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ACE-005?早就给你了啊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195、ACE-005?早就给你了啊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倒计时18:00:00.

    早晨六点,玻璃窗外是鹅毛大雪与黑压压的森林,而屋内则响着柴火烧裂的噼啪声。

    不是窗外真的下起大雪,而是壹帮庆尘切换的白噪音睡眠模式。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环境里庆尘睡的格外安稳。

    咚咚咚,家门外传来敲门声,他顿时从床上坐起来想要去开门。

    只是当他走出卧室,却看见李叔同正笑意盈盈的坐在沙发上:“我去开门。”

    庆尘不知道师父是何时回来的,他竟是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却见李叔同拉开房门,门外的秧秧有些局促:“叔叔好,我来找庆尘。”

    “他刚睡醒,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李叔同笑着问道。

    “奥,我喊他一起去参加游行,要不叔叔你也跟着一起去吧?”秧秧问道:“现在联邦的教育体制已经腐朽了,我们要先推动教育改革,让大家全都掌握知识,这样才能在此基础上松动财团对联邦的影响!”

    李叔同笑了笑,回头问道:“小尘,你去参加游行吧,秧秧同学来喊你了。”

    “我不去,”庆尘在屋里说道:“我今天还得去拳馆看比赛。”

    “好吧,”秧秧点头:“那我和郑忆同学一起去,叔叔你和庆尘什么时候改主意了,随时都可以来,我们从云山广场出发,一路往市中心去。您放心,这是合法备案的游行活动。”

    “嗯,”李叔同笑着目送秧秧与郑忆离开,然后才关上门。

    庆尘从卧室里走出来平静猜测道:“她住在这里,应该是方便用她的感知力场能力,在最后的时间里确定您和我在不在洛神大厦。”

    毕竟李叔同这样的半神坐镇18号监狱,谁又敢动手呢。

    “壹,确认一下她们是否真的走了?”李叔同问道。

    “确认,已经坐上了前往云山广场的22号轻轨列车,”壹回答。

    李叔同回头对庆尘笑道:“那她现在应该已经主动放弃监视我们了,毕竟如果真的要监视,应该全天都待在这栋洛神大厦才对,这样一来我们什么时候离开她都能知道。或许她起初是为了黑桃组织,但现在应该不是了。”

    庆尘思忖着:“嗯,有可能。”

    李叔同笑了笑:“我们也动身吧,今天那么多组织、那么多势力拉扯出一场大戏来,但好戏开场之前,主角也得到场才行。”

    师徒二人换上干净的白色运动服,各自带上鸭舌帽,朝大楼外面走去。

    李叔同站在玻璃电梯中,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一切。

    ……

    悬空的云上广场里,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游行者,大家脸上涂着红色的游行标志。

    人群之中正有上千名学生穿梭其中,他们自发组织着,分发写满标语的小旗子,还有横幅。

    小旗子看起来就很廉价,那是学生们日夜兼程用手工做出来的,这样可以节省开销。

    他们手上一个个粘着劣质的胶水,但脸上却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学生们分发小旗子的时候,还互相鼓励着:“改变世界!”

    “改变世界!”

    虽然他们自己可能都还没想清楚该怎么改变世界,人群便浩浩汤汤的朝着上三区进发了。

    路旁有数十名记者直播着这场盛大的游行,而游行的代表则坦然面对媒体,说出自己的诉求。

    一名学生代表看着镜头说道:“我们这是合法的游行,人数、诉求、路线,全都进行过报备,而且我们承诺绝不会使用武力,并且会坚决抵制武力!”

    游行就是游行,他们要保证这场游行到最后不会变味。

    一架浮空车从游行队伍上空飞过,庆尘坐在车里默默的看着下方,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

    李叔同忽然问道:“你对这种学生游行怎么看?”

    庆尘说道:“这个世界没法通过游行来改变,财团对这个世界的掌控远比他们想象中更加可怕。”

    “是啊,”李叔同笑着说道:“游行上报备案的当天,虽然联邦当局通过了审批,但当天晚上李氏就开始寻找那位赞助这场游行的小商人了。那位小生意人是我们的人,前天晚上在我们的安排下,悄悄的离开了联邦,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学生们还没意识到的地方,已经开始了。

    庆尘愕然的看向李叔同,原来师父这两天还在忙这件事情,他也没想到这场游行背后竟然是自己师父在赞助。

    李叔同笑道:“我也只是随手赞助罢了,实在是看他们太寒酸,有点看不下去了。起码,不能让孩子们饿着肚子高喊口号吧。”

    “师父,这条路会很危险,”庆尘说道。

    李叔同说道:“就在其他财团和势力大肆寻找、抓捕、处决时间行者的时候,我跟那些时间行者聊了很多,比如你们表世界的历史。”

    “师父为什么要聊这个?”庆尘不解。

    “老师也不是什么都懂,所以多听多看多学,总没有错,”李叔同感慨道:“我奋武修行半生,最后被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拉去搞事情,然后又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路上。其实我只是个武夫啊小尘,所以也没那么崇高的理想,这条路走到现在,我只是不想那些朋友白白死去。他们欢呼雀跃着想要做成的事情,我想用余生帮他们完成。”

    庆尘怔怔的看着李叔同,他是没想到对方会给自己下一个武夫的定义。

    他问道:“师父跟时间行者们聊了哪段历史?”

    “新世界诞生的那一段,”李叔同笑道:“我让他们帮我带了U盘回来,我看了许许多多的文献与资料,眼睛都快看瞎了。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新世界建立的过程。在那段历史中,有太多先贤前仆后继的倒在了黎明前夜。”

    说实话,里世界科技远高于表世界,所以很多人都觉得,表世界似乎没什么东西有益于里世界。

    但很多人都错了,思想的光辉并不会因科技先进还是落后而蒙尘。

    “老师,”庆尘轻声重复道:“这条路很危险。”

    李叔同笑着看向他说道:“庆尘,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在表世界能够有优渥的生活是靠什么,你们的先辈们又是如何取得的胜利?他们那时候经历着什么。”

    庆尘沉默了。

    李叔同继续说道:“很多时间行者敬佩他们,但其实你们的先辈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加值得敬佩。你从后来人的角度当然知道会有新世界,你也知道你们最终会取得胜利,但你们的先辈并不知道。”

    “他们在说‘我们一定会获得最终的胜利’时,其实也没那么笃定,他们只是想给自己一点勇气罢了。你们的先辈们那时候其实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牺牲是否可以换来胜利,甚至不知道他们的牺牲是否真的有意义,但他们还是坚持了。先辈们怀着忐忑与畏惧的心情,为了理想前仆后继让长夜盼来黎明,这才是坚定的信仰。”

    庆尘依旧沉默着,不用现代人眼光去审视历史,才是正确的历史观。

    他一直知道那些先辈很伟大,却依旧低估了他们的伟大。

    “先别想那么多了,”李叔同乐呵呵笑道:“这些事情暂时都跟你没什么关系,你要做就是充实自己,把基础夯实,让自己每一步都走的扎扎实实。我听壹说昨天你一直在海棠拳馆看比赛,你应该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嗯,师父你是觉得我根基太浅,如果有一天遇到和自己实力相同的高手,很有可能会被对方的技巧、经验打败,”庆尘说道。

    “嗯,很多超凡者成名之后,就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去学习凡俗的技巧,但事实并非如此,”李叔同说道:“生死厮杀之间,一个技巧之差就是生死之别了,你能这么务实是件好事。”

    “我会尽快掌握所有格斗技巧的,”庆尘说道。

    “我一直觉得有些奇怪,”李叔同笑道:“你为何如此有耐性,明知道我这里有禁忌物ACE-002和ACE-005,但从来也不问我是什么、在哪里、有什么用。”

    庆尘诚恳道:“师父你想告诉我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

    “这让师父觉得很没意思啊,”李叔同叹息道:“一般都是学生主动要些什么东西,这样师父才能有成就感,你什么都不开口要,就让我觉得很没意思。”

    “那师父你把ACE-005给我吧。”

    李叔同笑道:“我早就给过你了啊。”

    ……

    昨天欠大家一更,今天补上,今天三章整体是合计12000字,也谢谢昨天大家体谅。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