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田中露出真实面目 芳子奉命再造骚乱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11.田中露出真实面目 芳子奉命再造骚乱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田中捂住胸口,狠狠地甩了芳子一个嘴巴,芳子顿时倒地,不省人事。老板娘闻讯而来,见此一幕瞠目结舌,赶快取来纱布将田中胸脯包扎起来,田中手捂疼痛难忍的伤口,跌跌撞撞回到公使馆,连夜发出公告,称打死日本和尚的凶手藏在良友纺织厂里,华界巡捕办事不力,电请日本军方介入。可是日本军方认为事情不够大,特高课指令田中迅速扩大事态。

    翌日,田中在医院召见芳子。芳子性格孤傲,不可一世,但对田中俯首帖耳。对于芳子的能力,田中心悦诚服,她曾单枪匹马将末代皇帝溥仪和皇后婉容从京城转移到旅顺,使得满洲国顺利成立。田中知道,只要芳子出马,没有办不到的事。然而,当芳子来到医院,田中要她再做些杀人放火的事时,芳子却没有答应。她冷漠地揭开田中胸口的纱布,见田中右胸平平,缺失了突起物,竟有些得意,略表歉意后说道:“伤得怎样?疼不疼?要不要再打我一巴掌?”芳子张开嘴,指着门牙的空缺说:“少佐,你下手太狠,你忘记了你个军人,不应该如此对待一个女人。”田中说:"对不起,但是你我都有损失。今天召你来,表明我已原谅了你,我和你有话要说。"说着屏退护士,拉上布帘,不料芳子"扑"地朝他身上吐出一团血肉,说:"谁要你的原谅!你缺失的我可以还给你,我缺失的你给不了。我把身心交给你,你却将我当作一件工具,要用时召之即来,用完了就扔。那么,我要你不能有别的女人,哪个女人看到只有一只的*头的你都会知道你曾辜负过女人!"

    当年,芳子逃离养父的魔爪走投无路时,是田中伸出援手将她招募至麾下,也是田中发现了她的才华,将她培养成一名能够熟练使用中日两国语言,并懂得简单英语的帝国特工,她对田中有知遇之恩,竟将田中的身上之物含在嘴里一整天不舍得吐掉。田中听了芳子的话,似有歉意,道:"奖赏一事,非我可为,实因军方秘密行动,无法申请开支。今为帝国事业,你我须彻底摒弃个人恩怨,为帝国献身。你是帝国最优秀的特工,谅你不会辜负帝国的栽培。"芳子此刻见了田中血肉模糊的伤口,始有悔意,又见田中主动召见,心中怒气已消去一半,说道:“现今虹口一带有日侨十余万,其中有不少是我的细作,急招四五十勇士做出些事来非难事,但这一切都需要金钱。”田中拿出一叠日圆,允诺芳子,此次事成之后,委任她为满蒙安国军司令。芳子大喜,当夜便在医院歇下。芳子强悍如男子,但也有女性温柔的时候,就在病床上*,俯身在田中流血的伤口上,*数度。

    翌日深夜,神通广大的芳子,召集起五十多个日本青年,从日商纱厂取得汽油和硫磺弹来到良友纺织厂门口,朝厂房浇上汽油,扔进硫磺弹。一瞬间,良友厂火光冲天。日本海军陆战队趁机把装甲车开进良友厂助阵。工人们从熟睡中醒来奋起灭火,杨树浦救火会接到火警,急派消防车赶来救火,却被日军拦在杨树浦路,不许救火。大火就这样越烧越旺,烧掉了良友厂六间工场、二十四台机器,良友厂顿时陷于倒闭。

    天明时,芳子再次组织一千多个日本人,到北四川路上游行。他们大喊着“杀光中国人”,打砸中国店铺,撕毁抗日标语,阻止有轨电车通行,殴打执勤巡捕,然后前往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请愿,要求军方出面干涉。一时间,虹口地区陷入混乱之中。日本军方见时机成熟,立刻派遣军舰,满载日军在宝山长江口登陆,贼喊捉贼,要求严惩凶手,取缔一切抗日组织。

    中国政府紧急召集使馆人员,希望与日本人磋商解决外交危机。而上海市民都把目光落在远离市区的桃浦范庄,范庄驻守着中国十九路军。

    军长黝黑瘦长,是位职业军人,获悉日军在宝山登陆,他立刻召集军官们及社会各界召开紧急会议。只见他紧握拳头,慷慨激昂地说:“小日本到处故意挑衅,简直让人忍无可忍。今天,从日本本土开来的兵舰在宝山登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小日本妄称上海一旦发生战事四小时即可结束。面对这种情况,政务会议还在主张忍让、避战,还让我们撤防。作为国军一员,我实在无法接受。所以,我现在已下定决心,要为上海父老乡亲、为国家的荣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军长话音刚落,所有将士都精神振奋,齐声呐喊。这是一支由广东和福建三个师三万多名士兵组成的抗日队伍,一路从福建跋山涉水来到上海布防。军委已八个月未发军饷,在冬季寒冷的上海,他们也只能穿着夏天的军服。没有头盔,戴的是从老家带来的斗笠。军长开完会,当即布防,向所属部队下达了准备作战的密令。田中一味将事情闹大,向上海市长吴铁城递交了最后通牒,提出逮捕惩办反日事件参与者、解散上海抗日团体、撤出中国军队等等无耻的要求,并限二十四小时内答复。

    这天,赵大从良友厂回酒行,找祥海商讨如中日开战,良友厂怎么办。祥海见赵大回家,大吃一惊,说:“你还没走?刚才老杜来关照,现在不能再去良友厂,要你赶紧避一下风头。时局紧张,他要送陈老板出城。”赵大说:“避什么风头,厂子是陈老板的,我承诺过要帮他看护好,再说工人们做的事没错,日本人欺人太甚!”话音刚落,门外就冲进来一帮警察,问:“谁是赵大?”赵大答:“我就是。请问有何公干?”警察道:“我奉命逮捕你,因为你违反禁令,从事非法反日活动。”“我在中国的土地上,反对日本侵略者,何罪之有?”赵大正义凛然地质问警察。“你可以反日,但不要惹恼日本人,带走!”两名警察一拥而上,将赵大五花大绑推出门外。祥海急忙拉住警察,悄悄说道:“警察兄弟行行好,都是中国人,何必要相信日本人的谣言,做日本人帮凶?”说着朝为首的警察口袋里塞进一沓钱,“通融通融,你回去就说没抓到人,他本来就不该回来,他不回来你们不就抓不到他了。”祥海似乎在埋怨赵大,风头这么紧还回来干嘛。

    警察得了好处,口气稍有所缓和,对祥海说:“老兄,我也不想抓他,但这件事是市长亲自督办的,要给日本人一个答复。抓不到人,我这一身皮也得剥了。”祥海一看事情无可挽回,就说:“让我跟你们一起去,我要找你们警长交涉。”“好吧!”警察挥了挥手,“不瞒你说,事情是这样的,日本人抗议良友厂反日,通牒市府抓人,不然的话就要动武。我看这是日本人的借口,即使抓了人,日本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日本人动了手,这位兄弟成了抗日英雄。如果日本人就此罢休,市长也是做做面子而已,关几天也会放了。”祥海说:“去了再说,看看事情有没有可能挽回。”说着陪同赵大一同爬上警车去警局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