明说:"我从一个斗大的字不识一个的睁眼瞎,到现在成为一个大学生,从受到林前辈感召遵奉到现在,一路走来,只有现在而奋斗。

    逝者如斯夫,除非战胜,否则没有未来。所以我们前赴后继,就像大象足下的蚂蚁,并非我们英勇,而是别无选择。

    "说着,拍了拍赵大的肩膀说,"我们还太弱,一盘散沙,幸亏正在觉悟。

    "说着,返身进入船舱,对马辰龙说:"我们开会吧!船上甚好,不要等到广福了。

    "马辰龙点头说好,便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分两边在船舱内坐下。方宗明说:"现时河面开阔,河水已经一片漆黑,是极好的掩护。

    "大家一致同意。方宗明清了清嗓子:"*。"接着是马辰龙在说话,用他那含混不清的声音说:*。

    祥海坐在船头,悄悄对赵大说:"原来马辰龙小时候的事都记得,看来他小时候过的是非人的日子,谁会有他那样的经历,目睹自己母亲和奶奶被强盗惨杀?

    这么多年来,他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赵大说:"你听他说话,总是那么鼓舞人心,他是个内心无比强大的人。

    听老爷说,金相玉可能是惹恼了'红毛','红毛'恼怒他一把火将李家大院烧得太干净,因此穷追不舍。

    可清风寨强盗并不是红毛,为何非要将他追杀。"祥海说:"我大哥说这事已经没人可以知道,我猜想他其实是知道的。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