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张医师开棺辟谣 李祥海智斗妖道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6.张医师开棺辟谣 李祥海智斗妖道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翌日,福生去张家医堂拜访未来的岳父,恳请岳父诊察多起孩子暴亡之因。

    张老先说他早就密切关注谣言传闻了,十分肯定地说,那些所谓被"妖妇"夺走魂魄的大人小孩,都是患上了一种名为"拉麻疫"的新型疾病。

    这是一种特殊的流行病,以极快的速度传播,十分凶险,往往三四日之内,就会导致孩童死亡,与"妖妇"无关。

    不过,想要谣言断根,非得朱家开棺验尸不可。再说朱大爷因儿子不幸暴亡,媳妇弄草儿又莫名其妙背负妖妇之恶名,恰如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砸进一个"冰窟窿"里,痛不欲生。

    正在此时,读过洋书的福生要会同镇上张家医堂来开棺验尸。朱大爷考虑再三,觉得只有开棺才能搞清楚儿子的死因,才能还弄草儿清白,对自己有好处,便同意开棺。

    这一天,他请来邻里乡亲,汇集到儿子坟前,掘地开棺,由张老先生当场检验。

    张老先生从棺椁中取出死者骷髅,见骷髅光滑无黑斑,已是心中有数,捧起骷髅放进盛了药水的罐子中浸泡,然后站立一旁静候。

    围观的村民鸦雀无声,都在等待那具骷髅再次从药罐里取出,拨开笼罩在全村村民头上迷雾的那一刻。

    片刻之后,张老先生从药水中捞起骷髅,见骷髅白花花光滑如脂玉,一点杂色斑点都没有,证实朱傻确实死于拉麻疫症,一种急性流行性脑炎,并非谣传被妖妇摄了魂魄。

    真相大白之后,重新盖棺覆土,村民尽皆散去。其他死了孩子的家庭,也都自愿开棺,证实属同一种疫病而死,"妖妇摄魂"一案终于告破。

    福生被村民奉为清明大佬官,声名远扬。福生办完这件事之后才想起祥海所托之事,来找祥海。

    祥海称赞福生办了一件大好事,十分高兴,说他也了解到了王道士的底细,两人一同前去桥南找王道士算账。

    福生问祥海是如何得知王道士在散布谣言的。祥海告诉福生,此前他去广福寺为亡父立牌位,正在给菩萨上香,来了个神秘兮兮的妇人,告诉他桥南有个王道士,一个人顶着两个大仙,法术比广福寺和尚灵验得多。

    祥海一打听,原来王道士就是"妖妇摄魂"谣言的始作俑者,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祥海将王道士的来历打听得明白,此人是国军逃兵,几年前才来的广福,好吃懒做,妻儿离他而去,他不思悔改,却一味装神弄鬼欺骗妇女。

    不知从哪里请来两尊邪神,供在家里,整天念咒发誓,扮成神汉,干下许多坑蒙拐骗的勾当,散布妖妇摄魂谣言赚了不少不义之财。

    祥海还调查了几位深陷其中的妇人,都说王道士道行深厚,天眼蓬开,非等闲之辈。

    福生跟随祥海来到王道士家,王道士正在祭坛前摆弄香炉。王道士是个瘸子,一袭宽大的道袍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瘦骨伶仃的身上,两只大袖子拖到地上,袍子领口敞开,蓬头垢面,踢里踏拉地走来,以为祥海和福生和村民一样是来求道符的,举起一手颠了两颠,将衣袖颠到肘部,伸出一只铁耙一样的手,往一只瓷碗里丢了一枚铜钱,问:"众信有何请求?

    "王道士皮肤蜡黄,嘴唇发青,貌似道骨仙风,怎奈身上弥漫着一股体臭和香火混合的异味,祥海不禁皱起了眉头。

    心想这假道士确实有几分本事,凡人作妖,竟然可以丝毫不露破绽。鳏男独居,却有多名妇人服侍,其中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便是广福寺遇见的那位,迷信王道士而破财失身还神魂颠倒深信不疑。

    祥海进门,开口质疑王道士:"敢问法师奉哪位天尊之命在家设坛,曾在哪座道观修行,师出哪个门派?

    "王道士见来者不善,愣了一愣,立刻信口拈来:"贫道从三清山来,师从张天师,奉张天师之命在家传道度人。

    "祥海道:"法师可有度牒?"王道士又愣了愣,道:"仙界度牒岂是尔辈可调阅的?

    有请即请,无请便请离开仙坛,休要在此张狂。"祥海决定给他一个下马威,厉声喝道:"事到如今还如此嚣张,满口胡言!

    什么从三清山来的道长,你是国军一师一旅二团三连的逃兵,一个兵痞油子,怎敢欺世道名冒充道长玷污仙界!

    如今已经证实,那些孩子暴病而亡,都是因得了流行脑病所致,并非被妖妇摄去魂魄,已经张医师开棺验尸得到证实。

    妖妇摄魂之说,显然是你无中生有妖言惑众,为的是诈骗钱财。张医师验尸之后,你还不收敛,一味蛊惑村民。

    如若受害村民集合起来报官,你一定是死罪。你若将造谣惑众一事从实招来,不义之财退还受惑村民,我等网开一面,不再报官,或可免你死罪,你自己掂量。

    "王道士一听,来者并非为求道符而来,也非草木愚夫,已将他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恐怕是来砸场子的。

    眼珠子一转,便不敢再嚣张,煞有介事地编造出一则荒诞不经的故事来。

    说妖妇摄魂是从南京传来的,千真万确,并非造谣。因南京中山陵即将落成,而陵墓造得太过宽大,没有柱子支撑,为了防止石顶垮塌,需要摄取年幼的魂魄携至其寝宫,方能顶住大梁,因此派出有法术的妇人前来摄魂云云,矢口否认造谣惑。

    祥海大喝一声道:"你这分明是为了糊弄百姓骗吓民众,敛取不义之财,事实面前还不承认。

    你敢将上面所说,白纸黑字写下来么?"王道士料想他们两个书生,做不出什么大事,也不怕他们,又有两个妇人在侧,王道士在两个妇人面前可是帝王神灵一般的存在,遭祥海一喝,越发不可一世,说道:"有何不可!

    拿纸笔来!"福生出门买来纸笔,放在桌子上。王道士见他两人来真的,立马反悔,借口不识字不会写,并信誓旦旦所说句句是实。

    祥海说:"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不会写,我替你写!"要福生将他方才所说写录一遍,再复述给他听,问他:"所写事实否?

    "王道士满口答应:"句句属实!"福生要他签字画押,好拿去作为呈堂供词。

    王道士也不愚笨,拒绝落笔。祥海把供词抓在手里,怒不可遏:"这些话都是你亲口所说,我们两个可以互为作证,她们也可以作证。

    "祥海指了指两位妇人,又指着王道士道:"你再抵赖也是无用。你死到临头了,要骗钱便骗钱,为何要陷害良家妇女为妖妇附身?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