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喜庆竣工十字桥摆宴席 乐极而悲李善仁过世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1喜庆竣工十字桥摆宴席 乐极而悲李善仁过世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一街两坊”终于竣工,李善仁好不高兴,在十字桥上摆开一百桌流水席。桥上支起竹棚,村民家里借来桌凳,请了十个会烧菜的,就在桥上支起大铁锅,宰杀鸡鸭无数,猪也杀了三头,十字桥上流水席神龙见首不见尾。祥海从幼聪颖,在广福是出了名的,见他在城里造了房子,沈老板夫妇、张老先生、镇长、师爷都奉礼来贺,剃头店老板、茶馆店小开、面馆老板娘、邻里乡亲不请自来。阿毛替李夫人做下的五套旗袍,这个时候大出风头,李夫人一套旗袍只穿一个时辰,酒席从早到晚足足吃了四个时辰,尚未结束,李夫人换了四套旗袍,脚踩精致高跟鞋,笑靥靥夫唱妇随,穿梭于席间招呼客人。虽徐娘老矣,仍不失雍容华贵。到了傍晚接近尾声,李夫人换上最后一套古朴奢华的香云纱旗袍,举手投足之间,旗袍沙沙作响,近看似轻云蔽月,远观如回风流雪,宾客尽皆侧目。祥海只恨自己布匹买得太少,再买个十来匹,再做十来套,才可以让母亲出足风头。李善仁手柱英格兰司的克,自鸣得意,来回敬酒,畅怀痛饮,也是争足了面子,李家修建厚德府也没这么大的排场,一时间风光无限。

    然而,真可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李善仁因于腊月里受下的风寒一直不愈,又因马辰龙一事心情起伏太大,以至白日黑夜直喘气咳嗽,累经宴请劳累,次日疾病发作,突然身子像打碎一般,咳得睡不下躺不倒。一天后半夜,一阵咳嗽竟然喷出一大盆鲜血。祥海慌了神,急忙请来张老先生把脉,已然不治。李夫人哀求张老先生,张家不是有祖传秘药么,即使再多的花费也要施救。张老先生无奈摇头,说:“张家即使有祖传秘药也救不了心神之病,李老爷是七情内伤以致痰迷心窍,精、气、神三者已竭,无药可救。亲人不要离开,送他最后一程吧!”李夫人听了哀伤不已,捏着丈夫僵硬的手不断搓揉。当夜,李善仁泄了一宿,排出大坨大坨的乌黑黏滞宿便,说了一夜胡话。第二天却清醒过来,眼目森森,叮嘱李夫人,李家亏欠龢儿太多,今后当竭力扶持。李小娘子也是李家的人,要给她立一个衣冠冢,也好让龢儿尽孝。嘱咐祥海,今后兄弟和衷共济,不求有惊天动地的事业,但求早日成家,守住家业,才可告慰李家祖宗。

    李夫人见李善仁头脑清醒口齿清楚,心生一丝期望,以为他不会这么快就走,赶快让福生想办法将马辰龙找回来见他父亲最后一面。然而李善仁只是回光返照,说完话就又昏迷不醒,再次醒来时,要李夫人从箱子底下翻出一只红布包裹的镶金盒子,从盒子里取出一个用红布包裹的沉重物件,层层剥开。李夫人捧在手上,祥海认得是那把令人胆寒心惊的金手枪,手枪下压着一封李大人亲笔签发的持枪证书。李善仁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巍巍颤颤地握住手枪,吃力地托起交到祥海手上。祥海发现父亲的手已与手枪一样冰凉,知道属于父亲的时间不多了,心中涌起无限悲伤,一心聆听父亲最后的教诲。谁知李善仁喉咙里发出“后……后……后……”三声喉音,一口痰卡在喉咙里吐不出,眼神里充满对尘世的留恋,来不及留下遗言,就撒手归了西。祥海以为李善仁临终时想说的不外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之类的训言,情觉愧对父亲,不觉放声大哭,哭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亦是无济于事,李善仁早已直挺挺凉了。李夫人明白丈夫除了放不下两个儿子都没有子嗣出世,更是提示她要保护好后花园李家的“生计银”。李夫人悲恸不已,一边哭泣一边诉说:“说好了要一起走那黄泉路,过那奈何桥,喝那孟婆汤,如今你撇下妾身先走,留下我独自一个如何过活,妾身百年以后,黄泉路上暗无天日,叫妾身独自一个如何走得……。”哭得撕心裂肺让人感到凄凉。祥海触动心旌,心想要在母亲有生之年,一定要好好陪伴母亲,不再让她遭受孤独之痛。

    按照广福的规矩,李善仁身边仅有祥海一子,祥海虽大有出息,但家族不能说兴旺,不是全福;年纪也不到八十岁,不算全寿;死于风寒,并不是无病无痛,也不能算是善终。所以李善仁并非全福全寿,不能算是喜丧,又是外乡人,虽为广福做了许多好事,但是灵柩也不能进入祠堂,故而丧事简办,只在厚德府厅堂设灵堂吊丧。一张三尺供桌,摆上香烛祭品,燃起长明香油灯,时时加油,不使熄灭,让死者黄泉路上走得踏实。桌边挂起简单白帘,白帘中间挂着死者照片,照片下有用白纸写得很大的奠字,两边挂着记叙死者一生的挽联,右边是沈老板的长联:

    等闲暂别犹惊梦平生风义兼师友

    此后何缘再晤言来世因缘结弟兄

    左边张老先生的挽联,也是长长的两行:

    慈萱西去三冬铭心隔世相望千行蜡泪

    音容莫睹九曲回肠终天思亲总伤悲情

    其他乡邻好友送来挽联不计其数,皆赞死者一生行善千古流芳。李善仁在生前乐做好事,库房里常备农作物种子,每当播种季节,只要肯上门讨要,李善仁总是来者不拒,无偿提供给村民来自姑苏的高产棉、早熟禾、矮脚菜等种子,村民十之八九得过他的恩惠,故此闻知李善人过世,前来吊丧的络绎不绝,念及死者种种好处,无不悲痛。桌子后面,一副寿材用白布盖着,周围摆满了绿叶鲜花。寿材是李善仁五十岁时就为自己做下的,广福民间有“师傅不做倒地木”之说,木匠不给死者做棺材,只给生者做寿材。这副楠木寿材,足足用去木材一千五百斤,前高后低前大后小,用两只实木长凳挑空搁起,后方横幅高悬,哀悼长者仙逝,甚是肃穆。又在家门口搭建灵棚,请来吹鼓手,吹起管乐敲起锣鼓,给亡灵开路,希冀死者转世。尽管自古今来从未有过死后复生的奇事,但活人的寄托和期望从未有过减少。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