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闹人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130、闹人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夜晚,洛城的北大街应该是最热闹的地方之一。

    道路两旁都是中式风格的古建筑,当中的青石板路上,挂着一串串喜庆的红灯笼。

    长约一公里的街面上,有卖鸡翅的,有卖烤面筋的,一辆辆统一过的制式小摊车,鳞次栉比的向南排列过去。

    一到晚上红灯初上的时候,青石板路上摩肩接踵,热闹非凡。

    就在这北大街南边的一个中式小胡同里,一个小小的院子门口放着招牌:高价回收茅台、虫草、人参、黄金……

    院子里的老头搬了张长板凳在门口,他踩在上面用毛巾轻轻擦拭着门口红灯笼上的浮灰。

    “今天什么金价?”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老头背后响起,他回头一看便乐坏了:“小子,又是你!”

    只见庆尘带着兜帽,双手插在卫衣前面的兜里,若不仔细看,很难看清他的模样。

    只不过,老头对他记忆犹新,毕竟上次占了大便宜,所以稍微一打量就认出来了。

    庆尘冷静说道:“我已经问过别人了,就算没发票你也得按正常金价给我,当铺都是这么收的。”

    老头也不害臊,他笑眯眯的说道:“谁让你不想被人知道身份呢,当铺可都是有监控的,还一个个都在派出所挂了号,很好查你来路。销赃就要付出销赃的代价,我也承担了风险不是吗?”

    “400克,”庆尘没墨迹:“我劝你想好了再回答我是什么价格,给低了我转身就走。”

    老头乐呵呵说道:“别急别急,今天金价390,我给你300怎么样?”

    庆尘转身就走,却见老头赶忙跳下长凳拉住他:“你这年轻人怎么这么没耐心呢,320,不能再多了!”

    “行,”庆尘直接进了小院:“我都要现金。”

    老头跟在他身后说道:“现金我可没那么多,如果你非要现金的话,只能给你10万。”

    庆尘冷笑了一声:“一个专门收赃物的地方会没有十来万现金?我不信,老头,你要再偷奸耍滑压价,这买卖可做不成了。”

    “行吧,”老头心说这小子有点不好糊弄了啊:“先验货。”

    庆尘将金条拿了出来,老头用吊空的方法在水里测了密度,确定没问题后,直接去了后院打开保险箱取出128000的现金来,装进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

    “你不会又要一张一张点吧?”老头疑惑道。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庆尘一张一张的对光验钞,最后抽出五张来:“换一下,谢谢。”

    “嘶,”老头刚还说年轻人没耐心,现在确实被对方的耐心给震惊了。

    他有点不情愿的换了五张出来,拍在庆尘手里:“我也真是服了,像你这么仔细的我还第一次见。”

    庆尘面无表情的回应道:“像你这么奸滑的老头,我也第一次见。”

    说完,他毫不犹豫的出了小院。

    这次的钱,他会直接给江雪,然后一小部分由对方慢慢转账到自己微信里,以便移动支付。

    有人问起的话,江雪可以说是庆尘给李彤雲补课的讲课费。

    另一大部分则存到对方单独办理的银行卡上,由庆尘携带在身上使用。

    江雪是明面上的时间行者不用担心别人怀疑,而他不同,账户里突然多了一笔不明来路的大额存款,有心人稍微查一下就能知道他不对劲。

    那个恶魔邮票的主人未浮出水面前,他必须小心谨慎。

    回到家里的时候,李彤雲正在他新租的房子里看电视,她见庆尘回来了便兴奋道:“庆尘哥哥,这屋里的窗帘都是电动的呢,而且可以用手机控制所有灯光的开关,马桶也是电动的,电视的超级会员开了一年,好多动画片都能看了!”

    庆尘哭笑不得,小姑娘再怎么早熟也毕竟是小孩子,所以最吸引对方的竟然是一年电视会员……

    此时,江雪正整理屋子,她将屋里的被褥全都换上了新的。

    李彤雲从沙发上跳下来,可怜巴巴的抱住妈妈的腰:“妈妈,我们今晚就住这里吧,跟庆尘哥哥住一起。”

    江雪嗔怒道:“这是你庆尘哥哥新租的房子,你说住就住啊?”

    “妈妈,”李彤雲忽然说道:“你都把两个卧室的被褥全铺好了!”

    “哎!”江雪一下子就脸红了,有些被拆穿后的不好意思。

    其实,他们现在彼此之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已经像亲人一样了,是一种不掺杂名、利、欲望的纯净感情。

    不论江雪、李彤雲还是庆尘,都不过是这世界上,曾经的可怜人。

    因为一个偶然降临的穿越事件,命运突然维系在了一起。

    江雪经历过危险,可她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柔弱的女人,所以会害怕,会没安全感。

    整理这个屋子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把两个屋子都收拾好了,心中也曾暗地里想过,有时候害怕的话就带小雲住过来。

    只是,这个心思被李彤雲拆穿的太快了。

    庆尘赶忙说道:“江雪阿姨,这对门的户型要比咱们的101、201大,两室一厅我一个人住也浪费了,所以那个主卧就留给你们吧,什么时候住都行。”

    李彤雲看向江雪:“你看庆尘哥哥都这么说了!”

    “那好吧,但暂时就住这一晚,明天你可别再闹人了啊,”江雪答应了。

    ……

    第二天中午,庆尘放学早早便回到家里,等待着中介与庆国忠到来。

    倒计时8:00:00.

    下午4点钟的时候,屋外嘈杂了起来。

    只听庆国忠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我不都给你说了吗,房子是我的,我特么想卖就卖,你只管约你的客户过来就行了,只要价格合适我立马去办理过户手续。”

    那位中介抱怨道:“关键是您儿子万一不愿意搬,那就算过户了也很麻烦,到时候买家会说是我们中介公司不靠谱。”

    “你放一百个心,我今天就把这事给解决了!”庆国忠底气十足的说道,在他印象里儿子一直是逆来顺受的,不可能反对他。

    庆尘默默的听着这一切,直到对方进门后,他才推门出去。

    他今天要做一个了断,所以他不希望庆国忠知道自己以后住哪。

    不然对方欠了赌债,还会来找自己。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