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秧秧的身份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198、秧秧的身份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按常理来讲,想要冒充一个组织的人,那就最好冒充一个最不起眼的人,这样被发现的几率就会小很多。

    所以当李叔同给庆尘说“我需要你把水搅浑”的时候,少年默认大家当时都秉持着一个认真、诚恳、正经的态度。

    庆尘认为,师父让他去冒充的人,也一定是基于这个原则,然后从黑桃里选出来这么一个相应的角色。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师父真是一点都不诚恳。

    也不正经。

    谁特么会闲着没事冒充别人组织的老大啊?!

    关键是,李叔同、林小笑、叶晚三人给自己看徐林森视频时,表情是那么的淡定。

    连浓眉大眼的叶妈都开始面无表情的坑人了吗?!

    庆尘在心里翻涌不停,面上却平静无比。

    他冰冷的目光缓缓扫过所有人,却见那广场中三千多人竟是随着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个将眼神偏离出去。

    几乎没人敢直面他的目光。

    光看这些人的反应,庆尘就大概能猜到徐林森是个什么级别……

    这时,苍穹之上的金属风暴正在不停旋转着角度,与当初郭虎禅进来时如出一辙,没想到,壹演戏的时候也是演全套的。

    整个监狱里210个摄像头,起码有三分之一都对准了他,庆尘在内心里叹息,他着实没想到大家今天吃的瓜竟然来自他。

    身旁的机械狱警给他解开手脚上的层层镣铐,郭虎禅来到他面前低声道:“老板,您怎么也来了?”

    光头大汉的眼睛里闪着精光,对方明显是有些怀疑庆尘的身份,毕竟徐林森进入18号监狱这种大事,对方身为黑桃成员如果不知情,那就肯定有问题。

    虽然郭虎禅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庆尘缓缓打量四周,想找找自己师父躲在哪,万一被郭虎禅发现真相,自己也好赶紧朝师父那边跑。

    结果,他压根没看到李叔同的人影。

    庆尘心思急转,他忽然说道:“我们发起的游行活动已经开始,如果晚上19点,游行人群能够顺利抵达上三区,那么18号城市的警力、兵力都会集中过去保护财团的大人物,到时候我们就不用再束手束脚。”

    郭虎禅愣了一下默默后脑勺:“老板,我刚才还以为您是有人假扮的呢……余与鱼给我说,学生游行那边目前一切顺利,有秧秧带人在队伍里面把控着,应该能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

    庆尘内心里忽然松了口气,外人并不知道这次游行活动是黑桃搞出来的,但他因为认识秧秧,又猜到秧秧是黑桃成员,所以才能说的如此笃定。

    他提及“黑桃发起游行”正是为了佐证他的身份。

    但庆尘刻意没有在这句话里提及秧秧,因为如果他直接说是秧秧发起的,事后秧秧便能迅速缩小“冒充者”的身份范围。

    此时,郭虎禅已经相信了庆尘的身份,毕竟长相一样、声音一样、甚至还知道组织的秘密,这不是真的老板也说不过去了。

    郭虎禅摸着光头说道:“对了老板,秧秧考察期期间表现还不错,我觉得可以将她编入黑桃的正式成员了。唯独有一点,最近她的信息反馈不是很及时,当然,余与鱼说她一直在忙着发起教育改革游行的事情,偶尔联系不上也正常……”

    庆尘有些意外了,他没想到秧秧竟然还只是个处于考察期的黑桃外围成员,甚至都不算是正式的。

    之前秧秧出现在他身边时,他和李叔同二人就推断她归属于黑桃组织。

    但是,李叔同查了她的身份后发现,黑桃里并没有这个人。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秧秧的能力类型连李叔同都赞叹稀有,百年难得一见,这种人如果真是黑桃成员,为何寂寂无名?

    庆尘和李叔同做完排除法后,坚信她是黑桃的人,那么就只剩下两个可能:第一个是,她是黑桃的底牌之一,藏而不露。第二个是,她加入黑桃的时间可能也并不久。

    现在看来,他猜中了。

    郭虎禅补充道:“老板,秧秧的能力确实很厉害,这样的人还是别继续考察了,赶紧纳入咱们黑桃吧。”

    庆尘面无表情道:“再看看。”

    “对了,”郭虎禅继续说道:“余与鱼说您打算赶在大雪封山前进火塘来着,他这消息也忒不靠谱了。”

    庆尘内心里松了口气,你老板不在附近,那就好办了……

    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今天18号监狱里藏了太多的牛鬼蛇神,我怕你在里面应付不来,所以就进来了。火塘的事情可以等,获得禁忌物的机会却不能等。”

    “原来如此,”郭虎禅感慨道:“还是老板您想的周全啊,虽然李叔同不在监狱,但最近各方势力都安插了不少人进来,我们黑桃也未必占优势。不过老板您进来就不一样了,这次禁忌物ACE-002和005,咱们一起拿!”

    庆尘心说你老小子还挺有野心的,拿一件都满足不了你的胃口,还拿两件?

    他不动声色问道:“我来的路上比较匆忙,关于这两件禁忌物的信息,把最新了解到的信息给我说一下。”

    郭虎禅低声说道:“我怀疑ACE-005就是李叔同身边的那只大猫。”

    “为什么,”庆尘淡定问道。

    “因为那只大猫从不掉毛,老板,我都观察好久了,那猫是真不掉毛,”郭虎禅说道:“火塘那里也养了好多猫,但那一个个掉毛掉的,我都感觉呼吸困难了,天底下哪有不掉毛的猫啊!”

    庆尘心说这还真是自己的知识盲区,他以前连自己都养活不起,哪有多余的钱养猫,所以他也不知道一般的猫会掉毛掉那么凶。

    而大福这种完全不掉毛的猫是多么稀奇。

    庆尘想了想说道:“分析的有道理,但李叔同也有可能把ACE-005带在身边。”

    “不会,”郭虎禅说道:“余与鱼跟我说,有人在外面见过李叔同现身恒社,对方与李东泽短暂的见了一面,身边并没有带猫。对了老板,您说,火塘的猫是夏天掉毛,冬天长毛,那人是什么时候长头发?”

    庆尘看了一眼对方的光头:“小时候。”

    郭虎禅:“……”

    庆尘思索着,这里其实有个疑点,秧秧已经确定是黑桃成员了,那她已经知道李叔同的身份了,也知道李叔同在哪。

    黑桃根本不用通过什么“李叔同曾前往恒社与李东泽见面”这种信息来判断情况,直接问秧秧就好了。

    难道说,秧秧真的在保守秘密?

    这倒是让庆尘有些意外,对方先是靠近刘德柱,后来把目标锁定自己,不就是为了获取更多信息吗,但这女孩获取信息后并没有告知黑桃。

    “ACE-002你怎么看?”庆尘问道。

    “这个没法确定,”郭虎禅摇摇头说道:“不过我探听到一件事情,18号监狱里有个叫庆尘的囚犯曾说过,他之前消失一段时间是被关进了小黑屋里,那里密不透风、黑暗无光。没有声音。可是老板您也知道,咱们是偷到了18号监狱图纸的,图纸上18号监狱压根就没设计过小黑屋这种违反人道主义精神的东西……那可能是原本用来收容禁忌物的容器,就像禁忌裁判所收容ACE-089一样的密闭容器!”

    郭虎禅摸摸光亮的后脑勺继续说道:“李氏和陈氏应该也发现这件事情了,所以我看他们两家应该是做了两手打算,第一个打算是他们打算强闯闸门,去查看一下附近还有没有其他‘容器’存在,第二手打算就是今天直接生擒林小笑和叶晚,从他们口中逼问禁忌物的下落。到时候我们趁火打劫,等他们问出禁忌物的线索后,直接硬抢。”

    这时庆尘也明白了:这群人不确定ACE-005、ACE-002有什么作用,也不确定ACE-005、ACE-002到底是什么。

    只是,这些人如果真敢对林小笑和叶晚动手,怕是今天都得死在这里吧。

    不过,就看他刚才环视一圈时,其他囚犯不敢对视的反应,庆尘心想那些势力会不会不敢动手了啊……

    黑桃A亲至,其他人心里不得犯嘀咕吗?

    不对,林小笑与叶晚成名已久,这些人既然知道二人镇守18号监狱还敢来,那就一定有后手。

    起码是能应付林小笑与叶晚这两人的强大后手!

    庆尘想了想便认真的说起了半真半假的信息:“且不说ACE-005还在不在监狱里,据我所知,李叔同是没法将ACE-002带出去的,而且这ACE-002的线索,我也有些眉目了。”

    郭虎禅面色一喜,赶忙压低声音说道:“老板您有ACE-002的线索了?”

    “嗯,”庆尘如徐林森视频里一样面无表情的回应着:“到时候你与我配合,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将ACE-002带走。”

    郭虎禅顿时亢奋起来。

    说完,庆尘环顾四周观察着环境。

    他忽然发现一个问题,他环顾四周竟是一个熟人的踪迹都没见到,刘德柱不见了,虞俊逸也不见了,连路广义都不见了!

    奇怪,所有囚犯都在这里,为何那么多人都消失不见了?

    难道是转移去其他监狱,或者一起关了禁闭?可之前李叔同和林小笑他们也没提过这件事情啊。

    就在此时,人群中有两名男子朝他和郭虎禅走来。

    庆尘能感觉到,郭虎禅浑身上下的肌肉突然紧绷起来,仿佛有大战将一触即发。

    他内心叹息,这时候师父一定也聚精会神的观望着这里吧。

    说不定手里还拿着瓜果。

    庆尘感觉自己真是太难了啊。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