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真正的影子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191、真正的影子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一进更衣室,庆尘发现赫然发现李叔同正美滋滋的吃着哈密瓜,衣服也换成了白色那一面。

    还没等两人说话,两名女医务人员便走上前来给庆尘处理伤口,那位随行的工作人员则递上一张卡片:“这是您今晚出场的分红,从今晚开始,只要你出场比赛,拳馆的赌池与门票都将给您分红。”

    “这是多少钱?”庆尘问道。

    “112万,”工作人员客气道。

    李叔同放下哈密瓜若无其事的说道:“挺高的啊,海棠拳馆一出手就是虎量级拳王的分红比例?”

    工作人员更客气了:“您真是懂行,这分红比例确实是棠老板专门交代的,按照虎量级拳王的级别来。”

    中量级以上的拳手就能参与分红,但普通拳手分到手里的钱,跟每一级拳王能分到的钱天差地别。

    这也促使着那些有野心的拳手,每年都要想办法争夺各级别拳王头衔。

    “另外,”工作人员说道:“我们这边也想问一下小土同学,想要什么时候打陆地巡航级那场比赛?”

    “这件事情我需要再考虑一下,”庆尘说道。

    “好的,没有问题,”工作人员退出了更衣室。

    庆尘身上的伤口也处理好了,李叔同笑道:“从此以后你都不会特别缺钱了。”

    庆尘看着师父,之前对方要给自己金条,自己没有接受。

    其实那时候大家虽然是师徒了,但关系也没有这么亲近。

    走了一遭002号禁忌之地,又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如今庆尘接受起来反而理直气壮的。

    说到底,还是早些时候的庆尘没有安全感。

    那时候双方是师徒,这时候已经情同父子,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少年也不需要再坚持自己的自尊心了。

    而且,李叔同为了照顾他的自尊心,连这人生中的第一笔财富,都是让庆尘自己亲手赢回来的。

    这位师父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师父你觉得我现在适合参加陆地巡航级比赛吗?”庆尘问道。

    “我觉得你可以先在虎量级里玩玩,”李叔同想了想说道:“而且我觉得你需要一个适应战斗的过程。就像你今晚打黄子贤一样,他早就很清楚自身体重已经承载不了同级别力量了,但你缺乏实战经验,所以对此一无所知。”

    在李叔同看来,自己这位学生拥有超忆这种天赋异禀的能力,只要适应一段时间就能快速复制别人的技巧与经验。

    所以积累与沉淀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

    李叔同想了想说道:“我建议你之后每天晚上都来看看比赛,不管上不上场,对你来说‘看’比赛都是必须的。”

    庆尘明白师父的意思,因为他的级别晋升要比其他人更猛烈,一步就跨到了E级巅峰,所以他需要学习、观察、思考。

    “走吧,回家,”李叔同笑道:“这次师父也可以坐一下海棠拳馆的保姆车,算是父凭子贵了。”

    走出更衣室,好多观众认出庆尘便亲切的打招呼,还有人眼中闪烁着崇拜的目光。

    这并不稀奇,毕竟这本身就是个慕强的世界。

    不过李叔同的举动就很奇怪了,只要有人认出庆尘,他就会对别人乐呵呵笑道:“刚才看他的比赛了吗,这是我儿子,厉害吧……”

    庆尘看着这一幕无声的笑起来,结果一笑便扯动了自己脸上的伤口,以至于笑的非常难看。

    两人离开场馆的时候,那位身穿金色礼服的老板娘江小棠已经等在门口。

    她笑面嫣然的对庆尘说道:“恭喜你呀,我是这家海棠拳馆的老板,江小棠。”

    “谢谢,”庆尘说完钻进了保姆车。

    只是,后面的李叔同待到庆尘上车后,忽然认真打量着江小棠,笑了笑说道:“不错,比小时候稳重多了。”

    说完李叔同也上了保姆车,留下江小棠怔怔的站在拳馆门口。

    这位美艳且年轻的老板转身走进拳馆,她摇曳着腰肢走进独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静静的给自己点上一颗香烟。

    青渺的烟气似乎在安抚她起伏的情绪。

    江小棠知道那张陌生的面孔下是一位自己最熟悉的长辈,对方或许容貌改变了,但声音没变。

    而且这位长辈也很清楚,她能认出对方的声音。

    ……

    ……

    倒计时48:00:00.

    回到洛神大厦132层,庆尘忍着伤口的疼痛,龇牙咧嘴的窝在沙发里:“师父,我这伤多久能好?”

    “你这次伤的比较重,就算拳馆给你用了最好的药,也得一个星期吧,”李叔同估算着。

    “看来我得带着伤回表世界了,”庆尘叹息道。

    李叔同笑吟吟的问道:“对了,你还没说到底抓住了秧秧什么破绽?”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目前猜测她是为了近距离观察刘德柱,才选择了我所在的班级。”

    “刘德柱?”李叔同问道。

    “嗯,在表世界里他才是您的学生,当然,现在很多人都不相信了,”庆尘说道:“但大家有一点能肯定的是,他确实在18号监狱里,而且也确实跟您有联系。”

    “觉醒力场的超凡者,其实不用像其他人一样抱大腿,”李叔同说道。

    “所以,我觉得她其实是冲着18号监狱来的,”庆尘说道:“一开始她想要观察刘德柱,但后来她发现我可能更有价值,也可能距离您更近,于是就把目标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嗯,是有一定道理,”李叔同说道。

    “师父,现在都有哪些势力盯着18号监狱呢?仅仅是为了ACE-005吗?”

    李叔同笑了:“当然不是,就连郭虎禅也不是为了ACE-005来的。”

    “那是为了什么?”庆尘疑惑。

    “是为了ACE-002,”李叔同说道。

    庆尘恍然,原来如此。

    之前他曾问自己师傅,有没有见过S级禁忌物,对方的回答是:说不定很快就能见到了。

    所以,这个S级禁忌物一直都在18号监狱里收容着,而且至关重要。

    “他们知道ACE-002是什么东西吗?”庆尘问道。

    “不知道,”李叔同摇摇头:“事实上这个禁忌物出现的也很奇怪,因为他是从一个普通人身上析出的。”

    “普通人身上析出S级禁忌物,”庆尘惊诧了:“这不符合规则啊。”

    “嗯,所有人都觉得不符合,”李叔同说道:“但有人告诉我说,那位普通人其实本可以成为S级超凡者,但那位普通人大智近妖,一直觉得自己的智力便已经足够横贯当世,就不需要觉醒成为超凡者了。”

    于是就没有成为超凡者。

    李叔同看向庆尘说道:“按照里世界的血缘关系,这位普通人还是你的老祖宗。庆氏影子原本都难善终,他当影子时被逼无奈最后选择掀了桌子,一夜之间庆氏喋血事变,江山易主。很多超凡者死后,都会有人时不时去看一眼他们的墓地,看看有没有禁忌物析出。唯独这一位被人遗忘了,因为他压根就不是超凡者。”

    李叔同介绍禁忌物ACE-002时,将成因说的很详细。

    但他却没有提及这个S级禁忌物的作用、收容条件,还有来历。

    “师父,您不会是去盗墓了吧,”庆尘迟疑道。

    “想什么呢,”李叔同哭笑不得:“骑士不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庆尘想了想:“那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多势力盯上18号监狱了,那现在都有哪些势力在里面?”

    “黑桃、禁忌裁判所、鹿岛,”李叔同看了庆尘一眼。

    庆尘分析道:“鹿岛首先排除,秧秧不会为鹿岛做事。”

    “为什么?”李叔同问道。

    “因为表世界华人看不上鹿岛那群人,”庆尘笃定说道:“如果表世界华人给鹿岛做事,跟叛徒无异。”

    “那她也不会是禁忌裁判所的人,”李叔同笑道:“禁忌裁判所是超凡者的天敌,没有超凡者愿意加入之后晚年还被收容。”

    “那就只剩黑桃了,”庆尘说道。

    当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唯一选项就是答案。

    秧秧是个不拘一格的性格,她可以深夜造访庆尘家,可以口无遮拦,所以在外界眼里她和庆尘的关系很近。

    但事实呢?两人互坑之间都心知肚明,彼此依旧在相互防备、相互试探、相互利用。

    庆尘需要她的重力仓,而她需要庆尘在里世界的身份背景。

    李叔同笑着问道:“你觉得,她是想通过你,从我这里得到禁忌物?”

    庆尘摇摇头:“这么聪明的女孩,肯定知道不论她如何努力、跟我关系多亲近,您都不可能把ACE-002拱手相让,所以她的目标并不是夺取禁忌物。”

    这时,庆尘陷入沉思:“恐怕她穿越而来的时候,身上已经背负着黑桃的任务了。但秧秧是时间行者,自然不会对原主所在的组织有什么归属感,所以她肯定也不愿意跟郭虎禅一起玩命执行任务。”

    庆尘继续说:“但组织是她背后的力量,秧秧这么聪明也不会坐视自己的组织损失惨重,所以她或许是想保全郭虎禅和组织的力量。”

    李叔同笑道:“我觉得郭虎禅那个光头其实人还不错,如果是这位小姑娘给他求情,我饶他一命也不是不行。”

    “师父,应该还有线索,”庆尘说道。

    他闭上了眼睛,认真检索着所有回忆。

    表世界的相遇,里世界的重逢,清晨的教室,午后的轻轨列车。

    一切都像是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中不断闪现。

    庆尘忽然睁开眼睛说道:“师父,周日学生游行的那一天,应该就是他们计划动手的那一天了。学生游行的终点是上三区,到时候全城警力与联邦集团军的驻军都会聚集在那里,就不会有人去关注18号监狱了。这就是他们发起学生游行的目的。”

    李叔同看着学生的认真神色,笑道:“不用担心,我等很久了,待到那一天,咱们给这位小姑娘一个惊喜。”

    庆尘心说,那可能不是一个惊喜,而是惊吓。

    “对了师父,我上拳台成为拳手,样貌必然会被很多人记住,这个真的没关系吗?”庆尘问道。

    “你已经和‘庆氏庆尘’不再是同一个人了,”李叔同说道:“修改你未来的痕迹比较麻烦,但想要修改庆氏庆尘过去的轨迹,对壹来说并不算难事。”

    说着,李叔同拿手机翻出一张照片,那上面的人赫然与庆尘最多有两分相似。

    “如果有人查庆氏庆尘的档案,那么他们会发现此人的样貌和你毫无关联,”李叔同说道:“你现在是小富商之子,虽然姓庆,但跟庆氏没有关系。”

    “可是,有很多人见过我,”庆尘说道。

    “我已经确认过了,见过你长相、知道你真实身份、并且还能记住的,无非就那么几个人,其他人早些年虽然见过你,但他们怕是早就记忆模糊了,看到这张照片也不会多想,只觉得是照片里的你长残了,”李叔同说道:“至于那些还记着你的,神代空音那边相距极远不用担心,李依诺那边你也不用担心,秦城那边只有小以以猜到我身份,剩下的就是庆言与18号监狱里的囚徒。”

    “嗯,”庆尘思索片刻,应该没错。

    “庆言昨天已经死了,”李叔同面无表情的说道:“18号监狱里的囚徒也不必多虑,他们很快就没法开口说话了。”

    庆尘愣了一下,按照这位师父的狠劲儿,言下之意是那些囚徒……

    他知道杀人灭口,但他从未想过师父竟然要杀这么多人灭口。

    不对。

    庆尘豁然转头看向李叔同:“师父,您现在……其实是在完成ACE-002的收容条件,对吗?”

    李叔同笑而不语。

    “如果按你所说,我已经和‘庆氏庆尘’再无瓜葛,那我还怎么参加影子之争,后续的任务都无法领取啊,”庆尘疑惑不解。

    “没关系的不用去领任务,”李叔同说道:“影子之争从来都是两条路可选,只不过有条路太残酷,以至于很多人都忘记了。”

    “什么路?”

    “杀掉其他候选者,只剩你自己。”

    这是最残酷的一条路,也最简单粗暴。

    说到这里时,李叔同才更像是那位久居上位的当代骑士领袖。

    这才是庆尘刚刚穿越到18号监狱时,所见到的那位李叔同。

    “可是,如果我跟‘庆氏庆尘’长的不一样,那我就算把其他候选者都杀掉,也不会得到庆氏的认可啊,毕竟都不是庆氏的人了,怎么当影子?”庆尘更加迷惑了。

    “别担心,还有一个人知道你的真实长相,但我还不能告诉你是谁,”李叔同笑道:“记住,被所有人遗忘的人,才是真正的影子。”

    ……

    感谢Doclamur、祥巴七林、陈秧秧、鞑妖四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们发大财!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