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妖妇摄魂终告破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5.妖妇摄魂终告破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李夫人平日里深居简出,虽然不太了解桥西朱家,但对"妖妇摄魂"一事略有所闻,此时听媒婆说到弄草儿就是已经祸害了不少男人的桥西妖妇。媒婆在一个劲地夸赞弄草儿会持家,吃苦耐劳、人品端正,还拿出一张红纸,说是问来了弄草儿的生辰八字:"令郎属兔,朱家妇人属羊,卯兔未羊是六合,是最相配的属相。"李夫人早已不耐烦,拿赏金打发她走后,斥责祥海太离经叛道,心想祥海一定是被妖妇蛊惑了,规劝祥海打消这个念头,李家无论如何不可能娶一个童养媳、丧偶的寡妇,还是个转世"妖妇"进门:"世上好女子千千万,为何你偏偏看中人家小寡妇,还是戴孝在身的转世妖妇!"祥海辩解道:"什么转世妖妇,一定是被人诬陷的,可有谁真正看见过妖妇?"李夫人道:"你仅仅只看了妇人背影一眼,就梦魂萦绕,她不是妖妇是什么?如果仅仅是小寡妇倒也罢了,可娶一个妖妇进门是万万不能的。"祥海道:"孩儿冥冥之中与她相关,只是看上她了,非她不娶。"不顾母亲反对,一心要娶弄草儿为妻,说弄草儿清丽可人,端庄贤淑,怎么可能是"妖妇"转世?他对她一眼飘过就不可忘却,这是天数。李夫人断然拒绝,说这就是妖气,是蛊惑人心的妖术。祥海说是不是"妖妇",他自会弄个水落石出。

    祥海找来福生,请到茶馆喝茶,商量要把制造谣言者揪出来,还弄草儿清白。福生咋一听祥海看上了弄草儿,竟然喜出望外,有意问道:"令尊在世时,不是已说好了要和张家医堂张小姐说亲的吗?怎么突然改弦换辙?你嫌弃张小姐作为女人品行不端还是才能不够?"祥海说:"都不是。民国以来,时代的思潮如潮水一般涌入,把所有旧观念都冲刷得一干二净。你我是不是应该摆脱包办婚姻的桎梏,去追求属于自己的恋爱婚姻呢?"福生听了此话,正中下怀,追问祥海道:"这么说来,你与张小姐毫无恋爱基础,不关她的品行才能,一定要冲破父母包办婚姻之牢笼而寻求自由恋爱了?"

    "正是如此,因此要仗兄弟支持。"

    "君子无戏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可当真?"

    "当然当真!"

    "那我要先去张家医堂说一声,再回家一趟,兄弟在这里坐一会。"

    "兄弟,这又为何?张家医堂与此事毫无干系。"

    "有很大的干系,想要弄清楚谣言所出,不先弄清楚病源来头,何以服众?"

    祥海一听有道理,就委托福生去张家医堂请张老先生判断病源来路,自己去桥南寻访传播"妖妇"作祟的谣言之人王道士。

    祥海知道是王道士在散布妖妇流言,只有找到他才能澄清妖妇之说出于谣传,并可洗清弄草儿的冤屈。不想福生开怀大笑,说:"兄弟,你可把我害苦了!多少年来,我都走着羊肠小路,如今我要走康庄大道了。"

    "兄弟此话何意?"

    "说了你不许反悔!"

    "说吧!绝不反悔!"

    福生这才说,他与张家小姐青梅竹马,早就两厢有意,只是都羞于启齿。谁知李善仁夫妇先人一步,要替祥海提亲,他无奈只好作壁上观,现在听祥海这样一说,喜不自禁:"我以为你也意属张小姐,兄弟之爱不可夺,因此隐忍不言,如今我扬眉吐气,真是打心眼里高兴。因此要先办了我的头等大事,再来帮你捉妖!"

    "原来如此!如此说来,倒还要兄弟你原谅我横刀夺爱许多年。"

    "正是!你知张小姐甚少,如果你认为张小姐无德无能配不上你,那就大错特错了,张小姐外表沉静,内心美丽,不愧为秀外慧中的大小姐。你现在拱手相让,以后会后悔的。女子品行的最高境界,只有通过做女儿、姐妹,最终成为别人妻子和母亲来实现的,需要温柔的魅力、端庄的爱意,时刻保持宁静。张小姐正是这样一位德才兼备的完美女子,你却不爱,非要纡尊降贵,向一位寡妇求婚,恕我直言,我认为你是理智尽失。你所谓的基于恋爱是假,喜欢放子是真。听说你在上海还出没于花街柳巷,你那置自己身份于不顾的荒唐行径,更是匪夷所思。你一直在发烧。"福生实在是喜出望外,断然不顾祥海的面子,一股脑说出心中积存已久的怨言。祥海听了,反驳道:"你这话我不能同意。我知道你和你已故的阿姐关系很好,你很爱你阿姐,我倒要问你一句,在你心目中你阿姐是何种女子,是有德还是有才?我知道你会说阿姐德才兼备,但是你知道你阿姐是怎么死的吗?据我所知她不算是安静的女子。"福生说:"非要我说的话,阿姐拥有高雅的品味,高尚的情感,可贵的个性和翩翩的体态,也是一个完美女性。"祥海说:"我十分认同你的说法,你可能不知道,我私下认为娶妻当如沈姑娘,但你不能否认她也是个不失妖媚的女子,要是这样的女子就是你所谓的放子,我承认,那就是我喜欢的。"

    福生没想到祥海和赵大都喜欢自己的阿姐,并且称阿姐是个妖媚女子,心中不快,却哑口无言,丢下祥海一人,火速回家,请父亲到张家提亲。沈老板见儿子中意张家姑娘,心中大喜,沈家对张家十分了解,张家的为人在广福镇上可谓首屈一指,事不宜迟,即刻前往张家医堂下聘礼,亲自为儿子说亲。张老先生对沈家也十分了解,沈张两家是广福镇上为数不多的世代老土地,沈家也是大户人家,与自家女儿门当户对,见沈老板亲自上门提亲,当即收下聘礼。福生志满意得,将帮助祥海寻找谣言源头一事忘之九霄云外,祥海在茶馆坐等了一个下午不见他回转,一个人做不了事,只好作罢。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