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禁忌物的密码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102、禁忌物的密码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禁忌物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的规则对于任何人一视同仁,不挑剔宿主的品质、心性,不管对方到底是正义或是邪恶。

    只要能够掌握它的收容条件,就可以让其为自己服务。

    想去任何地方都可抵达的蒸汽列车,能将信件送往任何地方的恶魔邮票。

    它们就像是世界规则中的特例,既是世界的宠儿,又代表着灾厄。

    这种东西,掌握一个似乎都能为自己带来巨大的优势。

    “老师,”庆尘看向李叔同:“在战斗过程中我一直都使用了呼吸术,没有间断过。”

    李叔同看向庆尘:“从未间断吗?”

    要知道,呼吸是人类的本能,当你没有刻意提醒自己的时候,呼吸频率会以本能的方式进行,而不是以呼吸术的频率。

    所以,这倒是让李叔同有些意外,因为他也是修行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渐渐能让自己时刻保持着呼吸术的。

    那一刻,候选骑士才可以去通过生死关。

    因为经历考核的时候,呼吸术一刻都不能停,哪怕只是停一次呼吸,都算是前功尽弃。

    庆尘继续说道:“在战斗结束后,我感受到了极强的镇静感,宛如置身于一处波澜不惊的湖中。我想,那可能就是大量分泌内啡肽后的效果。”

    “嗯,你猜测的没错,”李叔同点头。

    庆尘又问:“但是,在战斗结束后,我感受到身体骨骼与肌肉似乎正在发生变化,随便一动,身体内噼啪作响,这是怎么回事?”

    却见李叔同忽然认真的打量着他:“确定?”

    “确定,”庆尘点头。

    李叔同在监狱的广场中来回踱步,认真的思考着什么。

    他对庆尘说道:“你这种情况,骑士组织还从没有人遇到过,明明才刚刚掌握呼吸术,体内就已经有了气,明明还没通过任何生死关,基因锁却已经有了打开的迹象。”

    所谓生死关,一直都是指特定的考验。

    非这八项考验不可。

    以前也有骑士想要另辟蹊径,觉得既然是利用呼吸术在生死危机、艰难困苦中获取开启基因锁的钥匙。

    那么经历几乎等同的困境、危险、痛苦,是否有可能避开某项生死关考验?

    因为的大海变成了禁断之海,骑士先辈们前仆后继想要为后来者探索出新路来,希望后来者不要因为不可抗拒的因素,也重蹈他们的遗憾。

    但大家都失败了。

    不管大家如何尝试,基因锁都不曾有松动的迹象。

    当下里,庆尘所说骨骼噼啪作响声,分明就是基因锁松动的前兆!

    李叔同看着庆尘说道:“准备一下,我要再带你出去玩一趟。原本还想再等等,现在倒是可以提前了。”

    “这次去哪?18号城市的底层吗?”庆尘问道。

    “不,”李叔同笑了笑:“这次带你去的地方,大部分时间行者现在应该都没机会去。”

    庆尘意识到,似乎是因为自己提前有了基因锁打开的前兆,所以这位老师也提前了某个计划。

    ……

    倒计时160:40:00.

    清晨7点20分。

    监狱里已经没了以往囚犯们拍打合金闸门的声音,这倒是让庆尘还有些不适应。

    前两天,因为他要训练的关系,于是囚犯们也在牢房里老老实实待了两天。

    然后大家经历了两个夜晚的“寻找脾脏”游戏,现在还处于一种紧张慌乱的状态。

    一个个都乖巧的跟鹌鹑一样,生怕自己出什么意外。

    庆尘对一旁的林小笑随口问道:“对了,我也不是什么妇人之仁啊,就是觉得,这样影响会不会不太好?毕竟三千多号人呢。”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毕竟是骑士的一支独苗,老板现在做的还没夸张到哪里去,要是换了陈老板来,怕是会更疯狂一些,”林小笑耸了耸肩膀。

    庆尘疑惑:“陈老板又是谁?”

    “老板的师兄,陈家章,”叶晚回答:“不过陈老板已经消失很久了,据说是始终无法完成第七个生死关,于是自己找地方修行去了。”

    说实话,庆尘还是头一次听到陈家章这个名字,他一直以为骑士组织没别人了呢。

    他看着林小笑和叶晚纳闷道:“还有什么是我应该知道,但还不知道的吗?”

    “奥,”林小笑说道:“老板还有个师妹叫王小九,不过这个年纪有点小,8年前老板代师收徒来着,现在好像刚过第五个生死关。”

    “还有吗,”庆尘面无表情的问道。

    “没了没了,”林小笑乐呵呵说道:“有些事情我们一时也想不起来嘛,想起来就告诉你一些。”

    “太不靠谱了吧,”庆尘叹息道。

    林小笑想了想岔开话题说道:“监狱里往后肯定是要恢复正常的,起码不能让他们一饿就好几顿。不过你也不用心疼他们,郭虎禅有一句话没说错,这里除了少数人以外,有一个算一个都死有余辜。”

    “死有余辜?”庆尘疑惑:“是夸张语气吗?”

    “不是,”林小笑摇摇头:“能来这里的都是重刑犯,你记得那个手臂是红色机械肢体的囚犯么,就是那个发型跟鸡窝一样的那个杂碎。”

    “记得,”庆尘点点头。

    林小笑说道:“那个杂碎在外面杀了十多个人,还贩卖小孩的眼角膜,说死有余辜都不解恨。但联邦现在的法律没有死刑,只能判个一百多年,根本没有意义。”

    “不还有刘德柱这种,替人顶罪的吗?”庆尘追问。

    “奥,这种人我们都会慢慢调查的,例如刘德柱这种,我们都会找办法把他转移到其他监狱去,其实路广义也属于这种情况,若不是庆氏给他安排的,之前也早就被转移去其他监狱了,”林小笑解释道:“你记忆力那么好肯定发现了,虽然一直有囚徒被押解进来,但总人数是在减少的。”

    是的,庆尘刚进来的时候18号监狱是3102人,现在只剩下3009人了。

    可这一解释,庆尘反而更加迷惑了,因为他发现林小笑是故意留下了那些‘死有余辜’的人。

    总不至于是为了养蛊吧。

    待到庆尘再问此事,林小笑便不回答了。

    ……

    求月票啊求月票!

    还差900票就进前三啦!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