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朱大爷丧生战火 林阿毛死里逃生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生计银13.朱大爷丧生战火 林阿毛死里逃生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朱大爷不知所措。这时,日本鬼子发现了他们,朝他们叽里呱啦地做手势喊话。朱大爷听不懂鬼子在喊些什么,心想两国交战与百姓无关,大概是叫他们赶快离开,就懵里懵懂转身往桥西奔去,没想到鬼子的机关枪就“突、突、突”地响了起来。这是一支从虹口开来的先遣队,欲趁中国军队还未反应过来,抢占十字桥。子弹像暴风疾雨般横扫过来,朱大爷被机枪射中,一个趔趄卧倒在地。二瘸腿脚不灵,已提前扑地,因被弄草儿牵着,将弄草儿也拖倒,两人才幸免于难。鬼子端着长枪朝他们走来,十字桥是一座石板桥,两边没有护栏,弄草儿见势不妙,连忙扯住丈夫胳膊,就地一滚,从三丈多高的桥面翻落河中。好在水流不急,又有水草勾绊,两人落水之后,没有被河水冲走,当即钻进茅草丛中,正巧是十年前弄草儿讨饭到广福饿晕的地方,如今茅草已长得一人多高,两人钻进去,根本看不见踪影。鬼子的铁甲车轰隆隆开上十字桥,将朱大爷尸首碾成了碎片,跟在铁甲车后的鬼子抬大头皮靴,一脚踹入河中。零零落落的尸块正好落到二瘸面前,二瘸怒不可遏,双眼冒出仇恨的烈火来,豁出命要去捞父亲尸块,被弄草儿死命按住,说:“你这样出去,必定死路一条,父亲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活着最要紧,死了有天大的仇也报不了。”二瘸只得作罢。鬼子见两人跌落河中不见踪影,朝河中打了一阵乱枪,扔下几颗手榴弹,将漂浮于河面的朱大爷尸块炸上天才罢休。就在这个时候,桥西轰隆隆开来了军车,国军的先头部队也已来到十字桥,发现十字桥已被日军占领。国军五天前接到军部调防苏州的命令,今天是最后一天。军长将调防命令置之不理,前来十字桥布防,这时与日军狭路相逢,下令就地反击。

    国军三路围攻十字桥,一路在桥西迎头阻击日军,一路从稻田里迂回到鬼子侧后,从鬼子背后发起攻击。另一路在桥南布下重兵不让日军进入市区,只留桥北、桥东两头,让日军退到来路上去。日军没想到刚踏上十字桥就遭遇国军猛烈阻击,一时间摸不清国军底细,放弃应战,撤向桥北、桥东,立住阵脚后,展开疯狂反扑。两军在十字桥展开拉锯战,从白天大到黑夜,又从黑夜战至白天。十字桥一会儿被日军攻占,一会儿又被国军多回,你来我往,九进九退,桥上尸横遍地,娄水河也被染成了血色。

    桥下的弄草儿搞不清桥上现在是哪一边的军队,只得藏身在茅草丛中不敢动弹。直到半夜,枪炮声不再响起,弄草儿听见桥上的人说的是中国话,这才走出茅草丛,刚探出头,守桥的国军士兵吓了一大跳,仗打了一天一夜,桥下有人藏身都还没有发现?要是藏着日本鬼子,半夜爬出来将军长一枪撂倒,国军可就完蛋了。守桥的士兵吓出一身冷汗,连忙拉动枪栓过来盘问。弄草儿将昨天清晨的遭遇细细道来,士兵才放她们上桥,问过她家地址,见是两个避难的农民,也就挥手放行了。

    国军在广福顽强抵抗日军的消息传来,市民踊跃支援前沿战事,工人义勇军、学生敢死队、大刀队、救护队、担架队、运输队统统走上马路,声援支援抗战。马路上居然出现一支奇怪的队伍,那是赵大率领的良友厂工人失业团组成的义勇军,雄赳赳气昂昂的义勇军队伍中竟然夹杂着黄包车。其他车行见黄包车也可以为抗战出一份力,纷纷推出自家的黄包车,不管黄车、黑车,或连人带车一起入队,或将黄包车交予义勇军,任由义勇军处置。不一会儿,人力货车、垃圾车也加入了队伍,一时竟聚拢起上百辆人力车、二百多号人,浩浩荡荡开往前沿。

    日本人纵火焚烧了良友厂后,陈老板遭到人身威胁,在老杜的帮助下,陈老板逃往乡下避难,离行前,他紧握赵大的手说:“照顾好厂子,照顾好弟兄们!”然后摘下义勇军袖标交给赵大。一旁的老杜叮嘱赵大,他只能带陈老板一个人走,请赵大还要照顾好陈小姐母女。赵大紧握老杜的手,表示决不辜负陈老板的期望,一定会照顾好陈小姐母女,陈老板放心离去。赵大在警察局关了一天,出来后将义勇军成员聚集起来,自己掏钱安排他们吃住在厂里。老杜送走陈老板,见赵大肯为工人出力,又无党无派,由他照看良友厂最好,提议赵大将失业工人也召集起来,义勇军改名失业团,便于向市政府争取失业工人合法权益。没想到老杜正在与市政府交涉如何安排失业团几百号工人的生计问题时,日军向中国军队进攻的消息就传来了,义勇军群情激昂,一不为官,二不为财,也不要薪饷,一致要求到前线去参战。老杜当机立断,留下一部分人继续护厂,其余两百多义勇军组成敢死队,要求政府发枪,支援前线。赵大领命,祥海支援黄包车。赵大指挥人力车日夜不停地运送义勇军到国军驻地受训,队伍浩浩荡荡走过高郎桥时,遇见了裁缝阿毛。

    阿毛在难民所捱过一夜,第二天进城,一路小跑到租界。租界属于外国地盘,日本人不敢把炮弹打到租界,他才感觉安全,边跑边打听“一街两坊”,路人指点他一直往南便是。他走到一条小马路上,这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田埂小路,没有路名,没有行人。又过了一座桥,来到马玉山路,已出租界,突见人多了起来,前面来了一队人力车队伍,待队伍走到眼前,阿毛惊喜地发现领头的是广福厚德府的赵大。虽然赵大穿着一身灰布衫,留了两撇小胡子,剃了光头,晒得皮肤黝黑,人瘦了不少,他还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赵大见阿毛浑身是泥,像是从地底下爬出来似的,连忙询问阿毛为何这般模样。阿毛将自己的遭遇叙述一遍,说是要去“一街两坊”寻找娘子。赵大说:“阿毛,你已走过头了,前面过高郎桥就是‘一街两坊’”。顾着和阿毛说话,赵大已落在队伍后面,连忙和阿毛说了声“保重”,与阿毛拱手相别,去追赶队伍。市民们见街上来了一长串人力车队伍,十分好奇,纷纷涌上街头观看,见是工人义勇军,立刻响起一片欢呼声,从自己家里捧出棉衣棉裤、各种吃食往车上扔。一时间黄包车义勇军成了上海滩新闻的一大奇观,报纸争相报道。

    阿毛找到“一街两坊”,那是一片坡地,果然是刚才没注意被他错过了。走进祥庆坊,就见自家娘子坐在弄堂第一家门口的太师椅上笃定抽烟。阿毛娘子见一衣衫褴褛浑身烂泥蓬头垢面的男子闯进弄堂,一时没认出是阿毛,以为强盗上门,吓得连忙起身躲进屋里,却见男子跟过来在门口朝屋里张望,心里又是一惊,乱世年头,要是碰上强盗恶人抢劫,那是没地方申诉的。刚要声张,男子出声叫道“娘子——”。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计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计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