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隔代亲惯坏小孩子(为企鹅黄金盟加更)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152、隔代亲惯坏小孩子(为企鹅黄金盟加更)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少年豁然回头看向面前的大柳树,只见另一根柳枝不知道从哪处树冠里摘来一只乳白色的果子,递到了他的面前。

    庆尘默然无语的看着,那恐怖的大柳树竟然还抬了抬枝叶,指了指他的嘴巴,像是一只手掌在做着“请吃”的动作。

    说实话庆尘真的有些疑惑了,他靠近大柳树是本能的认为对方不会伤害他,可这请吃东西的举动,确实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别人眼里恐怖到极点存在,却请他吃东西!

    庆尘想了想,忽然笑起来:“你真要杀我也不用这么费劲,对吗?”

    说罢,他三两口便将果子啃了个精光。

    那果子似乎与苹果并没有什么太多区别,吃起来却有种鸡蛋香味。

    想象中入口即化的神奇场景是没有的,而且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

    庆尘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大柳树,对方却再也没了动静。

    “谢谢,”少年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

    可他刚转身,那禁忌之地的腹地里一阵大风席卷而来,风中有人低语着什么,像是在说话,又像是在唱歌,听不清说的到底是什么,可庆尘却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仿佛有人直接把心意传递到了他的心里。

    那声音亲切又温暖。

    庆尘豁然回头看着腹地深处,若有所思:“您是说,已经有人来追杀我了,我打不过他?”

    又一阵暖风围绕在他身边。

    庆尘疑惑道:“我还年轻,打不过他也很正常……”

    这怎么还突然开始安慰自己了。

    他想了想,然后诚恳问道:“那您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却见柳树枝抬起来,宛如一只手似的指向西方。

    “您让我去攀那座山?”庆尘这一刻终于确定,这与他说话的人恐怕就是某位先辈的意志了吧,对方长眠于此,却如同长辈一般呵护着晚辈。

    少年朝腹地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您。”

    说完,便往西狂奔而去了。

    庆尘曾问过李叔同,什么时候才去攀那座山?毕竟他们这次就是为了攀山而来。

    但李叔同带着他熟悉禁忌之地,却总说时机未到。

    庆尘问为什么时机未到。

    李叔同回答:你虽然已经掌握了技巧,但差一个契机。攀那座山最终靠的不是技巧,而是落子无悔的勇气。

    当时庆尘说,老师,您给翻译翻译,什么叫落子无悔的勇气。

    李叔同笑而不语。

    现在庆尘明白了,原来是差一个人追杀自己……

    ……

    就在庆尘离开那棵大柳树不久之后。

    李叔同背着双手,悠闲踱步至柳树下。

    那些尸体都已经被蚂蚁吃成了干枯的白骨,地上的血迹也被杂草与根茎吸收的无影无踪。

    “你们直接送他东西吃,又给他指明时机和去路,这有点作弊的意思啊,”李叔同感慨道:“好在这世上没有什么故事画本里洗净伐髓的东西,不然你们是不是一起摘了送他啊?”

    树林里没人回应李叔同,他仿佛依旧在对着空气讲话。

    只有那棵大柳树的树枝晃来晃去,看起来还有些得意洋洋的意思。

    李叔同叹息:“当年我也没过这种待遇啊,你们自己一天天的说着公平公正,结果就这么区别对待,帮他作弊?”

    “不过……自家地盘上,作点弊好像也没什么!”

    “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有人能利用师父这讨厌麦霸的规则杀人,太意外了……”

    “你都不好评价他这是不是一种智慧……不过各位也看到了,能以普通人身份利用规则杀这么多敌人的学生,这002号禁忌之地也是第一次见吧。”

    说到这里,李叔同忽然看向远方,神情中甚至还有些骄傲的问道:“各位,我收学生的本事,是不是比各位强一些?”

    “不对不对,”李叔同摇头:“怎么好像把自己也给损进去了,这不是在说我不如他嘛……”

    “行了,我就不跟你们聊了,传人我已经找到,而且你们恐怕都预见不到他会给骑士组织的传承带来怎样的改变,总之会很好就对了。”

    “接下来我要去做我自己的事情了。”

    没有人回应李叔同的话语。

    这整座002号禁忌之地都是骑士们的冢,他就像是一个晚辈面对长辈的墓碑,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不用在意对方能不能听到,能够排遣思念就好。

    下一刻,禁忌之地的腹地内传来疾风的呼啸声,李叔同细细的听着风里的声音,面色却是一变:“什么叫我不帮他?是他自己不让我帮!”

    又一阵风刮来,李叔同听着风里的声音忿忿道:“什么叫身上连个禁忌物都没有?什么时候禁忌物成骑士标配了,我怎么没听说过,当初也没见我师父送我啊!别嚷嚷了,隔代亲容易惯坏小孩子!”

    ……

    倒计时52:00:00.

    夜里8点钟。

    庆尘靠在一颗树干上轻微喘息着,他从下午跑到现在,却依然没有看到山的影子。

    饥肠辘辘的他掏了掏口袋,里面只剩下临别时秦以以偷偷塞给自己的一块巧克力。

    还没来得及吃,庆尘便忽然警觉起来,起身继续往西跑去。

    直到跑出几公里,才重新坐了下来。

    他太饿了,又过度疲劳,以至于身体开始出现轻微的虚脱症状。

    可是每当他想停下来吃点什么的时候,却总能感觉到身后无处不在的危机感。

    此时,少年撕开包裹着巧克力的锡纸,里面的巧克力都快被暖化了。

    他用力咀嚼着,最后甚至连锡纸上化掉的巧克力糖稀也给舔进了嘴里。

    直到吃完巧克力,他才终于有了一点点踏实的感觉。

    可这食物还是不够。

    明明之前吃了大柳树送的白果子,可为啥感觉那玩意一点用都没呢。

    庆尘拿出匕首,直接从树干上刮下一块树皮来塞进嘴中,用力的咀嚼着。

    树皮很难吃,有些地方松软,有些地方却坚硬的怎么也咽不下去,只能吐掉。

    下一刻庆尘似乎有所察觉,心中暗骂一声后,起身继续逃命。

    没过多久,背着行囊的曹巍悄无声息出现,他看着地上的锡纸,还有被吐掉的树皮。

    曹巍嘴角微微翘起:找到你了。

    夜里的曹巍眼睛格外有神,这是基因药剂馈赠他的强大感官能力。

    基因药剂分很多种,每种基因药剂都会增强体魄,但这只是基础。例如刘德柱注射的FDE基因药剂可以增强下肢力量,而曹巍的则是增强感官。

    更好的视力、听觉、嗅觉、味觉。

    所以,他才能在这茫茫的禁忌之地里,频频找到庆尘的踪迹。

    就在他准备继续追击的时候,曹巍发现树干上竟是被剥去了一层树皮,有人在上面刻了一个极小极小的字。

    “握?”

    曹巍抬头看向四周,很快便又找到一块剥去树皮的树干,上面刻着另一个小字:曹。

    他疑惑:“曹握?”

    不对。

    正当他打算把两个字颠倒过来念时,嘴巴却刹住了。

    曹巍冷笑起来,他知道的规则,远比其他人想象的多。

    为了此行,他曾专门去过一趟黑市,买到了两条有关002号禁忌之地的新规则:不能杀人,不能说脏话。

    曹巍心中升起一丝疑惑:那少年到这时竟然还试图用规则杀死自己。

    对方明明应该山穷水尽了,却还能在必须啃树皮的情况下给自己下套?

    这真的是个普通人吗?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