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鸡飞蛋打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188、鸡飞蛋打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包间里,李依诺对身旁两人说道:“定级赛对每位新拳手来说都是一场鏖(ao)战,这时正在关注着八角笼的不仅是观众,还有庆小土接下来要面对的拳手。如果他现在就尽全力去打,那后面对手发现了他的弱点,会让他越打越难。”

    李彤雲暗自点头,最初的紧张与担心过去后,她才想起庆尘哥哥是个怎样性格的人。

    如果对方没有把握,是绝对不会走上拳台的。

    八角笼里,王符打的越发亢奋了,笼外是为他欢呼的观众,笼里是畏畏缩缩的对手。

    这种情况下,他必须打的漂亮一些,这样才能有更多的拥趸。

    黑拳与纯竞技体育不同,这里讲究的就是人气,人气越高,出场费就会越高。

    刹那间,王符停止了他疾风暴雨似的进攻竟然往后退去,然后再次加速。

    只见他一跃而起踩踏在八角笼的铁丝网上,身形轻得犹如一只雨燕。

    燕子平时的飞行速度并不快,但雨天时,它们便会犹如子弹般来回穿梭,在空中仿佛能拉扯出一条条残影。

    下一刻,王符右腿回旋而至,直奔庆尘用双臂遮挡住的面门。

    他要用最大的力量,轰开庆尘最后的防线。

    这雷霆千钧一刻,王符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就在他身形回转的一瞬,竟看到那少年冰冷如箭的眼神,正穿过对方拢在面前的双臂缝隙,静静的注视着自己。

    那眼神里没有狼狈,也没有疲倦。

    也不曾眨眼。

    那个晦暗的18号监狱的黑夜里,叶晚曾问过庆尘:“你觉得,与人交手时最重要的是什么?”

    庆尘想了想回答:“力量。”

    “不对,”叶晚摇摇头。

    庆尘想了想又回答:“节奏。”

    “也不对,”叶晚再次摇头。

    庆尘反问:“那最重要的是什么?”

    叶晚回答:“是目光。”

    袭来的拳头与刀剑会让你下意识躲避,但你必须克服一切本能。

    不要眨眼,不要移开目光。

    你要始终看着你的对手,然后寻找他的破绽。

    此时,却见庆尘微微弯膝沉腰,那呼啸而至的鞭腿从他头上掠过,但也只是扫到了他的头发。

    下一秒,就在王符身形从他头上掠过时,庆尘仿佛无意中为了护住头部而抬起双臂,那握紧的拳头刚好与王符劈开的双腿之间狠狠碰撞。

    这一切,就好像是王符自己不小心撞到庆尘的拳头上一样。

    叶妈说过,这里才是男人最致命的地方,哪怕你只用十分之一的力量,也能轻松让对手丧失一切战斗能力。

    “啊”的一声,王符整个人在空中失去了平衡,摔在八角笼的另一边。

    这“啊”的一声惨叫甚至盖过了拳场里的欢呼。

    拳手们都是经过严酷训练的,所以就算受伤也不会惨叫。

    除非忍不住。

    这变故发生的太快,以至于观众与赌徒们都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一直处于绝对优势的王符,在表演成名绝技燕回返的瞬间,突然就鸡飞蛋打了。

    这翻转来的太突然,好些个看台上的赌徒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当他们想把自己卖出的票券买回来时,却发现刚刚低价收购他们票券的中年男人,竟已不知去向。

    那些押庆尘第一回合就输掉的赌徒开始愤怒,他们咒骂着王符,然后将手里的票券奋力掷向场中。

    这是拳场里最经典的一幕,有人欢喜有人愤怒。

    包间里的李依诺松了口气:“果然如我所料,你看,那个雏量级拳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依诺姐姐好厉害,”李彤雲夸赞道。

    李彤雲一边夸赞,一边目送着庆尘返回更衣室。

    她握紧了小拳头,心说庆尘哥哥确实好厉害。

    上次回归时,李彤雲都以为自己要遭遇清除计划了。

    毕竟她年纪还小,思虑还没那么周密,所以帮江雪的时候也没有做太多遮掩。

    如果表世界户籍信息被带回里世界,那她之前莫名其妙帮助江雪的行为会立马被放大。

    小姑娘提心吊胆了好几天,结果她后来才发现,庆尘已经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对于李彤雲而言,她人生里一半的安全感来自母亲江雪,一半的安全感来自庆尘,所以她当然是盼着庆尘越厉害越好。

    她和江雪,早就把庆尘看做一家人。

    只不过小彤雲有些疑惑,庆尘哥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倒是跟她找到的线索有些不太匹配。

    回到更衣室的庆尘刚按开合金闸门,便看见李叔同提着一大兜东西等在里面。

    “老师,这是……”庆尘好奇道。

    李叔同神秘一笑将袋子打开:“这都是老师送你的礼物啊,只要你能今晚通关,这些钱就全都是你的了。”

    庆尘愣了一下拿出一张票券:“这都是押注我通关的票券?”

    “对,”李叔同大概计算了一下:“我都是一折回收过来的,粗略算算我花了大概十万块钱,因为都是散票,所以面值都不高。”

    那就是说,这里的票券基础价值在一百万朝上。

    “如果我赢了,这些散票能兑换多少钱?”庆尘问道。

    “他们买的时候赔率都不一样,但我估摸着整体应该能有个平均10倍的赔率,”李叔同笑吟吟的说道:“师父不缺钱,所以这次赢的钱都是你自己的零花钱。”

    庆尘深吸一口气:“师父我明白了,这就是你所说的契机。”

    ……

    ……

    包间里,李依诺看向小彤雲:“要不你先休息会儿?”

    “不用,现在看的正起劲呢!”小彤雲眨巴着闪亮的大眼睛,认认真真看着重新回到八角笼里的庆尘,她转头问李依诺:“依诺姐姐,你觉得接下来他会怎么打?”

    李依诺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拳赛,这点倒是跟姐姐很像啊,有潜力!”

    李彤雲心说自己哪是喜欢拳赛,纯粹是关心庆尘哥哥而已。

    这时,李依诺又看向旁边的南庚辰说道:“宝宝,你要不喜欢看的话,就在包间里休息一会儿,我让拳场准备餐点。”

    “不用不用,我现在不困,”一旁南庚辰心说自己这时候哪有半点困意,他现在不想睡觉,只想看庆尘站在八角笼里把所有对手全都捶倒。

    李依诺欣喜道:“没想到宝宝你也喜欢拳赛啊,刚刚你还喊着回去睡觉呢,你看,现在也兴奋起来了吧。”

    美少女壮士哪能想到,在她身边俩人就没一个真正关心拳赛的,心思全都系在庆尘一人身上……

    南庚辰问道:“依诺,你对接下来有什么预测?”

    李依诺想了想说道:“我推测他会继续刚刚的稳健打法,这样方便隐藏他的作战方式和弱点。”

    三人一起看向八角笼里,雏量级之后是羽量级。

    主持人站在八角笼外面,优雅的向观众鞠了一躬,他继而起身亢奋介绍道:“先生们女士们,你们谁能想象到小土拳手在上一回合苦苦支撑20分钟后,竟以一种巧合的方式击倒了对手?”

    “大家猜测一下,这次他会支撑多久?接下来他会倒在羽量级拳王燕屿的拳下,还是踩着羽量级拳王的金腰带走向下一回合?”

    然而就在下一刻,就在裁判退出八角笼的刹那间,庆尘骤然暴起如猛虎,羽量级拳王燕屿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冲至面前,矮身一拳砸在了蛋上。

    “啊!卧槽!”

    主持人的话音还在拳场里回荡着,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那些押庆尘在第二场倒下的赌徒们愤怒了,他们将手里的票券如雪片似的扔进场中。

    拳场里忽然下起了白色的大雪。

    包间里李依诺赶忙补充道:“但稳健打法对体力消耗挺大的,而且最后他终究要面对虎量级的对手,那种级别都是军中退役出来的老兵,未必会中招。所以我觉得他会速战速决!”

    小彤雲和南庚辰同时看向她,默默无语。

    李依诺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她小声嘀咕道:“这小子吃药了吗,怎么突然就改变了战术?!”

    不过,她的那句马后炮分析,确实是庆尘所想的。

    庆尘知道,他所要面对的拳手都身经百战,观众可能会认为刚刚捶蛋是一种巧合,但虎量级拳手绝对不会这么想。

    所以他与其继续浪费体力,不如速战速决,早点打到虎量级。

    此时,庆尘转头看向裁判:“不用休息了,让轻量级的直接过来。”

    说着,他伸手将自己运动服的拉链一拉到底。

    所有观众默默看着八角笼里的少年将运动服脱掉,然后露出身上完美的肌肉线条,精悍且凶猛。

    那一条条肌肉都像是钢铁般坚实。

    哇!拳场里的观众都惊呼起来,大家本来觉得庆尘只是长的好看而已,但中看不中用。

    可观众们现在看他轻轻松松解决了羽量级拳王,再加上这一身肌肉,之前明显是在扮猪吃老虎啊!

    庆尘看向主持人:“不休息,继续,可以?”

    主持人赶忙把目光瞥向看台上,那位穿着金色礼服的妖娆女人轻微点头。

    “先生们女士们,根据小土拳手的要求,我们决定加快定级赛的节奏,现在有请轻量级拳手柳如疯。我相信今晚所有买票的观众恐怕都会觉得物有所值,今晚,我们恐怕会见证一位新拳王的诞生。”

    随着柳如疯进场,主持人继续亢奋高喊道:“有没有观众见证过去年拳王阿凡的崛起之路,我看着这位小土拳手,仿佛梦回当年……”

    “那一晚,也是如此的突然……”

    “啊!!卧槽!”

    主持人刚刚说到这里,后面又传来拳手的惨叫声。

    他回头一看,眼瞅着轻量级拳手柳如疯已经捂着裆部快要不行了。

    “真特么突然啊,”主持人感慨道。

    庆尘看向他:“下一个。”

    听到此话,主持人赶忙说道:“比赛迎来了重要转折,现在有请中量级拳王周墨……什么?周墨退回出场费弃赛了!?”

    这位主持人,竟然下意识把耳麦里的消息复述了出来。

    一时间,拳场里观众也懵了,新拳手定级赛期间,竟然有中量级拳王弃赛?

    周墨!周墨竟然弃赛了!

    这情况,在以前也没遇到过啊?!

    渐渐的大家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周墨不敢打!

    拳场之中观众足有近万人,大家起初是寂静,下一瞬便是沸腾。

    那喧嚣的声音,仿佛要把房顶都掀飞。

    李依诺站在包间里默默的看着,她在想,当年七叔和那位陈家章伯伯参加拳赛的时候,是否也是这种盛况?

    骑士。

    似乎带着骑士之名,便注定要成为这世界的主角之一了。

    一般情况下新拳手定级本来就不常见,几个月才有一场。

    所以,拳场里也不会有拳手长驻着等待挑战,毕竟拳手与拳场是合作关系,拳场也不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其余在场的拳手,那都是本身有比赛的,现在刚刚打完一场不可能再次出战。

    周墨是拳场紧急联系到的,支付了出场费让对方临时赶过来。

    结果周墨刚进场还没换衣服,就看到庆尘以完全碾压的姿态,将轻量级柳如疯给捶倒了。

    他也是老拳手了,所以大致判断一下便明白,这位叫庆小土的少年是奔着通关来的。

    那明明就是E级超凡者的速度啊。

    放以前,周墨就算知道对手肯定比自己厉害,但只要拳场给足出场费,他上去挨挨打其实也没有关系。

    但这位少年出手太歹毒了。

    挨不起啊!

    那位身穿金色礼服的妖娆女人身旁,有人低声问道:“老板现在怎么办?”

    女人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八角笼里的少年:“真好看啊,咱们拳场终于来了个真正的摇钱树!”

    “老板?”下属疑惑道。

    “直接安排虎量级的黄子贤跟他打,”女人笑着说道:“今晚是他成名战,必须有头有尾。”

    下属愣了一下:“黄子贤现在在冲击虎量级拳王,状态正在巅峰时,老板您安排黄子贤跟他打,不怕他出什么问题吗?”

    这是个很简单的逻辑,眼瞅着八角笼里的少年即将聚集着海量的人气,这时候应该随便给对方安排个稍弱的虎量级打,让对方顺利通关。

    这样一来,少年这黑拳新秀的形象就立起来了。

    如果让黄子贤上场,少年能不能赢还是两回事,如果输了那就问题大了,没有多少粉丝愿意追随弱者。

    女人笑了笑:“你懂什么,能打赢黄子贤才没有水份,我需要一棵真正的摇钱树,不需要水货。”

    ……

    今晚还有爆发,非把这段剧情写完不可,我先去吃口饭。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