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新的梦魇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25、新的梦魇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混乱过后,囚犯们缓缓起身,数十名机械狱警在整齐的液压传动声里进入广场,指挥着囚犯们将这里被打翻的一切都重新收拾干净。

    餐厅里,郭虎禅就在不远处的地上盘坐着,仿佛老僧入定了一般。

    林小笑看着满地的黑色橡胶弹感慨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打架的人倒是屁事没有,那些没打架的囚犯倒是真的倒霉,喂,郭虎禅,外面不都传言你慈悲为怀常做善事吗,那这些被你连累的人怎么算?”

    郭虎禅眼皮都不抬一下的说道:“你在监狱里跟我说伤及无辜?这里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是无辜的。”

    “虚伪,”林小笑瞥了瞥嘴。

    “还有,我强调一下,”郭虎禅睁眼看了林小笑一下:“我不是和尚,别用慈悲为怀这种词来形容我。”

    说完,他又闭上了眼睛认真调理气息。

    刚才与李叔同的战斗里他看起来没受伤,但现在五脏六腑都着实有些难受,像是被一把火烧过似的生疼。

    众人见他安静打坐便不再管了,林小笑给叶晚使了个眼色,顿时,他们身周有一层无形的力场忽然撑开。

    刚刚庆尘便见过这个能力,当钢铁苍穹上下起黑雨的时候,所有落向叶晚的雨点都被这层力场弹开。

    林小笑见庆尘有些疑惑,便笑眯眯的解释道:“放心说话,声音传不出去。”

    李叔同坐在餐桌旁将大猫揽入怀里,然后对庆尘说道:“早上的时候,我见路广义在新人仪式的时候审问那些人,是你交代的吧?”

    “是我,”庆尘知道对方已经知晓自己与庆氏的关系,也知道路广义听命于自己,便没在隐藏。

    “为什么要审问他们?”李叔同问道。

    “想要看看还有什么势力与我争夺禁忌物,”庆尘撒谎了,他需要找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李叔同点点头:“我喜欢你的坦诚,不过我看路广义这次并没有虐待那些新人,也是你的意思吗?”

    “是,”庆尘说道。

    “可我记得你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帮助其他新人,”李叔同说道。

    “力所能及,”庆尘说道。

    李叔同笑了笑,没有对此作出评价。

    如果自身难保,那庆尘会静静的看着其他人都死去也不帮忙,这就是他的原则。

    他的人生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所以早早就学会了自私。

    这是生活赋予他的人生态度,不是他自己选的。

    这时,林小笑忽然朝一旁不远处的郭虎禅看去……

    庆尘转头,赫然看见郭虎禅依旧闭目盘坐在地上,但长长的双臂却已经垂在身侧。

    只见对方用双手的食指、中指将整个身体撑起,微微离地。

    然后四根手指像走路似的,一点一点靠近着叶晚的力场……

    这货明显是发现坐在那里听不见众人的交谈,所以想要偷偷靠近一些。

    这让庆尘有些哭笑不得,一个身高两米、浑身图腾的粗犷大汉,前一刻还威猛无匹的大打出手,下一刻却佯装盘坐调理气息,实则想要偷听别人聊天。

    反差也太大了吧。

    似乎是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郭虎禅面不改色的又用四指将自己挪回了原位,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一幕把李叔同都给逗乐了:“行了散了吧,今天没能下棋有点遗憾,去看书了。”

    林小笑临走前蹲在郭虎禅面前笑道:“打输了就老老实实呆着,我们真是不愿意与黑桃结仇,知道你们在荒野上苦哈哈的不容易,但你也别给我们添乱行吗?”

    郭虎禅抬了抬眼皮:“我又没输给你,你这么得意干嘛?”

    林小笑挑了挑眉毛:“你以为我就没办法治你?”

    郭虎禅平静道:“你动我一根头发试试。”

    林小笑看着对方锃光瓦亮的头顶:“……?”

    传闻果然只是传闻,这郭虎禅和他听到的完全不一样啊!

    庆尘没管这俩人继续斗嘴,而是转身去窗口打饭,然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他在表世界穷的叮当响,穿越回去两天就吃了两天的压缩饼干,家里倒是有米有面有菜,但没有肉啊,他买不起肉。

    这里的饭菜虽然也一般,但合成肉好歹也有肉味。

    庆尘内心有点感慨,这里世界的监狱伙食,竟然还比他在表世界时日常吃的要好一些。

    他埋头吃饭的时无意间抬头,忽然发现这18号监狱里的210个摄像头,竟有四分之一都默默的转向了他。

    似乎刚刚他在电光火石之间找到射击死角的事情,引起了某人的注意。

    可他并不清楚这些监控背后的人是谁。

    林小笑与郭虎禅斗完嘴,站起身来把庆尘的餐盘搁到一旁,然后重新拿了一个餐盘去窗口拍了拍,并对里面的机器人说道:“老板交代了,以后给他换真肉,想吃多少就给他多少。”

    庆尘愣了一下:“为什么?”

    林小笑神秘一笑:“你很快就知道了,这未必是什么好事。”

    ……

    夜晚,庆尘回到牢房正刷牙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阵困意来袭,他当即察觉到不对劲来。

    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像上一次一样直接摔到在地昏睡过去,而是心平气和的认真漱口,待到他在床板上用舒服的姿势躺好,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梦魇开始。

    梦中,庆尘出现在一片沙漠里,对面沙丘上坐着两个人。

    这梦魇世界里黄沙漫天,太阳毒辣。

    仅仅几秒过去,庆尘便感觉自己嘴唇在干涩开裂了。

    对面的其中一人对他哀求道:“庆尘,把你背包里的水给我俩喝一口吧,再不喝我俩就死了。”

    庆尘将自己背后的行囊去下打开,里面果然有一瓶水。

    他没说话。

    对面的人忍耐不住了:“我们也不白喝你的,你自己开个价吧。”

    这时,庆尘耳边忽然有声音问道:“面对你的同行者将要渴死,你会怎么开价呢?”

    庆尘冷冷的看着对面之人说道:“我先让你旁边的人看着你渴死,然后让他自己开价。”

    话音一落,对面的人变成了林小笑的模样,另一人则如泡影般缓缓消散了。

    林小笑无语道:“你还是人?”

    “我本来就知道这是你的梦魇,自然不会升起什么同情心,”庆尘找了个地方舒服的坐下。

    “真是奇了怪了,”林小笑坐在对面说道:“你现在竟然能进入梦魇后始终保持清醒与记忆,那你应该也能抗拒梦魇的召唤了啊。”

    “嗯,能,”庆尘简洁回答道。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