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高深莫测的老板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173、高深莫测的老板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你现在是什么等级?”庆尘问道。

    他与秧秧并肩走在雨后的人行道上,地上都是被暴雨给拍打下来的落叶,紧紧贴合在地面。

    庆尘忽然发现,女孩真的很高,他1米82的身高转头时平视对方就可以,完全不用低头。

    秧秧把卫衣的兜帽戴在脑袋上回答:“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等级啊。”

    “你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等级?!”庆尘诧异。

    “我是在来洛城的高铁上,手臂忽然出现了倒计时,”秧秧解释道:“等我穿过去的时候,便一个人在荒野上了,身边行囊里有我的联邦身份ID卡,和一些生活用品。等我回到联邦城市后什么都不熟悉,也不敢乱问。”

    庆尘恍然,原来是个独行侠。

    理论上超凡者是可以穿越的,因为他们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基因,李氏控制的时间行者里就有一个超凡者。

    然而一穿越就成为如此厉害的超凡者,也算是天选之人了吧?

    庆尘问道:“那你知道自己是怎么修行的吗?”

    “我是觉醒者啊,不需要修行,”秧秧愣了一下回应道:“你不知道吗,觉醒者和修行者虽然都是超凡者,也都是开发人体潜能,但完全是两条线呢。”

    “比如李叔同就是修行者,他们骑士组织有自己的传承,后继者可以走前辈们走过的路,一步步稳扎稳打的将潜能释放。”

    “比如我就是觉醒者,平日里不需要修行,受到很大刺激的时候可以继续向更高等级觉醒、晋升。里世界有句流传很久的老话了,当灾难降临时,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

    庆尘感慨道:“觉醒者好像很沾光啊,都不用修行的,没那么辛苦。”

    “但觉醒者完全看运气啊,”秧秧解释道:“修行者的能力一直都是战斗侧的,觉醒者可就不一定了,我查资料的时候发现,有个觉醒者的能力竟然是吹泡泡……能吹特别大的泡泡!还有个觉醒者的能力是,他身边的人只要伸手摸桌底,就一定会摸到鼻涕或口香糖!还有还有,还有个觉醒者的能力是可以治愈别人。”

    这时,秧秧总结道:“修行者成功之后,必然是上单、中单、ADC,而觉醒者比较看运气,有可能像我一样也是核心,也有可能会成为辅助或者打野……或者成为野怪、炮车。”

    庆尘点点头:“嗯,这个解释很通俗易懂了……”

    成为野怪的觉醒者,那真是太惨了。

    “对了,你在哪座城市呢?”庆尘若无其事的问道。

    秧秧看了他一眼:“我都说了,等你打算交换秘密的时候,再来问我的秘密吧。”

    庆尘最后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连家都找不到,却能找到我?我可不信你是在天上碰巧看到的。”

    “这个可以说,”秧秧回答道:“你应该猜到我的能力是控制力场,对吧,听说你是学神,所以这个很好判断。”

    “嗯,”庆尘点点头。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力场,虽会不停被环境变化,但一个人的标志是独一无二的,”秧秧说道:“我记住了你的力场,并感应到了,就这么简单。”

    就像信鸽感受磁场的能力一样,它们总能找到回家的路,也是它们的喙里有一个能够感受磁场的器官,而磁场会为它们指引着方向。

    庆尘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所以,你其实知道刚刚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呀,”秧秧惊呼:“说漏嘴了,我还想假装不知道呢!”

    在暴雨之中,庆尘与许一城都穿着雨披。

    在其他人眼里,许一城扮演的才是“庆尘”,但在秧秧眼里,她可以透过表象看到更加本质的东西:力场。

    不用看雨披,也不用看战斗方式,只需要看庆尘的力场就好了。

    这下轮到庆尘有些尴尬了,原来自己一顿操作猛如虎,却根本没骗过对方。

    秧秧安慰道:“你放心好了,这个秘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所有人都想隐藏实力嘛,我懂。不过你的队友还挺配合呢,竟然跟你一起演戏。”

    “别装了,”庆尘叹息:“你可以直接感受力场,那你一定能感受到我们之间的联系。”

    “呀,这你也猜到了,”秧秧好奇道:“我确实有点好奇,你们之间连接的那根线到底是什么,是你在操控他吗?”

    “不告诉你,”庆尘有点牙疼,自己的一些秘密竟是被这女孩知道了七七八八。

    不过,他相信对方仍旧没法完全笃定自己就是幕后之人,因为,他的力场在攀上青山绝壁后绝对改变过!

    他转移话题道:“那你既然能感受力场,又能飞,怎么会找不到自己家的力场坐标呢。”

    “因为距离太远了啊,”秧秧说道:“行署路已经超出我的感知范围了,我的感知范围也就200米左右。”

    “那你可以沿着路上的地磁坐标来寻找啊,”庆尘说道。

    “太多了,我记不住,”秧秧回答:“而且,我还不太习惯把“视觉”转换成“感应”。”

    庆尘明白对方说的意思,这女孩是成为超凡者的时间还短,没有习惯这种力场感应的方式。

    就像是一个人刚刚学习英语,虽然能听懂,但首先会下意识把听到的英语翻译成中文,然后再用大脑去理解。

    而现在秧秧面对的情况是,有两个人在她面前,一个说英语,一个说中文,同时进行。

    这就会导致她的感知出现了混乱。

    这也是她路痴的原因!

    不是秧秧想当路痴,而是她天生异相,被“力场感官”冲淡了正常人“视觉感官”!

    等等,庆尘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没穿越之前,就能感受到力场了?因为力场的感知,与视觉的感知在不断冲突,所以才导致你失去了空间定位和空间联想能力。”

    “我之前没感受过力场啊,”秧秧奇怪道:“只是总感觉走路时容易跑偏,像是被未知的因素给干扰了似的。不过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是这样啊。”

    庆尘恍然,所以就是因为对方天生与别人不同,才会变成路痴。

    里世界原本的秧秧,有着相同的身体,也有着相同的天赋,所以对方觉醒了力场的控制能力。

    表世界的秧秧还没遇到觉醒的契机,所以只能继续当一个路痴。

    不过,等对方习惯新的认知方式,路痴病应该就能痊愈。

    就好比,大部分同胞现在听到“Sorry”、“Fuck”这样词语已经下意识就能明白什么意思,就不用在脑海里翻译成中文了。

    ……

    ……

    庆尘在思索一个问题,其实秧秧也曾遇到过非常激烈的事情,比如印度洋上的海盗之战。

    他相信那一刻,还未杀过人的秧秧心里一定非常恐惧。

    但那个时候,对方并未觉醒。

    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表世界的规则,与里世界是不同的,所以表世界之前从未听说过有觉醒者、超凡者。

    也因为世界规则所致,所以表世界的秧秧才没觉醒,而里世界的秧秧却早就觉醒了。

    很有可能!

    不对,如果神话是真的,那么表世界曾经也有过超凡脱俗的力量,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消失了。

    当然,神话似乎不能当真。

    “哇,不愧是学神啊,”秧秧惊喜道:“困扰我这么多年的路痴问题,竟然被你解释通了,那是不是我以后路痴病会慢慢变好?”

    “按理讲应该是这样,”庆尘点头。

    “那为了庆祝这个发现,你明天做顿好吃的吧!”秧秧欣喜道。

    “什么特么的逻辑?!”庆尘震惊了:“你说这种话真的不会脸红吗?”

    “不会啊,”秧秧理直气壮的说道。

    庆尘看了对方一眼,似乎拉这么一个强力的超凡者入伙,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种女孩每次都能透过力场感知到自己的真实身份,实在是太凶残了,起码得想办法不让对方说出去才行。

    秧秧看着庆尘说道:“话说我今晚挺意外的,原本我还有些可惜你注射了基因药剂呢,毕竟基因药剂的上限有点低,不过现在看来,你还有其他的底牌。你是不是成了超凡者之后,又专门注射基因药剂,就为了不被别人比对DNA?”

    “嗯,”庆尘知道超凡者身份瞒不下去,只能换一种说辞。

    秧秧想了想问道:“上次见你还只是个普通人呢,竟然晋升的这么快。而且,我刚开始看你拿扑克,以为你是近战杀人的方式,谁知道后来竟然还能飞扑克杀人。刚开始以为你是个AD,没想到你还是个ADC!”

    AD泛指某个游戏中近战核心角色,而ADC则泛指远程攻击核心角色……

    庆尘有点无力吐槽,别说,这女孩形容的还挺形象!

    却听秧秧说道:“现在你是ADC,我是中单,咱们还缺个上单和打野……奥对,还有辅助。你再挖掘几个人,咱们这队伍不就组建起来了吗!”

    “打住打住,”庆尘捂住脑门:“我游戏玩的少,听你这种比喻有点不适应。而且,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网瘾少女。”

    “我也……没什么网瘾,”秧秧犹豫着说道,似乎自己也没法特别肯定。

    “行吧,”庆尘摆摆手:“到家了,各回各家,有事明天再说。”

    回到家后,庆尘仰躺在床上掏出通讯器来,里面已经堆满了刘德柱的消息。

    “老板,我母亲已经成功脱离危险,医生说她只是轻微脑震荡!”

    “老板,今晚的事情太感谢了,感谢您让那两位出手,这种时候能站出来帮忙的,我刘德柱一定感激一辈子!”

    后续十多句都是差不多的感谢之辞,庆尘甚至能想象到对方激动的心情。

    直到最后一句:“老板,我刚刚发现自己要穿越的时候,以为自己就是里的主角,所以总想着猥琐发育,不断壮大自己。我贪了金条,还对您隐瞒了信息,总之犯过许多错误。现在我可能想明白了,这世上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主角,生活也不是,我这种没什么主见、也没什么真本事的人,踏踏实实跟随您就好了。”

    “谢谢您到今天还愿意帮我,真的。”

    庆尘看着这些感谢的话,沉默了许久。

    其实今晚他当众出手也是个很冒险的事情,但那一刻他看到刘德柱背着母亲,又看到刘有才劝儿子离开,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但今晚是有收获的,刘德柱终于归心了。

    庆尘内心里有些感慨,话本故事里别人都是虎躯一震,立马桃园三结义纳头便拜,结果到了自己这里,单单收拢刘德柱这一个人,就让他很吃力了。

    但他想了想,这只是因为刘德柱是个真实的人,而不是一个工具人吧。

    庆尘平淡的回了一条消息:“好好休息。”

    下一刻,刘德柱的消息又噼里啪啦的发了过来:“老板,我现在感觉自己浑身都好烫啊,从暴雨里战斗那会儿就开始了,总感觉内心里有一团火想要释放,却被某种规则给生生压制在体内似的,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此时庆尘在推测:恐怕这个世界的规则是不允许觉醒的。

    所以刘德柱无法觉醒,秧秧也无法觉醒!

    可是,自己能在这个世界完成挑战后,开启基因锁吗?庆尘不确定,只能试了之后才知道。

    庆尘当然不能说不知道,不然“老板”这高深莫测的形象,不就崩塌了吗。

    他以笃定且高深莫测的语气,说着自己猜测的结论:“你已经达到了觉醒者的门槛,如果你能将自己心里的这团火保持到下次穿越,就会在里世界直接觉醒成为超凡者。”

    刘德柱心想,老板果然是老板,知道的就是比自己多啊。

    他内心迸发出狂喜的情绪来,自己就要成为觉醒者了吗?

    “老板,我该怎么做才能保持着心里这团火啊?”刘德柱虚心请教。

    庆尘沉思片刻:“回忆你出现这团火时的情绪。”

    “我当时看到超凡者席卷的巨浪,内心里翻涌起无比的愤怒,”刘德柱不确定。

    “保持住这种情绪,”庆尘说道。

    如果下次对方穿越时成为超凡者最好,没成的话,那就是你没保持住。

    反正也没人经历过这种事情。

    “好的,老板早点休息!”刘德柱发完消息,怒气冲冲从医院公共厕所的隔断里推门而出,。

    下一刻,某个纨绔子弟给刘德柱发来微信语音:“柱哥,听说你家那边出事了啊,到底什么情况?”

    刘德柱按下语音键怒吼:“我也不知道!”

    听了语音的纨绔子弟都懵了,你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吼啥玩意……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刘德柱又发来一条怒吼的语音:“对不起!”

    纨绔子弟:“???”

    大佬发火都发的这么有礼貌吗!?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