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舞台之外(为佛具好自己白银盟加更)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75、舞台之外(为佛具好自己白银盟加更)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路远有点亢奋,他大差不差的搞清了刘德柱与胡小牛之间的关系,也搞清了今晚的脉络。

    于是,他马上把自己的想法给郑远东发了过去:胡小牛邀请刘德柱交易在先,刘德柱取金条的过程里,无意中带着昆仑遭遇了歹徒。胡小牛四人均是时间行者,而刘德柱已经有了与别人交易的资格。

    然而,就在路远兴致冲冲等待老板夸奖的时候,郑远东回的消息却浇了他一盆冷水:“你分析的不对。”

    路远疑惑:“老板,哪里不对?”

    “胡小牛跟刘德柱有约之后,不好好在家等着,竟然还跑去拜访邻居。你在做一场重要交易之前会去拜访邻居吗,”郑远东问。

    “不会,这不符合行为逻辑,”路远突然明白老板什么意思了:“老板您是说,其实胡小牛根本就不知道刘德柱会来,他们并没有什么约定。”

    “对,”郑远东又问:“如果你是刘德柱的角色,别人有求于你,你会不会缩着手蹲在别人楼下等二十多分钟也不生气?”

    “不会,我会觉得对方太嚣张了,我跟我前女友分手都是因为她太墨迹了,每次出门都得让我等半个小时,”路远回答。

    郑远东问道:“那如果我让你等半个小时呢?你等吗。”

    路远心虚道:“老板,我敢不等吗……您是说,刘德柱还有一位老板!”

    郑远东说道:“所以,你觉得你之前的结论对吗?”

    路远豁然开朗,是啊,自己之前确实发现了很多线索,但根本经不起仔细推敲。

    刘德柱说拿金条的线索,虽然和胡小牛对上了,但谁也不知道刘德柱是不是装的,或者故意制造某种巧合来误导外人。

    事实上,刘德柱之所以满脑子想着金条,也是因为庆尘给他提了金条的事。

    这时,郑远东回答道:“有人故意藏起了一条线索,所以导致你出现了错误的结论。这条线索最隐晦,却也最关键:到底是谁让刘德柱来的行署路四号院,是谁发现了歹徒的踪迹,谁能让刘德柱心甘情愿的蹲了二十多分钟。”

    路远怔怔道:“今晚……还有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人,在幕后。”

    他忽然背后一阵发凉,就仿佛自己今晚在舞台上尽力的表演,却有一个人在舞台外的黑暗中静静观看。

    你不知道他是谁,你甚至不知道他在看你。

    郑远东回了微信:“这个人应该就是我说的,18号监狱里的第三位时间行者。他操控了刘德柱今晚的行为,穿针引线式的将我们联系在了一起。不过不用担心,起码对方现在看起来是友善的。”

    路远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或许老板这样的人才能跟那位神秘的时间行者打交道吧……

    “老板,要不我找机会审问一下刘德柱?这样可能就知道是谁了。”

    郑远东回复到:“那会把本来的朋友也变成敌人。”

    ……

    倒计时23:50:00.

    午夜11点50,庆尘没有睡着。

    他静静的躺在客厅地板上,身子下面是江雪为他铺好的褥子。

    江雪家里被砸了,而且仍然有五名嫌疑犯在逃,所以这对母女最终还是暂住在了庆尘家中。

    一楼破败、昏暗的屋子里,偶尔还会有潮湿的味道。

    厨房里时不时钻出几只蚂蚁来,庆尘也从未管过。

    江雪晚上将房间好好打扫了一遍,像是在默默的感谢着庆尘的保护。

    庆尘睡不着,换了谁经历这么多事情都睡不着。

    他回顾着今晚发生的一切,确认暂时没人能够发现自己在其中的作用。

    就算刘德柱被刑讯,别人也只会知道,在刘德柱背后还有一位神秘的幕后人物,却没法知道是谁。

    今晚的事情,就像是跟他无关似的,然而千丝万缕的因果都由他串联在一起。

    这种感觉,很奇妙。

    就如同象棋一般,他一直都更适合那个执棋者的角色,而不是棋子。

    也不甘心当一枚棋子。

    卧室里响起细细碎碎的声响,李彤雲提着小睡裙悄悄溜出了屋子,来到庆尘旁边席地而坐:“庆尘哥哥,你也没睡呢。”

    庆尘枕着胳膊看向她:“你怎么还不睡,你妈妈呢?”

    李彤雲小声道:“我妈妈睡了,上次问你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啦?”

    庆尘问道:“什么事情?”

    “装什么呀,你记性那么好,肯定知道我在说什么,”李彤雲掰着指头计算:“今天是9月29号,明天是30号,后天就是国庆节啦!”

    庆尘如同刚刚想起似的:“奥,这个事情……”

    “咱们出去玩吧,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散散心嘛!”李彤雲是小孩子心性,说到出去玩的时候,眼睛在黑夜里也亮闪闪的。

    “你想出去玩就去呗,干嘛非喊上我,”庆尘哭笑不得。

    李彤雲低头:“你不去,我妈妈就不会去啊。她说现在出门太危险了,但我觉得留在城市里才危险呢,出去反而不会有事。新闻里都说了,那个组织还剩五人没抓住,他们肯定还盯着城里的时间行者呢!”

    庆尘觉得这倒是挺有道理,不过他转而问道:“你就是单纯的想出去玩?”

    “好吧,也不是,”李彤雲低垂着小脑袋:“国庆要是不出去玩,我肯定又得去上补习班了……本来作业就一大堆,上补习班又是一大堆,烦死了!每次开家长会,班里那个张超云的妈妈就出来说,自己在外面给张超云报的补习班多好多好,搞得我妈妈也非让我去上。”

    庆尘愕然,相比于李彤雲的聪明、伶俐、早熟,这才更像是小孩子的烦恼啊。

    哪怕发生了穿越者事件,孩子们也逃不过补习班,哪怕对方是里世界李氏财团的嫡系血脉……

    他笑了笑说道:“那你想去哪玩,我也不见得可以说服你妈妈啊。”

    “不会的,你只要答应了就行,我去说服她!”李彤雲坚定的小眼神盯着庆尘:“她就是觉得出去不安全啊,但你跟着一起去就安全了!”

    逻辑严谨。

    李彤雲继续说道:“咱们也不走远嘛,就去洛城周边的,比如老君山?听说那里日出可好看了。”

    对于李彤雲来说去哪不重要,逃离城市与补习班才最重要。

    庆尘看着她期盼的小眼神笑道:“好,我答应你了,但如果你妈妈不同意,我也帮不了你。”

    “一言为定!”李彤雲心满意足的提着小睡裙回去了。

    然而就在此时,南庚辰的消息忽然发来了:“庆尘庆尘庆尘,在吗在吗在吗?”

    庆尘问道:“大半夜的什么事?”

    “后天就国庆节了,王芸邀请了一些同学一起去老君山看日出呢,你去不去?”南庚辰在微信说道:“听说还有隔壁班的胡小牛、张天真、刘德柱,大家一听有刘德柱,都想去呢。”

    南庚辰补充了一句:“据说是隔壁班胡小牛请客,大家一分钱都不用掏。”

    庆尘愣了一下,这么巧的吗?也是老君山。

    对方四人突然组织这个活动,怕是想借旅游的机会进一步加深与刘德柱的友谊吧。

    毕竟刘德柱刚救了他们的命。

    不过王芸邀请了南庚辰,但并没有邀请他。

    这件事情反而有些奇怪。

    按理说对方搭上了刘德柱以后,庆尘和南庚辰全都失去了利用价值。

    但对方冷漠了庆尘这边,却依旧对南庚辰十分热情……

    不合逻辑啊。

    他给南庚辰发去微信问道:“她是不是知道你时间行者身份了?”

    南庚辰回:“我不是时间行者啊!”

    庆尘无奈:“行吧,你不是。”

    这货平时就差把时间行者四个字写在脸上,王芸肯定已经发现了南庚辰的秘密。

    所以,对方才会邀请南庚辰这个傻子。

    ……

    感谢肘黑智障团之露露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今年顺利脱单!

    另外,双倍最后一天了,求月票啊!

    还有一些黄金盟、白银盟加更,因为新书期的关系将放在上架当天一起!老板们放心!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