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送别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11、送别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口琴的旋律很动听。

    而且那口琴声里好像夹杂着莫名的韵律,超越了寻常的音乐。

    就像是昨夜,梦魇带给庆尘的感觉一样。

    可是当所有囚犯都沉浸在美妙音乐里时,庆尘却根本无法压制自己内心里的惊讶与震撼。

    因为他听过这首曲子……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庆尘瞳孔渐渐收缩,这不是穿越后的世界吗,为何也会有送别这首歌。

    他曾在见到机械文明的那一刻,以为这里与地球应该毫无关联。

    可现在看来他错了,难道这里是地球的未来?

    庆尘开始搜索脑海中的记忆,试图从他昨天记下的阅读区书籍里寻找线索。

    可是结果让他再次失望了,那些心灵鸡汤和哲学并不能帮助到他。

    口琴声停歇了,18号监狱里再次传来喧哗声。

    某一刻,庆尘忽然觉得这座监狱就像是一个斗兽场。

    一扇扇合金闸门背后关着的,是一头头代表着各种欲望的钢铁怪兽。

    待到闸门打开,他不再像第一天那般生涩与警惕,而是直接越过列队的囚犯们,径直的朝楼下广场走去。

    擅自行动没有招来天穹上的无人机,也没有机器警卫多看他一眼。

    刚到餐厅外面,林小笑便笑眯眯的和他打起了招呼:“早上好呀……没睡好吗?”

    此时庆尘顶着两个黑眼圈,他冷冷的看着林小笑,心说我能不能睡好,你心里不清楚吗?

    有人说一个梦最长只有八分钟时间,相对整个生命来说极其短暂。

    然而庆尘昨天结束梦魇以后数了一下自己的倒计时,那个梦魇竟是困了他两个多小时,他在梦魇里完全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而且,从梦魇里脱困之后,他躺在床上又思索了很久的事情,直到半夜才沉沉睡去。

    庆尘虽然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但他本质上仍旧是个普通人,和林小笑这种特殊人群是不一样的,没办法熬了大半夜第二天还能生龙活虎。

    李叔同看了一眼庆尘的面色说道:“一般人从梦魇里出来都会大伤元气,萎靡不振大半天时间,不过你比较特别,在梦魇里挣脱了小笑的控制拿起来了匕首,今天还能站着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庆尘在他对面坐下,竟是开门见山的问道:“怎么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李叔同笑了:“你倒是直截了当,不过你不能走他的路,反而更适合走我的路。”

    这话一出,庆尘分明感觉到叶晚与林小笑的表情都出现了异样。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感觉气氛严肃了一些,就连那只打盹的大猫都抬起头来看他。

    他很想问问李叔同的路,到底是什么路。

    可是从路广义对李叔同的态度来看,这位在外面可能是非常有名的人物,那就应该有很多人知道李叔同所指的路是什么。

    而自己是一个穿越者,说点乱七八糟的碎碎念还可能没事,但问出很没常识的问题,就很致命了。

    庆尘跳过疑惑,再次问道:“怎么才能走你的路?”

    “你别误会了,”李叔同笑了。

    当李叔同笑起来时,岁月在他眼角留下的痕迹才能让庆尘意识到,对方的年纪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要大。

    李叔同继续说道:“叶晚和林小笑是因为遇见我的时候有些晚了,所以没法走我的路。而我现在虽然欣赏你,但还不够。”

    “明白了,”庆尘点头。

    这才合乎情理。

    他觉得,若是有人对自己一见如故然后倾囊相授,那对方可能很有问题。

    自己面对的可能不是机遇,而是危险。

    不过对于庆尘来说,能够接触到那神秘世界的边缘,就已经足够了。

    那是他以前做过白日梦、地球上不曾有的东西。

    现在自己距离那些,已经很近了。

    “怎么样,今天还下棋吗?”李叔同看向庆尘:“我看你精神状态很不好,要不就休息一天吧。下棋这种事最讲究的就是棋逢对手,若是趁你状态不好赢了,那也没什么意思。”

    随着囚犯们列队打饭、吃饭,餐厅里自由行走的囚犯越来越多了。

    今天有些不同,很多囚犯一边吃一边关注着庆尘这边的动静。

    甚至还有些人端着餐盘站起来吃,目光紧紧盯着棋盘。

    其实在场囚犯能看懂象棋的人并不多,这本就是个脱离时代的娱乐活动了。

    只不过李叔同喜欢,那大家就有关注的必要。

    万一自己也有下棋天赋,被李叔同看重了呢?

    当然,这只是一种畅想,更多人关注棋局,还是因为太闲了。

    以前李叔同自己一个人看残局,没人敢盯着这边看,现在有庆尘对弈,气氛似乎轻松了许多,叶晚也不再拿目光刮人了。

    一旁,连路广义也兴致勃勃的看着,他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宛如众星拱月似的。

    路广义对此非常享受。

    棋盘两侧,李叔同等着庆尘回复,而庆尘则站起身来平静道:“不用休息,投驱帝庭残局,车二平五、车五进七、炮二平八、车五平六、兵四进一。”

    象棋本是你来我往的对弈,但庆尘这次干脆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每一步棋,像是已经料定了李叔同会配合自己走棋似的,直接将棋局推演到了终章。

    庆尘的红弃車入局吸引黑将,与最终兵四进一相呼应,构成绝杀。

    这是常人难以想到的精妙一手。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庆尘在说什么,但李叔同一定懂。

    想要破投驱帝庭这一局,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李叔同抬头看了庆尘一眼,便将自己黑方老将倒扣在棋盘上:“我还以为你精神状态不太好,我赢了算趁人之危,没想到是我多虑了。”

    人群里,路广义的小弟听到路广义喃喃道:“又赢了,这也太帅了吧。别管是在哪方面赢的,只要能赢李叔同这样的人物一次一辈子也都值了啊,我也想学象棋!”

    那群刚刚被收拢的小弟有些不明白,路广义为何也会对象棋这种东西感兴趣。

    要知道,路广义虽然武力值在18号监狱里出类拔萃,但文化水平绝对是垫底的那一拨。

    这时,庆尘看着李叔同问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

    感谢李东泽、跳舞的剑、电电电电电电电同学成为本书盟主,老板们大气,老板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